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轉帖] 木馬病毒

可惡,又被人盜文了,我的心血,我的創作結晶!」林子娟拍打著電腦的銀幕。

她一個月前寫的要投稿的文章,在網路上被人先一步的提前發表的。

她從未給任何人看過這些文章,只因她每天都無日無夜的寫著。

只不過,文章被對方早了一步發表了,而且還得到文學創意獎。

「要是我早點發現這隻木馬病毒就好了,可惡,我要報仇,我要詛咒這世上所有放木馬病毒的人。」林子娟瘋狂的吼叫著,用手指抓磨著電腦銀暮,在深黑的暗處,似乎有神祕彼方的生物收到了林子娟的願望。

「一名女作家陳屍在家中,因為桌上留有死者遺書,經過比對証明,應該是本人所寫,死因嚴判應該是自殺,女子用短刀活切下頭部自殺,但是離奇的是女子的頭顱神祕的消失,只留下脖子以下的身體,目前女子的頭部還無法尋得,全案警方還在追查中,這可能又
是新世紀離奇命案的一宗。」

「這個新聞好可怕,聽說女子自殺,但是找不到頭說。不會是有鬼作弄吧。」

「自已切下自己的頭,那不是很痛嗎?,聽說她最後還用手指抓花電腦銀幕和在上面寫了復仇二個字。」

「好可怕喔!」

信二聽著在聊天的同事們說著,他一個暗自的偷笑著,「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在她電腦裡放木馬,就算警方發現了,也沒辦查到我虛設的ip。」

信二打開了一個神祕的程式,裡面記錄了不少他用木馬入侵的人的電腦資料。

有寫遊戲,有寫小說的,更有其它人重要資料等等。

「看來,以後就不能這個作家的東西投文了,換下個作家的作品吧!」

信二用滑數指向下個作家的資料,入侵了那名作家的電腦,一天一點的盜出那名作家寫的文,只有要作家一新增,他就會有資料。

他非常的自滿的笑著,只要有他的木馬程式存在的一天,沒有什麼資料他是盜不到的。

信二自從開始寫木馬程式後,他發現他不用什麼努力的工作,就能得到自已所要的資料了。

不管是別人要報比賽的心血結晶,或是個人存戶的資料。

他都能藉此賺一筆錢,他能把別人作好的成品資料拿去報名,得獎賺錢,也能賣別人的重要資料來賺錢,更有時利用他人的信用卡號碼在網路上,無限及不用付錢的購買東西。

只因為他寫的木馬程式,能穿過所有的防火牆和能隱藏的很保密,除非是他自已想讓對方發現。

這次的作家自殺事件就是了,他在得獎後,想得知這名女作家的反應,所以故意讓木馬程式被女作家發現。

不過,他是料想到女作家會自殺,不過沒想到會是如此詭異的死法。

「這小子下載了真多A片!」

「靠!這女人拍的素人照片真噁心。」

「阿!這個作家很有名,可以去盜他的文來貼!」

信二在夜深人靜的晚上,一個人整理著他用木馬所盜得的資料。

在寂靜的半夜裡,只有信二敲擊鍵盤的聲音。

平常在習慣寂寥的三點鐘的信二,覺得今天窗外吹入的風得別的冷,而且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凝視著他,讓他覺得不自在,有種由背脊傳到大腦的冷顫,像嗎啡在他體內作用著。
讓他不停的流著冷流。

「是我太累了嗎?還是早點睡好了。」信二關上了他有趣的電腦,決定上床去睡。

他仰臥在床上,一回想他入侵到別人電腦的快感,就讓他快樂的不得了,「又入侵到新的作家了,又有錢花了,明天跟小月去吃好料的好了。

這一晚,信二睡的很不安穩,總覺得是不是有東西在看他。

早上十點三十分,跟女朋友小月約會的時間遲到了三十分鐘,他快速的趕了過去,他知道小月最不喜歡人家遲到了,特別是用睡過頭這個理由。

信二汗流浹背的跑到和小月約會的地方。

小月怒氣衝衝的看著信二,「你遲到了,你有什麼要解釋的理由嗎?」

信二隨口就說了一個理由,「剛路上有老婆婆掉了很重要的戒子,我幫她找,找了三十分鐘才找到,所以才遲到了!抱歉呀!小月。」

信二認為用這個理由,有愛心的小月一定不會怪罪他的。

「你明明就是睡過頭,我原本想你不是這種人的,沒想到她說的都是真的。」小月嘆了口氣,之後眼神堅定的,「我們分手吧!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之後小月轉身要離開,信二不明白拉住小月,內心一直想著,「是那個王八蛋告的密,要是給我抓到一定給他死!」

「你放開手,我討厭偷窺別人電腦資料的變態!」小月說完了這一句,就甩開信二的手走掉了。

信二聽到這句時,也嚇呆了,為什麼小月知道自已寫木馬入侵別人的事,難道是女作家那件事讓他所有的事情曝光了。

「不可能呀!我可是對小月都保密的很好的,而且小月沒用過我的電腦。」,信二一邊走回家,一邊想著為什麼會這樣?

「你看就是那寫木馬程式的王八!」

「他盜別人心血結晶完全不會臉紅的ㄟ!」

「怎麼有這種愛看別人隱私的變態呀!」

信二走在路上,被路人指指點點,而且不停的傳來這些講話聲。

「難道我寫木馬盜別人東西的事情被發現了,不可能呀!就算被發現我現在應該也被警方逮捕了呀。」

信二愈想愈不對,快步的走著。

他愈走愈快,跟著他的某人的腳步就愈來愈近。

信二也發覺了有人在跟蹤他,他轉頭一看時,一個身影又躲到了角落去,只不過她並沒有躲好,好像是故意讓信二發現的。

是個穿著黑色斗蓬詭異的女人,現在的天氣有點炎熱,穿著黑斗蓬在路上走是很引人注意的,不過其它的路人好像不在意她,一點都沒有把目光焦點注視著那女人。

「這女人的臉好像在那看過!不管了,好毛的女人,走路像是用飄的一樣。」信二覺得發毛,不可能大白天的就遇見怪吧。

他快步的跑回家去,希望女人沒跟來才好。

女人似乎正如他的願,並沒跟來。

信二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打開電視,打算把剛那種噁心又發毛的感覺忘掉。

「大家好呀!今天又是「信二」人生時間到了!」電視裡的主播說著,「我們來看信二今天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信二!」信二聽到這名字大驚了一下,這會不會是剛好同姓名的主角劇人物吧。

但是,在電視上播的是今天他所發生的一切,從被女朋友要求分手,和像被變態跟蹤嚇著跑走的事情,連他剛開的海尼根啤酒的事情,都一模一樣。

「如果說是巧合,也太巧了吧!」信二驚嚇的呆滯著看電視上所演的。

「想知道信二其它的趣事嗎?可以到HTTP://WWW.信二.COM.TW信二網查詢,會有你所想不到的驚奇喔。」主播說完後,又正常的報著其它的新聞。

這時的信二,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直覺得走向電腦,開機後連上了信二網。

裡面不但有關他所有的事情,個人資料,家中地址,連他所入侵那裡的電腦都有寫。

這種被人窺視著私密的恐懼,像是水波一樣慢慢的擴張開來。

「女作家被信二害死的新聞內暮消息!」

信二發現了網頁上這個最新消息的新聞,用血紅色的字,在黑色的網頁中得別的明顯,像是黑暗中發光的邪物的血光之眼。

信二下意識的點入了。

裡面不但有信二當時所作所為,還有一張女作家林子娟的遺照。

信二看著遺照,覺得發毛,因為遺照中,林子娟雙眼凝視著他,而且還對著信二微笑著。
這種感覺,就是信二這二天覺得有人在看他的感覺,那種不安的感覺,和一種他前所未有的恐懼,一直啃蝕他的不怕鬼的信念。

「怎麼和早上跟縱我的女人長的好像,會不會她們是雙胞胎呀!」信二一直想用這個理由來說服自已。

只不過他後來查了查林子娟手邊的資料,發現她是獨生女。

光是這一點就讓信二有點毛了。

這時網頁上傳來了即時訊息。

「你在查我嗎?你很害怕嗎?」

「知道被人偷窺隱私和盜走心血的感覺了嗎?」

信二看著這一直傳來的訊息,害怕的左右觀望著,「是誰在偷看,別偷偷摸摸的,快給我出來!」

信二有點些思底理的大叫著。

「叮噹!」這時網頁上又傳了訊息,「你不用左右張望了,我告訴你我就是木馬!」

「只不過不是一般的木馬,而是..。」

「別再裝神弄鬼了,快給我出來!」信二這時真的瘋狂了,這個不知名傳訊來的神祕人,做的太過份了!

「不用找了!」

「想知道我在那嗎?你看後面吧!」

信二轉頭一看,林子娟的頭就倒掛在他房間的天花板上,眼睛兇恨的凝視著信二,嘴角還流著鮮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找到我了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