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要個媽咪這麼難 (曉叁) (已完成)

  哼!爹地不理我,我就來鬧自殺!
  咦?這個女人好象挺不賴,
  可以忍受本公主的壞脾氣、任我使喚,
  我就勉強住在這比我家廁所還小的房子吧!
  然才相處幾天,竟驚奇的發現──
  這女人居然不喜歡爹地的money耶!
  且還義正辭嚴的糾正我的金錢觀念。
  好,就是她了!
  看我使出渾身解數幫他們做媒。
  派她去買個霜淇淋,和爹地來個甜蜜蜜的約會,
  什麼?!她居然賞爹地一耳光?
  喔買嘎!這真是太猛了!
  那在超市來個偶遇總該可以了吧,
  什麼?!她又給爹地一巴掌?
  他們兩個怎這麼不對盤?

 

楔子      


  夜闌人靜,絕大多數的人早已歇息,對徐家杏來說卻才只是開始。

  電話響起,家杏熟練的接起聽筒,「生命線你好。」

  那頭立刻爆出,「我要去死!我要死給你們大人看。」

  稚嫩的聲音告訴了她來電者的年紀,「小朋友……」

  「不許叫我小朋友!」來電的小女孩吼著。

  她安撫道:「好好好,那阿姨叫妳什麼呢?」

  豈料那小女竟尖銳道:「誰是我阿姨啊?妳少跟那些狐狸精一樣不要臉了。」

  「啊?」家杏一愣。

  「叫我小姐。」小女孩趾高氣揚道。

  「小姐?」

  「對。」

  她懷疑自己聽到了什麼,「小妹妹,妳……」

  「誰准妳叫我小妹妹?妳耳朵聾啦?我說叫我小姐。」

  毫無疑問的,來電的這個小女孩根本就是被寵壞了,家杏雖然不認同,但還是決定暫時依著她。

  「好吧小姐,妳是不是可以先告訴阿……姊姊,妳為什麼想自殺?」

  小女孩又有意見,「妳都多大年紀了,還學人家裝可愛要我叫妳姊姊?」

  要不是家杏這會兒正線上上,她肯定會當小女孩是來找碴的。

  不等她介面,小女孩又以施恩的口吻說:「算了,姊姊就姊姊吧,就讓妳占一次便宜。」

  有沒有搞錯,到底是誰占誰便宜啦?!

  她捺著性子又問了遍,「妳是不是可以告訴姊姊,妳為什麼想自殺?」

  「我要讓你們後悔。」

  剛烈的語氣讓她忍不住好奇,「姊姊是不是可以請問妳一下,妳今年幾歲了?」

  小女孩一聽,「妳瞧不起我!」

  她連忙否認,「不是的,妳別誤會,姊姊只是單純的想要瞭解一下。」

  「八歲,妳有意見嗎?」小女孩回得很沖。

  小女孩的年紀跟說話的語氣讓家杏忍不住要懷疑,這該不會是惡作劇吧?

  「這電話是妳自己一個人打的嗎?」她問道。

  「不行嗎?」

  儘管可能是惡作劇,她還是本著職責說:「沒有,妳可不可以告訴姊姊,妳為什麼要讓我們後悔?」

  「要妳管!」

  「呃?」不要她管,那打電話來做什麼?

  家杏還沒來得及介面,小女孩卻又按捺不住,「爹地他不愛我,他一點也不在乎我。」

  家杏本能的安撫她,「不會的,做父母的怎麼會不愛自己的小孩呢?」

  「妳說謊!爹地如果愛我,怎麼會連我生日也不回來陪我?」小女孩在電話那頭控訴。

  「也許妳爹地是因為工作太忙一時忘記了。」家杏替小女孩的父親找藉口。

  「才不是,他叫劉媽準備了禮物。」

  「所以啦,妳爹地還是很愛妳的啊!」

  「妳知道什麼?爹地如果真的愛我,怎麼會連我生日也不提早回來?」小女孩倔強的語氣裏透露著委屈。

  家杏聽出來了,這才明白小女孩顯然是因為家長忙於工作疏於照顧,太過寂寞所致。

  理解了小女孩的心態,她不再對她驕縱的脾氣蹙眉,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同情。

  她安慰小女孩,「說不定爹地是因為臨時有事走不開,媽咪一定有跟妳解釋對不對?」

  此話一出,非但沒達到安撫的效果,反而引來小女孩的激動,「我才沒有媽咪!外面那些狐狸精也別想當我媽咪。」

  意識到自己的失言,她趕忙道歉,「對不起,姊姊不知道……」

  「誰要妳同情!多事。」小女孩毫不領情。

  瞭解小女孩的家庭背景,家杏對她的無禮也不以為意。

  「妳別誤會,姊姊只是覺得妳爹地一定是因為臨時有很重要的公事走不開,才沒辦法回來陪妳一塊過生日,但是他還是很愛妳的,不然怎麼會讓人替妳準備禮物呢?」

  家杏本意是希望能平息小女孩的失望,只可惜……

  「妳說謊!你們大人都說謊。」

  儘管不確定小女孩的父親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她還是說著善意的謊言,「不會的,姊姊相信一定是這樣的。」

  哪裡知道這年頭的小孩子精明得跟什麼似的,「妳又不認識我爹地,妳憑什麼相信?」

  家杏頓了下,「姊姊是不認識妳爹地,不過姊姊相信,一個再忙都記得要幫女兒準備生日禮物的父親,一定是非常愛妳的。」

  電話那頭的小女孩沉默了,沒有像剛才那樣怒衝衝的反駁。

  半響,「妳要是敢騙我,我一定會找妳算帳。」小女孩撂下狠話。

  家杏直覺回應,「姊姊不會騙妳的。」

  不料卻聽到小女孩道:「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你們大人全是一個樣,妳叫什麼名字?家裏住哪裡?電話號碼幾號?」

  「啊?」冷不防冒出來的問題讓她一愣。

  「要是妳騙我,我會去找妳算帳。」小女孩說出她的用意。

  為了安撫小女孩的情緒,家杏只得出賣自個兒的資料。


第一章      


  從昨天開始,家杏重新輪調白天班,卻因為作息還沒有調整過來,下了班的她幾乎快累癱了。

  站在承租的小套房前,她才從提袋裏找出鑰匙準備開門,隔壁房東家的門在這時打開。

  「徐小姐,妳終於回來了。」

  聽到聲音的家杏才要跟鄰居太太打招呼,一名小女孩已經被推到她面前。

  「這小孩子就交給妳了。」

  鄰居太太說完匆匆將門帶上,顯然迫不及待想送走小女孩,家杏甚至還來不及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確定無法從鄰居那兒得到隻字片語的解釋,她遂將視線拉回到小女孩身上。

  「妳騙我!」小女孩劈頭就指控。

  家杏一愣,不明白眼前的小女孩為什麼這麼說。

  儘管早已累癱,但為了儘快將事情弄明白,她還是和顏悅色的開口,「小朋友……」

  「我說過不許叫我小朋友!」

  「啊?」

  「妳知不知道我在這裏等妳多久了?」

  等她?她們認識嗎?家杏懷疑。

  再說,她是去上班又不是去玩,哪能說回來就回來。

  儘管不清楚小女孩是打哪冒出來的,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她的難纏,難怪剛才鄰居太太一見到自己回來便匆匆忙忙將小孩塞給她。

  「嗯……」家杏本想喊她小朋友,未了索性直接略過,「妳是來找我的?」

  「廢話!」小女孩回給她低能的一眼。

  「有什麼事嗎?」她面帶笑容的問。

  「我肚子餓了。」小女孩答非所問。

  那就快點回家吃飯去啊!家杏想這麼說,卻又看得出來眼前的小女孩恐怕不容易打發。

  看了看手裏提的便當,她認命道:「進來吧!」打開門讓小女孩進去。

  沒多久,小女孩已經坐在家杏的套房裏大啖她的晚餐。

  雖說家杏根本不期待小女孩的感激,事實上光聽她說話的口氣,她懷疑她懂得什麼叫感激,但--

  「難吃死了!這什麼東西啊?」小女孩嫌棄道。

  生平頭一遭,什麼叫不知感恩,家杏總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工作累了一天,下了班回來又餓著肚子將晚餐拱手讓出,換來的竟是這樣的評語,她懷疑自己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怎麼會碰上這樣倒楣的事。

  只不過眼下的她沒有多餘的時間埋怨,當務之急是要先弄清楚小女孩的身分跟來意。

  「小……嗯,妳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找我有什麼事?」

  「妳騙我!爹地根本一點也不愛我。」今天的家長會,班上每個同學的爸媽都出席了,就只有她……

  家杏實在不明白,小女孩為什麼口口聲聲說自己騙她。

  儘管年紀尚小,小女孩卻一眼便看出家杏的疑惑,內心怒氣更甚--她根本沒將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

  「上星期在電話中妳還說爹地是愛我的,結果今天班上就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家長出席!」小女孩的咆哮中混雜著委屈與難堪。

  家杏這才猛然記起上星期夜裏的那通電話,臉上綻出詫異的神情,「妳是打電話來的那個小女孩?」壓根沒料到她會找上門來。

  小女孩看在眼裏控訴道:「妳果然不記得了,妳根本只是在應付我。」

  她頓覺理虧,「對不起我……」

  「妳以為一句對不起就可以彌補對我的傷害嗎?」

  如果這會兒家杏不是當事人,肯定會覺得小女孩電視劇看太多了。

  「我很抱歉,真的。」她誠心致歉。

  看出她誠心認錯,小女孩這才滿意的報上姓名,「餘欣婉。」

  「啊?」

  「我說我叫餘欣婉。」欣婉不耐煩道,覺得她腦筋遲鈍。

  家杏這才反應過來,同時想起,「欣婉,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好嗎?」儘管早已累癱,但是要她由著一個小女孩自行離去卻是放心不下。

  欣婉毫不考慮,一口拒絕,「不要!」

  她誤解了欣婉的拒絕,「還是妳告訴我家裏的電話,我打電話請妳家裏的人過來接妳。」

  「我不要回去!」欣婉明白表示。

  「什麼?」

  「我要住在這裏。」她宣佈。

  「啊?!」

  無視她的驚詫,欣婉逕自環顧了下四周,「妳家怎麼這麼小?還有,妳家裏的人呢?怎麼都沒看到?」

  家杏哪裡還有心情回答她的問題,「小--欣婉,妳不能住在這裏。」捺著性子表示。

  「為什麼不行?」她理直氣壯的問。

  她最直接想到的是,「因為妳爹地要是找不到妳會擔心。」

  欣婉一聽,委屈又湧上心頭,「他才不會!他根本就不關心我。」

  「不會的,他……」

  「妳還想騙我?」

  「我……」被她這麼一堵,家杏頓時無語。

  欣婉的思緒又轉回剛才的問題,「妳還沒有告訴我妳家裏的人呢?怎麼都沒看到?」

  儘管相處不到半個小時,家杏卻看得出來小女孩驕縱自我的性格,要是沒能給她滿意的答復,她們很難繼續下一個問題。

  「我爸媽跟我姊、我弟都住在鄉下,只有我一個人留在臺北。」畢竟社工一職在鄉下很難有什麼發展。

  聽到她一個人住,欣婉很滿意,「妳只有一張床,那我要睡哪裡?」在家裏她擁有一間比這裏還要大上許多的房間,還有自己的玩具間跟書房,相較之下這裏簡直簡陋得不象話。

  她自顧自的決定讓家杏感到頭疼,只能重申,「欣婉,妳聽我說,妳不能住在我這裏。」

  「為什麼不行?」

  明白家人會擔心的理由行不通,她改口說道:「妳不認識我,妳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好人。」

  「我才不怕!」

  問題是我怕啊!她心裏頭叫苦。

  眼見有理說不通,家杏態度只得轉為強勢,「不管怎麼說妳都不能住在這裏,要是妳不肯讓我送妳回家,我只好送妳去警察局。」

  「我不要!」

  「那告訴我妳家的地址好嗎?」家杏軟言相求。

  「要是妳送我去警察局我就逃跑,然後到外面去流浪,我才不要回去!」

  聽到這話她頭疼了。

  的確,她是可以送小女孩去警察局,問題是--要是她沒回去真跑到街上流浪,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她肯定會良心不安。

  再望向小女孩,見她仍是一臉固執,倔強的眼神裏透露出脆弱,看在家杏眼裏更是不忍。

  「好吧,妳可以住下來。」她終於退讓,「不過妳必須打電話回去跟家裏說一聲。」

  欣婉隨即接腔,「劉媽會跟爹地說的。」

  她詫異,「妳告訴他們妳要來我這裏?」

  「對。」

  「而他們也答應?」她高度懷疑。

  「因為我一直吵、一直吵,劉媽拿我沒辦法就答應了。」

  聽到這話,家杏真不知道是該松一口氣還是難以置信,天底下居然有人這樣帶小孩?

  再說,寵小孩也該有個底限,非親非故的,他們難道就真這麼放心將小孩交給她?

  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感謝他們的信任,還是……

  罷了,既然家長也知道,頂多就是讓她在這裏住上一晚,明天就會來接她回去了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由於南下視察的關係,余時彥接獲通知匆匆趕回來已是晚上七點多。

  見到他回來,劉媽連忙上前道:「先生,小姐失蹤了。」

  儘管早在電話中獲得通知,這會兒親耳聽到劉媽證實,還是讓余時彥難以置信,「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失蹤?」

  司機小王也在一旁道:「傍晚我到學校接小姐,等了好久都沒見小姐出來,趕緊到學校辦公室去問,才發現找不到小姐的蹤影。」

  老早就趕來等在余家的校長緊張的道歉,「實在是很抱歉,余先生,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聽學校裏的老師說放學前明明還……」

  「不知道?」余時彥兩眼一瞪,「人在學校裡弄丟,你居然只有一句不知道?」

  被余時彥厲眼一掃,校長當下冷汗直流,「實在很抱歉,余先生,真的很對不起,學校裏我已經讓人去找了。」

  也難怪校長會這麼緊張,畢竟他面對的可不是一般尋常的學生家長,而是國內百大企業之一的鴻威企業總裁余時彥。

  年僅三十三歲,在父親倒下母親相繼辭世後一肩扛起餘家事業,偌大的家業到他手上非但沒有倒閉,甚至還發揚光大到今天這番榮景,經商手腕之卓越不言而喻。

  無暇理會校長無意義的廢言,他逕自轉向司機小王,「學校放學前你就到了?」

  小王急道:「跟平常一樣,早半個小時我就到校門口等了。」

  「家裏有沒有接到什麼不尋常的電話?」余時彥轉向劉媽確認。

  「沒有,整天都沒什麼不尋常,也沒聽其他傭人提起。」

  「學校最後見到人是什麼時候?」

  見余時彥的視線又轉了回來,校長忙道:「除了最後一堂課的老師之外,就是班上其他小朋友,我已經問過那名老師,她說直到下課前都沒有發現令千金有任何異狀,至於其他小朋友的部分可能得等到明天上學……」

  「除非有學生主動表示什麼,否則不許追問。」

  聽到余時彥的決定,校長忙改口,「是是是。」

  「在沒有找到人以前,我不希望聽到有任何消息從學校裏傳出。」

  「不會的、不會的。」校長連聲保證,「只有我跟少數幾位老師知道,晚點我就打電話去吩咐他們。」

  「你可以走了。」

  校長這才如獲特赦的離開。

  劉媽這時問起,「先生,是不是要報警處理?」

  余時彥靜默了幾秒,「暫時先別報警。」萬一女兒沒事,卻因消息曝光而引起歹徒覬覦反倒壞事。

  「那小姐……」

  「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過了?」

  開口回答的人是小王,「都找過了。」因為家世顯赫,出門皆有專人接送,是以欣婉可能去什麼地方,底下的人是再清楚不過。

  余時彥本想問是下是有什麼地方疏漏,卻發現自己對女兒平日慣去什麼地方一無所知。

  長久以來他將所有的精力全放在工作上頭,將女兒的事全權交由宅裏的傭人打理,直到此刻才猛然警覺到對女兒的疏忽。

  等不到余時彥更進一步的指示,劉媽叫喚,「先生……」

  他回過神,「繼續找!還有,吩咐下去,在人沒找到以前不准走漏任何風聲。」

  確定了他的指示,劉媽跟小王離開去辦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一早,家杏從醒來開始就在等門鈴響,卻遲遲沒有任何動靜,等到自己都差不多該出門了,她決定自力救濟。

  「欣婉,學校今天不是要上學嗎?」

  欣婉嘴裏吃著三明治,不諱言的承認,「對啊!」

  「那吃完早餐後我送妳去學校。」

  「不要!」她一口回絕。

  「啊?」

  「我不去學校。」

  不去?開什麼玩笑?

  「妳不去學校那要去哪裡?待會我還得出門上班,沒辦法留在家裏陪妳。」將她一個人留在家裏她又放心不下。

  「我跟妳去。」

  「跟我去?!」

  「對,我跟妳一塊去上班。」

  家杏覺得自己要暈了,她嘗試著解釋,「欣婉,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玩,不能隨隨便便帶妳一塊去。」

  「我一定要去。」她執拗道。

  雖說家杏已經二十五歲,對小孩子她一向自認還算有辦法,但遇上欣婉卻讓她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之感。

  兩人僵持了好一會兒,最後她妥協了,她甚至忍不住要懷疑,這年頭的小孩都這麼倔嗎?

  早晨的公車上擠滿了趕著上班的乘客,不同於家杏苦著張臉,欣婉顯得是興致勃勃,只不過問題很快就來了。

  「我沒有椅子坐。」雖說生平頭一遭搭公車很新鮮,但欣婉仍是很快便察覺到自己所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家杏環顧了下四周,「已經沒有位子了。」

  「誰說的!他們就有。」她指著一排坐在椅子上的乘客,毫不避諱的音量讓家杏頗為尷尬。

  她試圖對她解釋,「那是因為他們比我們先上車,所以才有椅子坐。」希望她能理解。

  打出生開始就嬌生慣養的欣婉哪裡能理解,「我要坐椅子-。」一臉堅持的宣佈。

  「等一下好不好,很快就到了。」家杏安撫她。

  「我一定要坐椅子。」

  就在家杏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之際,一名高中生從座位上站起來,「太太,這個位子給妳們坐。」

  猛一聽到那名高中生對自己的稱呼,家杏為之一愣,欣婉卻已老大不客氣的坐了下去。

  反應過來的她直覺就想解釋,未了還是作罷,硬著頭皮跟那名高中生道謝。

  因為窘困,她一直到下了公車才抬起頭來。

  只不過家杏所面臨到的問題尚未結束,才走進工作的地方,同事見她帶了個小女孩不禁好奇的圍了過來。

  在七嘴八舌的詢問聲中,家杏只能以朋友臨時有事請她幫忙照顧草草帶過。

  聽完她的解釋,有人調侃道:「幸好是朋友的小孩,否則黃組長可就要傷心了。」

  黃耀德喜歡家杏早已不是秘密,只不過男方太過保守,遲遲沒敢進一步採取行動,家杏心裏則沒有任何預設立場,畢竟沒交往過也說不準。

  她才要同事別亂說話,黃耀德已經走了過來。

  「說人人到,我們先走了。」

  一票人跟黃耀德打完招呼便識趣的離開。

  「組長早!」她先開口跟黃耀德打招呼。

  「早!」他看著家杏,眼神是欲言又止,「親戚的小孩嗎?長得好可愛。」

  一旁的欣婉將他的神情看在眼裏,加上剛才那票人說的話,心裏當即升起對他不滿的情緒。

  「不是,是……」

  「我是她女兒。」她沖口而出的話打斷了家杏要解釋的言語。

  「女兒?!」黃耀德錯愕,「妳結婚了?」

  家杏雖然不清楚欣婉為什麼這麼說,但還是解釋道:「只是朋友的小孩。」

  他松了口氣,「我想也是。」

  欣婉敵意不減的瞪視著他。

  對她來說,家杏是她好不容易才找著的避風港,誰也不許跟她搶。

  「因為朋友臨時有事請我幫忙照顧,我又不放心留她一個人在家裏,只好帶她一塊來上班。」

  「既然妳朋友臨時有事,不要緊。」他體諒的道。

  「謝謝組長,那我去工作了。」

  「去吧!」他語氣裏透著不捨。

  欣婉自動自發的拉著家杏離開。

  走出他的視線,家杏停下腳步,「欣婉,妳剛才為何要那樣說?」

  「他喜歡妳。」她一語道出。

  「什麼?」

  「妳也喜歡他?」欣婉固執的問。

  「我……」

  「你們正在交往嗎?」

  「不是,我們沒有在交往,妳怎麼會這麼想?」家杏忍不住要懷疑,這年頭的小孩都這麼早熟嗎?

  「他明明就喜歡妳。」

  「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她不確定小小年紀的她是否真明白喜歡的意思。

  「外頭那些狐狸精看我爹地的眼神就是那樣。」欣婉一副休想騙她的模樣。

  雖說小孩子對父母的佔有欲本來就比較強,可聽她開口閉口狐狸精的喊,家杏不得不提出糾正,「欣婉,妳不可以喊那些阿姨狐狸精。」

  「為什麼不行?還有,她們才不是我阿姨。」

  她捺著性子解釋,「妳可以不喜歡她們,但是喊人家狐狸精是不禮貌的行為。」她希望她能理解。

  欣婉固執的揚起下巴拒絕改口。

  家杏的語氣轉為堅持,「也許以前沒有人對妳說過,但是如果妳想留在這裏,我希望妳能學會禮貌。」

  小孩子是敏銳的,自然也感覺到她的堅持,只不過從小養成的驕縱卻不是說改就能改,「我為什麼要?」

  「這是對人的一種基本尊重,懂嗎?」

  欣婉儘管聽得似懂非懂,卻也看得出來,如果她想留下就非得答應不可,這才勉為其難的點頭。

  家杏露出滿意的笑容,殊不知欣婉心裏想的卻是只要不在她面前喊就行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