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言情小說]壞份子系列之一 絕世男模 作者:慕容雪(已完成)

慕容雪(壞份子之一)絕世男模



文案:
個性單純善良的舒映雪,
今年暑假又被大表姐拐到模特兒經紀公司當助理!
雖然物件是一個外表無懈可擊、俊美無雙的男模,
帥得讓她都忍不住流口水……
但是他也不能這樣一邊賴床、一邊叫她甜心,
還緊抱著她不放啊!?
嗚嗚~~她的豆腐都快被他吃光光了啦!
咦!這個看起來超級古板的女人究竟是誰!?
怎麼會在他的懷裡掙扎不休?
雖然御北轍對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但也忍不住對她那過時的打扮感到頭痛!
甚至讓他很想自掏腰包,把這個女人丟到美容中心好好雕塑一番──


  第一章

  矯健的步伐一走進大廳,看到裡頭架勢十足的女人兵團時,三個長相足以媲美大明星的帥男,立刻知道情況不妙。

  光看這等場面也知道,今天絕對不只是鴻門宴而已,而且還會免費附贈三堂大會審。

  漂亮的紅唇綻出愉快的笑容,戲謔道:「怎麼,三位大少爺想奪門而逃嗎?」

  「既來之則安之。」御風行四兩撥千斤,神色從容地坐在沙發上。

  「那麼說可就太小看我們了!美麗的表妹們。」兩名擁有相似漂亮面孔的男子亦尾隨坐下,俊朗出色的御北轍露出迷人的微笑,不忘先諂媚一下,免得等一下死得太慘--平常沒巴結,臨時抱佛腳不知行不行?

  如果是在其他場合,御家雙胞胎的招牌笑容絕對可以迷死一大票女性同胞,令她們臨陣倒戈、出賣親朋好友,但在這兩個嬌俏的表妹面前,卻完全失效。

  「你們遲到了!」另一道女聲,似笑非笑地點出他們內心的百般不願。

  哈!雖然「三缺一」,不過,她們本來鎖定的物件,就是眼前這三個平日老愛欺負她們的臭男人,今天不乘機討回個公道,她們絕不輕易罷休呢!

  「用餐時間本來就容易塞車。」御南轅輕鬆回禮。

  這兩個表妹自小就鬼靈精怪又淘氣,不管在哪裡都被為人捧上天,只有他們這票臭表哥不順她們的心,偶爾心血來潮不忘小小欺負一下,讓她們氣得直跳腳。

  今天她們難得逮到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大好時機,當然絕不會忘了在口頭上佔佔便宜,乘機出幾口怨氣,氣氣他們三人。

  「今天是假日。」哼!又不是一般上下班的尖峰時間。

  「表妹們該不會不知道台北是平常一小塞、假日一大塞吧!?」御北轍打哈哈。

  兩聲冷笑表明壓根兒不相信他們的藉口。

  身為御家首席接班人的御風行頭一偏,掠過眼前兩個個子嬌小的女人,口氣極為冷淡地問:「祖奶奶呢?」她們以為仗著有靠山就可以吃定他?表妹們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讓他連動口回話都提不起勁,只想趕快閃人。

  「等你們等不到,早氣得上樓了!」大表妹瞟了悠閒地坐在前方沙發的御風行一眼,涼涼地開口。

  哼!討厭鬼!我就不信,你們等一下還能繼續囂張?她忍不住偷扮個鬼臉。

  「嘖!三位大少爺真是大牌哪!身為晚輩竟然還好意思讓年近七旬的祖奶奶等待,有夠不孝!」小表妹看著御北轍一副嘻皮笑臉的表情,立刻把握機會開始批評。

  「丟臉?!」大表妹精明的目光在他們三人之間來回梭巡,最後落在御南轅身上。

  她們若是想要從他們臉上看見一種叫做「愧疚」的表情,恐怕得等到下下下輩子嘍!

  御南轅看到大哥眼-瞇,便知道他已經沒耐性了,趕緊率先發聲,免得等一下場面變得無法收拾、慘不忍睹。「祖奶奶她……」

  可惜,還是太慢了!

  御風行手指有力地敲著精緻的桌面,黑眸躍上不耐和不悅的傲氣,直接命令道:「廢話少說!還不請人下來!」

  若不是?奶奶親自出馬邀請,他才沒耐性來這裡跟她們周旋。

  「大哥……」北轍和南轅兩張一模一樣的臉,有默契地同時撫著額頭呻吟。

  要命!大哥今天就算再不願,也該為他們兄弟留點後路,一開始就那麼「開門見山」的點燃火苗,表妹們可是會捉狂呢!再說他們親愛的小弟又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不見人影,以致沒人可以哄哄這兩個小女孩,這下子可就麻煩大了!

  眼看兩個正值俏麗年華、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小女人,被大哥不可一世的狂妄弄得咬牙切齒,立刻上演起「變臉」的戲碼--小美女一躍變成酷斯拉恐龍,簡直會嚇死人!

  氣死人了!就是他們三人這種不把她們看在眼底的模樣,惹惱了她們!他們簡直是把她們當成小娃娃般欺壓戲弄,完全不把她們當成小美人看待。

  三個可惡的臭男人,驕傲個什麼勁?!人長得帥就可以用鼻孔看人嗎?有錢有勢就可以不層女人嗎?惡質又沒心沒肝的壞份子!

  「御風行!不要以為你還可以繼續囂張下去,你等著看好了!」小手氣得直發顫。

  他邪氣地勾起嘴角挑眉道:「哈!我也想等著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你--」

  「鬧個什麼勁!?連樓上都可以清楚聽見你們的爭執聲!」一道斥責破空而來。

  御老夫人瞇著老眼,在管家的攙扶下,緩緩地步下樓。

  「祖奶奶。」

  御風行兄弟三人同時開口。

  表妹們委屈地撇撇唇,先後迎向老人家。「嗚……祖奶奶,您看這幾個壞心眼表哥,又欺負我們兩個弱女子了啦!」

  「惡人先告狀。」又來了!這兩個被寵壞的小鬼簡直不可理喻!御南轅嘀咕著。

  「好了!知道了。」御老夫人掃視著坐在一旁看戲的三個金孫,也是一副頭痛樣,「好歹人家也是你們的表妹,不但不讓她們一點,還跟她們斤斤計較的,真是不像話!」

  「祖奶奶,您別開玩笑了!一讓步,表妹們可是會踩在我們的頭頂上囂張呢!」御北轍蹺著二郎腿,吊兒郎當的抗議。

  「我們哪有!」無辜的抗議聲。

  她們可是標準的「小淑女」呢!怎麼可能會那麼沒氣質地伸腳踩在他們的頭顱上呢!?最多是偷偷踹他們幾腳兼偷賞他們幾個耳光出氣而已。

  三個大男人同時揚起相似的劍眉,一副懶得跟她們計較的表情。

  一山不容二虎,就是他們兩派人馬的最佳寫照,沒人願意先讓步,才會讓御老夫人的耳膜三不五時就聽到他們的爭吵聲。

  「好了!言歸正傳,我找你們來是有重要的事。」她梭巡了大廳一圈,發現她最寶貝的小金孫沒來。

  唉!齊天八成又是被女人給包圍住了,誰教他是個長得漂亮又可愛的小子呢!算了,反正他還小,今天的話題跟他比較沒關係,以後要見他,有的是機會。

  「祖奶奶,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非得要我們兄弟一起過來不可?」御南轅半偏著頭,很懷疑的看著老人家。

  依據過往的經驗推斷,祖奶奶會趁著雙親出國巡視公司、不在國內的時候,找他們「聊天?舊」,基本上是不會有什麼「好康」的事。

  老人家坐在沙發的主位,雙手擱在膝上,朗聲開口道:「我記得去年你們的老爸告訴我,你們三個會乖乖的自動結婚,所以我才沒有強迫你們去相親。到今天,也剛好滿一年了,不知道,我的孫媳婦們被你們藏在哪個金窩銀窩去啦?」

  喔~~原來如此!三個大男人互相交換眼神,總算知道今天的目的了。

  御北轍一臉苦惱地歎息。「唉!這還真是說來話長。祖奶奶您也知道,去年台灣的經濟嚴重不景氣,股票都快拿來當壁紙貼了,我們只好沒日沒夜的加班挽救崩跌的股價和業績,自然沒有多餘的時間和精力去找女人約會,當然也沒有機會被人拐進禮堂嘍!」才講完,數對白眼同時全丟到他身上。

  小表妹諷刺地說道:「常常蹺班跑去當模特兒的人,居然好意思說自己忙到沒日沒夜的加班,而沒時間找女人?那麼報章雜誌上每天刊登你的那些緋聞和照片,莫非是我眼花了?」

  「對對對!你最好趕快去配老花眼鏡。」御北轍立刻用力點頭。

  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其實有一半的緋聞是他的另一張臉--御南轅的帳,但為人老把帳全算在他頭上,實在太不公平了。

  事實上她也沒講錯,但他本能的開口「脫罪」,-時倒也忘了自己很少到公司打混摸魚……呃,是認真工作。

  「你暗罵我老?」表哥有沒有長眼睛呀!?她才十八歲耶!連這點都看不出來?

  御北轍搖頭道:「不不不,我是明示。欸,連這種話都聽不出來,你真該去檢查耳朵了。」

  「你又罵我耳背!」小表妹氣得跳腳,只差沒伸出利爪抓花他的俊容。

  「哎呀!幹嘛自暴缺陷呢?你不說我還不知道你有耳背的毛病呢!」他嘻皮笑臉,一副欠扁樣。

  「御北轍--」

  大表妹連忙拉住被激到失去理智的妹妹,小聲地安撫。「他故意挑釁你來轉移話題,好讓他們今晚躲過一劫,你可別上他的當。」

  小表妹怒眸一眨,腦子總算吸收了她的話。「對喔!差一點就被他氣到忘了今天找他們回來的目的。」

  小頭顱猛點頭。「對對對,今天就別和他們一般見識了。」淑女報仇,三年不晚。

  看著他們那副欠扁的模樣,小表妹一連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壓下胸口中的怒火。

  忍住!她倒要看看,接下來他們要用什麼理由推托!她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們問:「三位御家少爺,請問我那些未來表嫂們的人影呢?」

  御北轍看著另兩個親兄弟在一旁裝死,根本就懶得回話,便隨口接話道:「要人影?簡單!去太陽底下隨便照照就有-堆,要多少就有多少,這不就行了?」笨丫頭!還拿這種沒營養的問題來問他,讓他回答的很勉強呢!

  「你你你--」

  御老夫人微擰起眉打斷話題,免得火藥味太重。「你們幾個的聰明我知道。明眼人不說瞎話,你們三個人都老大不小了,還不快快給我娶個孫媳婦回來!?」

  御風行三兄弟有默契地翻白眼。

  祖奶奶最詐了,和表妹們聯手趁老爸老媽不在時,想對他們施展「人海戰術」,輪番上陣想「陷害」他們跳入結婚的墳墓中!

  他們好不容易才在過年時擺平老媽的孫子經,現在又有祖奶奶的孫媳婦經,真是該死的煩人!今年該不會是他們犯太歲吧!?要不然,大家怎麼那麼有默契,都挑這個時候要他們結婚呢?

  平日他們在御家講話多大聲哪!但一扯到「結婚」這檔子事,身價就立刻從漲停板暴趺成乏人問津的地雷股。唉!看來今天他們只能自求多福了!

  御北轍見兄弟們還是不肯出聲,只得陪笑道:「祖奶奶,結婚可不是辦家家酒,自然得要慢慢來嘛!」

  「什麼事都可以慢慢來,唯獨這事沒得商量!」說什麼這次都不能輕易放過他們。

  「沒事幹嘛結婚?既不能吃又沒啥好處,你們幹嘛逼我們那麼快就跳入婚姻的墳墓中?」那他們不就是自掘墳墓嘍!

  「何必為了一朵花而放棄整座花圃花房?」御南轅懶洋洋的幫腔。

  「這倒是!」御風行的嘴角掛著邪美狂妄的笑意。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天經地義的事,再說御家向來人丁稀少,御家香火自然是不能斷在你們這一代哪!」御老夫人激動地開口。

  「是呀、是呀!祖奶奶說的對。」兩道清脆的聲音在一旁附和著。

  原來祖奶奶真正的目的,是希望他們生幾個曾孫給她玩玩。

  御南轅收斂笑意,神色認真地說:「有句至理名言說的很有道理--長幼有序,不管怎麼說我都不該輪第一個才對。」他上有大哥頂著,下有兩個弟弟當墊背,不應是他當頭一個倒楣鬼吧!

  「君子有成人之美--我自動讓位。」御風行表情冷竣地早御北轍一步丟下話,他「心胸寬大」的讓賢,皮球也順便丟出,沒興趣當冤大頭。

  沒血沒淚的兩個哥哥,竟然聯合起來欺負他?該死的御齊天又沒能幫他,他勢單力薄?。

  「呃……我缺乏人生歷練又不夠精明,深怕被外頭的豺狼虎豹給生吞活剝,況且我向來很懂得『敬老尊賢』,小弟我承受不起且受之有愧。」要找請找那兩個年紀比他大又精明能幹的哥哥吧!

  兩位哥哥的利眸同時掃向他,一談起婚事,可是得親兄弟明算帳哪!

  真是要命!他們三個還是對結婚沒半點興趣,教她要等到何時才有曾孫可抱?

  御老夫人頭疼地按著眉角,不耐地揮手。「停止!我不管你們兄弟哪個要先結,總之,想辦法統統給我結婚去!」人人有份,別想跑。

  三對黑眸同時染上戲謔之色,微笑的三人炮口一致對外。「不要!」

  「你們敢不聽我的話!?」

  三人同時聳肩,既不否認也沒承認。

  名門世家的御家,世世代代都是一脈單傳,就算難得有奇?出現,第二胎絕對養不活;人丁單薄一直是御家人的遺憾,甚至還曾經有御家遭受詛咒的流言傳出。

  當年御夫人順利的?下御風行後,御老夫人已感欣慰,不敢再有任何的奢望。沒想到,隔年御夫人又傳喜訊,從懷孕開始,御老夫人就小心翼翼地把媳婦當成「活菩薩」般捧在手心,隨時供應最上等的補品美食。

  御夫人懷胎十月後,平安的?下一對健康又漂亮的雙胞胎,御家百年來的迷咒終於被打破了,而且這三個金孫都是男丁,御老夫人簡直狂喜至極,更把媳婦疼入骨底。

  沒想到隔兩年,又蹦出一個小孫子,標準的御家體質--甫出生就體弱多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科技比較發達的關係,同樣又刷新御家的金氏紀錄,讓為人擔心十幾年的御齊天,至今身子已和正常人無異,還擁有一張堪稱漂亮清秀的中性面孔。

  當然頂著金孫光環的四個人,全是御老夫人眼中的珍寶,他們打小要什麼就有什麼!

  御北轍暗笑,就他記憶所及,祖奶奶「順從」他們的機率接近百分之百,誰教他們是她的寶貝金孫呢!呵,這可比免死金牌還好用呢!

  御老夫人這時才知道自己把他們三人寵到什麼地步,不過,她什麼事都可以順著他們,唯有結婚這件事免談!

  她耐著性子冷靜地思索著,打算先套出他們理想中妻子的典型,未來才好替他們鋪路找人選。「好吧!婚事暫時不談……」

  「祖奶奶!這怎麼成!?」兩個小女人連忙抗議。

  那樣未免太輕鬆就放過他們了!?至少也該訂下時間限制要他們結婚,若是能逼他們去相親,那就更完美不過,八成可以讓他們氣得跳腳狂吼。

  御南轅無視於表妹們的聒噪,逕自淡淡介面。「甭麻煩了,擱著還不如免了算了!」

  「好主意!」御北轍爽快地鼓掌附和。

  「少得寸進尺!」御老夫人老眼一瞪,不容他們反駁。

  「沒錯,你們太囂張了!」小女人們纖手一指,異口同聲地批判。

  老奶奶見為人沒有聲音,才又緩緩開口。「說說你們的娶妻條件,要怎麼樣你們才肯結婚?」

  「沒有。」因為不可能結婚,自然也沒有任何條件可言。

  「沒有也要給我用力地想出來!沒有回答的人不准踏出御家大門。」

  那……祖奶奶的意思是說只要他們一天不說,他們就必須留在這裡跟她們繼續大眼瞪小眼?不好吧!?眼睛會脫窗耶!

  三個男人頓時沉下臉,首次面對這個極不重要的問題。

  御北轍率先輕鬆笑道:「如果有個臉蛋漂亮、身材又優的完美女人,能夠讓我心動的話,我會考慮一下。」他看過成千上萬的美女,至今卻還不想結婚,結果可想而知--不可能。

  御南轅想了良久才開口。「除非……我一時想不開吧!」結婚需要一股衝動,不然他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他心甘情願跳入婚姻這座墳場中。

  「我的條件就是看誰能把我綁進禮堂。」御風行狂傲地冷笑,完全不把這件事看在眼底。要他結婚,祖奶奶可得慢慢慢慢……的等吧!希望不會是下輩子呵!

  御老夫人看他們得意又自負的微笑,擺明了不可能會有那麼一天的;雖然她教孫子有點失敗,但他們的性子和長相可都像極了御家的男人,而御家男人還有另一個共通的特色……

  老夫人很有把握地笑道:「你們可能不知道御家自古就有一項迷咒--御家的男人絕對都會心甘情願的結婚,而且不會離婚。」這是另一個不解的迷咒呵!

  「不可能!」御風行劍眉皺得死緊,-臉的不相信。

  老夫人老神在在地微笑。「做人別太鐵齒,世事難料哪!」不久之後,她就等著看他們娶媳婦兒了!

  「我才不信那一套!」御南轅嘲諷地冷笑道。

  「我也是!」御北轍立刻用力點頭同意。

  「我們走著瞧!」御老夫人打定主意,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看到他們乖乖地步入禮堂。

  三個男人則同時挑眉,擺明不相信這種沒憑沒據的迷咒。

  做人要有志氣,既然他們都打破了世代單傳的迷咒,再打破第二項迷咒,似乎也不是太困難的事。

  「好,那就走著瞧吧!」逃過一劫的三人丟下話,立刻各自閃人。

  一踏出大門,結婚一事立刻被三人遠遠拋在腦後。

  結婚!?一點都不重要的事,誰管它呀!

  

  舒映雪-下了課回到家後,便開始在房內批閱考卷。

  看到一張考卷上頭的答案少得可憐,倒是空白處的「插圖」精彩得很,有個三頭身的娃娃哀求著她放水,還不忘奉上一些諂媚詞句巴結老師手下留情。

  巴結她,她是可以視若無睹,但是有一件事她絕對必須提醒他,以免誤人子弟。

  紅筆在「十分」的成績下方落款--

  諂媚不予追究,但錯字連篇,請回家檢討一番;圈起來部分,請翻閱成語字典,更正後繳交過來。

  她輕捶著肩,吐一口氣。「吁,終於改完了。」才說完,她臥房的電話便響了起來,順手接過,輕快地應道:「喂?」

  「親親表妹……」

  舒映雪光聽到討好又甜美的聲音時,頓時感到情況不妙、頭皮發麻。「呃……表姊,你找我有事呀?」女強人兼工作狂的大表姊是標準的無事不登三寶殿,她會主動打電話來,十成十不會有好差事,讓她很想裝死不承認自己就是舒映雪。

  衛巧芸故意裝出哀怨的語氣。「這鐵定是你表姊我今生最後一次拜託你幫忙!」

  「表姊~~你可不可以別老是傚法蘇武,沒事就愛亂放羊。」表姊所說的話千萬不可以相信!這可以從上一次、上上一次及許多上上……次得到印證;同理可證,這次也絕對不會是實話。

  「這次絕對是真的!你一定要幫我,我快死了啦!」彼端哀嚎不斷,使出苦肉計。

  舒映雪揉著眉角,微歎一口氣,才問:「幹嘛講得那麼嚴重!?公司快倒了?還是模特兒跑光了?」

  「呸呸呸!我財運正旺,別觸我楣頭!去年經紀界一片傷亡慘重,我的公司是碩果僅存的經紀公司,目前正是欣欣向榮,以創造台灣經濟奇跡為最高目標,絕不可能陣亡!」衛巧芸頓時精神抖擻地大聲說道。

  舒映雪忍不住反駁。「我講公司倒觸楣頭,你的快死了,不就更嚴重?」

  「哎呀!別跟我這個粗人計較那麼多了,我是文學造詣不及格的那一種,怎麼能跟你比?」怎麼比都輸,誰教她平日數錢數到沒空讀書嘛!

  「OK!有事請講,沒事我可要去覓食了。」她還沒有吃飯呢!這是事實也是藉口。

  「有事有事!」衛巧芸用力點頭急忙喊道。「我最美麗的親親好表妹,你再過幾天就放暑假了吧!?」

  好諂媚,嚇得她雞皮疙瘩掉滿地。「呃……是……呀!」舒映雪吞吞吐吐道。

  嗯,好熟悉的對話,像極了兩年前表姊誘騙她入公司的對白;表姊她……該不會又要她委屈降格成女傭小妹吧!?

  「你沒打算要出國吧!」衛巧芸小聲探問。

  「當然是……」要啊!每個老師最期待的不就是寒暑假的黃金假期嗎?

  等不及舒映雪說完,她逕自打斷。「我們不愧是感情最好的表姊妹,心有靈犀一點通,你知道我缺人手所以不出國,這真是太好了!我好感動喔!」

  她何時說不出國來著?「抱歉!暑假我早已經決定要去……」國外兩字還來不及說出口,又被急性子的表姊中途攔截封殺。

  「你要來我們公司?我可是求之不得呢!暑假就是打工日,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萬歲!暑假你是我的人了。」她用力拍手叫好,有人手嘍!啦啦啦……

  她的人?這個說法太弔詭了吧!?再說,她什麼時候跟她說定了?全都是表姊一個人在自導自演嘛!

  「等等!表姊!我知道這麼做很對不起你,但是這個暑假我早就打算要去國外自助旅遊了。」表姊應該會放過自己吧!?

  打算?呵,這不就表示還有商議空間?「美麗的表妹,你一個人自助旅行太危險了!別說姨丈、阿姨會不放心,連我都不准……是不放心你去!你想要出國還不簡單,我們公司多的是出國的機會,讓我瞧瞧檔期……

  「唷!我調出來的行程表可真是精彩絕倫?!德義日英美法統統都有,任君挑選!而且員工還可以獲得全額補助,保證有專車接送,住的絕對是五星級豪華大飯店,還外加一群俊男美女二十四小時全程當伴遊奉陪。

  「簡直比旅行社服務的更周到貼心、比大明星派頭還大,最重要的是我還不會跟你額外加收任何伴遊的錢,自家員工一律免費,便宜又大碗,不去的是呆子……」

  舒映雪愈聽愈覺得表姊彷彿轉行改開「牛郎酒店」似的,真是愈講愈誇張了!

  「表姊!你講得太誇大了吧!」

  「沒沒沒,我這人最實在了!絕不亂開支票,你若來公司上班沒出國,我……就以後再補你兩次出國旅遊機會。」以後再來打工,歡迎之至,就怕有人不要而已。

  再來兩次?想都別想!她才沒呆到自己送上門。「咦,表姊,你說了這麼多,嘴巴不酸、不累嗎?」

  「酸!累!但你還沒點頭答應幫我的忙,我怎麼能先舉白旗認輸呢?」不到最後關頭,她是絕不輕易放棄表妹這個現成的「打手」。

  「公司既然營運那麼好,應該就不會缺人手吧!」舒映雪蹙著眉做最後掙扎。

  「欸,人多沒用,看到帥哥就一個一個陣亡了!偏偏我的兩大得力助手一前一後要跟醫院報到,一個是因為車禍,已經在今天早上去醫院開刀;另一個則是即將在十天後生產的准媽媽,提早請假回家待產。所以我今天一人抵三人用,現在已經是忙得昏頭轉向了,你不會那麼狠心的丟下我,自己一個人開開心心的去度長假吧!?」她可憐兮兮地說道。

  「我……」還是很想去耶!但是聽表姊講得那麼可憐,摸著胸口,她的良心似乎還真是有一點點過意不去;不過一想到要去表姊的公司工作,她就覺得那是一場極恐怖的噩夢!

  「映雪,我是真的沒人手!若不是你可以對男色無動於衷,表姊隨便拉一個人上工就行,何苦累著自己的表妹,是不是?親姊妹明算帳,加班費我不會少給,再另外包個大紅包給你,好不好?」衛巧芸死命的哀求,擺明不放人。

  「不是錢的問題。」無奈地歎了口氣。有錢入袋是挺不錯的,但是……她真的愛莫能助啊!

  「雖然我們公司出產的這些酷哥美人,他們的脾氣是有那麼一丁點大、態度有那麼二丁點壞,但他們可都是我們公司的台柱,我當然得罪不起這些大爺大娘的嘍!」不然她早就一腳把他們全踢下十三樓去喝西北風。

  「可是……」兩年前她這個代理經紀人,就曾被那些大少爺、大小姐們欺負得像個小妹似的,讓她對表姊公司的印象很差呢!

  「拜託啦!就當完成我今生最後的心願嘍!從今天開始,我絕對會要求公司的女職員,一人最多生一胎,並提醒小美,兩個孩子恰恰好,一個孩子不嫌少!

  「然後我還會再叫阿忠沒事別開車在路上亂逛,免得流年不利,被打滑的車掃到、被雷劈到、被水淹死……這樣子總可以了吧!?」後者是她掰的,反正就是硬要讓表妹覺得內疚,以達到她的目的。

  「我又沒那麼說!」舒映雪暗暗呻吟。

  表姊還真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哪!

  「那你的意思是……」衛巧芸眼睛點起希望的火苗,興奮的問著。

  長長的歎息聲代表她無言的投降。「好啦!我……答應就是了。」

  「呵呵!小表妹,你總算知道『認命』怎麼寫了。」再不然,她就要哭給她看,讓她見識一下洪水氾濫的可怕!

  「不,我是知道被人疲勞轟炸的痛苦。」她耳朵好疼呢!難怪表姊的公司在台灣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還能存活得好好的,八成是因為表姊的口才及纏人功夫高人一等的關係。

  衛巧芸奸笑的嘴角偷偷上揚。「那,幾天後再見嘍!」

  「知道了。」免費再附送一聲歎氣。

  衛巧芸又和她打屁了幾句,在要掛電話前,才想起來一定要叮嚀她一件事。「對了!上班時,你別忘了你的眼鏡和偽裝。」

  「噢!我差點忘了!謝謝你提醒我。」她都忘了表姊公司裡有一拖拉庫的大野狼,而她並不想成為他們的點心。

  「就這樣嘍。」

  「嗯。」不過,想想也真是好笑,居然會有老闆巴望自己的員工扮得愈丑愈好。

  「拜。」

  做人要認命,誰教她在學校裡忘了修「口才」這門課,不然,現在她也不會落到這種下場--老被表姊吃得死死的!

  不知道現在去報名口才訓練班,還來不來得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