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分享】你,需要一個面具

【分享】你,需要一個面具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捷運站的出口處多了一個賣面具的老人。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在成群以販售公益彩券為生的弱勢朋友之中,多了一個賣面具的老人。

對於生活平淡的上班族來說,連看到行人走路跌倒都可以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出現這樣一個老人,更是不能忽視。

男人真正注意到他,是在一個交通尖峰的下班時間。

一個穿著老舊西裝的中年男子隨著眾人從捷運站一同出來

加快腳步準備在和眾人離開捷運站的時候,賣面具的老人無視於人潮的擁擠,奮力的擠入人堆之中

拿著一張面具,對著中年男子叫道:「先生!先生!買張面具吧,很適合你的!」

在人潮的推擠之下,老人一個踉艙跌倒在地

人潮自動讓出一個讓老人可以容身的空間後,無動於衷的繼續前進。

男人站在階梯上,心中雖閃過趨上前去幫忙的念頭

但腳步卻隨著人流開始前進,只有給予一絲連同情都稱不上的眼神。

而那位中年男子卻停下了腳步,回身看了跌坐在地上的老人一眼。

「你在跟我說話嗎?」中年男子問。

「是的,先生,這個面具很適合您,您就買了吧。」老人將手上的面具遞了出去。

和保持前進中的人流一樣,男人也豎直了耳朵,密切注意著兩人的交談。

「一個要多少錢?」中年男子帶著施捨的表情在口袋中摸索著零錢。

「十塊錢,十塊錢一個。」老人試圖站起身來,造成了人流的一陣騷動。

「諾,不用找了。」中年男子接過面具,匆匆的隨著人流離去。

「先生,回去記得戴看看,你會喜歡的。」在中年男子離去後,老人還不忘大聲的提醒

並且向下一個對象開始兜售。

這個意外事件讓男人無聊的生活帶來了十五秒鐘的生氣

之後,男人如同忘了這件事一般,繼續隨著人流向前移動,再分流回到各自的住所。

從那天開始,男人每天下班都會在捷運站前看到那個賣面具的老人

拖著衰弱的身體,試圖在滾滾人流之中,向眾人兜售他的面具。

說也奇怪,男人發現老人的推銷幾乎是無往不利,只要是老人選定的對象,沒有銷售失敗的。

「兩分鐘賣一個,一天賣八小時,那可以賣兩百四十個,一個月就可以賣七千兩百個,一個十塊錢,面具成本最多兩塊錢,那也有五萬多塊的收入,倒是筆相當好的收入…」

男人心裡盤算這筆生意的可行性,但隨後就因面子問題而打消了這個念頭。

「小姐!買張面具吧,很適合你的!」老人一如以往的向一位女性客人兜售。

穿著入時的女客人似乎沒有聽見老人的叫賣聲,面無表情的從老人身旁經過。

「小姐!買張面具吧,你會需要的…」老人下意識的用手拍拍女客人,試圖引起她的注意。

「你幹什麼!想偷錢嗎?」女人倏地轉身,帶著橫眉對著老人怒罵。

「小姐,買張面具吧,專門為你設計的。」老人低聲下氣,身體微微向前,懇求著女客人。

「再靠過來,我就告你性騷擾!年紀一大把了還不知檢點!離我遠一點!不然我現在就叫警察!」女人手一揮,推了老人一把後惡狠狠的離去,老人手上的那張面具也掉在地上,被人流踩扁。

「這張面具我買好了。」男人彎下腰拾起已經面目全非的面具,並掏出十塊錢交給老人。

「這是要給那位小姐的,不是給你的。」老人並不領情。

「那,我買一張掛在架子上的好了。」男人仍不放棄紓解那份突如其來的善心。

「這裡沒有適合你的面具,我的面具不是人人都可以買的。」老人轉身整理起架子上的面具,不再理會男人。

「他媽的,好心被狗咬,這些爛面具送我還不要咧!」男人摸摸鼻子回到隊伍,隨著人流離開

心裡不禁暗罵。

半年過去了,老人仍是風雨無阻的每天在捷運站前兜售面具,但卻不再引起男人的注意

一方面是因為男人對這個景象早就習以為常,無法再引起他的興趣。

另一方面,男人因為獲得了公司高層的賞識,加班處理公務不說

常常還與高層及客戶一同喝酒應酬至半夜三更,連捷運都越來越少搭乘。

這一天,男人難得提早下班,在捷運站前又看到了賣面具的老人。

「先生!先生!買張面具吧,很適合你的!」老人左手拉著男人的袖口

右手拿著一張面具對西裝筆挺的男人說道。

男人先用手將老人污穢的手由光鮮的西裝袖口移開,看了看老人

心中掠過之前要買面具被老人拒絕的尷尬感

男人拿出皮夾說:「嗯,這裡是一千塊,不用找了,不過面具你留著吧。」

「不,這張面具是特定為您作的,您一定得收下,否則您的錢我不能收。」

男人慷慨闊氣的舉動引起了人流的圍觀,這讓男人之前的被老人拒絕所殘留的最後一點不快消失殆盡。

「好吧,面具我收下,不過一千塊你可不能拒絕喔。」

「謝謝您,您一定會喜歡這張面具的。」

老人恭敬的用雙手把面具奉上

男人在眾人的圍觀下意氣風發的收下後離去。換下筆挺的名牌西裝,男人癱坐在沙發上

一天的疲累讓他無法再思考任何事情,他漫無目的的轉動電視頻道,並把視線移到了放在桌上的面具。

「這種爛面具有什麼特別,一賣可以賣上大半年?」
男人把玩起那張面無表情,眼孔和嘴縫開著孔洞、鼻樑略略隆起的肉色面具。
接著,他戴上面具,玩笑似的左右張望。

男人從客廳與陽台間的玻璃窗上看見了自己帶著面具的面孔

頓時覺得渾身不對勁,他楞了一陣,但又想不出來是哪裡讓他覺得渾身不對勁

於是他走進浴室,想透過鏡子看看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鏡子裡出現的是一張男人的臉,一張男人熟悉的臉,那是他自己的臉,男人相當肯定這一點。

「但面具呢?我不是戴上面具了嗎?怎麼出現的還是我自己的臉呢?」

男人摸摸自己的雙頰,明顯感覺得出手指與肌膚間隔著一道人工的面膜。

「這是怎麼一回事?這是哪門子面具?」

男人用手慌亂的在額頭、耳際和下巴下緣摸索

隱約摸到了面具與皮膚接合的部分,他試著輕輕拉扯,卻無法順利扯下

他用了點氣力,面具雖然有點鬆動,但臉皮卻是相當的疼痛。

他感覺到面具正和皮膚慢慢的融合在一起,如果再不取下,那麼可能就再也拿不下來了

於是他心裡一橫,十根手指緊抓著下巴邊緣的突起,用力的向上拉扯。

疼痛的撕裂感讓男人覺得自己臉上的鬍鬚、鼻毛、化膿的青春痘、黑頭粉刺、睫毛、眼皮和眉毛都一股腦的給拔了下來,男人忍著眼淚,看看鏡子裡的自己。

可怖的事情發生了,鏡子裡男人的臉上毫無表情

除了眼孔、嘴縫和隆起的鼻樑之外,看不出任何的特徵。

「我不是脫下了面具了嗎?怎麼會是這種樣子?」男人在看看手上的面具

面具上有著那張自己熟悉的臉,他以為是自己的臉。

男人又驚又惱,他完全沒遇過這種怪事

他決定去找那個賣面具的老人弄清楚狀況,於是他穿上外衣,壓低了運動帽的帽沿

低著頭快步走向捷運站,看到了正在兜售面具的老人。

「你給我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男人一手扶著帽沿,一手將老人拉向陰暗的柱子背面低聲說道。

「什麼怎麼回事?」

「拿下你的面具之後,我的臉不見了,你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男人掐住老人的後頸,快速的低聲說道。

「您需要面具,我說過了。」

「我不需要面具,我本來的臉好好的!」

「先生,您沒有臉已經好一陣子了,只是您一直沒有發現,否則我為什麼要幫您訂作一頂面具來賣給你呢?還是戴上我賣給您的面具吧。」

這句話是說,

男人已經忙碌到很久沒注意自己毫無表情的生活.

若不是這張面具,他可能永遠不會發現自己早無面容上的情感表達, 面具是用來喚回原本的自己吧!

理想跟現實是有差距的!

所以老人才會挑人賣面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