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言情小說】記憶缺了角(曉叁) (已完成)

拜託,這傢伙未免也太自戀了吧!
她承認自己第一眼見到他時被電得暈頭轉向,
但兩人接下來N百次巧到不行的不期而遇,
她可以舉雙手雙腳發誓絕對是巧合,
可聽聽他說這些是哪個星球的話──
“你就真的這麼不死心?”
“不管是以前或是現在,我對你從來就沒有任何感覺!”
看來這個人簡直臭美到沒藥……咦,什麼以前?
難道自己車禍失憶之前和這傢伙結過梁子?
反正她都已經忘記,這筆陳年爛賬乾脆裝死混過去,
可翻書有沒有他翻臉這麼快?
怎麼一看到她所珍藏,車禍時緊緊抓在手裏的鋼筆,
他臉上表情竟比看到鬼還激動…


楔子     

  車來人往的馬路上聚集了一票圍觀的民眾,民眾前方停著輛汽車,車主神情慌亂地望著前方地上。

  一名身穿國中制服的女孩渾身是血倒在馬路上,鮮血仍不斷地從她嘴角裏冒出來。

  劇烈的撞擊讓倒在地上的女孩失去了意識,對於圍觀民眾的議論毫無反應。

  儘管如此,女孩手中仍緊緊握著一隻長形禮盒。

  雖然不清楚禮盒裏的東西,但從外頭精美的包裝不難看出女孩的用心,只是原本精美的包裝這會正逐漸被她的鮮血給染紅。

  伴隨著救護車駛來的聲音,儘管她早已陷入昏迷,手中的那只長形禮盒卻始終不曾鬆開。



第一章     

  風和日麗的早晨,空氣中帶著太陽的溫度,伴隨著一兩隻麻雀飛過。

  這樣美好一天的開始,就算不出門踏青,起碼也該在被窩裏再賴個床,結果這會……

  “等一下!司機先生等一下!”

  一名穿著國中制服的女生背著書包拚命跑來,眼看公車就要從站牌前開走,讓她顧不得旁人的目光扯開嗓門喊。

  國一下學期開始的第一天,程卉敏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會這麼命苦,一大早就得背著書包追公車。

  所幸,公車司機因為她的叫喊停了下來,卉敏見狀連忙三步並成兩步跑向公車,後方車門重新開啟,她一鼓作氣跨上公車。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鬆口氣,腳下一個踩空,整個人頓時向前撲倒。

  就在公車乘客的驚詫聲中,預期會摔個慘重的卉敏雙手往前一抓,勉強穩住了人。雖然還是撞疼了膝蓋,卻不至於整個人趴倒在公車上。

  “啊……好痛!”伴隨著膝蓋上的痛楚傳來,意識到丟了大臉的她,直想就這麼找個地洞鑽下去,省得還得起來面對整車的人。

  就在她困窘地要起身時,才發現自己的雙手正抓在某人的兩隻褲管上,讓她倏地一驚抬起頭來。

  預期更深的困窘就要襲來,她卻在抬起臉來的刹那僵住了,一瞬間,她的心像觸了電似地,劇烈地鼓動起來。

  活了十四個年頭,她第一次對一個男孩子產生這樣的感覺,雙眼像被牢牢定住似地無法移開。

  被卉敏抓住褲管的男孩子身上穿著其他國中的制服,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他就如同車上其他乘客一般,只是單純看戲的旁觀者。

  直到,身下的人遲遲沒有起身放開自己的褲管,讓他也跟著捲入周圍乘客的側目之中。

  察覺到自己也成為別人看戲的一部份,男孩皺起了兩道濃眉。“你要抓到什麼時候?”

  冷冷的一句話讓她倏地回神,跟著才記起自己眼下的處境,連忙困窘地鬆開對方的褲管,慌亂的起身。

  “對不起、對不起……”

  卉敏連聲道歉,羞愧得抬不起頭來,尤其耳邊還聽到些許其他乘客的笑聲,更讓她恨不得能鑽進地洞裏去。

  之後的時間裏,因為擔心看到別人的注目,她始終低著頭沒敢抬起來,雖說她心裏一直惦記著剛才的男孩子。

  儘管只是短短不到幾秒的一眼,他的臉已深刻地烙印在她腦海裏,儘管沒能抬起臉來看他,卻能在心裏清楚地刻畫出他的長相。

  直到許久之後她才猛然想起,除了長相之外,自己對剛才的男孩子一無所知。

  意識到這點的卉敏倏地抬起臉來,顧不得旁人的側目,視線在公車裏焦急地搜尋他的身影。

  然而,剛才的男孩子不知何時已經下車離開了。

                                    ***   ***    ***

  為了能再次見到那個男生,接連兩天卉敏儘管準時出門,卻是在站牌等到跟第一天差不多的時間才上公車。

  因為這個緣故,她無可避免的上學又遲到了。

  只是比起遲到這回事,她心裏更介意的是沒能再見到那個男孩子。

  所幸皇天終究不負苦心人,第三天的早上,她終於在公車上再次見到那個男孩。

  “終於讓我等到了!”

  不同於上回的疏忽,這回她在第一時間記下了他的制服,以及他書包上的學校名稱。

  可單是知道這些對卉敏來說是不夠的,為了更清楚他的事情,她鼓著勇氣悄悄地往他站的地方移動。

  對於卉敏的悄悄靠近,男孩起先並未察覺,直到……

  站在離他一個手臂的距離,她小心地以眼角瞥到他的學號跟年級,知道他目前國三。但她最渴望知道的是他的名字,偏偏,名字繡在制服的另一側。

  儘管並排站在離他一個手臂遠的地方,她仍是試圖傾身向前瞥清楚他的姓名。

  這樣拉長頸子微傾上半身的動作,男孩要再不察覺也未免過於遲鈍。

  就在卉敏試圖再更往前傾時,原本並排站在一旁的男孩突然側過身來,她直覺仰起臉來查看。這一看差點嚇了她一跳,因為他正好回過臉來望著自己。

  她倏地心虛地別開臉,熱氣跟著竄上兩頰。

  跟著,像是要確定自己是否看錯,她又悄悄地瞥過眼角,發現男孩的視線依然定格在她身上。

  一時間,她啞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窘於解釋自己剛才的行逕,卉敏在尷尬了片刻之後終於回過臉來。“上次……謝謝你。”

  雖然說她不敢奢望對方跟自己有相同的感覺,但是他的反應卻讓她心裏掩不住失望。

  他看著卉敏,臉上的表情好像壓根就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她在失望之餘仍試圖想提醒他,“那天上公車的時候我不小心摔倒,剛好抓到你的腳。”雖然那天的情形實在說不上光彩。

  經卉敏這麼一說,他顯然是記起了那天的事,只是臉上的表情看來仍沒什麼熱度。

  沒有開口說什麼,他一語不發地移開視線。

  原本期待兩人能從這一刻起有所交集的卉敏,面對他冷淡的反應不禁更加失望。

  直到男孩到站下車,卉敏始終沒能再跟他說上話,濃濃的失望在她心裏頭蔓延。勉強能讓她感到些許欣慰的,是她終於知道了男孩的名字,在他剛才側過身時所捕捉到的。

  “畢崇琰……”她反復的念著這個名字。

               XXXXX               XXXXX          XXXXX

  雖然沒能得到畢崇琰的回應,情竇初開的卉敏還是渴望能再見到他。

  所以每天一早,她總是在特定的時間跟他搭同一班公車上學,因為這樣,她天天遲到。

  這樣的情形引起了導師的注意,在跟卉敏談過卻依然沒有獲得改善後,終於決定通知她的父母。

  “不是每天都一早就出門了?怎麼還會遲到?”程母不能理解地看著女兒。

  雖然說不是做了什麼壞事,但是要卉敏當著父母的面承認暗戀男孩子的事,還是讓她說不出口。

  “因為……”

  “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沒什麼事。”卉敏直覺否認。

  “那老師怎麼會說你天天遲到?”

  卉敏在心裏頭苦思著藉口,“那是因為……”

  見女兒遲遲說不出來,程父也在這時開了口,“爸媽只是想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看這情況,她知道沒給個說法是不行了。“……因為我不想早自習。”

  “不想早自習?”女兒的說法無疑地令程氏夫婦意外。

  明白父母的詫異,卉敏只能硬著頭皮再掰,“最近早自習都有數學小考,所以……”

  “就算是這樣也不應該故意遲到。”明白女兒在數理方面沒有天份,程氏夫婦也並沒有刻意要求她。

  “對不起。”卉敏低著頭,除了是無法對父母實說外,也是擔心被他們識破自己的謊言。

  聽出女兒已有悔意,程氏夫婦也不忍過於苛責。

  程母這時提議,“這樣吧,明天開始讓你爸上班時順便送你去學校。”

  “什麼?”

  “總不能因為怕數學小考就老是遲到。”

  “不、不用了,媽,我自己搭公車去上學就可以了。”要是讓父親送自己去上學就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他了。

  “那以後不能再遲到。”

  “不會了,以後不會了。”

  得到女兒的保證,程氏夫婦才不再追究。


  ***    ***    ***  ***   ***    ***


  基於對父母的承諾,她雖然想跟心儀的男生搭同一班公車上學卻沒有辦法如願,只得改變策略,改搭同一班公車放學。

  只是彼此放學的時間更難拿捏,為了能趕上畢崇琰放學的時間,她幾乎是一下課便背起書包往外跑。

  搭上公車的卉敏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在他學校的那個站牌下車。

  因為無法確定他是否在自己抵達前便離開,卉敏只能在心裏祈禱讓自己能遇上他。

  幸運的是,因為已經國三的關係,畢崇琰放學的時間要比她晚上半個鐘頭。當她看到他和同學一塊走向站牌時,心裏不免感到竊喜。

  然而,注意到她的畢崇琰並沒有相同的心情。

  打從那天在公車二度遇上開始,他便察覺到每天兩人總會搭上同一班公車,但她不曾再試著接近自己,儘管猜到她是為了他才特意搭同一班公車,卻也沒有理由反對什麼。

  今早,當他過站後沒瞧見她上車,認定她應該是放棄了。

  只是沒有想到,這會竟在放學要搭車的站牌前看到她。

  “出現了……”

  卉敏的行為雖然沒有對畢崇琰造成什麼實質的困擾,卻讓他感到擺脫不去的勉強,因而下意識的皺起眉來。

  有鑒於他那回冷淡的態度,卉敏不曾再試著接近他,這會也只是在他跟同學一塊上車後默默地跟了上去。

  甚至,擔心引起他的不快,卉敏不忘跟他保持著距離。

  雖然說她並沒有刻意接近畢崇琰的意思,只是希望能每天看到他,但是就算再怎麼低調,她的行為還是免不了引起旁人的注意。

  穿著女校的制服,每天在差不多的時間出現在站牌前,總是在畢崇琰上公車後才跟著一塊上來。

  漸漸的,一塊搭公車的同學也察覺到,卉敏是為了畢崇琰而來。

  “崇琰,那個女生又來堵你了耶!”

  “帥哥,魅力很大喔!哈哈……”

  十五、六的男孩子正當是愛玩愛鬧的年紀,尤其當事人又是自己的同學,他們不免要開起他的玩笑來。

  雖然說受到女生愛慕不是什麼壞事,但是一旦成為同學間玩笑的話題,可就不是誰都笑得出來。

  尤其這樣的玩笑經過同學口耳相傳後,很快地在班上蔓延開來。

  當然,每天只要能搭同一班公車放學,就感到滿足的卉敏,並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為畢崇琰帶來困擾。

  雖然察覺到旁人的側目,但她只是將心思專注在畢崇琰身上,只要能每天看到他,旁人的視線她可以盡可能的忽視。

  對卉敏來說,每天跟喜歡的男生搭同一班公車回家就是她最幸福的時光。

  只是沒有料到,今天她的幸福就要有所變化。

  走下公車的卉敏正準備回家,突然聽到有人喊她。

  “等一下!”

  回過頭,她簡直不敢相信,喊住自己的人居然是畢崇琰?

  他怎麼會跟自己在同一站下車?

  由於無法置信,她呐呐的開口問道:“請問……你是在叫我嗎?”兩頰不爭氣地泛紅。

  “我有話要跟你說。”

  當下她更是不敢相信,他居然會主動來找自己攀談?

  “好、好的。”卉敏慎重的語氣就像是在課堂上回答老師的問題,腰桿同時下意識的挺直。

  將她慎重其事的態度看在眼裏,畢崇琰只是皺起眉頭。

  聽到心儀的男生有話要對自己說,卉敏雖然不能事先猜到內容,心裏還是免不了對他將要說出口的話產生期待。

  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畢崇琰一開口說的竟是──

  “你不是我喜歡的女生類型。”

  頓時,卉敏怔住了,因為他的話完全超出自己的預期。

  沒有存心刺傷人的意思,他這麼說只是單純的要跟她把話說清楚,同時解決自己的困擾。

  雖然知道自己的話會讓一個女生感到難堪,但畢崇琰並無意改變說詞。

  原本他還想再說什麼,但是見到卉敏臉上難過的表情,這才打住沒有再往下說,只生硬地下了結語,“我要說的就是這個。”跟著轉身準備離開。

  身後的卉敏在這時冒出一句,“可以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嗎?”

  冷不防聽到的畢崇琰先是詫異,不意她會突然有此一問。

  只是對於她的問題,他壓根沒有想過,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拒絕她罷了。

  因為沒有答案,也因為無意再跟她談下去,畢崇琰只以一句,“總之不是你這樣的女生。”作為回答。

  公車在這時駛來,他沒有再多看卉敏一眼便離開,心裏猜想明天開始應該不會再見到她。

                                               ***    ***    ***

  隔天放學時間卉敏果然沒有再出現,跟畢崇琰一塊搭公車的同學還為此感到詫異。

  面對同學的詢問跟議論,畢崇琰儘管知道原因嘴上卻沒有多說。

  “人家不要你了,你被甩啦!”

  “應該不會吧,她都堵崇琰這麼久了,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搞不好只是有事不能來而已。”

  兩天之後,同學的臆測被證實了,同樣的放學時間,卉敏再次出現在站牌前等候。

  勉強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她似乎更加刻意規避畢崇琰的視線,因為她知道他看到自己不會開心。

  而事實也確實是如此,見到卉敏重新出現,前一秒還跟同學有說有笑的畢崇琰隨即斂起臉來。

  倒是身旁的同學在經過她面前時,幾次見面下來也像認識似的,主動跟她打起招呼。

  卉敏自然是沒敢出聲回應,只是看著畢崇琰板著臉走上公車。

  對於這樣的情況她早有預期,那天在被當面拒絕之後,心裏其實也想過要放棄。只是按捺不住想再見到他的心情,才會重新來等他。

  明知道這樣一來可能會讓他討厭自己,可她只想每天看到他,跟他一塊放學就滿足了。

  所以儘管察覺到他的不悅,她只是低調的避開他的視線,如同接下來的每一天。

  時間久了,原先開玩笑的那些同學漸漸被卉敏的執著所感動,甚至替她向畢崇琰說話。

  的確,如果身為旁觀者,畢崇琰也許也會受到感動,但事實不然,身為當事人的他只感到困擾。

  向來不喜歡被勉強的他,對卉敏的執著絲毫不感到欣賞,尤其同學的說項更讓他感到被勉強。

  在反感卻又擺脫不了的情況下,畢崇琰只能選擇無視她的存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