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同婚不同床 (曉叁) (已完成)

哦不!因一場車禍,奪走了他最愛的爺爺,
卻還得娶仇人之女,照顧她生生世世,
好,反正只是娶個老婆擺在家裏晾著,
怎知,他與“二奶”度假大演火辣吻時,
她居然臉不紅、氣不喘,
一氣之下,他給自己放個“追妻”假,
假扮人客,點名要她做他的專屬女傭,
凡他要穿的內衣、內褲都得雙手奉上,
更與她玩起躲獵的遊戲,時時來個巧遇,
再騙她一同洗個鴛鴦浴……

 

第一章      


  喧擾的鬧鐘聲劃破一室靜謐,被窩裏探出一隻懶洋洋的手臂,在空氣中胡亂摸索。

  隨著鬧鐘聲停止,翦珞知道,新的一天又將展開。

  費了好大一番力氣勉強從溫暖的被窩裏鑽出頭來,此時她的腦袋瓜子仍處於渾沌狀態,迷茫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任由一頭長髮散亂在肩膀兩側,腦細胞開始捕捉昨夜的記億。

  在每一個嶄新的清晨蘇醒,翦珞總要花點時間整理自己。她必須很努力、很努力的提醒,才能記起自己身在何方,以及……已婚婦人的身份。

  三年了,打從她在教堂許下“我願意”那三字到現在,轉瞬間一千多個日子過去了,時間流轉之快速,連她都無法相信自己已經二十六歲了。

  究竟三年的時間有多長呢?

  如果你問翦珞,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你,“夠長了,足夠讓一名天真不諳世事的女孩,蛻變成踏實成熟的女人。”

  下床為自己抓過睡袍披上,翦珞有些頭重腳輕的晃出臥室,下了樓梯直直穿過客廳,打開門將外頭丟在地上的早報撿了進去。

  穿著過膝的長袍,赤裸著腳丫子一路走進廚房,隨手將報紙放在餐桌上,她開始動手張羅今天的早餐。

  她從冰箱裏取出果醬、土司跟牛奶,慢條斯理的將土司放進烤麵包機內烘烤,倒杯牛奶放到微波爐裏加熱。

  不一會工夫,她已經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邊攤開報紙閱讀,邊解決自己的早餐。

  報紙上有張偌大的照片,上頭那個帥得過火的男人正是她的老公,也是A市少數幾家跨國企業之一,蒙氏企業的總裁蒙拓。

  三年來,透過電視媒體和報章雜誌的報導,翦珞已經看過他無數次。至於本人呢,則僅只有一次,就在他們的結婚典禮上。

  婚禮是在A市近郊的一處教堂舉行,與會者除了新郎、新娘外,男方有兩位友人出席,女方則只有密友一名。雖男方背景驚人,可場面之冷清,即便是普通人家也相當罕見。

  婚禮結束之後,沒有宴客、沒有蜜月,由司機直接接送一對新人回到蒙家。那是一座位在天母,近五百坪的豪宅。

  新郎蒙拓將底下一干僕傭,包括管家石伯、廚娘石嬸夫婦,以及司機馬叔、園丁小陳、女傭……等了二十口人,全都聚集到一樓大廳,當著眾人的面宣佈翦珞是蒙家女主人的新身份。

  從頭到尾,蒙拓的視線始終不曾與她有過交集,他就像是在交代公事一般,要求所有人尊稱她為少奶奶。在賦予她蒙家尊貴女主人的頭銜之後,便毅然決然走出了她的視線,直至今天。

  接下來的日子,翦珞從原本的滿心歡喜、引頸期待,到後來的失望、落寞,她禁不住開始怨恨起蒙拓的寡情。

  至愛的雙親摔然撒手人寰,感情上又無從寄託,儘管生活無慮又有好友貝綾湘在一旁給予她支持鼓勵,蒙宅裏的人也對她關懷備至,但她仍是頹喪不振。

  曾經有長達半年的時間,她就像一隻失了靈魂的軀殼般,放任自己在冰冷的豪宅裏四處飄蕩。

  直到蒙拓的好友之一——隋安傑的到訪,與她整整一個下午促膝長談,終於為她解開長久以來的心結。

  那天過後,翦珞仔細的對未來做了番規劃,最後決定搬出天母的豪宅,回到位在鳥來的老家,也是雙親遺留給她的惟一產業——一棟兩層樓高的洋房。

  歷經過人生的大起大落,對生命有了全新體認的她以為,富貴名利不過只是轉眼雲煙,日子過得平順便是一個人最大的福份。

  臺灣最高學府畢業的她,毅然拒絕了好友為她引薦到現職廣告公司的打算,反而在鳥來附近找了份工作糊口,過著充實愜意的生活。

  照片上頭的男人眼神銳利、鼻樑堅挺、嘴唇飽滿,臉上的線條棱角分明,任誰看了都無可否認,蒙拓確實是個相當好看的男人,反觀她呢?

  翦珞不由得輕聲歎息起來。

  除了張小巧的瓜子臉和細緻的肌膚較為可取外,她的長相就一如大多數的女人般普通,身材也只是勉勉強強算過得去,更別提她那號稱一六○公分的身高,站在身長一八○、體格壯碩的蒙拓身邊,活像是大哥哥帶著小妹妹似的。

  她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知道再不出門上班就要遲到了。

  她認命地把報紙折好收妥,對於那樁名存實亡的掛名婚姻,心中早已不敢再有絲毫的非份之想。

  ***

  伴隨著高跟鞋踩在墨綠色磁磚上頭的清脆聲響起,蒙氏企業位在臺北東區的本部大樓裏,出現了一名風情萬種的女人。一襲香奈兒的名牌套裝,將那名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襯托出來,舉手投足間儘是得天獨厚的嫵媚。

  櫃檯小姐一見著來人,馬上像只諂媚的哈巴狗,連忙殷勤奉承地起身招呼,“駱小姐您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來人僅是微微點了下頭,高傲得連話都懶得說上一句,筆直的就往直達頂樓的專屬電梯走去。

  望著女人離去的背影,沒有人開口責備她的高傲,對眾人而言,身為駱氏企業總裁的千金愛女,有那種態度仿佛是再理所當然不過,加上她甚至極有可能榮登蒙氏未來的總裁夫人寶座,所以大家對她幾乎是必恭必敬到了極點。

  現年二十八歲的駱縈君小蒙拓兩歲,不單是家世背景足以跟蒙拓匹敵,豔冠群芳的美貌更是讓她和蒙拓兩人站在一起時,宛如金童玉女般搭襯,說他們是郎才女貌可半點都不算浮誇。

  雖說蒙拓從未對外表態過什麼,身邊的女人也是來來去去不曾間斷,但駱縈君的地位卻未動搖過。

  截至目前為止,她是惟一一個能在他身邊待超過三個月的女人,而今兩人在一起已經長達三年了。

  一般預料,蒙、駱兩家聯姻應是指日可待,想必就在不久的將來。

  想想看,同屬A市兩大跨國企業的蒙氏與駱氏若聯姻,那會是何等盛大的婚禮。

  蒙拓的秘書柳珊如一見到駱縈君從電梯裏走出來,立刻迎了上去,“駱小姐,今天怎麼有空來呀?”聲音是佯裝出來的熱絡。

  對於年輕有為、英俊多金的總裁,柳珊如其實也有私心,常常利用職務之便擋掉一干企圖勾引蒙拓的鶯鶯燕燕。然而,駱縈君的身份不同!在沒能把握可以獲得蒙拓的青睞之前,對於可能問鼎總裁夫人寶座的駱縈君,她是沒本事得罪的。

  駱縈君當然也不是沒有看出柳珊如的野心,只不過礙於她身為總裁秘書,沒同她撕破臉罷了。

  “剛巧經過,就順道上來看看。”她同樣是噙著張笑臉。

  “嗯……總裁這會正忙著,駱小姐你是要改天再來,還是讓我現在去通知總裁?”柳珊如暗示駱縈君應該識趣的離去!不該再留下來礙她的眼。

  駱縈君豈是那麼容易就被她打發的?

  佯裝未聽出柳珊如話裏的含意,她禮貌的道:“柳秘書,那就麻煩你了。”嘴角揚起一抹挑釁。

  “哪里。”柳珊如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你先坐會,我這就進去請示總裁。”明知總裁一定會見她,可偏就不肯讓她太過得意,以至於並未立刻放行。

  不一會,只見柳珊如臭著張臉出來,外頭的駱縈君則是趾高氣昂地走了進去。

  總裁室裏,蒙拓正審視著幾份報表。

  “拓,你還在忙嗎?”駱縈君婀娜多姿的舉步走向蒙拓,一如往常的拉開他與桌面間的距離,大剌剌的窩進他懷裏。

  “嗯。”蒙拓僅是虛應一聲,並不看她。

  總是這樣,他對她雖然較為寬容,卻從來就不是嬌寵。

  儘管心裏頭感到失望,表面上她仍是強裝出笑顏軟軟的說:“拓,你可不可以休息一下,陪陪我?”拉過他問著的右手環到自己腰際。

  “我這不是在陪你了嗎?”蒙拓略帶不耐地說,視線並未從檔上移開,手掌倒是很習慣性的在她腰部磨蹭。

  “可是拓——”說著她便動手去扳他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

  蒙拓顯然不喜歡她這個舉動,語氣生硬地說:“縈君,別得寸進尺。”

  一見到自己惹他不快了,駱縈君隨即柔聲認錯,“對不起,是我不對,你別生氣。”她委曲求全的模樣,甚是惹人憐惜。

  “算了,下回別再犯就是了。”他的聲調較方才軟了些,卻不是被她楚楚可憐的嬌弱所軟化,而是她對他而言別具另一層意義。

  三年前,蒙拓的爺爺去世時,駱縈君剛巧是他當時的女人,因此對他而言,讓她留在身邊,有著緬懷蒙老爺子的意味。

  眾人不明白這層道理,才會誤以為蒙拓對駱縈君是特別的。

  駱縈君一聽,立即朝他綻放出一朵醉人的笑靨,“拓,你知道嗎?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再一次大膽的表白,期待能獲得他對等的回應。

  奈何,他只是一臉近乎自大的平靜應著,“嗯。”

  這不是她想要的回答,“那你呢?拓,你愛我嗎?”

  蒙拓沒有回答她,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滿不在乎的態度加深了她心底的不安。

  為了從他嘴裏取得承諾,駱縈君索性假借父親之名,小心翼翼的試探,“拓,我爸昨天問我,我們什麼時候要結婚?”

  蒙拓在心裏頭冷笑,怎麼他壓根就不記得自己曾開口向她求過婚?更何況,他身份證上的配偶欄,早在三年前便給了那個女人。

  想到自己名義上的妻子,他的心更冷了,“怎麼,駱伯伯是在逼婚不成?”

  聽出他話裏的冷然,駱縈君一驚,“不是的,拓,你別誤會,我爸爸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或許。”蒙拓並不置評,話鋒一轉,“畢竟是天下父母心,寶貝女兒的終身大事,有哪個做父親的不急。”

  “拓,你的意思是……”駱縈君眼睛一亮,滿含希冀地望著他。

  “只要你點個頭,多得的是願意娶你的男人。”蒙拓事不關己地說。

  意料之外的回答讓駱縈君煥發的神色倏地黯淡下來,“但是那些男人裏頭並不包括你,對嗎?”落寞的垂下眼簾,她暗自在心裏飲泣。

  蒙拓沒有開口安慰她,甚至連句安撫的話都懶得說。

  明白繼續談下去只會惹他不悅,駱縈君識趣地結束這個話題,“拓,你這星期有沒有空?咱們到烏來去度個假。”

  蒙拓當然明白她的用意,很高興她能識大體、知進退,故而點頭答應了她,算是對她的一點獎賞。

  ***

  一看到翦珞從度假村裏出來,把車停靠在對邊馬路的綾湘隨即把頭探出車窗,拉開嗓子叫道:“翦珞!這裏。”她用力朝翦珞揮手,一點也不在乎會引人側目。

  翦珞穿過馬路,繞過車頭坐進駕駛座旁的位子,一臉歉然,“對不起,臨下班前被主任給叫住耽擱了一會,等很久了吧?”

  “還好啦,不過就是兩、三個小時罷了。”綾湘發動引擎將車子駛離。

  翦珞當然不可能輕易讓她唬去,瞟了她一眼啐道:“誇張。”

  “好吧,我承認,我也只是剛到不久,這總成了吧!”綾湘無奈地招供。

  “算你老實。”

  “想上哪吃飯?”

  “隨便,我沒意見。”翦珞隨意的回答。

  半個小時後,兩人已經坐在一家氣氛還算幽雅的餐廳用餐。

  “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吃飯,公司不忙嗎?”翦珞會這樣問不是沒有道理的,對於立志當個女強人的綾湘而言,工作幾乎佔據了她絕大多數的時間。

  綾湘叉了塊牛排放進嘴巴後才開口,“剛結束一個Case,可以輕鬆一陣子。”

  “你喔……”她一副不贊成的口吻,“別老是惦記著工作,小心把身體給搞壞了。”對好友拚命三郎的工作態度,她很不以為然。

  “才不呢,工作是我的精神食糧。”綾湘反駁,“倒是你,還打算在那沒啥前途的度假村窩多久?”明明握有最高學府的大學文憑,卻那麼沒有出息。

  大學時代,翦珞也跟綾湘一樣,對進軍職場衝刺抱持著很強烈的企圖心,怎知,畢業前夕遭逢家庭劇變,緊接著那場倉卒的婚姻又讓她狠狠的跌了一跤。

  消沉了半年,重新振作過來的她,人生態度整個改觀。

  “不、不、不!”她翹起食指在綾湘面前晃動,“我這叫安貧樂道。雖然生活是平淡了些,但至少過得還算愜意。”對於目前的生活,她相當滿意。

  “愜你個頭啦!”綾湘無法苟同她的說詞,“放著月入六、七萬的輕鬆工作不幹,跑到荒山野嶺去賺那每個月區區兩萬五的薪水,還做得要死要活的,我看你根本是腦袋秀逗了。”氣惱自己都不知道念過她多少回,仍無法勸好友迷途知返。

  心知綾湘是不可能理解自己的想法,翦珞無聲的歎了口氣,“鐘鼎山林,人各有志,勉強不來的。”她將一切看得很淡。

  “你跟我談志向?我可不記得你當初的志向是這樣。”兩個人明明說好,要一起在廣告界闖出一番作為的。

  “那是因為我後來的心境變了。”雙親奔然離世讓她理解到,與其汲汲于不可知的未來,不如好好珍惜眼前所擁有的。

  “說來說去,都是那該死的混蛋,瞧他把你害成什麼樣子。”認定好友今天之所以會變得這般“意志消沉”,全都是受蒙拓所害,儘管翦珞自己並不如此解讀。

  “他並沒有害我什麼,相反的,他還幫了我許多。”她認為綾湘使用的字眼太過強烈,“是我欠了他。”為了自己的存在,蒙拓已經有整整三年的時間,不曾再踏進天母的豪宅。

  搬離蒙家已經兩年多,按理說其間蒙拓是否回去過,翦珞應該是不得而知才對,然而她曾答應過疼她的石伯、石嬸,每個月不定時抽幾天空回去吃頓飯,接受他們對她的關心。

  雖然翦珞從未主動詢問過蒙拓的消息,但是只要一踏進蒙宅,蒙家上上下下一見到翦珞,便忍不住要替她抱屈,說蒙拓是如何不該、如何狠心,居然對她不聞不問。

  “不!你什麼也沒欠他。”綾湘反駁她的話,不樂見好友老掛記著那一丁點小恩惠。

  “公平點,綾湘,單就他被迫娶我,為我父母料理後事,便足以叫我感激他一輩子了。”只怪她當初太無知,才會錯將恩人當成仇人看,現在她全都弄清楚了。

  她就知道,每回一扯到那個混蛋,好友總要搬出這些不成道理的話來。

  “那些全是他自願的,又沒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綾湘替她感到不平地道:“你要搞清楚,如果不是他,你今天也不會一蹶不振。”至今她仍不肯正視翦珞心境的轉變。

  說來說去,綾湘就是無法接受她現在的生活態度,老要固執地把她的處之泰然,認作是對自我的放逐。

  “算了,我不跟你爭辯,留給時間來證明一切吧!”希望時間能解開綾湘腦袋裏的頑固因數。

  “你本來就不應該跟我爭辯,你應該要聽我的話,辭掉現在的工作跟我一起發揮所長。”相信以兩人的才華和絕佳的默契,肯定能在廣告界掀起一陣旋風。

  翦珞再也忍不住地拍了下額頭,“你還真不是普通的冥頑不靈耶!”她懷疑綾湘會有想通的一天。

  “彼此彼此。”她反唇相譏道。

  ***

  兩輛流線型積架,一黑一藍前後旋風似地駛進蒙拓位在陽明山上的高級別墅,駕駛熟練的將跑車駛進足以容納五、六輛汽車的車庫,裏頭已停著一輛銀白色BMW的跑車,跟一輛黑色的克萊斯勒。

  從停妥的跑車裏,分別走出兩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手上除了一隻黑色公事包外,並沒有其他贅物,兩人並肩走進三層樓的別墅。

  近百坪的房子,一樓除了寬敞的大廳外,還有一間沖浴及不常使用的廚房兼餐廳;二樓是由三間套房與一間近陽臺的起居室瓜分;三樓則是健身房以及溫水游泳池,健身房裏有各式各樣的運動器材。

  當蒙拓離開健身房到一樓大廳時,剛進屋不久的兩個男人已經脫下西裝外套,解下領帶,連同公事包全丟在其中一張義大利進口的沙發上頭。

  隋安傑到吧台倒了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遞到莫書維手上後,也到另外一張沙發上坐下。兩人態度自在,宛如置身在家中一般。

  “又來我這兒避難?”蒙拓睨了兩人的公事包一眼。

  “沒辦法,家裏催婚催得緊,只得包袱收一收,暫時出來透透氣。”隋安傑無奈的說,其實所謂的包袱也不過就是一隻公事包。

  由於三人體格相近,他們倆根本不愁沒衣服穿,加上二樓另有兩間套房,三不五時上門叨擾久了,彼此也都習慣成自然。

  “你還好,只是透透氣,我根本是被逼得連氣都喘不過來了。”莫書維誇大的語氣隱含著無奈。如果不是母親老以眼淚攻勢相逼,他早在八百年前就搬出來住了。

  聽著好友爭相宣洩自己滿腔的抑鬱,蒙拓半點也無法感同身受,“要真喘不過氣來,點個頭答應結婚不就得了。”有必要為了這點小事搞得身心俱疲嗎?

  一句話引得兩個男人爭相撻伐。“你說得是什麼話,要我自願跳進婚姻的墳墓裏?別做夢了。”放棄大好的單身生活讓婚姻給套牢,門兒都沒有,莫書維心想。

  “何止是墳墓,根本就是人間煉獄。”隋安傑不敢想像,在往後的幾十年裏,日日夜夜與同一個女人同榻而眠,那會是怎樣的光景。

  蒙拓卻不以為有那麼嚴重,“不過是一樁婚姻罷了。”區區一樁婚姻壓根束縛不了他。

  莫書維說道:“你當然能說得這般輕鬆,你可是娶了個天底下最寬容的老婆。”充份的維持了婚姻的最高品質——靜悄悄。

  “何止寬容,能對老公明目張膽的出軌視若無睹,簡直就是聖人。”隋安傑再次為翦珞抱屈。

  儘管三年來他與翦珞只照過兩次面,但對於她的明事理,卻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

  聽不慣好友對她的袒護,蒙拓忿聲道:“我肯娶那女人,對她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真要說是聖人,那也該是我才對。”

  每回只要一提到翦珞,蒙拓的口氣便不自覺的沖了起來。

  隋安傑原想再替翦珞說點什麼,莫書維卻以眼神示意他就此打住。

  從蒙拓陰霾的臉色看來,他們就是說再多,他也聽不進去,只是徒增他對翦珞的痛惡罷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