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轉貼]嫁二手男人前,先見見她的前妻

   「宵宵,這個週末有時間嗎?我想跟你聊聊。」週六早晨九點多,我還在睡覺的時候接到錦姐的電話。錦姐本名叫李錦,比我大兩歲。兩年前結了婚,自從結婚後還一直沒有見過面呢。

   「有什麼事啊?我現在還睡覺呢。你要中午請我吃飯我現在就起床。哈哈。」我說。我這個人一向比較無賴,我的朋友們也都知道。

   「可以,十一點半在商業街大榕樹下見面。」錦姐說。

   又躺了一個小時,開始起床。

   見到錦姐的時候我嚇了一跳,我差點認不出她來了。真的不敢想像,兩年沒見,錦姐變成了這個樣子。錦姐瘦的不像樣子,165的身高看起來連80斤都不到,以前的活潑和笑容也沒有了,看起來滿臉的滄桑。她以前是個很時尚的女孩,典型的月光族,每個月工資的八成以上用在買衣服上,可是現在穿的衣服似乎連我身上四十塊錢一件的都不如。

   「錦姐,你現在怎麼瘦成這樣了啊!都看不見人了!」我說。

   「生完孩子後失於調養就成這樣了。瘦不瘦的,我都沒什麼感覺了。宵宵,我想離婚。想聽聽你的意見。」錦姐說,「你知道,我們是經人介紹認識的,認識的時候我也知道他以前離過一次婚。當時我同意跟他交往是因為我覺得這個人老實可靠,而且他家境挺不錯的,父母都有退休金,家裡還買了房子。你知道找一個有房子的男人並不很容易。因為這些原因,我們就開始交往了。」

   「他以前為什麼離婚你知道嗎?你問過嗎?」我問。

   「我們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我問了。他說以前的老婆神經變態,每天晚上只做她自己的飯,吃完後剩下的倒到馬桶裡也不給他留著。而且晚上他下班回家晚了,那女的就把門反鎖上,讓他回不了家。還經常沒事找茬跟他打架,把他臉上胳膊上抓的血跡斑斑的。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還能看到他胳膊上被抓傷的痕跡。我去了他家裡幾次,他父母也是總說他以前的老婆不好,說他有多麼的可憐。你知道女人一般都有很強的同情心和母性心理。也正因為這樣,我就同意跟他結婚,照顧他。於是在認識三個多月的時候,我們就領了結婚證。」錦姐說。

   「那結婚以後呢?你接著說。」我問。

   「剛結婚的時候我也不懂避孕,結果當月就懷孕了。剛懷孕的時候,我的反應特別強烈,一點都不能聞油煙味,不能吃肉,甚至看見別人吃肉我就想吐。你知道,我本來就愛吃蔬菜和水果,懷孕後就更加想吃這些東西。他是典型的肉食動物,一天不吃肉就難受的那種。我懷孕後不能下廚房,他也很少做飯,就算偶爾做一次也從不考慮我的口味,除了我下班的時候買點水果外,他沒有往家裡買過一次水果。我沒辦法,只好天天回娘家吃,晚上就順便住在我媽家。我媽正好不上班,就天天在家照顧我。我在我媽家住那麼長時間,他都沒有來看過我,連個電話都很少打。」錦姐說。

   「男人一般都比較粗心,這也沒什麼大問題。」我說。我國不是有一句名言嗎,叫「寧拆十座橋,不拆一門親」,所以我只能往好裡勸他。

   「是啊,可是他不是一般的粗心。他從來都不考慮我的感受。偶爾我回家去住一個晚上,他拉過我就想幹那個事,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我懷孕了一樣,非得我告訴他才行。就這樣我在我媽家一直住到進醫院為止。我生女兒是剖腹產,在醫院住了三天。在婆婆的強烈要求下,我回家坐的月子。出院那天他去醫院接的,到了家裡連熱水都沒有。家裡什麼都沒有準備,我不在的時候他把家裡弄的向豬窩一樣,也不知道收拾一下。我媽把我安頓好了,還的收拾屋子。而他看著我媽收拾屋子,竟心安理得的在客廳玩起了電腦遊戲。他以前就愛玩遊戲,為這個我們兩個沒少生氣,可是老婆剛出院,自己什麼也不管不問,就玩遊戲,就有些太過份了吧。看起來我幾個月沒怎麼回來,他玩遊戲的癮又增加了不少。那天把我媽氣得也不輕。我媽在我家住了三天,晚上照顧我,三天後我能下床的時候,我媽就回去了。可是當天晚上我肚子就開始疼,下面也見紅了,疼的我在床上打滾,我叫了他幾次,他在客廳玩電腦,就跟沒聽見一樣。孩子哇哇的哭,我又沒有精力顧孩子。實在沒有辦法,我抱著孩子往門外爬,爬到門口想開門出去的時候他跟了出來,打了輛車把我送到了醫院。他又給我媽打電話讓我媽過來,說他不會伺候月子。我媽也很生氣,但畢竟還是心疼女兒,於是就又在我家住了下來,一直住到我坐完月子。這一個月,我媽既要照顧我,又要照顧孩子,還要給我做飯,他倒是樂得清閒,什麼都不管。只要一下班回家就是玩電腦,別的什麼都不想。別說做飯了,做好了飯讓他吃都懶得動的。你說說有這樣的男人嗎?」錦姐說。

   「錦姐,喝口水,別光顧著說話。」我把水遞給她,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該發表什麼意見。

   「出了月子,我看著他也是生氣,再說讓我媽兩頭跑也是麻煩,就又住到我媽家去了。從孩子出生到現在,我都沒有記得他看過孩子一眼,你信不信,現在有兩個差不多大的孩子放在他面前,他都不知道哪個是他女兒!三個月後我開始上班,孩子就放在我媽家了。歇了三個月,工作不可思議的多,累的我回到家,站都站不住。他下班比我早,到家就是玩遊戲,根本就不知道做飯,早晨我走的時候廚房什麼樣回來還是什麼樣。我想兩個人過日子,總吵架也不是辦法,也懶得跟他吵,就自己強撐著到廚房做了飯,做完了喊他吃他也不吃,我一生氣,就把剩下的倒馬桶了!我心想,我倒了也不讓你吃!這回他看見了,拉過我來就打,下手那個狠啊!我也氣瘋了,把他胳膊臉上都抓傷了。他一急衝著我小肚子就踢了一腳。我本來生完孩子就失於調養,你說女人這個地方你能那麼狠勁打嗎? 他一腳下去,我躺在地上,就剩下呻吟的份了,他還說我裝的,自己接著玩電腦不理我。等我能動的時候我爬起來,打了公婆的電話和我父母的電話,我心想,讓雙方老人都過來看看,大不了離婚,跟這種男人真的沒法過了!」錦姐的眼睛裡閃爍著淚花,好像又回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處理好我們的傷勢後,雙方老人談了很久。他爸爸把電腦線給他拔了,把電腦也搬走了,說讓他玩不成遊戲。他媽沒說什麼,但看眼神還嫌我把她兒子抓的重了。可是她也不想想,她兒子把我踢成什麼樣了!總之最後在雙方老人的調解下,這件事也就過去了。以後他在家裡玩不了遊戲,就干脆不回家了,每天早晨出去,不到半夜不回來。他不回來我又睡不著覺,還得躺著等他。也就是前幾天前,一天到凌晨兩點了他還不回來。我給他打電話,他說半個小時後就到家,我說我給你半個小時時間,你要還不回來,我就把你鎖在門外。結果我一直等到三點,他還是沒有出現,我一怒之下真的把臥室的門給反鎖了。我沒有反鎖防盜門,心想讓他在客廳睡一個晚上,給他一點教訓,我甚至放了一條被子在沙發上,並不是真想讓他回不了家,睡不了覺。早晨我一起床開門,他就打我。說這是他的家,我反了,敢把他鎖在外頭。日子真的沒法過了,我現在正在聯繫,爭取女兒的撫養權,一定要跟他離婚。」錦姐說。

   「我一直腦子不好,跟得了神經病一樣。一直到今天我才想起,我跟他結婚之前,他們說他前妻的話,比如把他鎖在門外,比如把飯倒到馬桶什麼的。我那個時候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我想我要是早認識他的前妻就好了,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哎!宵宵,你把我的故事寫出來,告訴那些想嫁二婚男人的女人,一定要先見見他的前妻啊!這是教訓啊!」錦姐說。

   後來過了幾個月,錦姐給我打電話,已經離婚了,現在帶著女兒和父母住在一起。而她的前夫,聽說已經玩遊戲到了連班都不上了程度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