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言情小說】沒說離婚不能愛 (曉叁) (已完成)

他們不是離婚了嗎?  
  怎麼“前夫”老搞不清狀況,  
  天天與她共進午餐,跟別人介紹她是內人,  
  放著大房子不住,跑來跟她擠間小公寓,  
  甚至每天同床共枕,順道來個熱吻?!  
  不過看到有男同事對她有意思,  
  便威脅公司老闆叫她回家吃自己,  
  去找他理論,便撞見他正跟秘書玩親親,  
  她是昏了頭才會相信他說的屁話,  
  總是在外和別的女人激情過後,  
  再摸摸她的頭說“我的心裏只有你”,  
  這種馬改不了處處留情,她只好傷心離去,  
  只是──才短短六年就讓花心男變“和尚”,  
  還說一切的改變都是為了她,  
  拜託!怎麼說她也是有志氣的下堂婦,  
  哪能隨便哄哄就給他完美的Ending,  
  更何況她現在還多了個小拖油瓶……

 

楔子      


  近百坪的公寓裏坐著一個二十出頭的女人,靜靜的望著桌上攤開的紙張發呆,臉上的神情讓人猜不透她的心裏在想些什麼。

  牆上的掛鐘顯示時間已經過了晚上十點,外頭的天色早就黑了,仍不見丈夫歸來。兩年的婚姻生活讓女人習慣了等待,也學會了等待。

  以往,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事,女人這會應該在房裏準備就寢,但今天不同,桌上的紙張讓她有繼續等待的理由。

  歷經了兩年的時間,好不容易她才下定決心,她不確定要是過了今晚自己是否還能提得起勇氣,所以她非得繼續等下去不可。至少,不論多晚,她所等待的男人終究會回來,這也許是她兩年的婚姻裏勉強值得欣慰的地方。

  只不過,這樣的欣慰卻也是她的悲哀。

  慶倖的是,如果一切順利,很快的,這種欣慰跟悲哀都將落幕,她將會有個嶄新的人生。

  這樣一想,女人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希望,只不過這抹希望中似乎還透著些許落寞。



第一章      


  當指針越過十一點半的關卡,獨坐在廳裏的沉祈央聽到公寓大門被打開的聲音,一個俊逸出眾的男人走了進來。

  乍見到妻子坐在客廳,屋裏燈火通明,韓冀允先是意外,但旋即轉為悅色。

  “這麼晚了,在等我?”韓冀允擱下公事包,來到妻子身邊抱住她。

  偌大的公寓裏只住了他們夫妻倆,祈央懷疑自己除了等他以外還能等誰。

  只不過面對眼前這個令她神傷卻又愛戀難捨的男人,祈央就是無法冷下臉來對他,“我有話要跟你說。”語氣一如平日溫和。

  “有話跟我說怎麼不打電話給我呢?”韓冀允心疼老婆坐在這裏空等了許久。

  “我不想耽誤你。”

  祈央嘴巴上雖是這麼說,兩人心裏卻都清楚,所謂的耽誤指的是他下班後跟其他女人的娛樂。

  一直以來始終是如此,韓冀允對祈央是疼愛有加沒錯,可同時卻也跟外頭那些女人牽扯不清。

  兩人認識之初,祈央就知道丈夫的條件很好,有許多女人追著他跑。

  對於他竟然會看上自己,老實說,她也感到意外,畢竟自己的長相充其量只能算的上是清秀。

  不像丈夫,出色的相貌、挺拔的身材,兩人站在一起簡直是天與泥的差別。

  明知兩人不相配,祈央還是像其他女人一樣,不由自主的對丈夫傾心,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就連兩人在交往之際,明知丈夫跟其他女人依舊牽扯不清,身陷愛河裏的她仍盲目的只想守在他身邊。

  以致當丈夫向自己求婚時,她毫不猶豫的便答應了,天真的以為他既然選擇了自己,婚後自會跟那些鶯鶯燕燕保持距離。

  只可惜,祈央錯了,而且錯的非常離譜,甚至可說是天真過了頭。

  婚後丈夫對自己的疼愛雖然沒有絲毫減少,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外頭的那些鶯鶯燕燕並未就此消失,他依然周旋在其他女人之間。

  祈央終於看清楚,婚姻對自己的丈夫而言從來就不具任何的約束力。

  如果真要說兩人的婚姻改變了什麼,那無疑是祈央身份的改變,結婚前她擁有女朋友的頭銜,婚後她則成為名正言順的韓太太。

  不像外頭那些女人,永遠沒一個固定,只是不斷的被替換。

  若以這點來看,祈央在丈夫心中的確佔有特殊的地位。

  只不過這對她而言是不夠的,除了要丈夫的疼愛外,她還要丈夫的忠誠。

  奈何,這卻是種奢求。

  兩年的時間足夠讓祈央看清楚一切,韓冀允不論是自身的條件,還是外在的背景都太過優秀,不是她一個人所能獨佔的。

  還記得結婚之初,當祈央發現丈夫不忠時,她總是震驚又憤怒,以為丈夫會覺得愧疚或是惱羞成怒。

  不料,他只是撇下對方,無論身邊女人多麼性感美麗的一臉笑容的迎向自己,神色間不帶一絲心虛。

  丈夫的態度令祈央感到憤怒,認定他在裝蒜。

  但漸漸的,她發現並非如此,而是因為丈夫壓根沒把那些女人放在心上,所以在見到她時心思自然便轉了回來。

  這樣的發現一度讓祈央感到竊喜,認定自己對丈夫而言確實是特別的。

  只不過,隨著丈夫一再地拈花惹草,她心中的竊喜不再,剩下的只是悲哀。

  沒錯,丈夫也許是愛自己的,跟其他女人也許都只是逢場作戲,可他的花心卻沒有收斂的一天。

  認清楚這層事實,祈央既失望又沮喪,更有著無比的神傷。

  奈何,對丈夫的深愛讓祈央無力抗拒他的溫柔,才會一再的臣服於他、臣眼於眼前的一切,致使她陷入如今這般難堪的局面。

  因為這樣,她對丈夫的憤怒逐漸轉移到自己身上,她氣自己為什麼抗拒不了丈夫的溫柔。

  一方面氣自己沒用,另一方面又夾雜在丈夫的寵愛與背叛間受煎熬,祈央的痛苦可想而知。

  結束婚姻成了唯今的解決之計,唯有如此才能將她自痛苦中解救出來,哪怕她心中是何等的難捨跟愛戀。

  她總是因為害怕失去丈夫而不斷的自欺欺人,可在她心裏從來就很清楚,自己永遠也不可能獨佔像丈夫這樣優秀的男人。

  如今,心中的煎熬已將祈央逼至崩潰邊緣,她知道自己必須快刀斬亂麻,不能再由著情況惡化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也許,丈夫一時之間會感到詫異,甚至難以接受,但有一點是祈央可以確定的,那就是韓家的人應該會非常開心才是。

  長久以來,韓家上下始終認為她配不上韓冀允。

  關於這點,她也不否認,一個沒有身份、沒有背景的孤兒,嫁給韓冀允的確是高攀了他,也高攀了韓家。

  只不過現在都不重要了,韓家人的是否認同對祈央而言已是無關緊要,過了今晚自己跟他們之間將再也無絲毫關連。 

  如同過往,妻子的話並未讓韓冀允感到絲毫內疚,只是語帶寵溺的表示,“你永遠也不會耽誤我。”

  的確,不管任何時刻,只要是祈央找他,哪怕他正在別的女人床上,也會立即回到她身邊。

  聽到這話祈央雖然笑了,嘴角卻仍透著澀然。

  “要不要先去洗個澡。”

  她體貼的問道,即使是在這種時刻,她仍無法不去關心丈夫的需要。

  “不用了。”韓冀允柔情的望著她,“你想告訴我什麼?”

  注視著眼前這個身為她丈夫的男人,祈央知道他是真心疼愛自己的,身為一個孤兒,這輩子她也許再也找不到有人像他對自己這般的好。

  如果自己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許她便能繼續保有這份疼愛。

  只可惜她不行,因為深愛他,所以她做不到。

  “我們離婚吧!”祈央看著深愛的丈夫,溫柔的說出自己的決定。

  韓冀允一愣,笑容怔在臉上。

  “離婚?”他懷疑的重複。

  祈央轉向桌面拿起攤在上頭的離婚協議書,“協議書上我已經簽好了名字也蓋了章,只等你簽字同意就能拿到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

  韓冀允聽了一把抓過離婚協議書,上頭果然是她的親筆簽名,沉祈央三個字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的眼。

  “不!我不答應。”

  意識到事情的真實性,韓冀允毫不考慮的直接否決。

  祈央心裏多少已料到丈夫的反應,想他可能是因為事先沒有任何預警,所乙太過吃驚。

  “冀允,你聽我說——”

  “為什麼?為什麼要離婚?”

  韓冀允急切的抓住妻子追問,壓根不在乎手裏的離婚協議書被他抓皺。

  祈央直視著他,語氣仍是一貫的溫和,“我知道你很意外,但是,先冷靜下來聽我說好嗎?”

  身為一個成功的商人,韓冀允或許對妻子冷不防的提議感到錯愕,但仍很快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說吧,為什麼要離婚?”

  祈央聽得出來,他已經恢復了冷靜,“我想了很久,知道自己是愛你的,也相信你應該愛我——”

  聽到她坦白對自己的愛,韓冀允的眉心不自覺舒展,但是對於她在自己的愛上用了“應該”兩字則感到不以為然。

  “那就待在我身邊,別再談什麼離婚了。”韓冀允一口截斷她的話。

  看著他武斷的神情,祈央忍不住歎息,“冀允,你知道我很痛苦嗎?”

  她無預警的問話讓韓冀允怔愕,方才注意到她神情間的哀傷。

  “痛苦?”

  祈央沒有搭話,臉上的哀愁卻是一覽無遺。

  “因為我?”韓冀允心下不禁遲疑。

  明知道承認會讓丈夫很受傷,畢竟他一直是真心寵愛自己的,可祈央實在無法再掩飾下去。

  終於,祈央無奈的點頭。

  “我讓你痛苦?!”韓冀允為之震攝,神情是難以置信的。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貪求,尤其你是這樣一個出色的男人,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忍受,看到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真的好難受。”祈央說著不禁落下淚來。

  韓冀允知道自己傷害了妻子,只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竟然傷她這麼深。

  雖說自己在外頭是有別的女人沒錯,可那些女人對他而言,就只是單純的調劑品罷了,唯有她才是他心底的那個女人。

  “她們全是些無關緊要的人,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韓冀允言明祈央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他語氣裏的認真祈央聽的出來,可這並無助於減輕她內心的痛苦。

  無意再追究那些女人,祈央只是平靜的乞求,“答應我好嗎,冀允?如果你真的愛我,跟我離婚好嗎?”

  韓冀允雖然疼愛她,但要他為了證明愛她而離婚?他不能接受這樣荒謬的說法。

  “是我對你不夠好?”他問。

  “不是的冀允,你很好,甚至從來沒有人像你對我這麼好,真的。”

  “但你卻提出離婚?”他覺得可笑。

  祈央無語了,為丈夫語氣裏的不諒解,也為她無法放棄離婚的念頭。

  “為什麼?”韓冀允再次問道。

  面對丈夫的執意追問,她給不起其他理由,只得道:“我很抱歉。”

  “我要的不是抱歉,我只要你待在我身邊。”

  從認識之初,祈央的目光始終追逐著他,眼裏毫不隱藏的愛戀讓韓冀允感到滿足,久而久之在習慣之餘也視為理所當然。

  可如今,她卻毫無預警的告訴他,她要離開他?

  祈央沒有答腔,因為她無法回應令他滿意的答案。

  向來,妻子總是以他為天,而今,韓冀允卻在她臉上看到罕見的堅持——對離婚的堅持。

  “不!我不答應。”韓冀允再次否決,他絕不放她走。

  “冀允……”

  “別再說了!”祈央才開口便立刻被打斷,生平頭一次,精明內斂的韓冀允心緒如此浮躁。

  跟著,韓冀允突然站起身,頭也不回的走出家門。

  看著公寓的大門重新被帶上,祈央無語。

  許久,只見她彎身撿起被丈夫丟在地上那張幾乎被揉爛的離婚協議書,將它重新攤在桌上並拉平。

  看著協議書上頭自己的親筆簽名,祈央的心中五味雜陳。

  jjwxc      jjwxc        jjwxc

  段立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交了什麼樣的損友。

  不久前,他正在房裏準備跟女人共赴春宵,卻突然冒出個程咬金像火燒屁股似的拼命猛按門鈴,急得他只來得及套上長褲便沖出來應門。

  門一開赫然發現來人竟是自己的死黨,段立宇正想開口念幾句,他老兄卻甩也不甩的逕自越過他往屋裏頭走。

  相信只要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自己打擾了什麼,識相點的不用人家說也知道該摸摸鼻子離去。

  可他呢?連聲招呼也沒打,熟門熟路的就往吧台的方向走,跟著抓起酒瓶旁若無人的灌起酒來。

  眼見一時半刻是趕不走這位不速之客,不得已,段立宇只得認命回到房裏叫女伴回去。

  送走了女人,段立宇這會就坐在吧台邊,看著好友猛灌悶酒,他得承認,眼前的情況的確反常。

  因為家世背景相當,段立宇跟韓冀允幾乎可說是穿同一條開檔褲長大的,深厚的交情自然不在話下。

  曾幾何時,段立宇看過好友像現在這樣一語不發的喝著悶酒?以他得天獨厚的出色條件跟背景,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尤其可疑的是,好友婚後的行為雖然證明他的確無法對婚姻忠實,但是出乎段立宇意外的是,在好友兩年的婚姻生活裏,除非人不在臺灣,否則他就是再怎麼跟外頭的女人鬼混,也一定會在午夜前回家。

  可今晚,都過了十二點了,他卻出現在自己的住處,情況著實異常。

  “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來了半天一句話也不吭。

  而韓冀允的回答則是仰頭一口飲盡杯裏的酒。

  段立宇的好奇心是真的被引起了,他一把搶過好友手裏的酒杯,“別告訴我你只是來我這裏找免錢的酒喝。”

  心情惡劣的韓冀允轉頭望向好友,陰鬱的看了他一眼,“祈央要跟我離婚。”說完逕自又重新搶回酒杯,為自己倒了杯酒。

  “什麼?!”毫無疑問的,這個答案的確令段立宇感到意外。

  天曉得只要是認識沉祈央的人都知道,她有多深愛著韓冀允,而他也的確有被女人深愛的條件。

  為了愛他,她忍受韓家上下的排擠不說,甚至就連好友一再的拈花惹草也全都容忍下來,度量之大連段立宇也不禁深感佩服。

  這樣的她竟會主動提出離婚?別說是好友意外了,就是自己也料想不到。

  只是,段立宇不明白,這種事有什麼值得好友如此鬱悶的。

  長久以來,沒人能明白韓冀允的內心是怎麼想的。

  想當初,條件卓越的他挑上毫無家世背景可言的沉祈央可說是跌破眾人的眼鏡,畢竟她實在算不上出色。

  一開始以為他只是圖個新鮮,所以當他宣佈要娶她時,別說是段立宇覺得錯愕,韓家上下更是極力反對認為沉祈央配不上他。

  可好友卻獨排眾議,堅持非娶沉祈央不可。

  韓家在莫可奈何之餘,雖然百思不得其解卻也只能接受,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命中註定吧!

  原本以為,他之所以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要娶祈央,必是因為愛慘了她。

  可哪裡知道,韓冀允婚後竟全然不見收斂,依舊和婚前一樣遊戲人間,周旋在眾多女人之間。

  別說是旁人全給搞糊塗了,就連身為死黨的段立宇也首次發現,他不懂好友心裏究竟是怎麼想的。

  也虧得祈央愛慘了好友,才能對他的出軌一再包容,繼續留在他身邊。

  可如今,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爆出離婚呢?

  段立宇不明白他們夫妻之間到底出了什麼事,期望能從好友口中得到解釋。

  然而,韓冀允卻只是一個勁的猛灌酒,壓根沒打算開口。

  “到底出了什麼事?祈央怎麼會突然說要離婚?”段立宇好奇的急於想知道。

  韓冀允苦哼了聲,“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段立宇訝異的看著好友,“祈央沒告訴你?”

  “她說如果我愛她,就答應跟她離婚。”

  這個可笑的理由讓韓冀允忍不住又一口氣幹了杯子裏的酒。

  愛她就跟她離婚,這算哪門子道理?

  “你沒答應?”段立宇問。

  “答應?”

  韓冀允意外會聽到這樣的詢問,“你認為我該答應她?”

  看到好友的反應,想來他並不想離婚,而這更令段立宇感到費解。

  兩年來,好友跟外頭女人的一切他是全看在眼裏,尤其那些女人個個出色的遠勝祈央。

  “說真的阿允,咱們是死黨,一直以來我自認很瞭解你,但是對於你跟祈央之間、你們的婚姻,說真的我實在不明白你究竟是怎麼想的。”段立宇是真的被好友的矛盾給搞糊塗了。

  “我只想她待在我身邊。”韓冀允的語氣堅定。

  很顯然的,祈央決定離婚,而他不想放人,所以大半夜的跑來自己這裏喝悶酒。

  只不過段立宇仍不覺得這有什麼好悶的,“就為了這種事情喝悶酒,我得說這真的不像你。”

  “就為了這種事情?”韓冀允對好友的語氣不以為然。

  段立宇仍不改口,“我不以為這有什麼好悶的。”

  “你說的倒輕鬆。”

  韓冀允譏諷好友的幸災樂禍。

  “是很輕鬆。”

  段立宇順勢接腔,“當初你決定結婚時,我原本以為你想要結束遊戲人間的生活,結果不論婚前婚後,你依然周旋在眾多女人之間,婚姻對你根本就不具任何的約束力。”  

  好友的話讓韓冀允想起稍早妻子說過的話,想到自己傷了她,他的心情頓時又是一陣惡劣。

  “好啦!”

  韓冀允粗魯的打斷,“我沒心情聽你評判我的婚姻。”

  段立宇不以為件,“我也沒打算評判你的婚姻,我只是懷疑既然連結婚都約束不了你,離婚對你能有什麼影響。”

  “你說什麼?”

  正要再為自己倒酒的韓冀允猛一聽到好友末了那句,手裏的動作頓時打住。

  “嗯?”段立宇一時反應不及。

  韓冀允只是心急的追問:“你剛才說的?”

  儘管不明白好友在心急什麼,段立宇還是重複了自己的想法,“我只是懷疑離婚對你會有任何影響。”

  韓冀允像是突然被人點住穴道似的,神情為之一凜。

  “怎麼?有什麼不對?”

  段立宇不解好友的反應。

  只見前一秒還抑鬱煩躁的韓冀允,下一秒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非但眉心全舒展開來,臉上甚至還揚起了笑容。

  “的確,是沒有影響。”

  當下,段立宇又給搞糊塗了。

  “你打算怎麼做?”段立宇問。

  韓冀允看著好友,一臉肯定的道:“離婚。”

  “離婚?!”

  頓時,段立宇是徹底的傻了眼。

  毫無疑問的,他依舊無法理解好友的感情世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