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言情小說]壞份子系列之三 奪情大亨 作者:慕容雪(已完成)

慕容雪(壞份子之三)奪情大亨



文案:
絕美出色的風恣意
對男人的外表挑剔得緊,
所以身邊總是沒有男朋友,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擁有
不羈氣息的超級大帥哥,
卻發現他不但偷聽她說話,
而且還喜歡用囂張又自負的話來損她,
氣得她只想離他遠遠的……
御風行在休息的空檔中,不小心聽到了她的有趣言論,
心裡實在覺得好笑極了!
反正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錯,
乾脆就來逗逗這個壞脾氣的倔強丫頭吧!
但他卻意外地發現,自己居然欺負漂亮小妮子欺負上癮了!?
甚至還非常期待能夠再見她一面……



  楔子

  前幾天暴風圈橫掃北台灣,讓台北又是刮颱風,又是下大雨的,連想要踏出家門都顯得困難重重;沒想到颱風-走,今天-早立刻就變成艷陽高照、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一點都看不出昨天還是颱風天。

  三個小男孩忿忿不平地坐在椅子上,因為今天家裡有客人要來,所以他們被父母下令不能出去玩,只好留在家裡生悶氣。

  他們不能理解的是,爸爸朋友的小孩干他們什麼事!?他們又不認識爸爸的朋友,更不認識那個小女孩,爸媽卻老是要他們幾個小孩陪客人的小孩玩。

  偏偏他們三兄弟最討厭陪女孩子玩了,她們都好愛哭又愛跟著他們屁股後面跑,最討厭的是她們還跟麻雀一樣吵,讓他們的頭好痛,很想把她們的大嘴巴全部封起來。

  唉!他們早跟爸媽抗議過,他們不要再陪客人的小孩玩了,爸媽上周明明也答應他們了,但是今天卻又命令他們要待在屋子裡乖乖的等客人來,一點都不守信用!

  而且外面天空那麼藍、陽光那麼溫暖,已經為了颱風而在家裡悶了三天的他們,卻不能出門找朋友到公園玩蚯蚓、捉蟋蟀、打水仗,就已經很對不起自己了,怎麼可能還有心情陪小女孩玩呢?

  他們三個人愈想愈嘔,心情也愈來愈差,並且一致認為這全都是今天的客人害的,所以三個小男孩全都不喜歡今天的「客人」及「客人的小孩」。

  其中年紀最大的男孩,鬼頭鬼腦地湊到雙胞胎弟弟的耳畔說:「我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了。」悶了那麼多天,他也該找個樂子來玩玩啦!物件當然就是那個倒楣的小女孩,不過看在她年紀還小的分上,他絕對會手下留情的。

  另外兩個小男孩好奇地望向他。「什麼遊戲?」

  「整人遊戲。」白淨的大男孩微笑道。



  第一章

  下午一點,御家的貴客上門了。

  御家的三位小少爺早就穿戴整齊地端坐在沙發上,完全看不出他們剛才還在花園裡玩泥巴。不一會兒,風品毅和妻子便帶著他們的寶貝女兒風恣意來到御家,在大人們寒暄過後,四個小朋友也被互相介紹著。

  御父笑著開口。「這三位大哥哥是我的兒子,分別是御風行、御南轅和御北轍;而這位則是風叔叔的獨生女,風恣意。」

  「你好呀!」三個小男生笑得很和藹,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三位哥哥,你們好。」風恣意露出嬌俏又甜美的微笑,偷偷打量著他們三個人。

  哇!大哥哥們長得好好看喲!而且其中有兩位大哥哥還長得-模一樣耶!嗯,大哥哥們長大後應該也會跟御叔叔一樣帥吧!?

  御風行主動向父親要求,表示要帶風恣意到院子去逛逛,大人們一聽當然是爽快地點頭答應,在交代他們要小心照顧風恣意後,就讓他們去玩了。

  四個小孩出門後,御南轅露出善良的笑容說:「風妹妹,你今天穿得很漂亮哦!」

  風恣意小手小心地輕撫著裙子道:「是呀!這是我媽咪特地幫我買的新衣服耶!」今天媽咪一早就興沖沖地把她扮成小公主,還讓她穿上有蕾絲邊的新衣裳喔!她最愛這種衣服了,所以今天她要乖乖的當個小淑女,免得不小心把衣服弄縐、弄髒了。

  三個小男孩同時附和地點頭。

  御北轍盯著她的新衣服直瞧。「原來是新衣服呀!很好看。」他得多看幾眼,否則等-下就看不到這件新衣服了。

  「謝謝。」被人稱讚的風恣意,開心地露出甜美的笑容。

  「風妹妹,你要不要去看院子裡的花圃,那裡有很多漂亮的花喔!」御風行難得笑得如此愉快,就像大野狼要拐小紅帽時的表情。

  「好呀!」風恣意偷瞥著俊朗的大哥哥開心點頭。

  他們花了十分鐘看了一堆不知叫什麼碗糕的花朵後,三個小男孩開始覺得無聊,也沒什麼耐心繼續在這裡耗下去。御北轍的眼睛骨碌碌地打轉,突然開口說:「對了!風妹妹,我們家院子裡有一個很漂亮的蕩鞦韆,你想不想去玩呀?」

  「鞦韆?嗯,我要玩。」風恣意一聽到鞦韆立刻雙眼一亮。

  「那我們一起去玩吧!」三個小男孩的眼睛比她更亮,全都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

  他們才-來到蕩鞦韆前,風恣意立刻興奮地大叫:「哇!好漂亮喲!」白色的鞦韆耶!她從沒看過這麼好看的鞦韆,小手忍不住好奇地摸著鞦韆。

  「來,你坐上去,我們在你的後頭幫你推。」御風行微笑的建議。蕩鞦韆就是要愈蕩愈高才會愈好玩刺激。

  「謝謝大哥哥。」她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等著御風行他們的服務。

  當鞦韆擺動的高度漸漸上升時,風恣意的笑聲也愈來愈開心。「哇!好高喲!」

  御南轅在一旁問:「風妹妹,速度會不會太快了?」

  「不會呀!」風恣意的身子隨著鞦韆忽高忽低,心情是愉快得不得了。

  御北轍輕皺著眉。「你……不怕高嗎?」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怕高嗎?他不解地看著已快蕩到最高點的鞦韆。

  「不怕呀!好好玩喲!」她坐在鞦韆上甜甜地回頭,臉上的笑容看不出有絲毫的逞強。要不是現在有人在,她早就站在鞦韆上,而不是像個小淑女般乖乖坐在上頭。

  「噢!」三個小男孩互瞥一眼。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他們沒想到看起來秀氣甜美的小女孩,竟然膽子不小呢!原本他們是想先把她嚇哭的說。失敗,換一招。

  御北轍趁她玩得愉快的時候,和御南轅找藉口先溜走,而御風行則是等風恣意玩夠了,他才停下手。

  當風恣意頂著紅撲撲的臉蛋兒下來時,不禁好奇地問著御風行。「咦?另外兩位大哥哥還沒回來嗎?」他們不是去廁所一下嗎?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御風行不太清楚地聳聳肩。「大概跑去別的地方玩了。乾脆我們一起去找他們好嗎?」

  「好呀!」

  兩人邊走邊聊,御風行隨口問著無關痛癢的問題,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

  風恣意很認真的回答他,眼角餘光卻不經意地瞥見二樓閃過的人影,她趕緊拉著御風行的手,仰頭指著樓上。「我剛才好像看到樓上有人,可能是北轍哥哥他們耶!」

  御風行小心翼翼地掙脫她的手,才望向樓上。「是嗎?我沒看到,不然……你站在這裡不要動,我上去看看情況好了。」

  「噢!」風恣意點點頭再看向上頭時,才想起這裡不是她家,她一個人留在屋外會迷路的,她立刻改變主意,轉身朝正急忙走開的御風行喊道:「大哥哥,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了。」

  「不用!」御風行本能地拒絕,他的目光再次瞟向樓上,隨即跳離原地;同時,嘩啦嘩啦的聲響從天而降,一堆奇怪的東西不偏不倚地掉到風恣意的周圍。

  風恣意背對著建築物,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就看見-堆黑影掉在她眼前:當她低頭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掉下時,突然放聲尖叫。「蚯蚓跑到我衣服裡了啦!」她還不忘東跳西跳,企圖甩掉那些掉在她新衣服上蠕動的蚯蚓們。

  站在二樓暗處的雙胞胎看到她像跳豆般跳呀跳的,樂得哈哈大笑;而站在一旁的御風行,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雖然她沒有像別的女孩一樣嚎啕大哭,但她的動作真的好好笑喲!

  風恣意邊努力拍落衣服上的蚯蚓,小臉邊氣呼呼地瞪著笑聲的來源,發現御風行和二樓窗邊的那對雙胞胎笑得樂不可支,她的小腦袋才頓時想通。

  「你們是故意的!」風恣意惱火地尖叫,眼眶泛起紅霧。原以為他們是真心對她好的,沒想到他們的心腸好壞,竟然設計欺負她!她好難過喲!

  「你終於發現了。」御北轍嘻皮笑臉的從二樓窗戶探出頭。

  「你們好過分!」她邊罵著他們,邊騰出手抓出快掉入她衣領的-條蚯蚓。

  御南轅朝她扮了個鬼臉。「誰教你害我們今天不能出去玩,只能留在家裡陪你玩。」

  離風恣意最近的御風行慵懶地說:「對!我們可是費盡心思,依照爸媽的意思『好好的照顧』你呢!」嘖!她明明看起來就快哭了,但淚水怎麼一直沒掉下來呢?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欺騙我,還把我的新衣服弄髒了?」風恣意終於拍掉她身上的一群蚯蚓,水眸不捨地看著衣服上的黑漬--泥巴。

  「怎樣?想去告狀嗎?去呀!有大哥在,我們才不怕呢!」御北轍無所謂的聳肩。

  御南轅介面。「沒錯!他們問起我們的話,我們會說只不過是跟你開個小玩笑而已,誰知道你會自己跌倒,還不小心把新衣服弄髒了呢!」先提議整人的是大哥,他們兩個只負責提供點子而已,萬一真的出事了,大哥會罩他們的。

  風恣意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她沒想到他們竟然早就想好了理由,而且還把錯都推到她身上,真是有夠小人!

  她忿忿不平地瞪著樓上的兩人,要不是那對雙胞胎距離她太遠,她一定會狠狠地踢他們幾腳……對了,還有一個罪魁禍首站在她附近。

  她偷偷瞥了御風行一眼,他也發現到她的目光,微笑地說:「我們歡迎你的見面禮還喜歡嗎?」雙胞胎在樓上聽到大哥的話,不禁再次竊笑。

  風恣意盯著衣服上沾染的泥巴,還聞到了一股惡臭味,這的確是一份很大的見面禮。她微微一笑,緩緩地走向他。「如果我以相同的方式回報你們,你說你們會喜歡嗎?」他們以為她很好欺負嗎?哼!她從來就不是被欺負了會悶不吭聲的人,走著瞧!

  御風行仍是一派悠閒的微笑。「很可惜,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他看著她逐漸逼近自己,卻一點都不緊張,完全不把她當成威脅,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

  她站到他面前,笑得更甜了。「基於禮貌,我也應該要回禮一下才對。」話才剛講完,她的小手立即一揚,一個巴掌用力且快速地揮在御風行錯愕的臉上。

  風恣意隨即冷哼一聲,丟下一句「活該」後,便像個驕傲的公主,下巴揚得高高地往大宅裡走去……

  

  二十二年後 風集團

  「哇!大美人打道回府了。」

  從那名漂亮的女人走進公司大門後,一直到她進入電梯,一票男人愛慕的目光全都鎖定在她身上。

  大美人難得回來台灣待個三五天,若不把握機會多看幾眼,下次可能就得等隔年了。女人就該像她一樣,聰明、才智及美貌兼備,讓男人們流了一缸的口水。

  唉!可惜美女總是遙不可及,像他們公司這位漂亮到吸引東西方帥哥爭相討好的東方美人,不巧正是他們公司的總經理。

  如果她只是個小小助理或是課長、主任什麼的,大家或許還有一丁點的希望,但她偏偏是他們公司的頭頭,讓一海票的男人壯志未酬身先死,自動打消念頭了。還有勇氣追求美人的人,只剩下名門世家及政商名流後代的一票貴公子們;不過,後者可沒比他們多佔到什麼甜頭,一樣全軍覆沒,真是大快人心呀!

  哈哈大笑之後,他們卻愈笑愈苦澀,最後轉?乾笑。唉!雖然老嘲笑那票眼睛長在頭頂上的有錢少爺追不到總經理,但他們似乎也佔不到什麼便宜,甚至還比人家更慘;至少人家還有錢有勢,而他們這票王老五卻是沒錢沒勢又沒膽追。

  唉!她實在太高不可攀了!

  一群娘子軍不屑地暗忖:這群癩蝦蟆,竟然肖想吃天鵝肉!?誰不知道總經理可是道地的千金小姐呢!憑他們這些小小業務、小小工程師,哪裡撈得到邊?

  沒一會兒,一名優雅斯文的翩翩男子踏入公司大門,俊美的面孔掛著淡然的微笑,立刻迷死了全部的女性同胞,贏得了她們的目光和芳心。

  呵呵!鍍了金的超級白馬王子終於打道回府了!

  白馬王子走向電梯門,從容不迫地踏入電梯,隨著電梯門的關閉,阻斷了一票傾慕者的目光。

  一群女人頓時比中了頭彩還要興奮地呼嚷著。「哇~~名列集團『最佳黃金單身漢』頭銜N年的頭號白馬王子總算回來了!今天就算是討厭鬼上司叫我加班我都心甘情願。」好幸運唷!能在下班前看到大帥哥,真是賺到了!

  「這麼英俊的美男子,真是令人百看不厭。」頭號帥哥果然名不虛傳。

  每年「風集團」總公司私底下固定會舉辦員工票選,集合了全球所有分公司的一級帥哥美女,不分國籍的選出年度「十大最佳黃金單身漢」及「十大美女」。這次台灣總公司不但一舉拿下一半的名額,而且兩位頭頭--風品浚和風恣意更是同列榜首,正好證明台灣出產帥哥美女。

  「是呀!風董事長還是一樣帥,每次現身都是西裝筆挺,看起來就跟走秀的模特兒-樣帥氣迷人。」能把白色西裝穿得像他-樣英挺好看的男人,還真是屈指可數呀!

  「沒錯!」所有女人用力地點頭,就連結了婚的女同事也對董事長的男色垂涎不已。「風集團」以「盛?」帥哥美女聞名,看帥哥和美女也順理成章的變成了職員的「額外福利」。

  另-邊的男人幫則冷冷地嘲諷著。「哼!-群見色眼開的女人!」

  她們那群娘子軍老說他們是癩蝦蟆想吃天鵝肉,那她們呢?老對總經理身旁的?家帥哥流口水,上自董事長,下至秘書,她們全都「哈」得不得了,根本是龜笑?無尾!

  娘子軍們的美眸,好不容易從「心心相印」狀回復成正常的黑瞳時,正巧聽到有人在背後「光明正大」的罵她們,立刻氣得瞇成危險意味十足的細眸。「喂!你們在說誰見色眼開?講清楚!」

  男人振振有辭地指著她們的鼻頭,-個也沒漏掉的數落。「就是你們!瞧,才一個男人而已,就把你們迷得昏頭轉向,丟不丟人!?」最嚴重的是她們還同時侮辱了他們男人幫的?面,簡直讓他們這些男人快混不下去了!

  娘子軍中立刻有人跳出來反駁。「人家風董事長擁有哈佛碩上的學歷,要家世有家世、要背景也有背景,長相又超優,哪是你們這群烏鴉比得上的?再說,你們還不是哈風總經理很久?」五十步笑百步。

  「你們……」怎麼可以讓那票囂張的娘子軍得意洋洋?說什麼也要反駁一下,來維持男人的尊嚴。「臭女人!男人的能力可不是只憑長相來決定,懂嗎?不要老是只會對著帥哥流口水,真是丟盡女人的臉了!」

  「你們說什麼!」

  當公司的男女兩派人馬在樓下幾乎吵翻天時,總經理大人早已安穩地坐在舒適的沙發椅上休息,而她的專任秘書趙燕,立即奉上一杯香醇的黑咖啡。

  風恣意巧笑倩兮地接過,輕啜了一口,讓濃郁的咖啡氣息留在鼻間。「嗯,謝謝,我的精神好多了。」在外頭談了一下午的公事,的確讓她快累癱了,回來的路上差點沒睡著;托這咖啡的福,幫她趕走了不少的瞌睡蟲。

  趙燕淡淡一笑,然後開始向上司報告一些重要事務。

  風恣意表情一派悠閒,邊享受著咖啡,邊聽著得力助手的報告,直到趙燕報告完畢,她才慵懶地開口。「對了,風董回來了嗎?」

  「在你進門不久後就回來了,他還交代等你休息夠了再去找他。」

  「那好,我也正好有事找他。」她嬌媚-笑,順手拿起文件夾,轉身上樓。

  

  「浚,你找我?」風恣意小手在門上敲了兩下,隨即自行推開董事長室的大門,嬌柔的聲音也同時傳入。

  風品浚?眼對上一張絕美又出色的美麗容?,溫雅的面容淡淡一笑。「恣意,你來了。」

  風恣意充滿自信地綻開笑容,揚揚手上的文件,把它放在他的辦公桌上。「浚,我拿到『英傑』下一季的合約了。」

  「做得好!」風品浚滿意地揚起唇瓣。

  她半傾著身,聰慧的明眸瞅著他瞧,嗓音極委屈地抱怨著。「浚,你好沒誠意,三個字就打發掉我這陣子挑燈夜戰的辛苦,頓時讓我覺得好沒成就感喔!」

  斯文的風品浚頓時笑道:「噢!對不起,是我疏忽了。親愛的侄女,為了報答你夜以繼日、不辭辛勞的?公司爭取到下一季的業績,你想要什麼禮物就儘管跟我開口說,這樣子好不好?」適時的籠絡下屬,是上司的責任。

  「浚,我最愛你了。」風恣意開心地投入他的懷中、用力地親了他的面頰,眼睛同時骨碌碌地打轉,腦海中已經開始盤算著自己要的獎賞了。

  「我也是。」一向和旁人保持距離的風品浚,則是寵溺地望著風恣意。

  風品浚和風恣意兩人雖是叔侄關係,但是年齡卻只相差五歲,加上兩人從小就像兄妹般一起長大,感情自然極好;所以當風恣意的雙親在一場車禍喪命後,風品浚便義不容辭的收養風恣意,並且一肩扛起管理「風集團」的重責大任。

  「唉!你如果不是我的親人,那就好了。」風恣意的美眸看著他俊朗的五官,忍不住微微歎息。自從她有記憶以來,風品浚就是那麼的玉樹臨風、彬彬有禮,舉手投足間有掩不住的高貴氣質,尤其他留了長髮後,更是俊美迷人,要不是她是浚的親侄女,她也會心動的。

  能夠擁有一個像浚這麼養眼又溫柔的老公,一直是她的夢想呢!

  「怎為了?難不成你討厭我了?」風品浚黑瞳困惑地看著他唯一的侄女風恣意,不明白她怎麼突然多愁善感了起來。

  「不是那樣的。你的好,我一直是知道的,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人家只是不想把你讓給其他的女人而已。」風恣意像宣誓般地用力抱住他,一點都不想把體貼又俊逸的浚讓給別的狐狸精。

  風品浚忍俊不禁地笑出聲。他,風品浚是風爸老來得子的?兒,長久以來都是長他十多歲的兄長風品毅在照顧他,風品毅這個哥哥甚至比風爸更像個父親,所以當風品毅的妻子生下風恣意後,風品浚根本就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般寵溺著,因此兩人一直沒有輩分上的隔閡。

  「我現在還沒打算娶妻。」他事先聲明。婚姻對他而言還太早,他並不打算在三十五歲前結婚。

  我希望你一輩子都不要結。她牢牢地抱著他,她知道自己這個願望很過分,但她就是想獨佔他一輩子。「我知道。」她又歎了一口氣,雖然明知他妻子的空缺是沒她的分,但她還是不希望被旁人佔去。

  如果她可以遇到像浚一樣好、一樣體貼的男人,她也就不會那麼煩惱了,或許……她會學著放手,而不是老膩在浚的身旁。

  「倒是你,是該考慮結婚了。」風品浚揉著她的發低喃。

  風恣意的身子立刻僵硬起來,她坐直身體瞪著他。「浚,你要我嫁人?」

  浚是哪根筋不對勁,竟然關心起她的婚事?她不是三十六歲,而是二十六歲耶!他擔心的未免太早了吧!?

  「對!你的確應該認真的找個物件了。」風品浚清澈的眼睛直視著她。

  「合不來,我也沒有辦法。」她無奈地攤著手。

  「我可不希望你因為我的關係而不結婚,那樣的話,我可是會自責的。」風品浚當然知道上流社會謠傳著什麼八卦,像風恣意因為有「戀叔情結」,才對其他男人沒興趣;再不就是說他有「戀童癖」,才會不近女色……

  「才不關浚的事呢!你別聽他們胡說。」風恣意美眸立即瞠大,憤慨地斥責道:「那些接近我的男人,不是看上我的長相,就是看到娶了我之後可以得到的資?,我要是會嫁給他們才怪!」不錯!她講得一點都不心虛,而且還很理直氣壯,她愈來愈佩服自己的演戲細胞了。

  「唉,辛苦你了!」風品浚愛憐地說道。

  他侄女的美貌的確沒話說,完全承襲了風家俊男美女的血統,當然漂亮;再加上風恣意本身擁有「風集團」近一半的股權,所以娶到她的人,幾乎就可以掌握「風集團」,難怪她會成了被旁人覬覦的物件。

  她可憐兮兮地瞅著他。「對呀!人家真的很辛苦耶!要從一堆釋迦中,挑出不爛的,很困難呢!」釋迦本來就很容易變爛,要從中選到不爛的,還真是個十分艱難的任務。

  風品浚被她的比喻逗笑了。「沒關係,你最愛吃釋迦了,我相信你可以從中挑選到一個不爛又好看的。」以釋迦比喻男人,大概只有他這個寶貝侄女想得到。

  「哈!不好意思,你侄女我只會吃,不會挑水果的。」看來,她極可能會選到一個「爛」男人。

  「你看男人看了二十多年,應該沒問題的;不過,前提是不能比我差。」風品浚的要求不多,只希望她的未來老公不能輸給他,不然他怎麼會放心把侄女交給旁人呢!?

  「差浚很多的有一大票,但若要比浚好的男人實在是少得可憐,看來我還是先去找一間尼姑庵比較快。」她現在就先去打點好關係,等年老時就可以直接去報到。

  「我可沒那麼好。」風品浚輕笑著搖搖頭。在這種人才輩出的時代,他並不是能力最好的人,只不過能夠鞏固住風集團的基礎而已,並沒有使風集團呈現大幅度的成長,所以他-直希望能夠把董事長的職位交給-個更有能力的人,倘若那個人是風恣意的另一半,那就再完美不過了。

  「對我來說,你已經是最好的了。」風恣意笑吟吟地說。

  對公司而言,風品浚的性子太過溫和、行事手腕不夠霸氣強勢,這也是股東們-直抱怨的缺點;但對她而言,風品浚已經是最完美的男人,就連股東們認為浚身上的那些「缺點」,都一直是風恣意最欣賞的「優點」。

  從小,她的爸媽就-直很忙碌,兩個人都是工作狂,常常無法陪在她的身旁,是溫柔體貼的風品浚教她讀書寫字、陪她吃飯遊玩;爸媽去世時,更是他二話不說的伸出雙手安慰她受傷的心靈,並且一肩扛起經營公司、照料她生活的責任,讓她衣食無憂,安心的求學。

  她最愛他的溫柔、他的體貼、他的呵護及擔當,因為有-個這麼好的男人出現在她的生命中,她自然要把浚當成範本來挑選另一半;可惜,她遇到的男人沒有一個像浚一樣,不然,就算要她倒追,她都願意。

  風品浚聽了她這句話,感覺自己多年來的辛苦和努力都值得了。大手輕放在她的頭上揉了一下,風恣意則是心滿意足地倚偎在他懷中笑了。

  氣氛很好,他也很感動、很窩心,但是他卻沒忘了自己的目的,微笑地說:「你今天可別想因此而賴掉結婚這件事,倘若大哥大嫂還在人世的話,他們一定也希望能早點看到你有個良好的歸宿。」

  她的笑容頓時僵硬住。

  浚真是殺風景,竟然還記得要逼她結婚!?她還以為他早忘記結婚那檔事了呢!看來,她的話還不夠令他感動到忘了一切……她真該回家面壁思過一下。

  風恣意連忙跟他撒嬌。「浚,人家現在還不想結婚,再過幾年,我-定會心甘情願去結婚的。」她的「幾年」是省略詞,正確的數位應該是兩位元數起跳。呃……倘若她近四十歲的那個時候,還有人「敢」娶她的話,她絕不囉唆,馬上大大方方的出閣啦!

  風品浚的笑容看似溫和無害,聲音輕柔中卻帶有不容反對的堅決。「不准!」

  「浚,打個商量嘛……」她的臉偏向左邊十五點五度角,美眸可憐兮兮地哀求著,只求他放她一馬。

  「不准撒嬌,也不准討價還價。」他這個侄女最愛「殺價」了,所以派她去談合約最好了,對方的條件十成十會被她砍得亂七八糟。

  平日這招都很有效的,今天居然會失敗?他該不會是有別的女人!?

  風恣意的小手顫抖地指向他。「浚,你不愛我了!」她可是浚最親愛的侄女耶!他怎麼可以不買她的帳呢?

  「就是因為我愛你,所以才要你趕緊出閣。乖,我會給你半年的時間慢慢挑。」他輕拍著她的頭,安撫道。

  風恣意杏眼圓瞪。「才半年的時間而已,這還叫慢慢挑!? 這根本就是趕鴨子上架嘛!」

  「不是吧!?我從四年前就開始叫你挑了,但是你似乎沒聽進去,連這次的半年一併算進去的話,我總共給你四年半的時間自己挑丈夫,不過要是超過這個期限的話,我只好親自幫你挑丈夫嘍!」風品浚的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真的假的?」浚這次該不會是玩真的吧!?

  「我很認真。」風品浚的黑眸是再認真不過了。

  浚平時雖然很好說話,但當他露出此刻的表情時,就表示他已經決定好一切了。

  他這種表情,她只看過三次;第一次是她父母去世的那一天,他決定扶養她時,第二次是他決定接下公司的時候,而今天很不巧正好是第三次……她還真是衰耶!

  風恣意心底掙扎了良久,最後才不甘願地嘟囔著。「只有半年的時間,你要我去哪裡找到理想丈夫啊?」要是找得到的話,她現在早就結婚了。

  「去參加宴會或舞會都成,你高興就好。」他微微-笑。

  「浚,你饒了我吧!人家最討厭那種場合了。」她呻吟地抱怨。

  「但你不覺得那裡是挑選男人的最佳場合嗎?」

  「這麼說也沒錯,但是,我在國外時已經參加過很多次了呀!」結果還不是一樣。

  「恣意,你長年在國外跑來跑去,幾乎各國的男人你都看遍了,卻到現在還一直找不到喜歡的人,我想或許是國外的男人不適合你;所以,在你剛剛進門前,我就已經決定不再讓你在國外東奔西跑,你今年就安分點鎮守在台灣的總公司,國外的方面就全部由我負責打理。」

  打從大哥大嫂去世之後,風恣意便搬來和他住在-起,由於他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跑國外,所以她為了配合他,之後的學業也都是在國外完成的。等到她大學畢業後,就立刻投入風財團的工作,跟著他在海外的各個分公司奔波忙碌。

  「這有差嗎?」她有氣無力地開口,實在不太認同他的看法。她並不覺得台灣的男人會比其他國家的男人好,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應該會比日本男人好一點,至少台灣男人沒他們那麼大男人主義。

  「或許。」

  好不負責任的回答喔!她再次伸手按著額頭呻吟。

  「對了,先提醒你一下,你留在台灣可能不會太輕鬆,因為我的工作量會全落在你的身上。所以有場晚宴可能要由你代我出席,幫我去送一份禮,也可以順道去宴會上看看有沒有喜歡的人。」風品浚雙手交握,非常滿意她的認命,自行下了結論。「那,就這麼說定了。」

  誰要跟你說定了!?風恣意拿白眼看著他認真的神情,委屈地撇撇小嘴。

  浚果然被社會這個大染缸給污染了,竟然學會商人那套奸詐招數,還拿來威脅她!?

  嗚……還她以前那個從不會拒絕她,善良又體貼的浚來!

  她不要嫁人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