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分享]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我有個朋友,其實在十八歲之前,他跟在路上所遇到的一般人並無異,然而在十八歲生日當天的一場車禍開始,他開始可以接觸到一般人所不能碰觸的世界。故事要從他當兵時候開始說起,因為他是憲兵的緣故,當時曾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他在中部的某軍事看守所服役,那時候發生了一件蠻大的新聞—「三個自願役的士官,為了區區十六萬元的退伍金,聯手謀害了另外一名及屆退伍的自願役士官」。
當事情發生之初,其中一名士官總是一口咬定是三個人一起做的,據指稱,是因為平日三人厭惡該員已久,每每遇上級交辦事務,該員總以資歷較深為由,以「學長」名義強迫另外三人處理上級事務,令同夥三人心生不滿,遂於該員退伍前,四人一起休假時間,邀該員至中部某酒店共同飲酒作樂,並於該員醉酒不省人事之際,聯手殺害,並盜領該員退伍金花用。針對承認犯行士官之自白,另外兩人則矢口否認。但因另外二人提不出不在場證明,故當時案情查辦方向朝三人共謀犯案偵辦。
但是案情奇怪的一點便是,這三人之中,兩名不承認殺害同袍的士官從進軍士看守所開始,到半個月後的第一次問訊期間,都沒什麼事情發生,然另外一名承認犯行的士官個性卻變得膽小,每每於下午洗澡時間,總是大喊大叫,甚至於最後連洗澡也要幾個看守的憲兵一起押著他才洗。原本將近一百八十公分,九十公斤左右的他,在關進看守所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從外表以及精神狀態上,都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衰弱。從原本的強壯外表變成了皮包骨;從原本的好漢個性變成了整天呼喊有鬼的神經狀態。
當時還是菜兵的朋友,每天幾乎都要站上十三個小時的衛哨,除了正常的勤務外,難免都會被老鳥學長多凹上一班情衛哨。當天中午朋友又被學長所謂的「人情拜託」去站一班哨,而地點正好是看管這個承認三人共同犯案的士官管區。
走廊的右邊是一長排的牢籠,這位承認犯案的士官剛好關在最角落的那間,朋友上哨先前後巡視了兩遍,發現該管區所有犯人都在休息了,朋友才到那名犯案的士官旁邊發呆,稍微做休息一下,這時旁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朋友轉過頭,接起了聽:
「學弟,等等聽說有國防部的會過來巡邏督導,小心點嘿!」
「喔,好啦!我不會偷懶的啦!」
掛上電話朋友轉了過去,卻發現那間關了承認犯案士官的房間有了異狀…

在此要先說明一下
犯人所關的牢房,是在地下室,四方形狀,也因為在地下室的緣故,密不透風,怕犯人熱出病來,於是牢房的正中央屋頂有一具旋轉式電風扇...
朋友發現那個承認犯案的士官動也不動的平躺在地板上熟睡,半空中,有一個身著迷彩服的男子,那時正盤腿而坐、浮在半空中,聚精會神地看著地上的這名男子,左眼明顯的疤痕、胸口心臟處泌流的血液、以及脖子上的勒痕,種種的情狀讓我這位朋友看傻了眼。
浮在半空中那人一開始似乎沒有發現到朋友已經注意到他的存在,仔仔細細的低頭看著地上的犯人大約一分多鐘,突然他抬起頭來,發現了朋友正注視著他,那人先是嚇了一跳,接著以空中踏步的方式,騰空後退了幾步。接著在半空中,對著朋友跪了下來,眼淚不止的對著朋友訴苦。
言談之中,他告訴朋友:他後悔過去以「學長」名義來欺壓「學弟」,不該以外表缺陷來取笑對方而因此種下了殺機,但他十分不甘事情無水落石出便要如此帶著遺憾走,因為這會多害了兩條人命,他希望朋友能夠幫幫他,讓真相得以大白。說完再次半空跪拜,而後消失。在那人消失之後,朋友叫起了地上的犯人...
「 棍子、繩子、再加上刀子,你好狠喔!」「他左眼上的疤痕該不會也是你製造的吧!?」朋友兩句沒來由的話語,讓犯人聽了先是一驚,接著便痛哭流涕,哭泣的原因一開始並不是對朋友承認犯行,而是監獄裡面不管關在一起的犯人或者是憲兵弟兄,都認為這傢伙在裝神弄鬼,希望假借精神病的緣故能減輕罪刑。因為朋友的兩句話,犯人彷彿找到了知己,多日累積的情緒與壓力一下子爆發出來,使得如此。
朋友與犯人交談了約莫半小時,直至朋友下衛哨,犯人允諾將於下次開庭說出真相。
第二次開庭,犯人進軍事監獄的第四十五天,也是案子發生的第四十九天,朋友正巧也押著這位犯人進了軍事法庭,庭中犯人承認了一切的真相,所有的事情均為其一人所為,與其他二人無關,一開始會咬定三人共謀,是因為平日與其他二人也有過結,見殺人情事被發現,犯人才想出是三人共謀,一次解決所有過往的「受辱」與「糾紛」。
開庭結束,走出法庭,押著犯人的朋友又見到了那位左眼有刀疤的男子,那男子面帶微笑,在半空中對朋友說了一句:「謝謝你!」而後消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