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惡詛村

作者:大袖遮天


李和維特一踏上這片土地,不由屏住了呼吸。
  這是一片廣闊的荒原,深黑色的泥土一直蔓延到天邊,地面上除了一寸來長的硬草,什麼也沒有長。站在荒原中央,四面八方都是荒涼,絕無人蹤,寂靜得令人空虛。天空中密不透風地蒙著厚厚一層烏雲,只有在靠近地平線落日的地方,烏雲才略微稀薄一點。

  “你確定是在這裏?”維特疑惑地問,“這裏看起來不象有人的樣子。”“是這裏。”李再次仔細看了看地圖,那上面清楚地標明了惡詛村的方向。

  李和維特是堂兄弟,他們的祖父最近去世了,留下一個奇怪的遺願,希望將自己的骨灰灑到故鄉的土地上。祖父的故鄉,是在南美大陸上一個名叫惡詛村的地方,李和維特作為他的後人,帶著他的骨灰,帶著他手繪的地圖,幾經曲折,終于找到了地圖上標明的黑色荒原。

  但是惡詛村在哪裏呢?

  極目遠眺,四野茫茫,看不出有人經過的痕跡。李對照地圖,仔細辨認了一番,指著北方道:“朝那邊走。”說完他便繼續朝北方走去,在他左手邊,一輪沉重的夕陽,正在緩緩朝地平線靠攏,荒原在殘陽的暗紅渲染下,顯出血一般的色彩。維特搖搖頭,也跟了上去。

  “惡詛村,多可怕的名字。”維特的聲音從蒼涼的風中傳來。

  李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無論那個地方多麼古怪,他們都必須完成任務——他摸了摸背包裏那個圓形的骨灰壇子,又想起祖父的笑容——那個一生都保持著神秘色彩的老人,帶著一種宿命的悲哀,常常那樣望著他們,微笑,再微笑,象所有慈愛的祖父一樣。想到這裏,李忽然覺得鼻子發酸,眼眶也濕潤了。

  “李!”維特看著他笑起來,“你越來越象你的中國母親了,這樣多愁善感。快走吧,太陽快消失了。”地上的影子越來越長,天空,漸漸失去光彩,轉為與這土地一樣厚重的黑色,這是荒原中特有的烏雲層,終年不散,只有在太陽最強烈的時候,才能勉強看到一點藍色的天空——祖父在遺囑裏特別詳細注明了這點。

  依據地圖的指示,他們還要再望前走50多裏路,才能看見惡詛村。他們疲憊的雙腿已經有點不聽使喚,可是祖父的遺囑上還特別注明了另外一條——“絕對不能在荒原上過夜。”祖父說的話,肯定有他的道理,即使是維特這樣任性的人,也不敢違背他的意思停下來休息。他們加快腳步繼續趕路,一路上不再說話,只有沉重的呼吸聲,伴隨著夕陽下落。

  在最後一縷陽光消失之前,他們終于到達了惡詛村。村口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刻著奇怪的南美文字,李和維特從小跟隨祖父學過這種文字,仔細看了看,就著一點余光,讀著那些音調奇怪的語句——“日落之後不要單獨外出;日落之後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相視一笑——多麼奇怪的話。

  村子裏十分寂靜,茅草屋淩亂地散布在村中各處,一些光著上身、穿著稻草裙的孩子們,正慌慌張張地朝家裏飛奔,身後跟著一群狗和幾只雞。

  “嘿,小孩!”維特用惡詛村的方言叫著他們,“這裏有旅店嗎?”孩子們聽見他的話,露出驚恐的表情,跑得更加飛快,沖進他們各自的茅草屋,將結實的木門使勁關好。

  “他們怎麼了?”維特問道。李聳聳肩。

  天色全黑了。因為有烏雲遮擋著天空,太陽一落山,就什麼也看不見了,星星和月亮都不見蹤影。維特從包裏抽出事先備好的電筒,強烈的光芒亮起來了,一些好奇的孩子,從窗口探出一個個小腦袋,但是維特一朝他們打招呼,他們就象小鳥一樣縮了回去。

  他們沿著村中的大路朝裏走,希望找到一間旅社。這裏看來是個土著部落,村民的不開化程度很高,茅屋建造得非常粗糙,屋外晾著的衣裳,也只是簡單的幾片布,根本稱不上形狀,從茅屋窗口透出的,不是電燈的光,而是一星星微弱的火把光芒,甚至在茅屋的外面,他們還發現了舂米的石臼。他們很難相信,自己那個有三個博士學位的祖父是在這裏出生的。

  “你們怎麼在夜裏出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傳來。維特將電筒朝出聲的地方照去,那個女孩子在黑暗中凸顯出來了。這是個很健壯的年輕姑娘,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一身黝黑的肌膚閃閃發光。她和那些孩子一樣穿著稻草裙,上身只圍著很短的一小塊布,長頭發上掛滿五顏六色的花串,赤足上也戴著兩串花。

  “我們是外地來的,”李說,同時舉了舉手裏的包,將骨灰壇子的形狀顯示給她看,“我祖父在這裏出生,現在他死了,想回到這裏。你知道哪裏有旅店嗎?”女孩子冷冷地看他一眼:“你們別指望在這裏找到旅店——明天日出之前,誰也不會理你們的。”“為什麼?”維特感到很奇怪,“是因為村口石碑上的那些字嗎?”“是的,”女孩說,皺了皺眉頭,仿佛有些不耐煩,“我叫阿提拉,你們呢?”李將他們的名字說了出來,女孩又皺了一下眉頭:“這名字很怪。你們跟我來吧。”她頓了頓,又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如果你們肯相信我的話。”李和維特笑了笑,跟在她身後走著。她帶著他們來到一處茅草屋,將門推開:“你們今夜可以誰這裏,這是雅布老婆婆的房子。”她帶著他們進屋,點亮掛在牆上的火把,屋裏頓時亮堂起來。屋內陳設十分簡陋,靠牆的地板上堆著一堆稻草,上面鋪著一張席子,看來那就是床了。另一邊是個小小的灶台,裏面的火已經熄滅許久。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雅布老婆婆哪去了?”李問道。

  阿提拉看他一眼,轉身走出屋子,從黑暗中遠遠拋下一句話:“她死了兩天了。”呆在一個死去不久的老太婆的屋子裏,兩個人有點害怕,肚子也餓起來。維特在灶台上一陣亂翻,翻出一塊風幹的臘肉,想了想,還是沒有吃。

  “也許那是人肉呢。”他開玩笑道。

  李在床邊的牆角裏發現一個陶罐,裏面盛著半罐水,他聞了聞,水已經有點味道了。

  沒有辦法,兩人只得各自吃了兩塊巧克力充饑,臉也不洗,倒頭便睡。

  茅草屋的窗子用一塊薄薄的獸皮蒙著,風突然強勁起來,鼓動獸皮發出嗡嗡的聲音。外面隱約傳來唱歌聲。

  “誰在唱歌?”維特坐起來,掀開獸皮窗簾的一角,朝外望去。

  外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

  “睡吧,”李說,“別管他。”維特正要睡下,那歌聲突然嘹亮起來,就在他們門口回響,聲音柔媚婉轉,用惡詛村方言唱著一首情歌,大意是說一個等待了很久的女子,對情人的思念。

  “……要是夏天不回來,那就秋天來;要是秋天不回來,那就冬天來……”歌聲慢慢地唱著,旁邊還有很多人在鼓掌。但是維特和李朝窗口望去時,外面仍舊是一團漆黑。

  “他們不用點燈嗎?”維特笑道,“在黑暗中唱歌,真奇怪。”李也覺得有些奇怪。他坐起來,聽了一陣,對維特使個眼色,兩人熄滅火把,悄悄地起身,朝門口走去,走到門口,正要開門,歌聲卻噶然而止。維特猛然將門拉開,電筒朝黑暗中照去,四面都是安靜的茅草屋,一個人影也沒看見。

  “她走得好快。”維特咕隆道。

  這一整個夜晚,他們都不斷聽見窗外傳來切切私語聲,還有人在走來走去,有人歎息,可是長途跋涉後,他們實在太累了,累得沒有力氣爬起來看一看。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太陽透過茅草屋的縫隙在屋內投下班駁的光點,當他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鍾了。 屋外傳來喧嘩的人聲,不時有人在大笑,還有狗在汪汪的叫,仿佛經過一夜的沉睡,這個村子終于從沉默中蘇醒了。

  維特和李走出屋子,陽光強烈地照在地面上,發出灼熱的光芒。村裏的人看見他們出來,都吃了一驚,有些人警惕地看著他們,遠遠地避開。

  “你們好!”維特微笑著和他們打招呼。他們露出懷疑的神色,互相看了看,又狐疑地望著維特。

  “你們從哪裏來?”一個老人問道,“昨天已經有人告訴我村裏來了兩個陌生人,就是你們吧?”李走出茅屋,朝他們走過去,他們卻朝後退。李怔了怔,站住了。他回頭望望維特,維特朝他笑笑。

  李也笑了笑,簡單地說明了自己的來意。當他說到自己的祖父是惡詛村人時,村民們發出一陣噓聲。

  “年輕人,在惡詛村裏,不要說謊,”那老人道,“惡詛村的人從來不到外面去。”“我們沒有說謊。”維特說著,將祖父的骨灰盒給他們看。但是村民們並不認識這是什麼東西,仍舊在大聲指責他們撒謊。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那老人看來在村裏很有地位,他一開口,其他人就都不說話了,“你們對我們說謊,並且還住在死人的屋子裏。”他用蒼老而銳利的眼睛死死盯著兩人,仿佛要從他們眼睛裏挖出真話。

  “我們沒有說謊,”維特從袋中取出一串骨頭項鏈——那是祖父小時候在惡詛村戴的,上面刻著祖父的名字——阿古力特。老人接過那串項鏈,和村裏人仔細傳看了一遍,眉頭漸漸皺起,喃喃道:“阿古力特?那個想到外面去的孩子?”他驀然抬頭望著李和維特,“他沒有死?他還有了孩子?”“是的,”李說,“他到了英國,結了婚,我們是他的孫子。”老人顯然相信了他的話,揮揮手,村民們便陸續散去了。

  “阿古力特出去了,很好。”老人點點頭,“但是你們不該來——任何人都不應該來惡詛村。”“為什麼?”老人招呼他們在樹底下陰涼的地方坐下,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給他們送來草汁飲料——那是一種深綠色的汁液,和涼水兌在一起,喝起來有點清涼的感覺。老人喝了兩杯飲料,又從隨身的一個獸皮荷包裏掏出不知是什麼葉子嚼著,這才告訴他們惡詛村的故事。

  惡詛村周圍的荒原,原本是一片肥沃的土地,這片蘊藏著生命的土地上,繁衍出各種動物和植物,還有人。幾百年前,這裏一共有30多個部落,象蒲公英種子一樣散落在原野的各處,大家互不侵犯。

  但是哪裏有人類,哪裏就有戰爭。

  200年前,戰爭在30個部落之間爆發了——戰爭的原因誰也不記得了——但是戰爭的後果,卻是誰也無法忘記的。30多個部落的戰士們將他們的血灑在黑土地上,整整一年,土地都是紅色的,他們怨憤的靈魂在黑土地上咆哮。

  他們詛咒戰爭,詛咒這片土地。

  根據詛咒村流傳下來的記載,當最後一個戰士在黑土地上倒下時,這裏的女人和孩子都再也不會流眼淚。鬼魂們飄蕩在原野上空,經久不散,從此整個原野都不見天日,只有鬼魂形成的烏雲,籠罩著整個天空。而土地,也從此幹涸,此後整整20年,無論人們多麼努力,黑土地上除了那種硬草,再也不長別的生物。

  只有一個地方能夠種出莊稼,就是現在的惡詛村。這個村莊被詛咒包圍,它的名字也由此而來。

  許多年來,不斷有村民想離開惡詛村,到有藍天的地方去,但是他們離開惡詛村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他們都被那些怨恨的靈魂殺死在荒野上了。”老人歎息道。

  “但是我祖父為什麼能夠活著離開?”維特不解地問。

  老人搖搖頭:“事情總會有例外,也許那時候鬼魂們恰好在休息。”他換了一片葉子繼續嚼著,接著說惡詛村的故事。

  那些鬼魂們不僅白天形成烏雲,夜晚還會化成人形在村裏出沒,所以惡詛村的村民,從不在夜間出門。

  “要是你夜間出門,很可能會碰見他們,”老人壓低聲音道,“他們會誘惑你,殺死你!”他說到“殺”字時,眼睛突然可怕地亮了一下。

  李和維特交換了一個眼神,維特道:“但是昨天夜裏,我們就分明看見有人在外面走動。”“你們看見了?”老人緊張地問,“你們看見了什麼?”李將阿提拉的名字說了出來,還提到那陣歌聲。老人搖搖頭,歎息道:“阿提拉,她原本可以成為你們的祖母,可是自從阿古力特出去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嫁人,”他眯起眼睛,仿佛在回想很久以前的事情,“她再也沒有嫁人,甚至和鬼魂交上了朋友。”“祖母?”李驚訝不已,“但是她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老人看看他,冷冷道:“是啊,她死的時候的確是十五六歲,如果她還活著,現在也應該有八十多歲了。”“她死了?”維特和李驚叫起來,回想起昨夜的情形,忽然覺得無比恐懼——原來那個好心給他們指路的少女,竟然是很多年前的鬼魂?

  “白天你們可以四處走走,但是不要離開惡詛村,”老人站起身,拍拍衣裳,“但是太陽一落山,你們就不要出門——夜裏沒有呆在屋子裏的,都是鬼魂。”他看了看他們昨夜住的茅屋:“你們不要住這裏了,死人的屋子都要燒掉。你們住我家裏去吧,我家裏只有5個人,地方很寬敞。”李和維特聽他這麼說,立即收拾好東西,到了老人家裏。

  老人家裏並不寬敞,但是有一間多余的房子,在地上鋪上稻草和席子,就可以給他們睡了。當他們取出自己的東西時,村裏的人便點燃了雅布老婆婆的屋子。幹燥的茅草屋在陽光下熊熊燃燒,很快就化為灰燼。

  李一直背著那個裝著骨灰的旅行包,老人——現在知道他的名字叫阿斯望——不斷打量著那個包。看了一陣,忽然走過來,將包從他背上拽下來。李嚇了一跳,趕緊奪了回來:“你要幹什麼?”“燒掉!”阿斯望說,“死人的東西都要燒掉。”“但是這是我祖父,我要將他埋在惡詛村。”李說,緊緊地抱著旅行包,維特也走過來,和他站在一起。

  “惡詛村不埋死人,”阿斯望冷冷道,“死人全部留在村外。”“為什麼?”維特不滿道,“難道你們自己的親人,也不能埋在村裏?”“不能,”阿斯望布滿皺紋的臉有幾分冷酷,“死人和活人是敵對的,所有的死人都在詛咒活人,他們夜裏在村中出沒,每夜都發出詛咒聲,”他的臉一陣扭曲,“阿古力特既然出去了,為什麼還要回來?既然回來了,他必定也會詛咒我們,和其他死人一樣!”“不,他不會,他是我祖父!”李大聲道。但是他的聲音突然顯得這麼微弱,村民們正慢慢聚攏來,盯著他的旅行包。

  包圍圈慢慢縮小了,李和維特無處躲藏。

  天空突然迅速陰暗下來,烏雲朵朵壓低,太陽漸漸被遮住,大家什麼也看不見了。人們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看看天,又看看維特他們,不知所措。

  “詛咒!”阿斯望的眼睛裏寫滿恐懼,“阿古力特也開始詛咒我們了。”他的眼神仿佛要噴出火來,盯著李:“好吧,你們保留那個死人的東西吧,但是記著別讓他打擾我們!”他說完這句話,光線立刻明亮起來,太陽被烏雲釋放出來了。

  李和維特看人們一個個走開,松了口氣。李害怕他們會偷偷將祖父的骨灰拿走,不敢將旅行包放在阿斯望家裏,便隨身背著,兩人一起到村裏四處游逛。

  惡詛村面積不大,綠色的小麥散布在黑荒原上,分出明顯的界限。綠色之外的地方,是村民不敢涉足的。

  逛了一陣,看村民們勞作和游戲,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黑夜又來臨了。

  太陽落山的時候,阿斯望和他家裏人都回家來了,他們將門窗緊閉,再三叮囑李和維特不要出門。

  “好的。”維特說。

  村裏的人睡得很早,吃過面餅和茶,就吹滅火把睡了。李和維特不習慣這麼早睡,躺在草席上,討論著惡詛村的事情。

  那歌聲就在此時響起——“……要是春天不回來,那就夏天來;要是夏天不回來,那就秋天來……”是阿提拉,是她在唱歌。

  李和維特緊張極了,他們擠在一起,不敢說話,也不敢出聲。

  “你們聽見了嗎?”隔壁房間裏阿斯望忽然說話了,聲音很輕很輕,但是他們還是聽見了。

  “是的,是她在唱歌。”維特輕聲回答道,“怎麼辦?”“別理她,睡吧,”阿斯望的聲音充滿疲憊,“只要不出門,就沒有關系。”“阿斯望,阿斯望。”李呼喚著。但是那邊很快傳來阿斯望粗重的呼嚕聲,看來這裏的人都已經習慣了鬼魂的出沒。

  但是他們睡不著。他們用獸皮包裹著身體,用稻草堵住耳朵,可是歌聲仍舊如流水般清晰。

  “李,維特,你們沒有睡,是嗎?”阿提拉忽然停止唱歌,輕聲道。李和維特嚇得幾乎要停止呼吸。他們沒有回答,躲在黑暗的茅草房裏,全身發抖。

  “你們沒有睡。”那個聲音突然出現在他們耳邊。

  房間裏沒有一絲亮光,在房間角落裏,一個白色的影子,慢慢朝他們飄過來。

  他們心跳越來越快,那影子長發飄拂,腳不沾地,如同在水面滑行的鳥兒,輕盈地滑到他們身邊。

  “李,維特,你們為什麼不理我?”阿提拉白色的影子在黑暗中十分清楚。

  “阿提拉,”維特全身出了一層冷汗,顫抖著道,“你已經死了,不要詛咒我們了。”“詛咒?”阿提拉嘲諷地說,“你們現在就要走,離開惡詛村,到荒野上去!”她想害死他們!

  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惡詛村!

  “阿斯望!”李終于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

  沒有人回答他。

  阿提拉哈哈大笑起來:“我說過,夜裏沒有人會理你們。”她在暗中吹了一口冰冷的氣,火把變突然亮了,但不是燃燒的火焰,而是藍色的磷火。阿提拉在磷火中笑著,拉著他們的手,要將他們拉進黑暗中去。

  阿提拉的手,冰涼而僵硬,是一只被死亡浸透了的手。

  “看在我祖父阿古力特的份上,”維特大聲喊道,他緊緊抓著李,“不要傷害我們!”隔壁房間裏傳來不安的騷動聲。

  “跟我走!”阿提拉聲音冰冷,“跟我走!”她的長發在一瞬間長長,黑色卷曲的長發,在地面上蔓延,漸漸如潮水般淹沒了兩人的身體,將他們包裹起來,象蜘蛛包裹它的獵物。

  “救命!”維特大聲呼救,“阿斯望,救命!”隔壁的火把驀然亮起來。很快,阿斯望和他的4個兒子出現在門口,他們的臉上都充滿驚恐的神色,豆大的汗珠掛在額頭上。

  “阿提拉,”阿斯望聲音微弱地道,“鬼魂為什麼也開始傷害屋裏的人了?你們破壞了規矩。”“沒有規矩!”阿提拉蠻橫地道,“我們現在要殺你們,除非你們離開惡詛村,”她的眼睛發出綠光,“惡詛村是我們的!”“惡詛村是我們的。”一陣詠歎般的低語從窗外傳來,所有的門窗都洞開了,一陣又一陣冷風吹進來,茅草屋象氣球般輕飄飄地飛到了天空之上,越飛越高,和滿天堆積的烏雲融合在一起。

  整個村莊的茅草屋都飄了起來,人們睡眼惺忪地站在地面上,仰望著他們的家隨風起舞。四面燃起了藍熒熒的磷火,許多穿著草裙、臉上用黑泥土畫著圖騰的人影飄行過來,將驚恐的惡詛村村民包圍在中間。

  人們的眼神那麼絕望,可是除了李和維特,他們誰也沒有掉淚——在很多年前,惡詛村的人,就已經不會流淚了。

  鬼魂們低聲笑著,朝人們逼近。人們象一群羔羊,慢慢縮在一起,卻沒有人想到逃跑。

  “快逃!”李大聲道,同時一拉維特,他們兩個拼命奔跑起來。他們的奔逃提醒了村民——原來他們還可以選擇逃跑。

  于是所有的人都開始跑起來,足下踏著村裏綠色的草地和莊稼,身後是影子般的鬼魂。風吹蕩著他們的草裙,他們狂奔不已。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跑出了惡詛村的邊界,跑進了從來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的黑色荒原。

  “不好,我們出來了,”有人發現了這個問題,立即站住,“必須回去,否則我們都會死在荒原上。”村民們慌亂地點頭,轉身想回到惡詛村去。

  “站住!”維特大聲道,他從旅行包裏取出祖父的骨灰壇,“你們回去,會被鬼魂殺死的!我們逃吧,阿古力特曾經逃了出來,我們也一定能!”人們猶豫地看著他,又看看惡詛村,那裏閃爍著粼粼鬼火,茅草屋已經全部消失在天空,莊稼也被他們奔逃的腳步踐踏了,家,已經不存在了。他們望著阿古力特的骨灰壇,漸漸露出從來沒有過的表情。

  “是的,我們可以的,”阿斯望低聲道,“為什麼不試試呢?很多年沒有試過了!”他抬起頭來:“孩子們,帶著我們跑出去吧!”李取出地圖,看了看上面的標識,帶著村民們朝南方跑去。冰冷的鬼風從他們身後吹來,有幾次,一些木棍般僵硬的鬼手觸摸到了幾個想回詛咒村的村民,他們嚇得又轉身加入了逃亡的隊伍。鬼魂們在他們身後20米的地方跟隨著,藍色的磷火飄蕩在天空和大地,仿佛一點點小星星,為村民們帶來微弱的光明。天空中,烏雲不時變幻成各種奇怪的面孔,朝他們齜牙咧嘴的笑。

  而阿提拉和她的女伴們,始終在唱著歌,歌詞聽不清楚,那種婉轉悠揚的曲調,在空曠的荒原上,傳得很遠很遠。

  跑了很久很久,黑色荒原始終看不到邊際。

  有個男人倒下了,他趴在地面上不肯起來,大聲詛咒著黑土地,詛咒著天空,詛咒那些鬼魂:“我跑不動了,沒有人能夠跑出荒原,我們都會死的!”他絕望地對人們大喊。

  他的話在人群中引起一陣騷動,奔逃的步伐停止了,人們的眼神,都變得絕望起來。

  “不會死的,”李喘息著大聲鼓勵他們,“我們有地圖,還有五裏地就可以出去了。”但是沒有人再相信他們的話。村民們用胸前短小的衣襟擦著汗水,坐在土地上,決定休息一陣就回惡詛村去。幾百年來流傳的那個詛咒讓他們相信,即使惡詛村被鬼魂占領了,回去,也比死在荒原上好。

  維特和李看著他們,不知所措。荒原已經將走到盡頭,可是他們沒有辦法讓人們看到希望。人們被許多年來鬼魂的故事嚇壞了,不相信自己可以逃出鬼魂的控制。

  鬼魂們迅速靠近。

  他們象一陣灰色的潮水,滾滾湧來,凝聚成地毯般的一團整體。這塊流動的地毯,前端伸出各種獠牙和鬼爪,地面開始長出奇形怪狀的黑色植物,它們的枝葉象一截截被斬斷的肢體,在空中伸展扭曲,纏繞著人們的雙足。人群發出恐懼的尖叫聲,驀然站了起來,但是沒有用,他們的腳已經被纏住。灰色的鬼魂之流開始包圍他們,他們感受到死一般的冷,四周都是似有若無冷淡的笑容,有的鬼魂將自己的頭顱摘在手裏,有一些掉在地上的鬼的肢體開始朝人們身上攀緣。人們尖叫著,拼命將著些東西抖落,可是它們無窮無盡,不斷地糾纏著人們。

  而天空中,烏雲裏忽然伸出亮晃晃的尖利白牙,象劍一般朝下刺來,人們一邊躲避天空的牙齒,一邊閃開地面上鬼魂的纏繞,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李看見在那些鬼魂中,阿提拉和阿古力特在微笑。

  “祖父!”他大聲叫道,“為什麼要傷害我們?”阿古力特依舊在微笑,他的聲音在鬼魂陣列中傳來,仿佛是經過重重障蔽,聽起來十分沉悶:“想活命,就離開!”李看了看祖父,維特也看著祖父,阿古力特的笑容和他們記憶中一樣慈祥。他們兩人疑惑地互相看看,點點頭,突然同時跑了起來。

  是祖父要他們來這裏的,現在祖父叫他們離開,那就離開吧,祖父是不會害他們的。

  惡詛村的村民們見他們開始奔跑,猶豫了一下,而更多的鬼魂象一支綿綿不絕的軍隊,正朝這邊湧動。

  村民們也跑了起來。雖然他們害怕詛咒的力量,但是誰也沒有勇氣再回去和鬼魂為伴。

  人在恐懼中奔跑的速度是驚人的,很快,他們就逃離了鬼魂的糾纏,黑色的荒原到了盡頭,充滿生機的南美大陸呈現在眼前,太陽出來了!

  村民們看到紅色的南美大陸時,他們驀然站住了。他們默默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低矮的灌木在風中起伏,幾只羊在悠閑得踱步,地面生長著各種植物,繽紛豔麗的花朵開放在肥沃的土地上,而天空,藍得象海水一般,一片雲也沒有,只有飛鳥不時掠過。

  惡詛村的人們,何曾見過這般景象!在他們過去的生涯中,只有惡詛村綠色的莊稼和荒原上的黑土為伴,滿眼充斥的都是烏雲的色彩。

  他們站了一會,忽然都跪在地上,將額頭和嘴唇貼在地面上,幾百年前從他們眼中消失的眼淚,如同泉水般留出。

  李在這個時候,忽然感覺背上的旅行包輕輕一動,他聽見有個聲音在輕輕說:“李。”這是祖父的聲音。

  “維特。”另一個年輕得多的聲音叫著維特的名字,他們都聽出來了,這是阿提拉。他們驚愕地四處看看,卻什麼也沒看到。那些村民依舊在虔誠地跪拜,似乎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維特,李,”祖父的聲音再次響起,伴隨著阿提拉輕輕的笑聲,“謝謝你將他們帶出了惡詛村。”祖父慢慢地開始講一個故事,一個關于惡詛村鬼魂的故事。

  幾百年前的那場戰爭,讓鬼魂們留下了惡毒的詛咒。但是鬼魂們很快就厭倦了,他們發現停留在原地無休止的詛咒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他們停止了詛咒,並且用各種方式通知村民們。

  但是人們不相信鬼魂的話,沒有人相信詛咒停止了。人們依然不敢到黑荒原上來。

  鬼魂們解釋了幾十年,毫無辦法,決定自己離開。然而當鬼魂想離開黑荒原時,卻發現他們被另一個詛咒緊緊鎖住了。

  那是惡詛村村民的詛咒。

  不僅僅是鬼詛咒人,幾百年來,人們因為痛恨鬼魂將他們的土地奪走,日日夜夜都在詛咒著鬼魂們,這個詛咒的力量如此之大,使得鬼魂們無法離開,無法托生。

  鬼魂們驚恐不安,他們想盡各種辦法,人類卻始終不願意和他們溝通。為了表示誠意,鬼魂們甚至讓什麼也不生長的黑土地長出了那種硬草——那是他們唯一可以從外界運來的一種植物——但是人們依然不相信,人們沒有發現黑土地已經變得肥沃,沒有任何人嘗試在黑土地上耕種,也沒有任何人嘗試離開惡詛村。

  人們迷信那個詛咒。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直到阿古力特和阿提拉出現。愛情使他們的心胸更寬廣,他們相信了鬼魂的話,阿古力特帶著阿提拉的祝福,上路了。在鬼魂的指引下,他順利地離開了荒原。

  在惡詛村生長的阿古力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卻又如此殘酷,為了生存,他整整奮鬥了一生,沒有一點機會回來向阿提拉報信,直到他死,他才有機會讓自己的孫子們帶著他的骨灰和靈魂回來。

  而阿提拉,因為常常和鬼魂對話,被村民視為不詳,在一個清晨,被燒死在太陽底下。她的鬼魂依舊在等待阿古力特回來,來解開村民的心結。

  可是阿古力特回來的時候,自己也已經是一個鬼魂,人們不相信鬼魂的話。

  雖然村民們燒死了阿提拉,但是她仍舊愛他們,她知道他們其實多麼善良,只是對鬼魂的恐懼蒙住了他們的眼睛。在李和維特來這裏的第一個夜晚,阿提拉和阿古力特商量出一條計謀。

  村民們心裏沒有信任,但是有恐懼。他們決定用恐懼來驅趕村民離開惡詛村。

  “我希望他們生活在廣闊的世界裏,”阿提拉說,“惡詛村太小了,何況,我自己也實在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她咯咯一笑,“阿古力特將外面說得這麼好!”于是,就在昨夜,所有的鬼魂,裝扮出一副凶惡的面孔,將村民們趕了出來。他們一邊驅趕著村民,一邊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想到這個辦法。

  “長期的閉塞,讓人的智慧也閉塞了,”阿古力特說,“沒有智慧的人變成的鬼魂,也是沒有智慧的,只有我走了出來,我學到了人類千百年來流傳的智慧。”“是的,”阿提拉甜蜜地說,“阿古力特最聰明,是他解開了詛咒。”“詛咒解開了嗎?”李高興地問。他和維特回頭看看黑色荒原——那裏烏雲消散,藍色天空在陽光下一碧如洗。

  “鬼魂們都到哪裏去了?”維特問道。

  阿古力特和阿提拉輕輕笑了:“他們都走了,詛咒一解除,天國的大門就敞開了。”“但是你們呢?”李不解道,“你們為何不走。”“我們就要走了,”阿古力特道,“再見,孩子們,我們只是來送你們最後一程。”李背上的旅行包又是輕輕一動,他們仿佛依稀看見兩個透明的身影消失在藍色天空中。

  村民們依舊在虔誠地拜望。

  原來禁錮他們的,不是鬼魂的詛咒,而是他們自己。

  四面傳來沸騰的聲音,一個壯麗的清晨開始,南美大陸的生命都蘇醒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