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大家同在一起

一開始也祇是玩個遊戲而已,誰也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我一點都不願意去回憶這樣的事情,直到現在都不願意相信。我們誰也不知道,就只是個小小的玩笑,搞得我們心神不寧,還差點出了人命。

原本,我們六個人─大尾、小莉、阿鈴、美美、傑哥、還有我,是計劃好一起去環南部旅行的。小莉跟大尾是一對情侶,他們在學期末的時候,考試的書都還沒準備好,就已經向我們這群同學說好計劃了。六人三車,六天五夜,考完試隔天就出發。先住墾丁,再到台東知本,再去綠島住兩天,接著返回墾丁,最後回台南。

當然對於這個提議,大家都說好呀!悶了一個學期,終於要放寒假,放鬆一下也是應該的嘛!但是,我怎麼會知道,接下來會這麼倒霉,把我們都搞進這天殺的事件!?

出發那天,天氣還很晴朗,只是有些風。我載阿鈴、傑哥載美美、大尾跟小莉這一輛在前面帶路,傑哥跟美美則在後面壓車。大家就快快樂樂地成行了。

第一天,大家就住在墾丁的一家旅館裡面,晚上去逛逛夜市、看看沙灘後,大家又回到房間裡面。

我們住的是六人通舖,晚上大家都洗過澡後,本來隨意拿著撲克牌閒玩,後來越玩越無聊,大家都變得沒勁起來。

"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呀?"美美把牌一攤,看看時間也才十點多,還不到睡覺時間,這麼一來,豈不浪費這麼好的出遊時間?

"那麼,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在重考班混過的傑哥,遠比我們這群年紀一樣的毛頭穩重,在補習班聽得也多,看得也多。通常他一說話,就佔有一定的份量,我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遊戲?好呀!好不好玩呀?"阿鈴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剛才一直盯著電視機的大尾也加入了談話行列。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玩,不過,重點是~你們敢不敢玩!?"傑哥此話一出,大家都安靜了下來。我感受到旁邊的美美露出害怕的眼神。而四周的氣氛立刻詭異起來。大家都不知道傑哥賣什麼關子。

"敢不敢玩?當然敢呀!"大尾不示弱地說,不過我看他也有點擔心的樣子。所以,基本上沒有人反對,又看在此時此刻無聊得發慌,我們就先叫傑哥說下去。

"我現在要說的遊戲,叫做'進門鬼'。"傑哥幽幽地說。"這個遊戲很簡單,現在我們來編號,大家先用數支來決定吧!

抽籤數支下來的結果,傑哥一號、阿鈴二號、我是三號、美美四號、大尾五、最後是小莉。等到大家都記好自己的數字編號後,傑哥繼續說:"這個遊戲,剛好適合我們這個房間。我查看過了,這裡背陽,玩這個遊戲,就要選個背陽的房間。"

"那這個遊戲怎麼玩呢?"

"別急,我要開始講遊戲規則了。"傑哥語重心長地慢慢說道。大家可以看出他慎重的神色。大尾跟小莉的表情又興奮又害怕。而我平常雖然沒遇過什麼鬼神,可是對於這方面的事情,還是寧可信其有。

"首先,我們讓編號一的人去開門,然後出去後關門,轉向門,默念十秒,接著敲三下,等第二個人上前幫他開門。第一個人進來,輪到第二個人出去,關門,唸十秒,敲三下,接著第三個人開門。以此類推。"

"這有什麼好玩的?"阿鈴看著傑哥,只覺得不過就是開門關門。
傑哥的臉色卻不像阿鈴那麼輕鬆。

"當然,一開始問你們敢不敢玩,這個遊戲一定跟'好兄弟'脫離不了關係。"傑哥吞了一口口水,繼續說:"我們人呀,都有前世今生呀!誰曉得自己上輩子幹過什麼壞事?這個遊戲,據說可以幫助我們看到一些,我們前世累積的罪業喔!

"真的這麼神奇!?"輪到我讚嘆了。傑哥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可是,若是什麼都沒看到咧?"小莉發問。

"那就是我們都過得還不錯,沒什麼厄運纏身呀!"

其實就我本身來說,我是覺得滿虎濫的。不過反正無聊,看看前世的罪孽也沒什麼了不起,至少自己知道要警愓自己就是了。害怕的是,不曉得會看到什麼東西。

"當編號後一號去幫編號前一號開門時,大家都有可能會在編號前一號的身後看到東西。"傑哥這句話語氣很重,我們都知道這想必非常驚險刺激,可是也不太當一回事。

"編號後一號的若看到東西,記得不要叫、不要喧嘩、也不要關門,否則編號前一號的人會有性命危險。"

"好可怕喔!"美美突然驚呼起來,在旁邊的我也被她高八度的聲音嚇到。

"別擔心!如果看到了,大家別驚慌,一起對著它吹氣,吹到看不見就沒事了。當然,被看到身後有東西的人也不要回頭看,靜靜地等大家說安全了,再進來,接著編號下一號的人再出去。記住了沒?"

傑哥很謹慎地一一交代,我們帶著好奇又敬畏的心情。本來傑哥還有再確認一次玩這個遊戲的意願,發現美美的臉色不對勁,可是在大家的慫恿之下,她還是勉強答應了。(再說,一開始不打撲克牌說無聊的也是她。

準備就緒就可以開始了。首先是傑哥,從我們這群人中慢慢站起來,走向門,"喀喳"一聲將門關起來。這種時間,門外走廊應該是沒什麼顧客,外面的燈光也不太好,整個房間的氣氛都覺得詭異。

我們等了大約十秒鐘,這十秒鐘我們一句話都不敢說。靜靜地,直到外面傳來敲門聲,才由阿鈴站起來,替傑哥開門。門一開,大家都聚精會神地看,傑哥背後有沒有"東西"。直到傑哥安然地走進來坐下為止,都還相安無事。於是,阿鈴也走了出去,將門關起來。

一樣是過了十秒鐘,門又被敲了三聲,輪到我走了過去。我緩緩地站起來,然後走近門,慢慢地轉動手把。然後,我看到阿鈴一副輕鬆的樣子。當然,她身後也沒有東西。我懷疑這個遊戲真的就只是給無聊人打發時間用的。不過,遊戲還沒結束,輪到我走出去,把門關起來。 一樣是過了十秒鐘,門又被敲了三聲,輪到我走了過去。我緩緩地站起來,然後走近門,慢慢地轉動手把。然後,我看到阿鈴一副輕鬆的樣子。當然,她身後也沒有東西。我懷疑這個遊戲真的就只是給無聊人打發時間用的。不過,遊戲還沒結束,輪到我走出去,把門關起來。


面對著門時,我在心中默唸一到十,走廊上一般應該常見的遊客出乎意料地少,而這種小旅館的走廊上,有著一股霉味,燈光也是很昏暗。目前在放寒假,墾丁的落山風很大。我們的房間號碼是322,剛好是走廊上最後一間,走到底正面對的就是一個窗戶。

我一邊在心中默數到七時,聽到窗戶被風吹得喀啦喀啦響,不禁覺得毛了起來。一數到十,我就連敲了三聲。門很快地被打開,美美一開門便直盯著我,但是她的眼神又流露出害怕的神情。我想她應該沒看清楚吧,因為她的眼睛是半閉上的。所幸其他人也是沒發出什麼聲音,證明我身後也沒有東西。於是,我走了進來,輪到美美出去。


我又回到大家所坐的地方。而現在的狀況也比較輕鬆了,大尾跟小莉竊竊私語,傑哥則跟阿鈴小聲聊天。這讓我更覺得,這個遊戲試膽成份比它的真實性還要重。

等到我們聽到門被敲了三聲後,大尾便神色自若地向前開門。一開門,我看見美美的臉色不太對勁,可能是太害怕了吧,所以顯得不太高興。本來,我以為美美身後也是沒有東西,可以放心地進來,讓大尾出去。但是,此刻整間房間的人都變得異常安靜。眼睛都死盯著美美的背後看著。"

大尾並沒有讓美美進來,而其他三個人也是一樣的驚慌神情。只有我覺得奇怪,因為我根本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但是,好像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變得很奇怪。難道,他們真的看見什麼了!?

美美看到大尾吃驚的樣子,覺得很恐怖。本來她以為是在開玩笑,結果發現那種神情真的不太對勁。她急得全身顫抖,而大尾卻還是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然後倏地"碰!"把門關起來。

前後不到五秒鐘。這關門聲一響,大家都清醒了。傑哥率先站起來罵大尾。"你這笨蛋!不能關門呀!?我剛才不是說看到東西不要怕,大家要一起吹氣的嗎!?你關門了,美美會有性命危險呀!"

大尾嘴巴半開著,被傑哥這麼一罵,才想到而立刻把門打開。然而美美已經攤在地上腿軟了。她被大尾這麼一關門,就愣住了。她也不敢回頭看,光是看到每個人充滿驚嚇的神色望著她就夠嚇人了,怎麼還敢看?就只是坐在地上啜泣。

誰也沒想到會出這種事情,最要命的就是大尾把門關起來這件事情。
我們把美美連拖帶抱地弄進房間後,遊戲也沒心玩完,因為美美只是不斷地哭。而大尾看起來也是受到驚嚇的樣子。

"你們都看見了吧?你們也都看見了吧!?"大尾發瘋似地大喊,我被這種可怕的氣氛給嚇住了,不敢表示意見。

傑哥很冷靜地緩緩地說:"是個穿紅衣服的女人,沒有表情地看著美美


"呀!!!!~~~~"美美突然尖叫起來,然後又繼續哭。我們看看彼此,只好盡力安慰美美,想說關門時間也不過兩秒,那個遊戲也是網路上隨便亂傳的,叫美美別當真。~

大家草草洗了澡,就結束第一天的行程。騎了一天的車,大家也累了,很快地就睡著。美美睡在大家中間,每個人都護著她。不過,我想她大概也很難成眠吧。

第二天起來,就看到美美的臉色很難看。一夜沒睡好也難怪,遇到這種事情,尤其是"門被關了,有性命危險"的說法讓人覺得怪恐怖。不過,美美還是跟大夥一起繼續出發。

第二天要趕到台東,所以想當然也是騎了一天的車。到達的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了。我們找了一間溫泉民宿便住進去。泡了溫泉,大家的精神都回復了。也可以從女孩子笑鬧的聲音得知她們玩得很興奮,想說或許事情會這樣平靜下去,可惜我錯了。

那天晚上大尾提議要騎機車去附近的街道逛逛,美美覺得不舒服,可是我們又不好讓她一個人留在房間;好在阿鈴自願留下來陪她。其他人也就嘻哈上路。我給傑哥載著,沿路上他突然冒出一句話。

"你真的以為是真的?"我愣了一下,不懂他的意思。後來車子停下來,大家在逛街時,傑哥先是跟大尾還有小莉比個手勢,好像跟他們說我已經知道了,之後才跟我說明真相。原來,這是他們聯合起來捉弄美美的。

"這玩笑也開大了吧?"我對於他們的行為不以為然。大尾買了一杯冷飲,吸了一口後對我解釋:"其實,都是阿鈴的主意。"

"阿鈴?"

"你也知道,她知道美美最膽小,最怕的就是這種事情。所以就想要嚇唬嚇唬她囉!"

"可是為什麼要是美美呢?就因為她膽小所以嚇她?"

"當然不是囉!那完全是因為美美做了那件事情的關係。"

"哪件事?"我感到不可思議,以為我們這群死黨都是最要好的,沒想到阿鈴卻會想出這樣的主意來嚇美美。

小莉接著說道:"你知道宛生吧?"

"知道呀!我記得是大三學長吧?"

"沒錯!那個時候,他跟阿鈴似乎還不錯對吧?"

"喔……似乎好像有一段時間是這樣傳沒錯。"

"但是,美美也喜歡他。"

"所以……!?"

"所以,她對那個學長造謠,說阿鈴的壞話。"小莉這樣一發言著實嚇了我一跳。不管如何,這的確讓我震驚。小莉很平靜地說完來龍去脈,我們也逛到了街道的盡頭。過去是稀稀疏疏的旅館跟飯店,於是我們四個人開始往回走。

"宛生因此跟阿鈴開始疏遠,其實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後來,美美無意中提到我才知道的。阿鈴為此難過了好一陣子。"

我沉默了,而傑哥跟大尾也是不發一語。其實我挺明白這種事情,有的時候人顧到自己反而會傷害到好朋友。只是沒想到大概半年前的事情會到現在還記著。

"別擔心啦!只是嚇嚇她,阿鈴其實也沒什麼惡意。只是想讓美美因此檢討一下吧。而且現在她們還是很好,阿鈴會留下來應該也是擔心美美吧!
她真的被嚇到了。"

"那,那些故事都是你們編的囉?"我問傑哥,他反而沒有預期的輕鬆。

"不,傳說是真的。關上門確實會有生命危險。一開始大尾並沒打算關上門吧,只是太順手了。"

"......"

"啊……反正,過去了,回去跟美美說明,請她吃一頓,就沒事啦!"大尾立刻出來打破沉默。可是,對於現場的氣氛並沒什麼助益。騎上機車,大家就回飯店了。
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靜。我也覺得有點良心不安,畢竟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總認為自己是個共犯一樣。而且大家都是死黨,竟然會開這種玩笑,更覺得可怕。可是,後來想想反正是嚇唬性質,那就別計較太多了。回去後找美美解釋清楚就沒事了。


[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