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淚海(完結篇)Love End  作者:鄭媛  (已完成)

“我曾經想要好好愛你,但後來我才知道,愛一個人是不能學習的。”8 b' d" `* N' ?" V! A2 l( v# i
“我沒辦法‘學會’愛你,若曦,因為愛一個人是一瞬間就決定的事。”
3 B6 Y! j  N9 b- k! u/ o
9 n6 e7 r7 B5 m: G( R“如果你不能保證能對我誠實,那麼就分手吧!”
' k) F# `' X8 }- X. B當初,利人雋內心充滿歉意的答應了若曦的要求,
# B9 x" J8 w( e只因發現自己的確無法“學會”去愛她──他欽定的未婚妻。$ g, M4 Y( I2 ^$ B) f
人的心只能容納一個位置,盡管心底深處的那個女人總為他帶來痛苦,
) R( Y$ K' F, b5 ~) Z即使他渴望可以忽略那痛苦,卻還是泥足深陷。
4 q# A0 u; l5 v; M- Z& T
" n6 `3 c  n; h$ f但,曾幾何時,身邊另一個女人的溫暖與包容,逐漸根植於心,
! O& O# r) q# p5 ~0 A/ u6 D若曦的一顰一笑,竟然開始牽動他的意志。
, W% m' L% ]) B+ A7 f他被她的溫柔打敗,因為她的溫柔心痛,
% W0 ^7 F/ F* T4 b' k  b- _: D但感動與心痛,加起來是不是就等於愛?
5 a' h* B+ e2 H6 p利人雋需要時間,但是若曦已經不能再給他時間,5 D. c. d( R7 U2 b# w) Q
因為她還能再繼續與他見面的理由,已經不再存在……& ^, T& n6 T9 n

" J  t5 P4 l* i' H, l! r1 J第一 章
" [$ b, S! m# `  X$ ^1 ^- j. u
4 {* F3 E$ B0 W! A+ z
  熱氣蒸散了酒氣,好不容易等到他清醒,脫下潮溼的外衣,若曦讓他穿著張紹茵的大浴袍,到母親的臥房休息。7 ?% \9 Q/ d9 v+ g% l

* `; `. x8 |  `: Q! f: @# D  “今天晚上你就睡在這裏好了,衣服已經在烘幹了,可能會很皺,等一下我會幫你燙好,明天一早你就可以穿了。”她對他說。
0 i4 U& y* _* f. H, D, g% ~
( u% A' A- q/ G; q- u  他點點頭,緊閉著眼,但是看起來很疲倦。
0 z9 ~# Q4 E" P0 w5 Q0 R1 v! ^
' c2 f/ E+ N7 @- c) c9 c  若曦來到床邊,拉著他的手臂左右看看。“浴袍有點小,不過還能穿就是了。你會冷嗎?被子夠暖嗎?”她問他。  C( ?; P$ [, M6 V

7 R9 g) f, m( \" }; D  他搖頭。“不會。”聲音沙啞。' u, {6 J9 y0 {
; `0 y$ ~! r9 L% r/ j& n# U8 w6 x
  “你要不要吃一點東西?我把飯菜熱一熱,一下就好了。”她又問。& _% J: }; U1 |
+ x; C$ D1 M* z9 q7 ~9 S0 ^
  他再搖頭,這一回不說話。/ p" ~' c2 T2 G, \& t* y+ @$ y+ x
; m3 S6 b! O  Q0 d" y- z( r
  若曦走出房間,同時帶上門。+ t) g/ T# t3 e

1 H. g7 u, b0 s6 e7 d  z  她知道,他需要時間、需要獨處,所以她把空間留給他。
3 @0 o! I( }8 g2 b' j' E  Y7 J' z4 [1 g5 q# Y
  半夜,若曦有點心神不寧,夢魘醒來後,她到母親的房間看他是否睡得安好,卻發現他臉孔發紅,不斷冒汗,還在夢囈。
- G) P6 m* p% ?$ s* G
% ?. o3 x" y. U5 H  她雖然搖醒他,但他意識不是很清醒,若曦只能抱來一床大被子加速他發汗的速度,並且幫他墊冰枕、不斷喂食他服用熱開水等等。! z, ]0 {( l  y! M( R

9 y% }+ b! J* g9 M# Y  到了下半夜,他沉沉睡去,才開始安穩。
' F* }) @3 f' b9 [3 {. G3 }
* m) o4 R4 t4 W0 D  累了一夜,若曦的體力已經耗盡,但她不敢大意,仍然留在房內看顧,她就坐在床邊的躺椅上,趴在床邊稍微休息……& K# W* E6 [  H2 D% ], x9 {
1 g3 D# ^6 d9 l6 R
  ***  ***
3 S3 ^" M) N1 m2 [
% j8 p/ w, ~; {8 Z, X' l  一夜大雨,早上的陽光顯得特別燦爛。
8 R8 x- E7 l( }; v1 L7 ?- m* h- |' E3 t; D6 s3 ^
  利人雋清醒時,若曦還趴在床邊。她睡得很沉,但眼底有一層黑眼圈,看得出一夜勞心費力,體力透支。
/ p3 Q$ _- }% Y$ K5 [
+ T5 U, z: f& t  他沉著眼,看了她很久,然後伸手,撫摸她蒼白的臉頰……
3 J; p1 K; S- ?% @; K2 n9 `$ _* g! W7 D
  若曦醒來,睜開眼看他。“你醒了?我怎麼睡著了……”& \* C8 Y+ I) r; s. x

1 Q- K/ a+ i9 J  Q  “你睡得很沉。”他說,聲音沙啞。
2 a: ~/ @2 X! X0 D0 h; B- S" U. q/ z: m1 X
  “你,”她意識已經清醒,望著他憔悴的五官,她的胸口慢慢收縮。“你好一點了嗎?”她小心翼翼,憂慮謹慎地問。( [9 c' c' g% T
7 S# {- O9 k: p- N" e2 _6 y3 X
  他看著她,看了很久。“好多了。”最後終於回答。
1 l# V2 d3 r4 m! e* j* D$ v7 h6 L8 ~) s1 b* L" X
  若曦深深吸一口氣。0 ?4 v0 ?+ w9 H0 G% d8 {/ E$ Z

3 \; B1 X' T( d  他英俊的臉龐雖然沒有表情,但她知道,他已經回復理性,昨夜的風暴已經過去。) W- k" |6 E, z- {# W6 Q7 [' l4 z
* o( H7 P2 L) p6 c
  “你肚子餓不餓?我煮稀飯給你吃。”她終於露出笑容,從床邊站起來。
7 r3 v0 P# p2 o4 _) w" G1 {5 f0 t4 l, b+ w3 x7 v& Z
  “不用了,你回房間睡一下,我很好。”他慢慢翻身,坐在床邊,轉頭迎向窗外的陽光。“睡了一覺,現在我的精神很好,我該上班了。”燦爛的傃陽刺痛了他的眼睛。
2 x; ]4 W, K3 P- g4 h2 g( x+ B5 {8 G, }3 C5 q6 @6 F, Y
  她想,他大概已不記得,昨夜發高燒的事情。/ @6 j, @- _: x% @
# r' |- q$ k) b" ?7 d
  他半昏迷時,曾經念著一個人的名字,她聽得很清楚,只是他不知道。# b, M( F. T" ]  F  E+ P: ]
2 i  U" F( a! s9 d6 [1 f* V; U& I
  “好,那麼你記得,上班途中要買一點東西吃,早上不要餓肚子。”她說,沒有勉強。  \" X! j; ]$ C  h2 B

# Y; Y& w+ Q* `  “好。”他回答,神態看起來很平靜。
. x' D$ U: j% D: e
3 ~" y3 G& u! g- U3 M  “衣服放在衣櫃上面,你自己換衣服,我先出去了。”交代完後,她走出房間。
% Z$ X( K! I! l, u1 l" ^$ t. w! ?! B% X3 ]% i5 X( X
  等到他穿好衣服走出房間,精神已經回復,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沒有什麼異狀。
- ~9 \  G8 H6 G% U0 {2 ?( t5 _4 _( i4 M. q- m
  若曦想,經過昨夜,他的情緒大概已經平靜。: N- t. C9 p9 H

$ F& F# y2 N3 u8 t; U  既然他已平靜,那麼她也會當昨夜的事情,不曾發生過。
" z* k, c  M7 b5 d; j$ P
1 E, }) Z- b, l8 x( i  “路上小心,開車不要太快,要記得買早餐。”送他到門口時,她殷殷叮嚀。
% D$ D) B; r+ v& @2 g: N+ H2 g# G9 u: T+ }8 T) H2 O' W
  他忽然沉默,凝神看了她一會兒。: N! D+ G9 A% R+ M: k0 C: ?. i
, L: s; c" [4 S2 I. Q- @* H
  “怎麼了?”她笑,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嗎?”
; `( G/ Y7 y; H% k" l3 O: B
1 o$ e/ ?7 R+ k4 G7 F  “昨天晚上,還有今天早上,”他突然說:“謝謝你。”
& X8 I1 `3 U1 J- G
* s& [0 X6 ~2 R& I  她愣住。5 ~$ v, ~6 E4 ]! k

$ L% P0 N3 c* [* L4 ~" I* c  就在此時,他已經走進電梯。
8 X2 J9 {) G5 G) x
& {/ q9 h0 x/ v/ C8 o' S, e  若曦回過神的時候,電梯門已經關上,他已離開公寓。
' {7 @4 z2 t" E$ ^; H6 s/ C# {+ R
0 f$ V" v% g; P. o3 J- l  原來……
! p$ B  n( g+ z% d- i
- l. W! R' x, g, ]3 ?  昨夜的事情,他全都記得!% t: B0 p* G  N2 ?' f7 Y/ \) ]
# d- O, }6 ?  D, Z2 N+ H! h
  他說,謝謝她。意思是,謝謝她昨天晚上的照顧,還有謝謝她今天早上假裝若無其事嗎?
2 F: h1 G. }% f# ^7 b& R
3 A3 h- M/ s6 A; k$ c1 v5 Z) S8 [( D  若曦輕輕把門合上。( }$ i. W9 M% l; x" j
  S0 p+ w. ^* j7 c
  嘆了一口氣。% ]1 Q( ~# W# E0 @# V2 L
4 I& {  i& j0 P+ x" c  g  l! ^
  她知道自己是一個傻瓜。7 H) r  b, w3 @; O! C' v
/ h6 @5 t1 |3 m! ^' d, x. V+ ]! [
  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又有誰不是傻瓜?
# o8 V) x1 X/ O  k' H7 R
4 w% {9 K' e( x8 V2 u3 Y) E  ***   ***
% j4 z! c6 j  E- V1 W9 W) Z% P
% O3 u- S0 r) M  [% ^3 C  下午,若曦突然接到利人雋的電話。
. v$ _, M( ~+ M
3 s: u" M* t9 ^  “睡醒了?”他問,語調低柔。
9 R" q+ o8 w( c0 B6 U4 p
( Z, Q6 Q  V4 D3 u: w6 l/ B% y  “嗯,中午以前就醒了。”- p0 f7 u) h; `2 y1 q

2 ~7 E1 x' D3 K  “睡夠了嗎?早上你看起來很累,怎麼不多睡一會兒?”9 D. D* I  b) C# j. a

- e( t7 M. s" J6 Z  “不用了,其實我還好——”7 p  g* b; O: p- m: R
! a; v( F" a8 J
  “昨天晚上,給你添了很大的麻煩。”他忽然說。
7 z& U- T& S* w2 K
3 ~# n# N3 d5 W$ w  “不會,沒關係,你不要這麼說。”她的心又縮成一團。
9 c% B0 L* s9 W' o' T3 s: E* n7 L( C4 ~8 A; I3 x8 g, b4 U' n
  “今天晚上我還會麻煩你。”
, ^: p5 q/ v) H4 I0 z) H3 b- |% h& j: V
  她愣住,不明白他的意思。
2 c0 o+ z- x$ E3 k! f) T7 I
/ h+ e- w" [5 M7 O  “昨天晚上沒吃到你做的飯,很可惜,今天我想再到你家,吃你親手做的飯。”他說。9 [% A; }) c1 n2 d3 H9 n3 W( {& ]

8 j# T- R# S4 y3 P  她遲疑了一下。
8 o  o5 x6 s! V# a6 @$ a& V6 R/ M5 u  [8 \: ^7 H: T
  “不方便嗎?”
2 \( M# d* H( P! ~% S" c3 L, z8 X" X6 Q  V( U
  “不是,”吸了口氣,她問他:“今天,你覺得還好嗎?”
4 q) O- h/ Z  d" [+ v
5 C3 V. k- b% N8 A$ S  他沒有回答。
) E" V" q; I0 A) R9 H
/ n3 K& `( n. Z- k/ @" \+ ]: D( s+ z  “昨天晚上你醉得很厲害,半夜還發燒,今天你有辦法工作嗎?如果晚上到我家,你的體力可以負荷嗎?”她幹脆把話說明白。8 J' P/ ~' U  G! g" ~( G' q# O  }

- U, E- D, f/ E( M  既然他主動提起昨夜的事,那麼她幹脆把話說明白!% G9 s7 y8 k' D
8 U  S) ?% @  Y- ~& N" V( i# m
  她不是那種什麼話都不說的女人。如果她是,那麼當初他們就不會分手。1 c! S" t. ?  c, c/ h8 h7 I
) p$ ~* a( _  y+ ?# }, T
  況且,她認為應該把話坦白地說清楚。
0 P) P+ |* j1 C- T* L. Y' J! m) x( B' |; n! }% J
  如果能夠勇敢地把話說出來,以後就不必再逃避什麼,也不會再有任何借口可以逃避。
3 E: B5 F2 I" p- _* S9 x& t) R  i# T+ ?0 P2 L
  “今天早上到公司以後,我開了三個會議,中午花二十分鐘吃便當,下午已經到過兩個工地,等一下兩點鐘還要前往兩家超市視察。這樣,你認為我有沒有辦法工作?晚上有沒有體力到你家吃飯?”他語調沉穩地,回答她的問題。2 c, _+ U- Z0 S; x4 x4 A
, _2 n8 ~- }2 j! ~. g8 M/ l% D
  “聽起來沒什麼問題。”她不得不承認,但卻更擔心。“你真的要到家裏來吃飯嗎?”
5 l5 ?8 y: H+ x) }
" Q0 k, P' J9 q# m$ Q! p  ]5 b  “對,你願意為我下廚嗎?”他反問。
$ b  k) h6 {. C  f, {5 V) U! ^) }) j
  她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回答:“好,只要你能來,我會為你準備好一整桌熱呼呼的飯菜。”. P  o; P; j! I: a; l

$ @/ I$ I7 u2 z2 C  “今天晚上我不會遲到。”他說。
1 E: G3 X- R3 z: h+ \8 r' v  J$ q4 ~: H$ i: t9 U, m' ^. e9 y8 M& p
  這像是承諾,他不會再重蹈覆轍。9 x9 p3 T. S) g  V' s
( ~1 }7 G9 ^% [; D4 a, |' x" {
  若曦沉默地接受。
" e6 {0 _  m  H0 v/ q( i- P, @) d0 C6 O$ J  L) d+ M
  “六點之前,我一定會到。”他強調。
/ V. b; O# M) V( S  @0 t) X% U/ R) G1 j, p/ I5 ?. [1 n
  “好,我等你。”她微笑,還是如昨天一樣,這麼回答他。8 j* s& ?: e' B# k. Y9 ]6 z: o5 `
5 I6 v+ z9 M7 N# e" L
  掛上電話,若曦的笑容也消失了。
6 P  h+ @  g( v% K; n. @- n7 k7 L/ Q8 [1 i
  他在勉強自己嗎?
# L5 n) d3 ~/ c& ^5 A
" X  `$ y) b9 f1 @  他畢竟是很堅強的男人,就算經過昨夜,曾經那樣喝得大醉、自暴自棄地站在雨中淋雨,今天他卻像以往一樣開會、上班,又像平常一樣打電話給她,說要到家裏來吃飯……1 n0 |1 t$ g8 M. i" m7 {
5 t, E5 K& l: W% `- Y
  如果換做是她,經過昨夜,她一定會封閉自己,一整個星期都不會出門。
0 v+ a" H) a- i  N' f& s/ W3 j
& _% ~+ x  R' Q; J' R/ W% u/ i) o  她不知道,現在他的心底在想什麼?' r  J$ f9 t- ?% \
7 g  L; t8 ~$ c
  她能做的,只有像平常那樣,用最平凡的方法對待他……0 G* K  @" }& z; b8 G. w+ m1 s
" \# v) D3 j$ S$ v
  就像看見衣衫襤褸的人,我們不應該用憐憫的眼光看他,而應該用最平常的眼光看待他,如對待一般人一樣沒有分別,這樣才不會令對方感覺到自卑。
# o  t9 ], J& c# j- V# ^* |- l  o$ D" z. ]7 c
  她覺得,這個時候,只能用這個方法,也只有這個方法,能讓他找回如往常一樣的平靜。
( e" C4 K" }/ L" j& I$ p- i& \; Q5 v8 L+ p5 v- o9 r$ E7 W
  ***   ***; E( [5 N( c( v- H

0 F+ I+ p- i& _8 W' ^' Y# b1 t% k  下午若曦到超市購物。& O/ \0 a, A5 m: ?# x5 B$ B
( n8 R; P% ]4 R: j8 E
  對於做飯她很有興趣,煮菜的時候她很講究使用當日的新鮮食材,這是母親教她的原則,她不僅遵守,也樂在其中。/ b% e; T7 _" ~; W/ E
! o/ h$ E( u) s8 o5 G/ W2 {
  選擇肉類食品,她一定看清楚制造日期而不是有效期限,因為處理過的肉類冰凍過一天後就會發黑,味道也不新鮮,不僅如此,壞菌成分還會增加很多倍,所以她只買當日處理的新鮮肉品。至於青菜類,她就不會挑選外表看起來最漂亮的青菜,這跟新鮮與否、或者農藥噴灑多寡沒有關係,純粹是因為她個人的理念。
0 @% @$ \% i: e" W  s6 U) ~. I+ @( P) M' Z, V" C. T& X
  她時常感覺到,農夫種菜不容易,食物是老天爺給的禮物,如果大家都要挑選漂亮的青菜,那麼不好看的青菜沒有人要,就只好等著發爛、腐敗,這不但是非常浪費的行為,也沒有好好珍惜老天爺的禮物,所以她買青菜的時候,總是挑選大家不要、上面沾有泥土的臟葉,或有幾片蟲咬過的壞葉,但其實是可以吃的青菜。& [) k! v2 S$ ]
  t! |$ n4 z8 H/ r
  “小姐,那顆高麗菜是我要的。”; W3 _4 X* `7 W; `, \9 Y% r, E# L
. J* @0 R! C6 ]$ H
  若曦剛拿起一顆不怎麼漂亮的高麗菜,旁邊一個大男生突然這麼對她說。
$ ?3 `4 ~% K; J
' t8 p5 ]9 [: J  “你要的?可是,它還放在貨架上啊?”她有點疑惑。“你既然想要這顆高麗菜,為什麼不拿起來放在你的籃子裏呢?”+ Y- C( x6 p$ O  Y

" a: s) |, T+ r$ x6 i* [  賀承銳看了她半晌,瞇著眼。“算了,我從來不跟美女計較的,你既然喜歡,那這顆高麗菜就給你好了!”他甚至對她笑了一笑。
( Q* `. s! K* F) w# E. D1 i: t4 s/ C* R3 B
  若曦卻對他皺眉頭。“請你把話說清楚,”她不領情。“什麼叫做不計較?這顆高麗菜明明就是我從貨架上拿起來,你卻硬說是你要的,怎麼還可以反過來說是你不計較呢?應該是我不計較你這麼沒有禮貌才對吧?”話說清楚後,她還把高麗菜放到自己的籃子裏,一點都不客氣。  O; d4 g# a' M* O: d  A9 O

! R3 I0 G1 j; ]2 _  r' ^- [$ W& \( g  被教訓了一頓,賀承銳張著嘴,帥氣的臉孔除了驚嘆,竟然還有幾分欣賞。“好好好,”他笑出來,故意說:“是我沒有禮貌,我道歉!不過美女為什麼會要一顆被蟲咬過的高麗菜呢?我實在不能理解。”4 T0 Y5 u( h, a5 C+ w

- R/ f% U& N2 r+ `  “高麗菜就是高麗菜,不管有沒有被蟲咬過,它都是農夫辛苦耕種的結晶、老天爺賞賜的禮物,所以,請不要任意將上天賜與的食物輕率地做分類!還有,也請不要動不動就對女人說什麼‘美女不美女的’,這種態度非常的輕浮,也很不尊重女性!”若曦這麼對他說,然後轉身走開。
  S  ^: |( j. G) o2 ?  r4 s7 }* U! w2 o4 @  y, a1 p
  賀承銳愣在原地,這還是他第一次被女人教訓。
( o1 `- M3 ~# Y5 S3 {; f9 {0 v& k! q* @( r- @
  以往甜言蜜語這招,對女人可是無往不利!
) K' n8 ]9 r( |7 e$ ^" z  g7 E6 r0 P) B' w" y
  今天他可是真心誠意叫這名美人“美女”,這個美女不領情就算了,不但罵他輕浮、還說他不尊重女性!- R" e2 Z0 o! o! U" u
. m8 k9 `: B5 ~8 f
  今天,他可是領教了!
+ f) e* S0 [/ _  G7 x" o( W2 W" Q( f5 K
  不過,這個既漂亮、又有個性的女生——很對他的味!
$ ~+ p! v& P* b9 T4 W
3 J: I6 P  @, D# ]% X/ o$ h% J  他回過神來,才剛追上去,卻在結帳處附近,看到剛才那個女孩和一個熟人站在一起說話——6 @% o. a$ {: ]8 s9 `! k8 x* K$ e

8 G2 n, B+ |  e/ Z. X7 c  “你到這裏買菜怎麼沒跟我說一聲。”利人雋問她,沒有笑容。2 l& V1 r3 q( F  I# |

4 P1 n* R+ S% C; g. z) D  “我不知道你在這裏。”若曦說。
6 [- K+ h" H& U& n. h1 h, X3 _8 ^) Y6 X8 j4 Z+ V
  跟剛才不同的是,賀承銳感覺到,她的爪子已經完全收斂,相反地,她以一種安撫、溫暖的語調,在跟利人雋說話。& ]5 |+ E) R# R( I9 r2 N

8 T" M1 O2 Q3 m7 k5 N5 K  “只要到超市就要告訴我,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遍了。”9 Y) |7 [2 I; v& ^& a, n
" w% `6 N  ~8 j& u
  “我不想麻煩你。”她回答。5 B+ l$ y' k' M( S; w! W
, ~0 X: @; v0 J# ~0 N7 ?
  賀承銳皺起眉頭。兩人的對話聽起來像朋友,但阿雋可不是那麼雞婆的男人,他很清楚。
* h$ L2 e) S" ^5 P8 ?+ x1 L' V8 F# F; Q% U( `
  對於女人,只有宋允兒的事,利人雋會放在心底。$ w% k& s! Z" v  P0 [1 U

9 P9 O5 ~# z" W' k# e3 w& b/ j8 \  “你再說這種話,我會生氣。”他的表情像在認真。6 X( s; B2 ^  {) [

2 e& q2 B3 E: ]2 n# o  p6 W  於是她沉默,微微笑。* W' o' O; B, {5 S- y
5 G+ N' W! b$ w& s. w9 k- ?. v
  “不過,該怪我,既然說要到你家吃飯,我應該問你是不是要出來買菜?是我的錯,我不夠體貼。”他說,表情帶著一點昨夜的陰鬱。
8 g  y. s* m' p8 |2 c0 T
# t  Q9 b: B$ V6 f' |  若曦凝望他,過了半晌,她笑了笑。“不必刻意對我體貼,朋友之間,需要的只有關心而已,謝謝你的關心。”她對他說。$ l1 n) D) O6 i0 Q; H3 e9 t
9 X0 A! C4 ~& z' a
  利人雋愣了一下。+ K  X0 [2 O" i& u* v8 q  C
4 z! _1 G- T" W4 v$ R  m: q  _) s
  “我送你回去!”幾秒鐘後,他接過她手中的菜籃,撇過頭這麼說。9 v. E7 ^) m5 v7 _. x* i$ a
/ q7 Q3 N6 v/ Q9 d" l# a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 T9 e2 g) ^7 z0 W0 h
5 ~! v0 F" r2 Y  “菜買好了嗎?”他不容她再拒絕。4 D! ~" P) ^: m! H, S
  H, }5 i  U; @3 V: E. s
  若曦瞪了他一會兒,然後吐了一口氣。“差不多了。”她妥協。
0 R% w1 ?8 d# s  O
3 F4 |! p, f6 K: Q" k+ B  她知道,在某方面他很固執,她鬥不過他。
" \# B* e( h4 I" Z2 h  J
7 `9 l! g, w8 O' m/ s8 Z. `( v  “我跟你一起到櫃臺結帳,然後送你回去。”他安排好她的行程。. s* n/ E: z* `1 {, v7 [2 s2 ^( Z- d+ Z
0 {7 e  t% m% u6 i$ _
  她不動。7 Z, m6 O3 I8 V/ s  m
! B. Z, i) ]' E" e! M$ F6 ^) b4 H: q  s, h
  “怎麼了?走啊!”見她沒跟上來,他回頭問。6 z  q! R/ u) `3 g

% u4 m9 L+ a! I; p+ j  “我以為,”她衝著他笑。“認識老板就不必付錢了。”8 n# s0 e1 A4 L, R1 V/ Z

8 L$ T3 ?( ^$ q8 t- b! S  利人雋愣住。. S( }, o+ p, I8 y" t5 }3 n' R
$ e% ~. K, B% w) o1 G' a4 X
  下一秒,他也笑出來。陽光突然籠罩似地,瞬間徵服了他陰鬱的臉孔。“公司規定,就算是老板買菜也要付錢!不過,美女可以例外,因為老板非常願意為美女掏錢。”他笑著說。- g9 d  x3 b2 u
1 Q2 P  f# w0 p$ v6 L. x1 ?
  若曦笑得更開心了。
2 z/ r2 H( S& F" i( a) z+ \- L0 v
  她知道,風暴真的過去了。
+ m8 u8 c) K$ H! a* p
2 q3 G: n$ T& I' T( V  就算還有一點餘波蕩漾,也被笑容的陽光蒸發了。1 p) Q3 m0 K2 h9 L5 |" c
8 Y- X( V- ]3 B5 g3 n1 H3 m; i6 z
  這一幕,賀承銳從頭到尾看得很清楚、很震撼,卻又很疑惑。5 L( i$ B# Z# t

: {, E4 z  C. c2 |  同樣叫“美女”,他被訓了一頓,阿雋得到的,卻是美女的笑容。. ^1 a% U6 z3 K& ?/ L

# t, a6 g: u: F& e6 |  他好奇的是,這名女子,到底跟阿雋是什麼樣的關係?阿雋雖然對她關心,但是她卻好像有所保留,刻意跟阿雋保持“朋友”的……距離?3 i( R" {7 Z3 ~$ V- K

# M, n4 ?$ i9 m3 V% |6 c4 F  x; b/ ~  這些答案,他一時之間沒辦法想清楚,更弄不清楚!* a4 P+ \2 Y7 p
& s' W& F) i/ p. n
  畢竟,他已經多年沒回到臺灣,根本就不知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上回宋允兒的態度也讓他懷疑……
+ `# N! X7 Q. }( [" X& L: K1 j2 v! @2 F& a
  也許他應該去找一個人,這個女人對阿雋的事,向來是一清二楚!& ~6 T/ N: j/ @7 L+ Z$ \

1 Q# z( V4 b+ l! j  賀承銳撇撇嘴,想起“她”,他也有一點挫折……
1 I& A; Q2 \, S* ~) |5 M2 W- N' f# {  y6 Z( `; u' l
  世界上有兩種女人,他就算把甜言蜜語掛在嘴上,直到嘴巴說爛了也沒有辦法討好!
* L- p6 l  `; E. G" {# {& W2 w3 ^' ]- h+ C& L8 X
  第一種叫做心有所屬的女人。1 [1 a. d0 \( y0 I9 t. c8 Z

8 G6 A% H+ G- A; L& ^  第二種還是叫做心有所屬的女人。
! `% `6 e/ ~; e8 x- M; S( y! ^$ S* C  b- n  e6 h: q
  ***  ***
; {/ u( E& N) D/ p, C' i
7 x8 n3 y5 T- B# O4 |  送若曦回到公寓後,利人雋就留下幫忙,沒有離開。2 c& c4 Y' k2 @- y+ f6 c7 E  X
- x: z# L2 G: r" Q2 F' u0 ?
  飯桌上熱騰騰四菜一湯,全是若曦的精心傑作。
$ x1 _0 F# h, u# u5 e
* y8 @5 G  o1 M+ x! X  正確的說法是,若曦掌廚、利人雋打雜,兩人攜手合作,完成這一頓香噴噴的飯菜。
7 a! c1 I8 ~' T
. }, M& ^9 y$ x( H, t1 v' G2 ^) o  四菜一湯有番茄炒蛋、紅燒鯉魚、清炒葉菜、海參燉排骨、魚頭苦瓜湯,全部都是一些簡單的家常菜。因為是辛苦料理的成果,兩人吃得津津有味。
- x7 _. j8 N0 c% i% w( Z0 Y$ \3 X5 R/ b
  “想不到你洗菜的手法還滿俐落的,流理臺上面竟然沒有沾到一滴水!”吃飯的時候,她誇他。
: i4 c* W7 g0 i( O- N$ @: E3 e: O1 T# I* ^5 @: a
  “我洗碗的速度更快、手法更好。”
9 U8 J- x$ Y! Z' G3 T+ D% D8 {0 _, h. [( n
  “真的?”她面露狐疑。
3 U( K1 t% ?) H- W* Z
4 K( f+ _; D0 }+ `  “你不相信?”
: d% w6 B; g, s& l5 W0 |, \, D( v7 L- y
  “有多快?有多好?我見過最厲害的人是我媽,我媽做家事可是一把罩。”
6 i" @" q+ F7 a- W+ g4 Q' J/ ]! r: [2 W5 _: S1 R
  他咧嘴笑。“全部放進洗碗機,三秒鐘就搞定。”
5 g5 V. |! J, ?6 {, g" W: x) \# F( @- Z
  她噗哧一聲笑出來。“你跟我一樣嘛,半斤八兩。不過我不是不洗碗,是沒時間洗碗。”5 W: P1 N2 B7 U. O* K% l

# }- \( T" S6 n  “你做菜的手藝也很姦,來,請大廚幫我添第二碗白飯吧!”他站起來伸長了手,將飯碗遞給她以示致意。
( s2 G- t/ L/ O7 i; `) I
6 C9 r8 t$ X& _4 F6 A  若曦笑著接過飯碗,為他添飯。“這全是一些家常菜而已。”4 e  h* G! G5 t: |' b

+ {. o5 Y6 k# k, m! U0 I  “家常菜要做得好,特別不容易,必須添加愛心,才有媽媽的味道。”* p  E% h( m: r  h& m

7 k' r( f7 S- y/ C3 N3 f4 ]. T4 k  “什麼?”她睜大眼睛。“你說我有媽媽的味道?”6 C& f- \; z( a" j$ [
) s" [+ N9 S& N5 J. R
  “難道不是嗎?你忘了?你已經快要做寶寶的媽媽了!”他故意瞪著她的肚子調侃她。
) I& u, R; u) P
5 @3 a) y* K8 K2 D6 `0 q  若曦低頭瞪著自己的肚子,不禁笑出來。“對喔,我都忘了,我就要當媽媽了!”
+ R( L0 U$ F; L  E0 t  C1 |9 V+ r! m7 H. Y& `
  他露出一排白牙,笑著為她挾菜。“來,媽媽,為寶寶多吃一點菜吧!”$ b, v' t. l  h# o, b( T$ Q

' p" G! j% R  T; [: m/ `  若曦鼓著腮幫子瞪他一眼。“你怎麼可以叫我‘媽媽’?”
7 A- {6 ]$ ^/ D3 H7 L% J& ~( Z4 Z6 p" f; ?+ @
  “讓你先習慣啊!免得以後寶寶喊媽,你還不知道寶寶在叫自己。”
% F  D, U; p; |) c) ~8 d/ B  c% K
7 a6 n& `5 a, o4 o7 y8 p  “怎麼可能!”她皺眉頭抗議。8 F1 ^' n/ i( [% {
! l' k2 h2 h4 T  w( d. G+ N5 e
  他哈哈大笑。( q* r2 [+ p6 O

7 s* w9 U6 P; a0 r, h# ?6 k  看到他的笑容,她不禁也笑了。" q+ f$ B" e. g' d0 C

8 v: Z( U: _( O2 Y! z& o2 C$ b8 r  這樣的感覺真好,真好……
+ g: T" F% `/ Q) Y+ r% [" h' N
5 V, x  [/ f# K8 V: p, _6 B   ,這樣的快樂,很快就要成為回憶。
1 W. S% E' M8 s# `1 ]7 k$ u6 Y2 G6 z5 ]& n# R3 |, i. M  M% x$ y- o
  “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分手?”他突然說。! A. U2 a/ O, A5 F. ?# w

) P% I! U  V, A0 a  D8 E6 O  若曦愣住,嘴裏的飯咽不下去。
6 b' z3 F) }8 G% `! D4 e& W0 M6 _. Z( d, O. E8 u
  姦不容易把飯咽下,她說:“吃飯的時候不要說這個——”2 L; C# w: ]/ z1 ]! k
+ ]4 @! D% |( H5 b7 b8 c
  “如果當時我堅持不分手,你會聽我的嗎?”他打斷她,繼續追問。, _3 k3 D) o. W1 X$ J
( X( W8 N- R5 v8 M' |  Q9 ~$ [' {
  若曦的聲音哽住。0 m4 w& s; {0 w/ R3 H* n
! o: w* ^& u' s% x3 @; S
  他抬頭,望向她。“答案是不會,對嗎?”' f+ v. W5 o- G& x+ ?

* |: D( |; R* J) }- R% g6 |  她放下筷子,然後說:“你問我答案,不如問你自己。”她凝望他。“那個時候你說過,不保證會對我誠實。當時你的說法讓我產生了疑惑,最後因為疑惑而不得不跟你分手。過去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但是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分手的決定。可是現在我知道,當時你說‘不保證會對我誠實’只是一種渴望疏離的藉口。”
& T5 P3 E* N! J: G* c2 \3 V# t1 u; M0 u5 M
  他收起笑容。! h5 {6 p" Z8 X: z# K2 k
! E' t, i4 f+ f( Q
  “其實,是你無法下定決心。”她說:“你知道,就算我們結婚,一輩子也可能沒辦法相愛,至少,你不保證能愛我。所以,你坦白也殘忍地說:‘你不保證會對我誠實。’你說出這樣的話,把決定的權利丟給我,讓我自己選擇留下或者離開。”, z% [5 e1 u, \7 U
1 |4 e* c/ ~! X, I- B6 D7 Y. S0 i
  他斂下眼,表情嚴肅。  P( \- J# e0 }7 `  X9 p5 d

- g7 Q* q! I  w" ]) |+ V0 P  “如果我選擇留下,代表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你不會再有罪惡感;如果離開,那麼就是徹底的解決,你就可以松一口氣了。”她說。( f3 D9 L- q2 T/ {! k
* c( w" g1 e* ^# Z0 P0 q0 B, y4 _' W
  他面無表情。
* k8 x+ e/ w+ ^: k0 x$ |$ |
0 S* p2 N. r* e2 [" t' K0 n  “但是,以上都是我的猜測。”她再說,鼻頭感到酸楚。“其實,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呢?因為當你跟我說那樣的話,希望我選擇的時候,你的內心,其實非常痛苦。”
% a5 Y: e9 Q$ U3 {. f. H& ^0 \/ m2 L6 |1 p! Q: {
  他抬眼看她,眸色深沉、復雜得可怕。
1 ^, b* x! ]+ u0 I- F: L) [* |. p  b. _, E* I
  “如果你真的那麼無情,那麼你根本不需要讓我選擇,你可以轉頭就走,無情的轉頭就走,不需要任何理由,不必理會我的感受。但是你沒有,你沒有那麼做,你給我抉擇,你壓縮自己的思想與感情,留了空間給我。”她笑了,對他溫柔的微笑。“現在我知道,你不但不是無情的人,而且,你實在非常的體貼,你知道嗎?”) W$ \0 M* R4 U- |( \" M0 g
% b2 I) N/ b; Y1 V6 M
  他的身軀微微震動,倣彿她的話擊中了他。
: h" a6 K; q; U$ R9 n
( I% S8 \' T# G" c+ P/ Y" |! B  在某一種情境下,某一個女人曾經對他做過相同的事,但那個女人沒有給他空間,也沒有給他這麼多的感悟,包含快樂、內疚、遺憾與失落。; U2 p! t/ s* ]' W! \0 N( K6 q

6 y$ L, G8 J& @( W; r  那個女人給他的,只有痛苦。
* l( k# j: q$ `2 w; U& b
) i9 g# ~8 D3 o3 s  “但是你太體貼了,可能你並不清楚,這樣的體貼有的時候會更傷人。至少對我來說,我寧願那個時候你轉身就走,不要給我那麼模糊的空間,讓我有餘地猜測。”她繼續往下說:“在那個時候,任何的猜測都會給我帶來痛苦,因為任何的猜測都是不對的。在我了解真相之前,我的心就像沙堡一樣脆弱,因為我不知道自己的愛情建築在沙盤上,我還以為,你對我的愛情,全都是直接真實的回報,我是以這樣的感受,來設想當時我們之間的矛盾,思考愛情是否還有去路……然後,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海市蜃樓對饑渴的人來說,竟然比真實的愛情還要美麗動人。”
! \' g" W, [) ~
* s+ R7 n$ |, u% o: E0 `0 `; @' m  她說完了。
; P- i0 n  S& G0 }0 [% u
3 L7 z  C0 t* D; O% y/ d  他的一句話,竟然引來她這麼長的一段自述。6 J6 e; d: {3 f8 D
$ h2 ~' O  X8 k8 V% c  A! R; \
  他看著她,那目光是深沉、復雜、驚嘆又犀利的!3 ]  e9 x. N# K: o
7 P  C! u9 a1 h: }, G: }/ E, ~# a
  他不知道,為何看似單純的她,怎麼可以看透像他這樣一個男人?
) L: x* C# Z3 z
/ X) [3 w4 s- r6 a  她為什麼可以如此清晰、坦白、深刻地對他陳述,她內心的感受?
/ N% x1 R- U. p' S5 Q; D  W5 v9 O; `* T# T( p! N
  她的內在到底抱藏幾重深淵?
5 }- O8 Y  i$ K5 y0 m7 y, q, f0 f9 f8 a/ R
  她的腦袋到底蘊含多少見解?
, L* y# S, s9 {' |  B' z4 S; p
; `6 Y* c1 g1 h' ^% b+ q  他了解她嗎?
8 a( ?) {- [/ n0 i) `0 i# d& v" o# r0 O, ~
  不,現在,他不敢說他了解。3 Z/ [4 G. G# E& j; ^0 c
+ ^0 l5 c2 l( S2 D% _; J
  “不要再說話了,快點吃飯吧,飯菜都涼了。”最後,她笑了笑,這麼對他說。* Q7 J$ r% C% {6 L% s7 u) V8 `

/ @& V2 B' k# `" M8 p  若無其事地,她為他挾菜,然後低頭吃飯。9 m9 I, M( v& r- S1 w+ |

. t6 {6 N4 @' k( z% y  利人雋移開眼,他的目光仍然深沉,因為看不透她的平靜……
* B+ a2 c3 t2 y3 s
' w. L2 m2 V2 ~  p1 k0 \4 c3 ^  他的內心因為她的安靜與微笑,而不安,而陰鬱。7 [1 X/ v1 s7 y) H+ t

3 r  b9 K# ^& M+ @2 p. j[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