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幹訓班驚魂

看了大家貢獻了那麼多,我也來說說我當兵時的故事好了....

那是我剛當兵沒有多久的事,因為我是陸軍,而本身又是學化工出身的,所以在中心選兵的時候,就被選成了化學兵,經過為期一個月的學校訓練,就分發到了我的單位,因為我的單位是屬於軍團的後勤部隊,所以常為應軍團部的要求,派人去軍團支援勤務,而就在我剛到單位沒有多久,軍團的幹訓班來我們的群部要個會中文打字的人,那麼群部自然是向營部要人,營部也就有樣學樣的向基層的連隊要了(好康的群部、營部自己拿,壞康的就要下面的連隊去擔屎),最可憐的就是像我們這些剛分發下來的菜鳥了啦!上頭要人,那連長就看了看,把連上的菜鳥中他認為會搗蛋的或是看不順眼的派了出去,而我也不知如何會被看不順眼,剛來連上兩天都還沒能適應,就得打蓋去軍團報到。後來才知道,因為我的專長中有一項是中打(我是指電腦中文輸入,又不是中文鉛版打字,但誰理你啊!反正有人出去就好了,誰會管菜鳥的死活),就這樣子趕鴨子上架。是是禍也就沒個定論了....但不會打鉛字就不要寫中打,不然有時真會死得很難看哦!

我在到軍團報到沒有多久,就有個下士來把我帶到幹訓班去,那是個獨立的營區,是在軍團之外沒有多遠的地方,四周都是操場,而這個營區是以前軍團的看守所,關過很多犯過罪的軍人,自然也有些是在這個營區中離開人世的.....

我去的時候仍可以看到一些鐵門拆掉了剩下來的遺跡,聽那兒的學長說有學生來的時候就好一些,不然的話,這兒總是陰陰的,而且就算是住滿了一期五百多的個學生,仍會有學生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因為我們的那個營是一個如下圖的建築︰

正門

┌════════════┤├═══════════┐ │123 │ │┌═══════════┬═════┬┬┬┬══┐│ ││ │三樓 ││││ ││ │├═┐ │通 ├┴┴┘┌═┤│ ││ s┘ │* │ └s ││ │├═┐ ┌═══════┴═════┴═┐ ┌═┤│ ││ │ │ │ │4 ││ │├═┤ │ │ ├═┤│ │├═┘ │ │ │5 ││ ││一 │ │ ├═┤│ ││樓 │ │ │6 ││ ││寢 │ │ └═┤│ ││室 │ │教室 ││ ││ │ │ ││ │└═══┘1:支援的軍官幹部寢室 └═══┘│ │ 2:幹訓班行政寂室 │ │ 3:支援的軍官幹部寢室 ┴ │ s:樓梯側門 │ 4:幹訓班軍官寢室 ┬ │ 5,6:文書寢室(我位在6) │ │ 1,2,3:在三樓 │ │ 4,5,6:在二樓 │ │ ┌═══════════════┐ │ │ │餐廳 │ │

而學生們就是住在那一樓寢室和三樓通的地方,而通常會在一樓學生住的地方看到半夜的時候有一個長髮的女鬼在那兒遊蕩,可也沒有說過什麼害人的事發生,所以大家也只是心裡毛毛的,可是軍中對這等事總是低調處理,沒事反映上去,上級還會以為是妖言惑眾,所以大家也只好就是以沒出事就好的心態來看待位常客,反正她也不會沒事就出來嚇人,只是總在大家熟睡之際,出來遊走遊走,日子久了大家也不以為意,當然住那兒的也只有自認倒霉了,誰叫是在當兵,不像大專寶寶,那時人命是不值錢的啦!而我是去支援的,所以待遇也就好一些,是和班部的文書住在5和6的兩間寢室中,當然那一樓的大寢室也是少去為妙,能不去就不去。

我想大家都應該記得,有一個少校盜賣軍火,後來被捉到了,軍團為了要能對內部起警的作用,就要各單位派人去看那少校被處決的實況,那時我們那兒有十多個來支援的士官幹部,有的是志願役的有的是義務役的,其中有一個是志願役的中士(以下就稱為A中士好了),為人很豪爽,全身黝黑,一看就可知從小就是個健康寶寶,學生一看到他就不敢多說一句話,而且他太太才剛為了他生了一個女兒沒有多久,就在那個少校要被槍決的那個晚上,他本是被長官要求帶學生去現埸的一位幹部,可以他臨時有事,就和別人換了一換,說實在的,這也是命啊!要是他不要和別人換,也許也就不會是他了。但誰能預知這個未知的命運呢?

那天晚上班部大約要派三、四十人去參觀這場槍決,到了九點晚點名完之後,要去看槍決的人就集合出發了,沒有去的學生或是幹部,就如往常一樣的,做一做體能,看一下衛哨,到了十點大家就上床去了,因為營舍的小寢室不多,所以有些士官幹部就得和學生一樣,要睡在大通之中,而A中士也不例外,他是和五六個士官一起住在三樓通的左下角落(*的位置)。他們每天晚上不是聊天就是打打撲克牌來打發時間,而這一天晚上也不例外,他們也還是一邊打牌一邊打屁,真到了約子夜快一點的時候,大家才紛紛收拾一下,上床去睡覺,氣氛也如往常一樣,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大約在一點半的時候,一個即將要退伍的下士(以下就稱為B),他在睡夢中聽到了一個很大的喘氣的聲音,而他直覺的反應就是盡快的爬起來,因為在他來支援前,他在自己的部隊中,也曾遇到過相同的情事,就是--鬼壓床的現像。所以這個下士B就急忙一邊把其他的士官都叫醒,一邊把自己去廟裡求來的符就放到A中士的身上,可是沒有用,那個A中士的呼吸聲比起前一分鐘來得更加的大聲,更加的急促,而其他的士官有的急忙去找小帽,有的跑去找國旗,有的拿出自己的護身符,因為我們都知道,小帽上有國徽,那是可以鎮邪的,反正只要是可以鎮邪的東西也都找來了,大家都希望A中士可以早些回復知覺,所以整個通突然成了鬧哄哄的一片,連在睡覺的也都被叫醒了起來,希望能增加現場的陽氣,但儘管大家是如此的努力,想辦法把所有可以想到的東西找來,期能把這被鬼壓床的A中士喚醒,可是他的呼吸聲竟是由不斷的急促之中,不住的更加急促,而那原本紅潤的腳底板,就在大家的努力聲中,轉而為白,再而蒼白,進而由蒼白變成了紫,再變成紫黑色。而B則也好像發了瘋似的,真呼著A的名字,並且不住用力的大力或推或搖或抱住A,深怕A就此在他眼前不見一般,可是A就是沒有反應,而且呼吸聲也慢慢的由大聲轉成虛弱,這時B反而停止了所有的大動作,而改為A進行人工呼吸,但不論他如何的努力,和要求其他的士官換手作人工呼吸,A的氣息就有如是快沒了一般,最後氣息真的如一條游絲一樣,幾乎再也探不到了。他的表情就好像是窒息一樣,整個臉由原先的黝黑變成滿臉通紅如和人爭論時的臉紅脖子粗,再來由通紅轉成比白紙還要白,而他的嘴唇則是凸出在那粉白的臉上一樣,兩條紫黑的線條,和臉色形成了一附極不諧調的畫面。而且臉上的五官也彷彿是因痛苦而糾集在一起,這時想起來,仍令我不住的打著冷顫!我們就在救護車來到之前十數分鐘就失去了他,所以救護車只是來把他帶走,根本沒能幫上什麼忙的....

最後,等到救護車離開時,時間也才不過是兩點多而已,剩下的幹部自然也就打發大家再回去睡覺,可是大家心裡也都仍是毛毛的,自然難以入睡。這時睡在6寢室的一位中尉(稱為C),因為他們同單位的軍官也去看那場處決了,所以叫了位自己同單位的下士去寢室陪他,卻也不等那下士拿睡袋,就逕行回房上床去,就在他一躺下去的一瞬間,他發覺自己看到一團黑影,由5寢室的牆穿牆過來,急速的往他身上撲來,他就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個黑影壓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叫也叫不出來,身體也是一動也不能動。就在他心慌意亂之際,那個下士就提了睡袋進來,發現他和先前那個B中士一樣,就再大聲呼救,大家才回床上沒兩分鐘就又紛紛從床上跳了起來,不過可能是這一回發現得早,在大家擁簇過來之際,那C就又可以恢復了行動,後來他心有餘悸的回憶說,就在大家圍過來之時,那黑影就突然地離開他的身上,消失在這間寢室的天花板之上。所以那一晚,那軍官和他們單位的下士也不敢再睡在6寢室,而改和大家住在大通裡,其實大家也不敢再睡了,而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的,直到天明。

而我和住在2寢室的行政,感情不錯,本來行政都是自己一人住的,當過兵的應都明白,應行政是管單位的錢的,而且這樣一個幹訓單位的經費自然也多啦!所以平常人是不被允許進入的,除了主官以外。就是因為和他的感情很好,又在這件事發生之後,當晚我就馬上搬入和他同住,大約是同住了一個多月,記得那行政他也是很害怕,房裡除了原有的擺設,更是多了國旗、值星帶....等我們認為任何可以鎮邪、避邪的東西都放了進去。

到了快四點的時候,去看槍決的學生幹部們才回來,他們說去那兒看槍決真的很恐怖,大家在約十二點的時候就要就定位了,可是要等到過了子夜才行刑,即是約是什夜一點之後啦!刑場的中央了一些白色的被子,在快一點的時候,憲兵把那要槍決的人攙扶到場中央,聽說是會給死刑犯打些迷藥,這樣比較人道!到底是有打迷藥,或是死刑犯已嚇到了腿軟了,這我們也就不得而知了。攙扶到了白被子的中央,要他跪在那兒,而槍手站成一掛,誰也不知道誰的槍中有實彈,一聲令下,槍仔齊發,那槍決犯也應聲往前撲,倒下的地方一下子就是一灘血了,而在那前端的血則呈散射狀,那時的空氣就好像是凝結了一般,除了那陣槍聲之外,真的是一片死寂,要不是有位菜鳥憲兵槍手因心中害怕而昏厥倒地,大家真不知這時間還要停滯多久!而這時也正是半夜一點多的時候,不知和那A中士的死因是不是有所關聯?而C中尉所看到的那個黑影,和使A致死的是不是同一個呢?我們也就不得而知了!

過了兩三天,那個驗屍報告出來了,學生們自然不得而知其內容,因幹部也都是被告知A中士乃是因心臟病發作而去逝的。可是那行政從班部的組長中校那兒得知,在醫院的時候,醫生們根本找不出這A猝死的原因,可是軍中可不能發佈說有個中士猝死,所以才要求軍醫院開說是心臟病突發而去逝的。這自然也是和死者的家屬商量的結果,這樣上級也不會再派人下來調查,而死者也可以留有全屍,因他們要求家屬若不相信是心臟病發的話,便要解剖,而他的父母親皆是舊思想的人,想白髮化送黑髮已是夠悲痛的了,又何忍不給兒子個全屍呢?這是我們在他父母請道士來牽魂的時候,由他父母那兒打探而知的,並且他們還明白的告訴我們,他的兒子從來沒有心臟的疾病,而且他們的家族之中也未曾有人有心臟病的記錄,怎麼會有可能會是心臟病的問題呢?

後來班部長官還要求各幹部、學員不可對外散佈這個事件,說這乃是怪力亂神之說,會動搖軍心,散佈者以散佈謠言論罪!但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一個--------鬼壓床事件,而且我們還損失了一個中士,這如何可以杜撰得了的呢?

在這事件後沒有多久的時光,上級派了個CPR的急救團來教導幹部們如何的對類似的狀況作處理,我相信這是可行的,但並非都是時時是可行的,不是嗎?」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呢?〃

結果有次我們好幾個人都在同一天的午覺,同時夢到A中士回來看我們訓練的情形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