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要巧克力嗎?

初戀是美好的,甜蜜之中帶著酸澀,就像一杯加了橄欖的西班牙雪莉酒,以複雜﹑難忘的味道讓人懷念終生。 初戀是一個人從幼稚邁向成熟的必要階段,我們可以從中學會,怎樣去愛一個人,怎樣面對別人對自己的愛。

初戀雖然並不成熟,亦不是完整的愛情。但是,它是最純潔的,其中沒有攙雜任何的利益和物質因素,只是純粹的心靈的悸動﹑本能的吸引。也許初戀缺乏理智,但卻是最真摯,最熱烈的。相對真正的愛情,它欠缺的可能只是一份責任而已,但同時也剔除了不少複雜的世故。

現代青年人的初戀多發生在中學階段,學校裡沒有貧富差距﹑沒有社會地位的高低,大家不用考慮經濟收入﹑住房問題。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在作者上高中的時候,初戀是兩個如洪水猛獸一般的字眼兒。為此,教育界甚至專門創造了一個詞彙,叫做“早戀”。顧名思義,就是過早發生的戀愛。隨著中學生思想的開化,當事態發展到要在“早戀”的後面加上“問題”這兩個字的時候,老師們恐慌了。任何男女同學的親密交往都會被扣上“早戀”的大帽子,並加以密切的監視和嚴厲的訓導。兩個完全脫節的時代在進行碰撞,老師和學生如同生活在不同星球上的兩種生物,根本無法相互理解和溝通。

相信現在這種情況一定已有所改善,男女生之間健康的感情交往應該已經得到諒解和允許了吧!但是,懷著不認真的態度玩感情遊戲,是不健康的,也是絕對不能夠允許的。

這次要講的,是發生在日本一所普通的高中,一個關於初戀的故事。相信以現在高中生的頭腦和判斷力,一定能夠對這個故事所揭示的是與非﹑得與失做出一個正確的評價。所以,作者在此就不做過多的評論了。

北海道的國立楓穀梁中學是一所當地知名的重點高中,每年這裡都會匯集一批各個初中裡成績最優異的學生。在這裡,考取大學的升學率就是無可質疑的“硬道理”。

當然,高分生決不意味著是只會讀書的書呆子,他們也有活潑﹑天真﹑朝氣蓬勃的一面。青春的熱血在他們的脈搏中跳動著,熱情在他們的胸中燃燒。

青春就是青春,不管大家承不承認,有一句老話說得好:哪個少年不愛美,哪個少女不懷春。青春的萌動讓他們悄悄的幻想著,羞澀的期待著,那份讓人心跳的初戀。

繼而,有人得到了初戀的幸福,有人嘗到了失敗的苦澀,這便是人類短暫的青春。其實,這也不就是整個人生的縮影嗎?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可是突然間,一件奇怪而恐怖的事情打破了這個校園的寧靜。

那是一個情人節的傍晚,這個北方的城市,在這樣的季節,雖然才只有六點,但是天已經黑了。廣原拎著書包,緩緩的從教室裡走出。學校里幾乎已經沒有人了,走廊裡黑漆漆的,他“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在靜靜的教學樓裡迴盪著。

“唉!沒想到都這麼晚了。看來執意要在學校裡把作業做完是個錯誤,這麼晚回家,一定要挨一頓痛罵了。”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緊張的掃視了一下四周。顯然,黑暗空曠的樓道讓他有些害怕。

四周看了一遍之後,廣原笑著搖搖頭,一個大男人還怕黑,簡直太丟臉了。

“說到大男人,我還真是失敗!今天是情人節,班上那些臭小子一定都在和女朋友逛街﹑看電影吧,只有我還獨自待在學校,難道我就這麼沒有女人緣嗎?唉!算了,好男人應該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廣原自我安慰著。

“……不過,要是真能受到女孩子的青睞就更好了。女孩子送的情人節巧克力,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他一邊走,一邊做起白日夢來。

“啪嗒﹑啪嗒……”這時,走廊裡響起了另一個腳步聲。這腳步很輕,聽上去像是個女孩子,但是頻率卻很慢,彷彿是在散步。

廣原站住了,他清楚的聽到,腳步聲來自身後。他不敢回頭,這樣的環境加上這樣的腳步聲,所營造的氣氛實在太詭異了。廣原感到脊梁骨上直冒涼風,他想快點走,但是雙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綁住了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你要巧克力嗎?”一個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自背後響起。

巧克力?廣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會有女孩主動送他巧克力,剛才的緊張和害怕一瞬間便煙消雲散了。他回過頭,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陌生女孩兒,她穿著一件楓穀梁中學的校服,長長的頭髮,一張白淨的瓜子臉上帶著幾分羞澀的紅暈,藉著窗外的燈光,可以看到她一雙如秋水般的眸子閃動著忐忑﹑和期待。

廣原的心幾乎從喉嚨中蹦了出來,這是在做夢嗎?如果是夢,他真希望能夠永遠不要醒。他注意到,女孩兒的手中捧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品盒,不用說,裡面裝的就是巧克力。

至於為什麼這個女孩這麼晚出現在這裡,對廣原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終於有女孩子在情人節這天送給他期盼已久的巧克力,更重要的是,這個女孩長得實在太可愛了。

“難道……難道我的春天終於到來了嗎?”廣原激動得幾乎要落淚了。

“你說什麼?”女孩兒不解的望著他。

“不,沒什麼。這巧克力真的是送給我的嗎?”廣原對發生的事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那女孩害羞的低下了頭。

“非常感謝!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我以前從沒有見過你?”

“我叫長谷川奈奈,雖然你沒有留意過我,但是我已經注意你很久了。如果不嫌棄,請你和我交往吧。”奈奈的頭垂得更低了。

“……”廣原此刻感覺到天旋地轉,整個人彷彿都墜入了雲端一般。

“……如果願意,就請吃下我的巧克力吧。”奈奈將巧克力舉到廣原的面前。

“是!我不勝榮幸!”此刻的廣原感動得熱淚盈眶,他接過了巧克力,拆開包裝,一顆接一顆的吃了起來。

“好吃嗎?”

“好吃。”

“那就這樣滿足的死吧!”奈奈用手在臉上一抹,現出了一張奇醜的臉,小眼睛,蒜頭鼻子,密密麻麻的粉刺使整個臉彷彿腫起來了一般,最誇張的是她的嘴,廣原從沒見過有人長著這麼大的嘴,幾乎都快長到腮邊了。

為什麼?為什麼剛才還是如天使一般的少女,頃刻間就變成了醜八怪了呢?廣原驚得目瞪口呆。正在這時,一陣鑽心的腹痛讓他一下子倒了下去。

“為什麼?這到底是……”廣原蜷縮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他抬頭望著那個醜陋的女孩,眼神中充滿了疑問和迷惑。

“你怎麼了?我的巧克力現在不好吃了嗎?剛才你怎麼吃得那樣津津有味?難道看到了我醜陋的真面目,連巧克力也變得難吃了嗎?你們這些專會以貌取人的臭男人!這就是你們應得的下場!哈哈……”奈奈狂笑起來,她本已醜陋的臉,此刻變得更加猙獰。

廣原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直到看著那醜女像一縷青煙一樣在眼前消失,廣原也隨之昏了過去。

當再度恢復知覺的時候,廣原已經躺在了床上。首先映入他眼簾的是父母和校長的面容。

“這裡是哪兒?”

“你終於醒了!這裡是醫院,你覺得怎麼樣?”母親的眼裡充滿了關切。

“我為什麼在這兒?”

“你吃了含有毒藥的巧克力,倒在了學校的走廊上,幸虧被巡夜的校工及時發現,要不然……”說著,母親已經泣不成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