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西餐廳

Lulu下了飛機,深吸了一口氣,搭上機場接客巴士。

回到家,Lulu放下行李,衝了個熱水澡,換上一件白色的長裙,長髮在腦後綰了個髻,倒了杯紅酒,坐在陽台上,慢慢放鬆下來。

半個月的出差,讓Lulu覺得啤憊而厭煩,但是,沒辦法。

天色慢慢暗下來,都市星辰耀耀地亮起來。

Lulu伸了個懶腰,赤著腳在淡綠色的地毯上來回走著,感覺很舒服。每次長期的出差回來,Lulu都喜歡這樣在地毯上來回地走。

肚子餓了,Lulu停止了她的一慣性運動,放下腦後的長髮,赤腳穿上玫瑰紅的平底涼拖,拿上錢包出了門。

走出小區大門,右拐,走了十幾米,再右拐,這是一條平細的水泥路,路兩邊是稀稀落落的店鋪,只有幾家還在開著。Lulu住的是都市郊區的全封閉小區,靠近江邊,很安靜,也沒有什麼商業區,買東西都要坐車去都市中的那些商業中心。

平細水泥路的盡頭是江邊,沿江也是一條水泥路,路的沿江一邊是大片的綠化區,植著草坪,還有四季長綠的植物。

上了沿江路,左拐,前面一百多米處是一家西餐廳,名字很好聽,叫做“梅茜西餐廳”,餐廳的四周種著一大片的竹林,把餐廳包圍著,環境很是優雅。

Lulu很喜歡這裡的牛扒,不出差的時候,她是每個星期都必來這家餐廳吃牛扒的。叫一客牛扒,一杯飲料,一份炒飯,這是Lulu的習慣。每次Waiter不用問,送給Lulu的牛扒必然是七成熟,澆著紅色茄汁的。其實Lulu也很喜歡紅酒汁的那種,但是,她覺得茄汁的更好一點,番茄中含有大量的維生素。

因為經常來這家西餐廳,餐廳裡的Waiter都認識Lulu了。

沿江走著,江風輕輕吹起Lulu的長髮,Lulu向“梅茜西餐廳”看了一眼,她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餐廳今天的生意好象特別淡,門口都沒有車,平時這家餐廳的生意是很好的,門口總是停著一長排各種各樣的車。

透過竹叢,Lulu看見餐廳裡暗淡的燈光。這間餐廳的燈光一向是很暗淡的,餐桌上只放著一支紅色的蠟燭,很有氣氛。可能這也是Lulu喜歡這裡的緣故吧!

餐廳門口英俊的Waiter打開門,微彎著腰將Lulu請進餐廳裡面。Lulu在靠窗邊的座位上坐下,餐廳裡的Waiter立時給Lulu斟上一杯檸檬冰水。

Lulu向四周看看,餐廳裡用餐的人不太多,十幾個人分散在大餐廳的各處。Waiter筆直地站在那裡,暗淡的燭光在他們臉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光影。

喝了一口檸檬冰水,一股極度的寒意隨著冰水一起流進Lulu的腹中,讓她仍不住打了個寒顫,一股涼意從腹中一直竄到了心頭,寒意裡還有點淡淡的腥味。

Lulu皺了一下眉頭,放下冰水,將冰水推到離她較遠的桌上那個角落裡。但是,那股淡淡的腥味,還是幽幽地刺激著Lulu的鼻粘膜。

“您請”Waiter優雅地將一客牛扒、一杯鮮榨果汁、一份炒飯放在Lulu的面前,Lulu向他微笑以示謝意。在Waiter轉身的一瞬間,Lulu心頭上打了個突,那個Waiter的臉色在燭光的映照下,顯得鐵青,好象沒有一絲的血色一般。

Lulu心裡有點怪怪的,她覺得餐廳裡今天的氣氛很不對,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感覺。

還是快點吃完東西回家去吧!Lulu心裡暗想,她拿起刀叉,切下牛扒。牛扒上的茄汁紅艷艷的,比平時的顏色紅一些,濃濃的象是動脈血管裡流出來的血。Lulu心裡一陣噁心,今天怎麼了?盡想這些讓人不愉快的東西?

Lulu微眯了眼,把切下來的牛扒放進口裡,剛嚼了一下,一股濃重的腥味在口裡猛地竄開來,Lulu忍不住張開了嘴,“哇”地將牛扒吐了出來。她看著桌上的牛扒,好象是浸在血中一樣,忍不住又“哇哇”地吐起來,但是卻沒有吐出什麼來。

“需要幫忙嗎?”Waiter不知是什麼時候來到她身後的。

“拿走”Lulu指著牛扒叫起來。

Waiter疑惑地看了看她,還是叫人拿走了那客牛扒。Lulu拿過鮮榨果汁,猛地喝下一大口,心中的噁心壓了下去。
“您是不舒服嗎?”Waiter仍是小心地問道。

“那客牛扒……”Lulu不知道該怎麼和Waiter說。

“哦,要不,”Waiter輕聲地建議著,“我們幫您換一客?”

Lulu露出感激的微笑:“謝謝你!要不,”Lulu遲疑了一下,想著那牛扒上鮮血似的茄汁,她不由地又想吐,“給我換份紅酒汁的吧”

“沒問題”Waiter答應著走開了。

可能是出差久了,太啤憊了。Lulu靠在椅子上,閉著眼在心裡想著。

牛扒再次送上了Lulu的餐桌,紅酒汁的顏色微淡,不象剛才那茄汁紅色那麼紅得妖異了。Lulu切下一塊牛扒,卻沒有馬上吃,她將牛扒放在鼻子下細細地聞了一下,沒什麼腥味,這才放進了嘴裡。Lulu這時已經顧不上她優雅的形象了,放在鼻子下聞牛扒雖然很失禮,但總好過過吃進嘴裡再吐出來!

這一客的牛扒味道很好,牛扒不只沒有腥味,還帶著一種淡淡的甜味,大概是紅酒的甜味吧,這讓Lulu又恢復了她的好胃口。

吃完晚餐,Lulu買了單,沿著江邊散了一會兒步,回家睡覺去了。她實在太啤憊了,今天要早點休息,明天一早還要回公司匯報工作呢!

Lulu在半夜裡醒來,她感到胃裡一陣陣地痛,噁心,直想嘔吐,但是卻又吐不出什麼。她打開燈,拉開抽屜,找了幾粒胃藥。

Lulu正想吃下胃藥時,胃裡忽地一陣翻滾,Lulu忙跑進洗手間,還沒來得及打開抽水馬桶的蓋,胃裡的東西就一下子從口中噴涌而出了。

停止了嘔吐,Lulu清洗了口腔,吃下胃藥,坐了一下,感覺好多了。

現在,她不得不去打掃洗手間了。

Lulu走進洗手間,卻看見洗手間地上她嘔吐的東西是一塊一塊的肉,紅紅的,好象還是生的。天哪!餐廳給她的牛扒難道不是七成熟的嗎?她一向只吃七成熟的牛扒,Waiter是知道的,太熟的牛扒就老了,而太生的牛扒有淡腥味,而且Lulu的胃也受不了。

太過份了!Lulu有些生氣了,難怪餐廳的客人少了很多,他們一定是和Lulu一樣,受到了不好的待遇,不再來這家餐廳了。

折騰了許久,Lulu終於安靜地睡著了。

第二天的下午,Lulu匯報完了工作,坐在辦公室裡衝了一杯咖啡,拿了一張報紙隨手翻看著。

總經理秘書小慧拿著一份文件走進來,她正要把文件給Lulu,卻看見Lulu臉色蒼白,手不住地顫抖,似乎連報紙都拿不住了。

“你怎麼了?”小慧關切地問Lulu,卻見Lulu抬起頭茫然地望著她,又低頭看看報紙,然後就“哇”地一聲怪叫,扔下了報紙,跑出辦公室去。

小慧奇怪地看著跑出去的Lulu,不由撿起報紙來看了一下,卻見報紙上整幅是一篇新聞報道,用特大的字打著標題:“被燒餐廳有下文,三天連續死三人”。

小慧好奇地看了新聞報道,報道上說:本市西郊江邊沿江路上一座叫“梅茜西餐廳”的餐廳,繼三天前大火後,又爆出恐怖新聞。

三天前的夜晚,該餐廳忽發大火,火因不明,據後來消防人員透露,大火發生當時,在餐廳中就餐的客人和餐廳的工作人員,沒有一個能逃離火場的。

起火原因卻一直在調查中,尚未有結果。

但是,在失火後的三天中,餐廳被燒後的廢墟上,連續三天發現三具屍體,死者都是七八歲的小男孩,死因是失血過多,並且屍體四肢上的肌肉被切割,在現場卻沒有發現被切下的肌肉。

看了這篇報道,小慧也不由地一陣陣地想吐。

小慧忍不住來到洗手間,卻無意中發現Lulu正在洗手間裡嘔吐,可是她卻什麼也吐不出來。

Lulu後來搬離了原來住的小區,但卻得了奇怪的毛病:一看見牛肉和茄汁就嘔吐。後來病情發展地越來越嚴重,甚至看見辣椒醬等一些紅紅濃濃的東西也會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