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的軍中鬼話


我是一個剛退伍的人,總算完成了義務
但也見了
不少那種東西..........
1.我的中心是由陸軍代訓(我是空軍)在台南縣的某處我們那一連位於往靶場偏僻的後門,雖然這次我沒有親眼看到,可是卻發生我們寢室樓上我們寢室樓上是一間槍房,而平常都由教育班長去站哨而槍房往往只有我們新兵要練刺刀術和打靶才會開啟否則都是上了大鎖的,但是半夜經常有人穿皮鞋走來走去的喀.喀.喀聲音從槍房中傳出來,而教育班長也都見怪不怪了......

2.我的中心還有一顆詭異的石頭,只要對石頭不尊敬都會意外受傷,以前營區裡有一口古井,不知道位什麼一到半夜都會有女鬼坐井邊哭,後來為了軍隊的士氣把那口井打掉填平並且放上了一顆石頭,後來那名女鬼再也沒有出現過,不過偶而有幾隻狗在那一帶吹狗螺有一天有個士官長受不了狗叫聲出來追狗結果追不到一氣之下踢了石頭一腳,結果沒多久出了車禍巧合的是踢了石頭那一隻腳粉碎性骨折,還有殘障之虞

3.後來我下了部隊到了岡山某基地,才到部隊一個多月就生病了幸好是後勤單位所以一有時間就休息但是還是得站哨那一天我站0200~0400的哨,那一天睡到半夜朦朧之中聽到"喂~死菜兵!起來!站哨啦!"我趕快起床一看1點50分我趕快穿衣服去站哨,隔天我問同寢室的學長昨天是誰叫我,但是每個人都說昨天睡死了誰還有心情叫我,到底是誰叫我呢???

4.當兵一定會遇到留守,平都是人的地方都會冷冷清清的當然包括寢室,而我們寢室內的擺設是這樣子的先是一張床然後是兩個內務櫃再來又是一張床而床的一旁是由三張桌子合併起來的大桌子,桌子的另一邊又是一張床,國軍的床幾乎都是上下舖,我們的也不另外,可是我們寢室只有三個人所以都睡下舖;大桌子上有一台之前學長留下的電視,所以平常就可以窩在寢室裡偷看電視,記得那一天是星期六,整間寢室只剩下我一個,晚上有三個和我比較好的學長來我的寢室看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正在討論誰比比較漂亮時突然有一個平常很愛搞笑的學長,默不作聲而且還板起臉孔叫我去把一頂掛在上舖的帽子拿起來,丟到一邊去,我把帽子丟到一旁之後,學長才緩緩說出為什麼叫我把帽子拿開,因為他再看電視的時候瞄到一個全身灰色的人趴在內務櫃上看電視而且一邊看一邊笑而再廣告時他就開始玩那一頂掛在上舖的帽子,而學長叫我拿走時他就緩緩的不見了,學長一說完整間寢室的氣氛和電視中吳宗憲的搞笑呈強烈的對比,也讓我第一次去睡別人的寢室,星期天我們寢室的學長收假,我把昨夜的事情跟他講,他聽完笑笑的說你也遇到了啊................

5.時間過的非常快,從過年前下部隊至今已經進入夏天了雖然內務櫃事件已經過了好幾個月了,不過心裡還會怕怕的,而這陣子雨也不停的下,下快要半個月雨總算停了,晚上也都可以見到月亮了,那一天和學長一邊聊天一邊喝飲料,不知不覺喝多了害我晚上一直想要尿尿可是又怕遇到那種東西只好一直忍耐結果忍不住只好去上廁所沒想到又遇到了,從走廊走到廁所有一小段路,可以看外面的車棚,記得那一天月光非常的明亮我從寢室走出來要去尿尿,走到一半瞥見一個人站在車棚,一開始以為有人要去站哨可是仔細一看~他怎麼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並沒有下雨呀,在仔細一看他怎麼穿著一件黑色的中山裝,原本背對我的他突然慢慢的~慢慢的轉頭過來看我當我和他四目交對時,我看到他的眼神不像是我們一般人一樣有焦距,而是一種散渙眼神,完全沒有焦距,和他四目交對那一瞬間,真的感覺上有一世紀那麼久,後來他又慢慢的~慢慢的轉頭回去而且在我眼前從腳開始慢慢的透明消失,我覺得有生以來第一次跑那麼快,回到寢室馬上趴在床上用棉被蓋住我的頭求觀音求上帝的,等我醒來已經是隔天早上了,我把昨夜的經過說出來給大家聽,最後有一個士官長跟我講是一個已經死掉的退休老士官長回來看看不要緊的因為他生前很喜歡幫人家修理腳踏車,所以喜歡到車棚看看有沒有需要修理的腳踏車,後來退休之後三不五時會回看一看,直到他生病才沒來的,後來過世之後可能想念這裡吧,才會回來被我遇到

6.自從那次之後我想我應該遇不到了吧,沒想到我又遇到了又是一次的0200~0400的大隊安官,上次的叫床事件之後我就學乖了,把鬧鐘調在1點45分,再也沒有遇到叫床事件可是我再下哨回寢室睡覺時,看到有人站在洗手台旁,當時我想應該是別的分隊起來做早班,想也沒想的繞過去上廁所,上完廁所之後往洗手台走去,才發現他沒有下半身,不對,應該是整個上半身在洗手台,而且一直往另一個方向看,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要從他後面繞過去回寢室睡覺時他就慢慢的消失了,我也用狂奔的速度回寢室,自從這次之後我一放假就去廟裡求了護身符帶在身上,之後再也沒
有看到他們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