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言情小說]少給我裝迷糊 作者:慕容雪(已完成)

楔子

嬌俏甜美的楚可人,喜歡上一個人,足足喜歡了四年的時間。

  打從第一次遇見項令辰時,她立即被他的笑容迷眩了,頭一次感覺到小鹿亂撞、臉紅心跳,她知道,她戀愛了。

  從第一眼看到他,她就知道項令辰絕對是她專屬的白馬王子!所以她要快快長大,好變成風情萬種的大美女再去見他,然後把他迷得神魂顛倒。

  她相信四年後自己一定是個大美女!因為她媽咪是個超級大美女,她爹地是超級大帥哥,身為他們唯一的寶貝女兒,肯定會遺傳到雙親的美貌啦!

  可是為什麼四年後,她的身高只長了一咪咪,比以前高了一點五公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為什麼沒有變成風情萬種又妖嬈美麗的大美女?!

  嗚嗚……她好不容易才熬過漫長的四年,她不是應該要變得很妖嬈、很美麗才對嗎?現在她要怎麼讓他第一眼就愛上她?怎麼讓他為她神魂顛倒呢?

  可惡!她苦等了四年的時間不是都白費了嗎?如果她早知道自己四年前跟四年後並沒有什麼差別,她四年前早就收拾包袱直奔他的懷抱了。

  別人拿到大學文憑當天是高興得哭了,而楚可人在畢業的那天卻是哀悼自己四年的期望落空、美夢破碎,痛哭了一整晚。

  那天,她才認清自己的遺傳基因中,只有遺傳到母親一半的美貌而已,幻滅果然是成長的開始,原來美女配帥哥生下的小孩不見得長相超美、超俊。

  比預期少了一半的美貌,他可能不會主動追她,那……她就倒追他好了!

  為了達成嫁給他的美夢,她可以犧牲一點點啦!反正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她應該不會追他追得太辛苦才對。

  她一定會努力讓他愛上她的,然後他的笑容就會只為了她而綻放,接著王子跟公主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啦!

  親愛的白馬王子,我、來、了~~



《第一章》
「早安,我是今天來報到的楚可人,以後請多多指教。」楚可人神採奕奕的站在辦公室大門一鞠躬。

  「真有精神,不錯不錯。」業務部職員紛紛為了她的敬業精神喝採。

  「一日之計在於晨嘛!」楚可人露出甜美笑容道。

  她果然是社會新鮮人,天真得很,要是他們就會說:「今天是周一症候群。」

  「啊!妳就是面試時,只以當總機為目標的超級大怪胎,對不對?」一名男職員聽到她的芳名,立即記起她是上周面試時,讓主考官印象最深刻的面試者。

  「是呀!因為我沒有其他想要應徵的部門了。」楚可人用力點了一下頭。

  應該說是,她要的部門根本不缺人,於是她當機立斷的選了一個最容易被錄取的職位,果然非常順利的被錄取呵!

  「堂堂知名大學畢業生來應徵一個高中畢業就可以勝任的職位,會不會太委屈妳了?」男業務是很喜歡看到漂亮的美眉在辦公區域晃來晃去,不過她會不會太大材小用了?

  「不會呀!反正我沒有工作經驗,從最基礎的做起,也是應該的。新手上路難免笨手笨腳的,以後還請大家多多包涵我這個新手嘍~~」楚可人眼睛骨碌碌的打轉,就算是沒工作經驗,她也知道先打好人際關係比較重要,這樣以後才會混得如魚得水啦!

  「真會接話。」這麼聰明伶俐又漂亮的小美人,一定會在公司刮起一陣旋風。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楚可人這個應屆畢業生兼社會新鮮人,生平第一份工作就是負責攸關公司營運的重責大任──總機小姐。

  可別瞧不起這個小小的總機職位,這還是她打倒了另外十個女人才爭取到的呢!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總機職位還挺搶手的。

  這份工作的內容,主要是負責接電話,再來就是去收收信件啦,做一些小雜事,其他的空檔則都被她解釋成她的「休息時間」。

  總機小姐的工作難不倒聰明的楚可人,因為她桌上有一張全公司人員的分機號碼,只要她的眼睛不要看錯行,基本上都不會出錯。難怪有那麼多人要搶這個職缺,因為薪水實在是太好賺了,只要負責接接電話、跑跑腿,還真是輕松呢!

  「鈴~~」

  楚可人在電話響了三聲內就接了起來,以甜美的聲音說:「誠電您好。」

  對方頓了一下,才開口問:「業務部龔經理的行動電話是幾號?」奇怪,公司總機小姐的聲音有這麼年輕甜美嗎?他並沒有這個印象,大概又換人了吧!

  「我馬上幫你轉龔經理的秘書,請稍等。」楚可人不方便告知外人關於公司內部人員的手機號碼,只好幫他轉給龔經理的秘書去應付。

  「喂!妳等一下……」電話彼端的男人來不及阻止她的舉動,耳邊即傳來一陣輕快的音樂聲,顯然電話已被她按了保留鍵正在轉接中,讓他忍不住大翻白眼。

  他剛才已經打過了,也知道龔原平的秘書不在座位上,所以他才會改打總機跟她要龔原平的行動電話。

  楚可人等了一會兒後,發現三線的燈號仍然閃個不停,八成是龔經理的秘書不在才沒有人接聽,她只好再把電話接起來。「抱歉,讓您久等了。龔經理的秘書不在,您要不要留下你的電話號碼,我會請他們盡快回電給您。」

  很公式化的回答,也是打發外人的意思,男人只好直接報出自己的身分。「我是研發部的項令辰經理,請妳立即把他的手機號碼給我,我有要事找他。」

  「項令辰經理?!」楚可人心跳漏了一拍,稍後才想起他的聲音根本和她記憶中的不像,而且項令辰目前正在休假中,人並不在國內。「先生,說謊是不好的習慣。他們明明告訴我項經理出國休假中,你不要以為我是新來的就可以騙人!再見。」

  楚可人用力挂上電話,才松了一口氣。

  可惡!害她不小心心跳加速、小鹿亂撞,這個臭男人活該被她挂電話伺候啦!

  「喀嚓!」

  項令辰連反駁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人挂電話了。

  這個新來的總機膽子可真大,竟然敢挂他的電話,還罵他是騙子?!他惱怒地再次撥到公司。

  「誠電您好。」

  項令辰確定是這個聲音後,立即破口大罵。「新來的總機小姐,妳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挂我的電話?!人事部是怎麼教的?他們教妳沒事可以亂挂別人的電話嗎?」

  可惡!要不是他忘了帶手機出國,他也不用跟她多費唇舌。誰教他平日依賴手機中的電話簿慣了,根本沒記住任何人的電話號碼,才會落到今天的窘境。

  楚可人沒想到這個人又打了過來,眉心一皺。「人事部教我要有禮貌呀!但是你明明就說謊,我幹麼要有禮貌呢?」

  「我哪有說謊!公司有規定休假中不能打電話回公司找人嗎?」要不是他人還在國外,他絕對會立刻殺去公司找她當面溝通溝通。

  「是沒有,但是你明顯的在說謊耶!聽說項經理和龔經理很熟,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手機號碼?而且項經理的聲音很溫柔、很好聽,哪裏像你這樣兇巴巴的。」楚可人一想到她的白馬王子,心頭就甜滋滋的。

  她永遠記得他的聲音,悅耳又溫柔,臉上總是挂著迷死人的淺笑,才不像這個沒有禮貌又粗魯的臭男人呢!哼!

  「他溫柔……見鬼的!妳不是新來的嗎,怎麼會聽過……他的聲音?」什麼溫柔又好聽,惡心死了!他何時有發出那種肉麻聲音來著?真是莫名其妙。

  「我、我聽說的嘛!」楚可人才不告訴他實話呢!那可是她心中的小秘密。

  他沒耐性地朝她吼:「道聽涂說!妳到底給不給我龔原平的手機號碼?」國際電話很貴的耶!

  「不給就是不給。」哼!不高興來咬我呀!楚可人對著話筒扮鬼臉。

  龔經理的手機號碼怎麼可以亂給一個毫不相幹的外人呢!那樣子被罵的人就換成她了。

  「好,給我報上名來。」項令辰的眼神愈來愈冷冽。

  「報就報怕什麼,我叫莊孝維啦!」楚可人亂扯一通。

  「哼!我記住了。」項令辰冷哼一聲後挂了電話,決定回國後再跟她算帳。

  楚可人耳朵聽到一聲巨響,生氣地拿開話筒,瞪了老半天。

  可惡!這個臭男人竟然那麼用力的挂她電話,也不先通知一聲,害她的左耳好痛喔!

  她不高興的擱回話筒,一邊揉著可憐的左耳一邊姦笑。「哼!了不起喔,記住就記住,以為我怕你喔?反正我又不叫莊孝維。」

  大白癡!她是個女生耶,怎麼可能會叫莊孝維呢?好歹也叫個阿珠或阿花吧?!

  打從她來誠電上班後,才知道項令辰正休假中,害她整整鬱卒了五天;不過一想到下星期一他就回來上班了,她在心裏忍不住偷偷歡呼。

  第一印象很重要的,她下星期一絕對要留給他一個美美的第一印象啦!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服裝OK,很新很挺。

  臉上的粧OK,粉美。

  楚可人今天特地提前上班,一早就窩在化粧間裏照著鏡子檢查,深怕外貌上有一絲絲的小瑕疵,而讓項令辰留下一個壞印象。

  這身衣服是她昨天特地跑去專櫃買的,當然又新又挺,不過也粉貴,花了她一萬五;臉上的彩粧也是昨天請化粧品專櫃小姐給她臨時惡補一下,當然她也繳了不少的學費,花五千大洋敗了不少化粧品。

  一天花了兩萬塊,還是值得啦!至少她今天看起來就是很美、很不一樣。

  在檢查過第十次後,她總算可以放心的步出化粧間。

  今天絕對是她的幸運日,因為她一起床就是個好天氣,一路上又很順利,只要她不要在項令辰面前緊張得結巴,他對她的印象應該不會差到哪裏去才對。

  如果他喜歡的剛好是她這一型的女人,那就更好辦了!她完全不用去勾引他,也不用倒追他,他這條大魚就自動上鉤了。

  只要一想到終於要再次和他見面,她的心跳又不小心加速了。

  她等了四年,就是為了等這一刻呀!她怎麼能不緊張呢?

  項令辰這個名字早已烙印在她的心底,可是這四年來她只能偷偷想著他、偷偷念著他,也不敢探問他的消息,就怕自己會忍不住衝到他面前告白、一看到他目光就舍不得離開他的身上!

  因為太開心也太高興了,她忍不住又恢復本性,蹦蹦跳跳地走回座位。

  下一秒,她猛然想起自己這樣蹦蹦跳跳好像太孩子氣,也太沒氣質了,連忙放慢腳步,像個優雅的小淑女般慢慢走路。

  在她走回座位前,沿途遇到不少公司的同事,每個人都稱讚她今天很漂亮,讓她對自己更是信心滿滿。

  一到了上班時間,她的整顆心就幾乎飛到十樓去了。

  她當初面試時根本沒考慮到不同單位會在不同樓層上班,所以她一直以為只要應徵到總機小姐的工作,就可以常常見到項令辰,沒想到實際上班後她才發現,她上班的地點和業務部一樣位於七樓,可是研發部卻是在十樓上班,害她差點沒吐血。

  真是失算!

  不過在不同樓層上班也沒關係,上星期她已經去各個樓層都打好關係了,不怕不能混到十樓去啦!

  她真的好想去十樓喔!可是現在才剛上班,還不方便離開座位……沒關係,待會兒一定有機會可以混到十樓去找他!

  一想到再過不久就能跟他碰面,楚可人忍不住甜滋滋的笑了。

  「鈴~~」

  工作來了!她不能再胡思亂想,連忙接起電話。「誠電您好,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服務?」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xxsy

  「莊孝維。」

  哪一對爸媽那麼沒創意,取那麼聳的名字?莊孝維念成臺語還真難聽。

  楚可人完全不理會那聲莫名其妙的叫喚,繼續趁著工作的空檔,對著粉餅盒上附的小鏡子檢查臉上的彩粧,她希望自己的臉全天都是水當當、完美無瑕。

  「莊孝維!」

  好吵喔!沒看到她在補粧嗎?沒空啦!

  「砰!」一只大手用力地拍在櫃臺的桌面上。

  「喝!地震了嗎?」楚可人原本是偷偷趴在桌子上補粧,被這聲巨響嚇得跳了起來東張西望。

  「沒有。只是我在叫妳而已。」一名男子對著她說道。

  「沒有就好。不過你叫人就叫人,幹麼那麼兇?」楚可人拍拍胸口,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後,視線停住。

  咦?!大帥哥耶!雖然他的臉色臭了一點,眼神兇惡了一點,但是他那張臉還不錯看耶!不過……怎麼看著看著,她突然覺得他的臉好像有一點點眼熟呢?

  「我叫了妳兩次,妳根本不理我,也不知道在忙什麼?」男人的目光落在腳邊打開的粉餅盒,也就是她剛才丟出來的東西,這下他總算明白她剛才在忙什麼大事了。

  「你……」楚可人本來好像想起了什麼,但是一看到他嘲諷的笑容後,又忘得一乾二凈。

  她本能地探出頭隨著他的視線望去,這一看可不得了,那不是她的粉餅盒嗎?她連忙衝出去拾起自己的粉餅盒,隨手丟在抽屜裏消滅證據。

  楚可人幹笑著轉移話題。「對了,你要找誰?」

  「我找妳。妳不是叫莊孝維?」他明明記得上星期她是這麼說的,除非他得了老人癡呆症,記憶力嚴重衰退才會記錯名字。

  她看起來年紀真小,大概才剛高中畢業吧?

  「誰會叫那麼聳的名字,我的名字是楚可人啦!」她高傲地抬起下巴糾正他。

  項令辰蹙著眉頭道:「不對!我記得妳上星期五明明說妳叫莊孝維,除非這裏還有另一個人叫莊孝維。」不過,莊孝維這個名字還真是難聽。

  「上星期五……啊!我想起來了,你是上次那個很無禮的男人。」楚可人只對一個臭男人報過莊孝維這名字,所以他鐵定就是那個一直跟她要業務部龔經理手機號碼的男子。

  「我無禮?!妳才無禮呢!對著上司亂吼亂叫成何體統?妳立刻叫人事部主任出來,我倒要看看他怎麼給我交代。」項令辰命令道。

  「你是誰呀!要膠帶嗎?我什麼不多,文具用品最多,免費送你幾卷啦!」楚可人還真的從抽屜裏拿出兩卷膠帶放在櫃臺上,卻看到他的臉色更臭了。

  奇怪,她怎麼越看越覺得她好像在哪裏看過他?他的五官拆開來看,還真的很像某個人耶!

  「我是項令辰,研發部的經理。」項令辰報上身分。平日他沒那麼小心眼,但是她上次的態度真的惹毛了他,才讓他今天一回到工作崗位,先處理完緊急事項後,立刻下樓來會會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女生。

  「你、你是項令辰?!」楚可人終於想起眼前的男人像誰了,他的五官分明跟四年前的項令辰沒兩樣!

  天呀!她要昏倒了!瞧瞧她剛才對他講了什麼鬼話。

  「道歉已經來不及了,妳也不用裝哭,我不吃這一套。」項令辰冷冽道。「給我叫人事部主任出來!」

  楚可人一副很想咬舌自盡的模樣。「我……」要她叫人事部主任出來是沒問題,但是她可以先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嗎?

  嗚嗚~~她很想哭,也很想死啦!四年來她一直牢牢記住他的長相,不過這四年當中她都沒有再見過他,也忘了經過四年的時間他會變得更成熟、更穩重,加上他的發型和以前不一樣,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難怪她第一眼沒認出他來。

  她朝思暮想了四年的白馬王子就站在她的眼前,她應該很開心、很快樂才對,但是現在她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而且他臉上的表情好可怕,像是想宰了她耶!

  她一早的努力全都白費了,她期待四年的美夢也破碎了,她要留給他美美的第一印象更是空想而已,因為她很不幸的在上星期五時就已經得罪了他,今天只是讓他對她的印象更惡劣而已,這根本就是雪上加霜嘛!她簡直是欲哭無淚了。

  「發生什麼事了?」業務部裏頭有個男人正好經過門口附近,意外聽到爭吵聲,好奇地走出來看看狀況。

  項令辰一看到那個男人便主動開口說道:「龔原平,你來得正好,這個小女生──」

  「她長得很漂亮、很討人喜歡對不對?要不是她來上班那天你正好休假,不然你早就看到她了。」龔原平以為項令辰要講的是這件事,主動幫他接話。

  在一旁的楚可人差點沒撲上去抱住龔原平。

  我的救命恩人!拜托再幫我美言個八句十句啦!呃,這樣好像還是太少了,再加個五百句好了,好讓項令辰對我的惡劣印象改觀啦!

  項令辰白了好友一眼。「誰在跟你說這個!」他剛才有瞄到她一眼,知道她很年輕,但他並沒有戀童癖,更沒有摧殘國家幼苗的嗜好,對她興趣缺缺。

  「你不這麼覺得嗎?但這可是全體男性職員一致公認的耶!而且她今天打扮得超美的,很像個小淑女喔!」龔原平目光落在她身上,越看越覺得她聰明可人。

  「龔經理,人家本來就是淑女啦!」楚可人嘟起小嘴,忍不住插口糾正他,就怕項令辰聽了他的話,會誤以為她平日不淑女。

  「好啦!妳是小淑女、是小美女總行了吧?」龔原平隨口哄著她。

  「這還差不多。」楚可人這才滿意地笑了。

  「她是你親戚,還是你在哪裏認的妹妹?」項令辰瞪了好友一眼,差一點沒昏倒。

  想不到龔原平竟然在上班時間哄一個小女生?!他該不會有戀童癖吧?那他要跟他絕交。

  「是在這裏認的妹妹吧!」龔原平好笑地揉揉楚可人的頭。

  長得漂亮一點的女孩子就是吃香,楚可人才來公司上班一個星期,除了總經理以上的頭頭沒被她的笑容收買外,全公司上上下下全把她當小妹妹般呵寵著,就連他也不例外。

  楚可人對龔原平扮個鬼臉,連忙把他的大手從她頭頂拉下來,免得他弄亂了她柔順又整齊的頭發。她又是摸摸頭,又是撫撫衣服,然後才一臉甜笑面對項令辰,不過他仍然是一張臭臉。

  嗚嗚,沒有第一印象,勉強用第二印象也行啦!只要能挽回一點點的形象,她都會努力不懈。

  龔原平這時候才想起了剛剛要問的事情。「對了,你們剛才在吵什麼?」

  楚可人的臉立即垮了下來。「其實我們也沒有在爭吵啦,只不過是我們兩人有一點點小小的誤會。」她回答這句話時,根本不敢看項令辰可怕的眼神。

  「小小的誤會?!」項令辰挑高了眉反問。

  「呃,這個嘛……」楚可人嘟起小嘴,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這下子可好了,用她甜美的笑容好像沒辦法打混過去,項令辰似乎不吃這一套耶!哎呀!不好玩。

  「好啦!令辰,雖然我不知道她是怎麼得罪了你,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這次就別為難她了,她只是個新手,難免會出一點點小差錯嘛!」龔原平看到楚可人那副小可憐的模樣,立刻出面幫她打圓場,順便把項令辰帶向電梯處,準備送人。

  項令辰完全沒有發現好友的動機,腳步自然地跟他往電梯走去。「你喔,看到美眉就有異性沒人性。」

  「還好還好。」龔原平按下電梯往上的按鈕,只想把他送走,免得他那副兇神惡煞的表情把剛上班沒多久的楚可人嚇得遞辭呈,到時候想要再找到一個像她那麼漂亮又可人的總機可就難了。

  「真受不了你!」擺明了就是好色,真可恥!項令辰不屑的冷笑,完全忘了自己以前也曾經如此。

  「謝謝,承讓了。」他煞有其事的拱手。

  電梯來了,你快走吧!不送。

  「我又不是在稱讚你。」項令辰見電梯門開了,理所當然地走了進去,直覺地按下十樓的按鈕,準備回自己的辦公室。

  「反正你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我會直接把它當成讚美。」龔原平揮手和他告別。

  項令辰大翻白眼,懶得理他。

  龔原平在電梯關起前順便問他。「對了,中午有沒有空,一塊吃個飯?」

  「OK。」項令辰點頭同意。

  「那中午見了。」龔原平愉快地把人送走後,回頭看到楚可人一臉陰霾,挑著眉關心問道:「咦?妳怎麼了?」

  「沒事沒事。」她是沒事的相反啦!她、死、定、了!

  楚可人依依不舍地目送項令辰離開之後,才想起一件大事──

  她不是要來倒追他的嗎?她不是要留給他最最最完美的第一印象的嗎?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擺臭臉給她看耶!天呀!怎麼會發生這種宇宙超級大的慘事呢?她期待今天整整期待了四年,沒想到他第一眼看到她就討厭她耶!

  天呀!她的運氣怎麼那麼背咧?這跟她期待與計劃已久的美美相遇、美美邂逅完全搭不上邊,那……她要怎麼倒追他啦!

  上個星期她聽不出他的聲音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她認不出他本人就太誇張了!她怎麼會犯這種致命的錯誤呢?

  她可是聰明伶俐又人見人愛的楚可人,在面對項令辰,也就是她今生唯一想嫁的男人時,怎麼可以認不出他來呢?

  就算他的發型變了,就算他的態度變了,她也應該要認出他來才對呀!但是她卻完全忘記夢中的白馬王子經過四年的時間,也是會老……呃,長大的。

  要死了啦!嗚嗚,她不要啦!外星人快快把她綁架去吧!她不要留在這裏面對這麼殘酷的事實啦!

  她要去躲在亞歷安星球、她要移民到外太空去,不論要她去哪裏都好,只要別讓她待在一個叫地球的鬼地方就好啦!

  如果能再重來一次,她絕對是個溫柔大方、漂亮可人的小淑女。

  這次可不可以不算數?能不能再重來一遍?一千萬個拜托啦~~她不貪心,只要倒帶一小部分就好了啦!

  嗚嗚~~她不要跟他有這種惡劣的開始!

  嗚嗚~~她美美的第一印象飛了啦!

  呀!慘叫~~再慘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