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怪奇中學

相 信 不 少 朋 友 所 讀 的 學 校 都 是 有 宗 教 信 仰 的 , 許 多 學
校 的 禮 堂 或 課 室 都 設 教 壇 或 掛 畫 像 等 , 理 應 得 到 神 明
的 庇 佑 , 但 為 什 麼 仍 有 這 許 多 「 怪 事 」 流 傳 呢 ? 難 道
神 明 的 力 量 不 足 以 令 其 「 地 盤 」 天 下 太 平 嗎 ?
    如 果 你 問 我 , 我 真 不 知 怎 樣 回 答 , 我 的 母 校 充 分
顯 示 了 那 裡 是 得 到 神 明 「 照 顧 」 的 地 方 , 但 仍 有 許 多
言 之 鑿 鑿 的 怪 事 , 輾 轉 相 傳 。 我 曾 就 讀 於 九 龍 一 所 佛
教 中 學 。
    先 由 學 校 的 佈 局 說 起 , 那 真 令 人 好 生 奇 怪 , 從 我
進 校 的 第 一 天 起 , 到 「 夠 鐘 拜 拜 」 , 每 天 出 入 的 校
門 , 竟 是 學 校 的 後 門 , 直 入 是 停 車 場 和 花 圃 。 細 心 觀
察 之 下 , 學 校 原 本 有 一 個 「 四 正 」 的 正 門 , 門 是 一 般
中 學 用 木 框 鑲 玻 璃 那 種 , 前 方 有 大 型 鐵 閘 , 門 口 上 方
有 學 校 大 名 , 甫 進 入 便 是 一 個 類 似 「 玄 關 」 的 廣 闊 空
間 , 後 方 有 樓 梯 直 上 二 樓 的 大 禮 堂 , 橫 看 豎 看 都 是 堂
堂 正 正 的 「 正 門 」 。 但 「 正 門 」 早 就 荒 廢 不 用 , 大 鐵
閘 長 滿 攀 籐 , 「 玄 關 」 給 封 閉 成 小 室 , 用 作 「 體 操
室 」 , 放 置 體 育 器 材 , 偶 爾 我 們 會 在 那 裡 上 體 育 課 ,
內 裡 陰 暗 不 透 風 , 東 西 發 霉 。 好 端 端 的 「 正 門 」 為 什
麼 會 給 廢 棄 呢 ?
    有 人 說 跟 風 水 有 關 , 但 又 不 能 詳 細 解 釋 原 因 ﹔ 反
而 有 個 較 「 圓 滿 」 的 說 法 , 乃 與 位 於 禮 堂 的 三 尊 佛 像
有 關 : 學 校 位 於 山 邊 , 傳 聞 該 地 戰 時 曾 是 「 亂 葬 崗 」
( 好 多 學 校 所 在 地 都 傳 以 前 是 這 用 途 啦 ) , 故 有 不 少
亡 靈 冤 魂 , 不 過 , 我 校 有 大 慈 大 悲 的 佛 祖 在 , 情 況 又
有 所 不 同 -- 據 說 陰 森 的 「 體 操 室 」 是 亡 靈 白 天 棲 身 之
所 , 所 以 廢 棄 正 門 , 築 成 小 室 , 給 他 們 一 個 適 合 的 環
境 , 到 了 晚 上 , 亡 靈 會 聽 取 召 喚 , 沿 樓 梯 步 上 禮 堂 ,
集 合 在 佛 像 面 前 , 由 佛 祖 教 化 普 渡 , 輪 迴 轉 世 , 而 不
致 四 出 生 事 , 騷 擾 世 人 雲 雲 。
    想 來 還 有 一 旁 証 , 就 是 禮 堂 入 口 前 的 電 燈 從 不 關
上 , 人 謂 此 乃 「 長 明 燈 」 , 是 夜 裡 用 來 為 亡 靈 引 路
的 。 據 說 曾 有 一 位 新 來 的 女 老 師 , 有 天 工 作 至 很 晚 ,
和 幾 位 較 資 深 的 老 師 一 同 離 開 , 經 過 禮 堂 前 , 發 覺 「
長 明 燈 」 未 關 , 好 心 的 她 以 為 省 電 , 正 想 上 前 把 燈 關
上 , 即 被 其 中 一 位 主 任 喝 止 , 但 又 沒 對 她 解 釋 原 因 。
    這 傳 聞 雖 然 幾 可 怕 , 但 聽 落 又 幾 有 人 情 味 ( 回 想
起 來 , 學 校 一 帶 的 屋 村 鬼 故 的 確 甚 少 ) 。




談 起 學 校 的 佈 局 , 有 一 則 更 為 「 經 典 」 的 傳 聞 , 在 校
中 廣 為 流 傳 , 在 我 就 讀 的 日 子 裡 , 無 論 高 低 班 , 幾 乎
無 人 不 知 。 原 來 學 校 裡 的 陳 設 , 竟 可 影 響 校 長 的 性
命 。
    話 說 學 校 「 開 張 」 時 , 園 圃 巳 建 有 三 個 花 槽 , 花
槽 是 長 方 形 的 , 由 花 崗 巖 和 石 屎 所 造 , 成 一 字 形 橫
排 。 花 槽 裡 栽 種 的 植 物 很 正 常 , 裡 頭 也 不 是 有 甚 麼 鬼
怪 , 問 題 是 , 跑 上 幾 層 樓 的 「 欄 河 」 往 下 看 , 三 個 花
槽 就 活 像 是 三 具 停 放 著 的 棺 木 。
    本 來 這 等 穿 鑿 附 會 之 事 , 盡 可 以 「 迷 信 」 一 笑 置
之 , 但 湊 巧 的 是 , 學 校 的 第 一 和 第 二 任 校 長 都 在 任 內
去 世 , 而 且 據 說 都 是 死 於 癌 症 。 如 果 你 是 第 三 任 校
長 , 你 會 怎 樣 ? 信 ? 還 是 不 信 ?
    我 是 第 三 任 校 長 任 內 的 學 生 , 而 這 校 長 今 天 好 像
仍 在 那 裡 「 返 工 」 , 你 猜 他 做 了 什 麼 「 手 腳 」 ? 據 師
兄 師 姐 所 言 , 他 上 任 之 初 , 不 知 得 到 何 方 高 人 指 點 ,
即 在 三 個 花 槽 之 間 加 建 拱 形 鐵 架 , 上 面 種 滿 攀 緣 植
物 , 令 花 槽 連 成 一 線 , 這 麼 一 來 , 「 棺 材 」 奇 景 便 不
復 再 現 了 。
    談 起 校 長 , 另 有 一 則 怪 事 , 與 去 世 多 年 的 第 二 任
校 長 有 關 。 話 說 在 校 留 宿 的 工 友 , 好 幾 次 在 半 夜 聽 見
由 課 室 走 廊 傳 來 的 腳 步 聲 , ( 一 定 ) 以 為 是 小 偷 , 前
往 察 看 , 又 ( 一 定 ) 不 見 有 人 。 久 而 久 之 , 工 友 感 到
腳 步 聲 很 是 熟 悉 , 也 不 再 害 怕 : 「 是 校 長 回 來 巡 巡
嘛 ! 」 這 位 校 長 姓 黃 , 據 說 為 人 正 直 盡 責 , 我 在 校 刊
中 也 見 過 他 的 舊 照 , 面 貌 慈 祥 有 正 氣 , 如 果 真 是 積 勞
成 疾 的 話 , 都 幾 「 陰 功 」 。
  




做 學 生 的 誰 不 愛 放 假 ? 母 校 有 一 項 特 別 假 期 , 時 值 春
意 綿 綿 的 四 月 , 一 連 十 幾 天 , 且 是 別 的 學 校 所 沒 有
的 -- 有 假 放 , 皆 因 校 捨 用 來 做 法 事 。 「 法 會 」 在 清 明
時 節 舉 行 , 會 有 僧 人 住 在 學 校 , 主 持 各 種 宗 教 儀 式 ,
性 質 是 一 個 祝 願 會 , 但 凡 佛 教 善 信 都 可 參 加 ( 當 然 最
好 捐 些 香 油 ) 。 祝 願 的 對 象 多 是 巳 逝 的 親 人 , 稱 為 「
附 廌 」 ﹔ 但 也 可 以 是 在 世 的 親 友 , 叫 做 「 延 生 」 。 囉
唆 了 一 大 堆 , 皆 因 這 隔 年 一 度 的 「 盛 事 」 有 些 詭 異 的
「 花 絮 」 。
    「 法 會 」 不 但 造 福 我 們 有 假 放 , 而 且 有 錢 賺 , 因
為 法 會 總 會 請 一 些 人 手 , 幫 忙 帶 領 善 信 到 他 們 「 附
廌 」 親 友 的 靈 位 , 或 到 別 處 用 齋 菜 。 我 們 這 些 學 生 在
校 方 允 許 下 , 便 名 正 言 順 當 上 兼 職 。 據 說 曾 有 一 名 做
法 會 兼 職 的 男 生 , 閒 來 看 看 「 附 廌 」 靈 位 上 的 先 人 照
片 , 發 現 一 名 樣 貌 清 秀 的 少 女 , 一 時 衝 口 而 出 道 : 「
如 果 可 以 娶 佢 做 老 婆 就 好 啦 ! 」 第 二 天 , 那 個 男 生 便
無 故 死 亡 。 此 事 真 假 , 恕 難 考 究 ( 你 總 不 會 向 校 務 處
查 詢 吧 ) , 不 過 , 奉 勸 各 位 , 還 是 切 記 對 先 人 要 尊 重
為 妙 。
    「 法 會 」 還 有 一 宗 鮮 為 人 知 的 軼 聞 。 之 前 巳 提 過
的 「 附 廌 」 靈 位 , 用 意 是 把 善 信 巳 離 世 的 親 友 請 來 ,
為 其 唸 經 或 作 其 它 儀 式 , 以 表 示 良 好 的 祝 願 。 法 會 結
束 時 有 一 項 儀 式 , 由 高 僧 主 持 焚 燒 一 些 小 紙 船 , 每 只
小 船 都 寫 上 一 位 先 人 的 名 字 , 表 示 把 先 人 送 返 陰 間
去 。 據 說 一 位 法 師 在 做 畢 儀 式 的 晚 上 , 夢 見 一 個 男 人
對 他 說 : 「 你 把 我 留 在 學 校 裡 了 。 」 那 人 還 指 出 所 在
位 置 , 翌 日 , 法 師 果 然 在 學 校 操 場 的 一 角 , 找 到 了 「
他 」 -- 一 只 想 是 被 風 吹 走 而 未 燒 的 紙 船 。
:12: :1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