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都市言情] 新婚夜未眠【多難新婚夜1】 作者:惜之

哎!可不是每個當太太的都能這麼通情達理的耶!- E* o( ~) @& [) Z

& F* g' K6 n8 E/ L5 ?) L當他不想看到她的時候,她還識趣地閃一邊去她都這麼鞠躬盡瘁了,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 Z5 r4 S9 E, f: k+ y/ q( c0 v
5 b; F, E- j. ^什麼?他要跟她離婚!? 這怎麼行?2 p. m/ U" i- y+ u# g2 U' P6 f

; p4 z$ G3 [- h& w! }6 x該履行的夫妻義務,他一樣也沒做到,要離?那……也得先「做」過,有所比較再說嘛
) E: i6 K) d1 ^/ e8 F3 }, N+ H" ~% U$ z$ C8 I" }: j% j

; [( y+ }- p& }- r# l) p1 \楔子% M3 A: g; o" ?2 K! v& d  X3 o
+ Y1 K4 j1 K" X+ d- q' K1 N
結婚進行曲從司琴小姐的指間流洩出來,帶著香味的姬百合,在禮堂四周結出一團團錦簇熱鬧,穿著隆重的賓客,望著從長廊一端徐徐走來的新人,莫不同聲讚頌。, J* f% C5 U8 z2 p
0 j" u: ?# L+ e* T; b9 o
多亮麗的一對璧人啊!器宇軒昂的新郎有一雙濃比飛墨的眉毛,眉毛下鑲嵌著深邃瞳眸,彷佛一眼就能透視人心。高挺的鼻子,寬而薄的唇,然唇邊正掛著不耐和厭煩。深藍色西裝包裹在頎長的身量上,把他襯得更高挺,他是個支手撐天的巨人。
, d7 ^/ J) l5 Z2 s5 g$ p# L# w! ~1 E3 Y* j, G4 G
他叫黎儇,旭暲企業的董事長,旭暲以研發玩具起家,這些年跨足電玩軟體領域,推出許多套口碑賣座俱佳的軟體之後,慢慢地走上國際舞臺,把觸角伸入各個國家。錢,他是賺夠了,繼續擴展事業純粹為了滿足心中成就,滿足無法饜足的控制欲。
! Y- @' I6 w, L2 Z
$ U$ @' f  e0 C' V新娘名字叫秋繪藍,一百六十公分的個子不算高,但身材比例很均勻,淡淡的蛾眉、不算大但靈活慧黠的眼睛、菱形紅唇,小小的梨窩貼在頰邊。原則上,她並不傃麗動人,但她很可愛,非常非常可愛,滴淚、一個笑,就輕易奪走眾人的偏心,得到所有人的支持。也因此,她才能以勝利者之姿走上這方紅毯。- `1 r+ E" P9 y0 R3 k: r, T
4 F0 o! r3 i) I: ?1 t5 b# V5 M) e
繪藍大學剛畢業,還沒進入社會當新鮮人就急急走入婚姻扮起黎儇的新娘。也許換了別的女孩會覺得遺憾,總覺得還沒嘗夠人生歷練,馬上就跌入一場不自由,太不明智。但她不這麼想,她已經朝朝暮暮等過好幾年,為的就是這場婚禮,即使要拿她的自由、拿她的幸福來交換,她都樂意。4 {$ g: h- q$ V
' a$ J' u' J5 K# Y
勾住黎儇的手,倚著他一步步緩慢往前走,繪藍覺得好快樂,她終於要成為他的妻子、成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H9 v' W; d% L: J% E% u3 M8 R- l2 E1 R
1 B0 y. V6 x; I4 b6 a1 p
把捧花輕輕上提,湊近鼻子,花香沁入鼻翼間。幸福就是這種滋味吧!從此他的生命有她、她的生命有他,兩人再也不容分割。6 E  Z3 I( `/ ]) Y
* X4 S; @9 X' l
仰頭望身邊人,他臉上的線條剛硬,不悅填滿瞳眸,他目不轉睛地直視禮堂前方的牧師,似想將他一口吞噬。他在生氣,很生氣、非常生氣!繪藍知道他的怒焰,抿抿唇,笑變得不自然。
* U% |+ s. }! R2 [4 I  @+ @
; e% h8 G+ S9 W  j8 \) \7 x& a3 A她把專注力放在前面的花童身上,兩個小小的身子裏在禮服當中,一路把籃裏的亮片往地上撒,繽紛亮麗的各色屑紙在空中交織過燦爛後,紛紛墜落地面,踩過亮片、踩過紅毯,她一步步走入她的婚姻。  [+ o* C& H9 x+ u8 y; f

2 W2 C4 a2 r! t她心底明白,等在後邊的婚姻是一場辛苦硬仗,但是她必須挺直腰桿往前走,不能畏、不準懼,是贏是輸關係了她的一生。7 H6 D" [9 \. T( Q% X3 v/ O

! M7 @5 Y' T1 L重新整理起笑容,再掛上時,沒了僵硬勉強,只有勇敢堅強。
% x# b& ?- l& f( E& ~' h2 {. r) E# {" Y  M5 }/ x* a
走近前席,她握握黎爸爸、黎媽媽……不,她握握公公婆婆的手,笑著感激他們的支持,要不是他們,她無法順利嫁給黎儇,嫁給她朝暮思念的男人。
7 j! U8 n  b6 h% M! \8 ]! n, [# J, M
8 ^6 d, ~1 G9 f' _; N' P" ^; x5 B「黎儇,繪藍交給你了,你一定要讓她幸福。」黎康叮嚀兒子。
' Q! H: |) ?; ~  i- f. A* L/ b6 A/ G5 v+ W3 W" {8 A( Y1 z
「我們的協議中沒這一項,恕難從命。」冷冷的拒絕後,他不再搭話。
5 C: X" S/ r$ C- i) N6 I( \- X7 w% m: Z
「死小子,你……」說著,他就要發起火。
$ Y! b# R) l7 s. i5 E( A6 Y' R" t- ?# d: Z8 `6 b: B+ |4 H/ A# g% f
「爸爸,他會好好照顧我,你們不要擔心。」止下兩人對峙,繪藍露出安人心神的笑容。
4 [6 ^( K% Q) q0 L$ N
; x7 q8 s* Q7 F( c「繪藍,你一向懂事,往後要委屈你了。」黎家母親——方榛,拭拭淚,心疼她的處境。
  S: p% \4 O0 S7 t
, o4 X# x9 z/ G$ [「我不委屈,我很幸運也很開心,委屈的是儇哥哥,我會努力讓他慢慢不再覺得委屈。」她承諾。是的!不讓他再覺得委屈,是她往後最重要工作。4 A" \3 C) O( S; g$ ]

1 }- C+ k' h; S" Z" L「說完了嗎?」黎儇冷冷地阻止他們的交談。; P( \2 b% V; d6 J/ v
5 N6 U3 U! J& Q/ G7 O
「說完了。」一點頭,她用眼神叫兩個老人家放心,忙跟上他的腳步。7 |) w" S8 j$ B$ J/ `
/ `. e% Y$ t8 m
在牧師跟前站定,繪藍透過頭紗,望向她的丈夫,喜歡他的眉,喜歡他冷冷的眼,喜歡他老帶著嘲諷的唇,喜歡他對她淡漠的態度,從第一次初見面,她就愛上了他,因為愛,她減低喪父之痛,因為愛,生命又有了希望。
& q3 b$ g& x. A; G- v, k6 S) v# y' x7 N& `
丈夫,他總算成為她的丈夫,黎太太……她真喜歡這個稱呼。
+ T; p8 Y- N9 x, d( W" f3 z. q( R  P# ]
「秋繪藍,你願意嫁給黎儇先生,從此榮辱與共、禍福共享?」
/ E$ n9 P! A0 C: y9 J: \! H. `/ J+ A0 z) p8 ?* n/ z9 e
「是的,我願意。」她啟唇,清亮的聲音在空氣間回蕩。! ^  i# T4 L2 P0 F7 g: x

/ L! `$ ~- F- [「黎儇,你願意娶秋繪藍小姐為妻,從此榮辱與共、禍福共享?」
- B( M' M/ @  `
1 m7 N% Z; Y0 M  \8 r3 Y8 w0 R他動動唇角,聲音沒發出,抬頭側視,她看見了他滿心不耐。
8 y1 l" D# s( `' @
; t! U4 z+ ~1 f# h「他說願意,他願意娶我為妻,願意和我榮辱與共,禍福共享。」繪藍再度開口,清朗的聲音再度傳達她的意願。1 P9 p5 I, \6 C, O1 `) f' ]% B
% e) ^+ i- i- }
全場的人都在看她,新郎的譏諷和新娘的熱烈造成滿場尷尬,低低的耳語瞬地在禮堂揚起,人家在猜測著他們關係,甚至有人惡意地預測起他們離婚日期。
# v0 Q, x% U" Y# x: |
( g, R& i. e' ?% l& _" q  o黎儇好整以暇地看向她,看她成了笑話,看她被縛在眾人的目光中掙扎。6 q3 b, f# _- H8 I: A9 M2 ~5 c" j
% N" A- |# W* x
她知道,不能向他求救,因為他站在他們那邊,也期待著她喊出放棄,苦笑在唇邊一閃而過。秋繪藍,你必須沉著!在他同意這個婚禮時,她就知道,不夠勇敢絕對走不過這一段。0 S( \1 P8 _  \. f

4 l! M" }6 p+ y/ R; T# A深吸口氣,再展顏,她的頰邊又掛上笑容。「對不起,我的確是迫不及待,因為黎儇是世界上數量稀少的好男人之一,我不想讓賢,更不想讓他有機會後悔。所以,他必須說「我願意」。」. J2 I0 z/ W% s: J7 p
8 {/ g7 Q2 b! [
她的話讓場面變得輕松,牧師微微一哂,「請新郎、新娘互換戒指。」7 z/ }" g/ w, }2 {& m
+ D7 c$ `0 D5 t5 u6 g
黎儇拿起戒指,草草地往她指間一套,她再仔仔細細地將戒指穿入自己的中指底部。仰起頭對他說:「我樂意讓你套住,樂意為這個婚姻犧牲所有,只要是你要的,我願傾全力付出。因為……我是你的妻子。」& I) G, B! @, T& W: [: s$ _
  C5 u8 b1 B, d+ m4 a
他凝視她的眼,一言不發。
+ A* `% `7 ]; v! d5 w
2 w1 z5 h8 {( h* E2 ?0 q: x繪藍從絨布中拿起戒指,輕輕地套上他的手指。7 ?) W0 v1 }. ~. R* o, J3 G& v
, u$ u( V# N; d
「盡管你踩過紅毯,走入婚姻,但是我保證它不會改變你太多,你仍然是黎儇,一個自由、不受控制的黎儇。這個戒指只是替我把我的愛送到你手上,它不是枷鎖,不會鎖住你想飛的心。」只不過,請他在飛翔時戴著她的心一起……這句話,繪藍沒說。害怕一出口,他就認定她是他的枷鎖。3 _5 M1 V! X" v9 Y# w
: D3 i$ E4 g$ p( S3 ^; b9 p' N
他的眼光閃了閃,對這個近乎陌生的女子,他起了模糊想法。* e3 x. ?7 V- f
2 F6 r8 |; c' X8 ]- @4 @/ j, }+ G  s
「婚禮完成,新郎可以吻新娘。」牧師宣布。5 A7 D2 @4 ^& v7 I, M

) E4 I# j; B; q6 X3 ?8 z# t  U, M他睨著她,沒有下一步動作,等著看笑話般,看著她冉沉溺尷尬。
  k2 V8 s' y. e
* c6 R- P! Q/ q; I2 j! M5 {大約是猜到他的意圖,繪藍領先轉過頭,對著滿席觀禮人說:「對不起,我們的幸福不對外分享。」說著,她一手勾起曳地裙擺,一手勾起她的「丈夫」,往禮堂門口走去。
) {- h2 ^0 F$ \7 @, y! J3 \! B1 g! \! {& g# L5 R; n
臨行,男儐相——陸傑,拍拍黎儇的肩膀說:「我欣賞你的小新娘,有空介紹我們認識。」/ p2 [4 ?3 R$ F
0 |6 A) v. o- }/ s7 Z  _6 C1 d
「有本事自己去追,追走了,我加你百分之兩百的薪水。」黎儇冷冷說。* U6 x/ M2 T3 D8 q
' ~: ]. a- l+ r3 t
他的話傳進繪藍的耳裏,咬咬唇,她告訴自己不能傷心,這在預料中,他一直想擺脫她,她能懂的。但是,後面還有多少的「預料中」在等她?2 X( S+ O6 `5 ]7 u: W3 b2 d3 P7 W
# f* E  P5 Q# g! ~

6 t) r) ~3 {1 |5 N  z+ d1 S* P/ n
3 I$ p$ j2 g" H3 c: f+ ^3 h第一章$ z% t2 Q/ P; z& u

+ V$ [$ k) h* m  n5 z& d9 ]6 U車在夜間的臺北街道疾駛,繪藍望望身邊男人,他一臉不悅地望向窗外。他還在生氣,她很明白。的確,換了任何一個人被逼上禮堂都要不高興的,何況他是那樣一個心高氣傲的男人。
7 h* t! d0 s9 ^5 e  K
( o) D  w0 J" i* i# S他有千百個理由可以生氣,比方他並不太認識秋繪藍,除開知道他們兩家是世交之外,他不過和她見過一次面。比方有許多條件比秋繪藍好上千百倍的女人在追求他,他實在沒道理委屈自己留在她身邊。還有最後、也是最重要一點,他有了真愛,他原期待他們能在一起,哪裏知道一個秋繪藍蹦出來壞了他全盤計畫。1 Y" K# f' f0 \2 Q& ?

0 t4 E) h2 u" k7 k, {. F在這樁婚禮中,公公婆婆扮起黑臉角色,他們用事業、用親情、用手段迫兒子就範,迫他不能不點頭和故人之女結婚,他的怒火她能理解,也必須接受。$ j% B# I3 L, q+ z) P4 \4 |
' |3 J+ d8 c+ M5 [) D/ T
說他們有錯?也許吧!這年頭已經很少有父母會去控制孩子婚姻。但細細分析起他們的心態,他們頂多錯在念舊,錯在愛子心切,他們不希望兒子和一個有孩子的寡婦在一起。這樣的錯,世人怎捨得責備。
) |9 b8 ~, h. m
) A& g) h* Y/ K6 f+ E* I' R一架飛機從天際劃過,那是公婆搭乘的班機嗎?今夜,他們回加拿大去了,從此,她將一個人孤軍奮戰,面對他的怒濤。
4 r& T5 T- Y7 J( h! a5 H% J: q: t' h( R; D0 |, B7 f3 H. @3 z
想找些話和他談開,可是,一直到下車、一直到走入他的房子,她都沒找到好話題。, I; n; r2 C6 [4 ?+ Z3 K3 s9 n8 r

) |& a7 I$ E& a7 m0 F  u拉起沉重的行李箱,繪藍穿著高跟鞋快步跟上他,幾次扭拐,她的足踝疼痛起來。為著追隨他的身影,她忽略痛覺、忽略不勝負荷的手臂在對她呼救。疾步前行。1 _/ l' S2 c, T( f% E+ ^8 l  I

9 n, I# \' A4 X. r; [/ s終於,他在二樓樓梯頂端停住腳步,居高臨下問:「你要睡客房,還是我的房間?」
) y0 H) q' K6 X6 [% r( W4 d! b# H$ O4 z- L2 B
「夫妻……不應該睡同一個房間?當然,還是依你的意見為主,如果你不習慣……」+ N. y1 a  l8 g0 y4 s% J
9 f$ W, b/ c" D% S
「我都無所謂。」他截下她的話,領頭走,打開房間門,走進去。. l. `: P; Z0 _2 \, u: O4 ^1 D. N

* o" d+ u( ?+ Y$ H2 ?走入房間,她感覺到屬於他的陽剛,她終於走入了他的世界、走入他的生活。她想高聲吶喊,想舉杯狂歡,為了……她終於成為他的妻子。
( j+ i# y. X% x0 R7 k
: ~* w8 A) F( l+ ?& D8 h' _, j「謝謝你,我真的很感激你。也許你不相信,但是我一定要告訴你,我愛你!愛你好久好久了,從第一次初見面時,我就愛上你。」
; S2 d9 Y4 c( |, F2 S+ w1 W1 v( p- m5 ^: T* Z# a: ]$ m5 ]
「愛我?」他挑起眉,鄙夷在眼角躍動。
6 P3 f) g) m, Y' ?" m9 B) a8 o( C. `) R& m! i
他不相信她?或許吧!誰會相信一個不熟的女人,會在地球那端,默默愛他四年,這種話太類似謊言。0 r7 F  O. i" m% B
5 N9 K9 v! N  V8 A  r3 x
「之前,我並不相信一見鍾情,可是,碰上你……很多事,不能光靠否認就不存在。」是的,愛他,不容否認。" p& n$ l* u  z2 _4 O) V' L
) D# y& k, g# o6 i
「愛我就是把我鎖在身邊,不管我的意願?」冷哼聲從他鼻孔傳來。! Z( ~# W& P! w8 g; l
# \- P6 Q, B! h/ _* v: Q
「關於這一點……我真的很抱歉。」可是不這樣,她永遠也走不到他身邊,他永遠都看不到她啊!「不過,我會彌補,盡我全力!而且,我說過,我不會控制你的行動,你有絕對的自主權,和婚前不會有任何不同。」她企圖用誠懇平息他的憤怒。" {( T& V) u: ?! [7 Y
/ _9 z! ], W" Y
「我的自主權中,有包括讓你獨守空閨這一條嗎?」' F% X- ~2 g( p

5 ~8 u2 P7 R5 Q% a「你……」說不出話,往後踉蹌,她的眼光找不到落點。他打算冰凍她,讓她知難而退?笨!她早該知道想愛他,會有多困難。1 o, d2 f, f8 J! I
. e. k% K0 K# n, |5 I
「我的自主權一旦侵犯你的權利,你就可以冠冕堂皇,一狀告到我父母那邊,好讓他們收回我的經營權,然後再把我老媽的心臟送進醫院?你的愛真讓人受不了。」他冷峻一笑。女人,他還不懂?
: u) n* ~# o6 ]* h( Z; H& y) w4 I2 w" w. j$ A1 R( a
「我保證不會麻煩他們,不會讓他們替我們多操一份心。」1 H' @3 \# S, C$ [# M) I. g
+ Y3 \) O+ u6 H5 X& _
「你的保證有幾分可信度?」他逼著她承諾。% L; J7 f* u" o
0 B1 R4 k  N: r0 F/ q
「雖然我卑劣地利用爸媽為我促成這樁婚事,但是我不是失信的人……請你相信……」她的聲音轉小。卑劣?是的,她必須為自己的卑劣付出代價。
) i7 }1 p. v) J  Y6 q8 Y( N  U5 Z$ Q
「說得好!請你不要讓我有機會撞見你的「卑劣」。」- w! e2 ^, I  L: m# t* F7 ], f
6 E) v4 Y) Z% g& r, n+ @
「請你慷慨一點,多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證明我會是個好妻子。」
2 R7 v6 b- R0 r8 U" u1 q" X
- d4 Z; A- i/ S6 r1 m「可惜,你再好,都不是我要的妻子。」1 t7 w0 J# _1 V. A

3 Q" g0 M& H/ L: t「不,人的想法會隨著時間流轉,會隨著心境轉移而改變,終有一天,你會不再排斥我,你會習慣我,你會……」; ?0 e6 C6 u' i: j5 k' e: b

/ E, T) ^# U; L% V7 ]% f2 n0 y; v5 X「我不會!也許有朝一日我不會排斥你、也許我終會習慣你,但是絕不會愛上你。」愛上一個對他處心積慮的女子?不!他痛恨被安排。1 t; c' r* c. R) A) J

: G: M& T5 F( J& ?- K7 c「你說得那麼斬釘截鐵,是因為……季昀小姐嗎?」她問得遲疑。  w0 f- ^0 d# c

! P  o/ g) r& [, N# M9 ?. R「你知道她?我警告你,你如果敢動她一根寒毛,我會讓你下地獄。」他眼中猙獰暴張,五指緊緊抓住她的手臂,陷入肉裏。# z" o8 G( J( v/ k6 a. b$ `
% G. }1 }9 v0 s
下地獄?好強烈的字眼,他真那麼愛她?心一寸寸涼,他不知道,她的心已經被他幾句話推入地獄。
2 K( x+ ^: K' S! K' P: S3 ~" L
* I4 w( |* H: s: C) t「我想……我懂得你的意思。請你放開我好嗎?累了一天,我先去幫你放洗澡水,洗過澡好好休息!你明天還要上班。」一點頭,她走入浴室。8 d8 f3 G0 ?0 N+ h0 P' u2 u6 s
5 X: g0 G' g; l( v  G' M% ~
打開水龍頭,水嘩嘩流著,繪藍望著節節升高的水位自我鼓勵——今天才第一天,他對她說了好多話,這是好的開始。好的開始總會有完美結束,沒錯沒錯,她連贏兩場,她該為今天喝採。
# a, c6 H* k3 k" W" {
& V) p2 x+ _( ]關上水,她走出浴室準備喚人。他不在?繪藍脫去鞋子,拐著發疼的足踝,樓上樓下尋他。他走了……心在失望中沉重。
; A7 c+ ?. T1 ^0 x: C& L% L6 q
; x" E9 ?5 w7 D. X) d4 v0 x回房,她對著化粧鏡。笑一笑、再笑一笑,臉頰扯得酸了,卻拉不出一個像樣的微笑。$ U8 K* @: t7 O$ _4 }

6 A" ?$ f4 K% L: _「沒關係,意料之中。」吸吸鼻子,她對著鏡中自己說話。「我結婚了,在暗戀他四年之後,我終於嫁給他,成為他的妻子,雖然他不友善,雖然他在新婚之夜把我拋棄,但是,只要我繼續加油,明年,我相信明年他會在我身邊,慶祝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
' {8 p, r" Z% s8 [
8 n, L4 {7 m4 K7 |- S& G一根根拔下發間裏夾子,洗澡、卸過粧。她要走一趟超市,為明天的新生活暖身。" B/ \4 S9 K9 q, R
天蒙蒙亮起,繪藍就是精神抖擻。把頭發梳成馬尾,點上唇膏,新嫁娘的第一天將要展開。
0 s" ^2 e4 ~+ V3 P! C+ g! F- O3 p
9 X; `' H0 H  Y走入廚房,淘米煮飯,瘦肉、芹菜、皮蛋,她要為她熬起一鍋他最愛的皮蛋瘦肉粥。
* D' R- o; L( I7 K: h
% ^7 \. b0 b. Y* N1 e6 e4 s她沒忘記第一次為他熬粥。3 B! g/ ?& j3 \5 {3 Z- }+ m
- y: z# E% K: H# \( P$ F7 V2 y
那時,她才十九歲,和她相恃的父親,在母親去世一周年後也隨著逝世。十九歲是不懂得節制憂傷的年齡,她的心隨父母的死亡乾涸,淚無夜無日地垂著,她不想振作、不想未來,只想安安靜靜地哭著,悼念她悲逝的快樂。# g5 G, t# J0 s8 t/ S/ s
) w, d" ]9 m7 I, Q% w" |/ s
然後,黎家父母造訪,他們的疼惜讓她枯竭的心又活絡起來。
0 }- r5 ~" S7 m& V" M8 g: m9 y
9 l% F5 m; [- h! n1 [& i. F他們不斷對她說著父母親年輕時的情事,說他們大學時期的趣事,說他們一起走入禮堂時的盛況,幾千幾萬朵鮮花為他們的婚禮歡唱,管弦樂團為他們演奏著結婚進行曲。1 s2 G  M6 X/ ?, u: F7 q! ^6 F
" ?4 @1 i" \- m
當年,他們還戲言,要來個指腹為婚,當兩家兒女走入禮堂時,再辦一個相同的婚禮,讓他們重溫眼的甜蜜。
* D3 \8 }% A* ?$ {% M% R6 ~
* d5 i! F/ u+ C% a# H- W婚後,黎家夫妻很快有了兒子,可是秋家夫婦卻一直不見消息。接下來,黎康、秋哲晉事業越做越大,忙碌的生活稀疏了往來,漸漸地,秋哲晉的事業重心轉向美國,兩家更加減少聯絡,甚至到後來,他們生下女兒,黎家都不知情。要不是商業周刊刊出秋哲晉死亡的消息,也許他們到現在都不會再有聯絡。# }7 |* k- S/ _
$ B  `" G; h% Q# f2 @& s$ m
他們在美國陪了她近兩個月,陪她走出悲傷,耐心等待她恢復,他們成了她第二對父母,寵著、疼著,捧在掌心上呵護著。要不是在臺灣的黎儇到美國出差,順道把他們帶回家,說不定,他們會一直留下,陪她上完大學。' _+ b2 W/ `( v# ?! G
. Q& y( c! I+ V- R9 q
忘不掉初見黎儇的夜晚,那夜冬雪初至,他滿臉疲倦,大衣還沾上雪花。大概是剛剛開完無數會議吧!他的眼角竟有著淡淡紋路,當時,他還二十七歲不到呢,就有了魚尾紋。
0 i! f& J! z9 x5 D; A8 m5 S7 G# Q9 J$ @
她心疼他,一種對陌生人不該有的情緒攀在心間,揮之不去,直覺地她的手撫上他的眼角。. T7 U) M% H$ c+ I
4 u- m/ b5 R  a
「你在做什麼?」他在她的手觸上之前抓住她。
/ w- b! H: }9 E( Y: T+ g& G8 ]/ k" R3 `6 [6 E# R; R( E
「那裏……有雪,我想……」她赧紅雙頰,是忒大膽了。) }* `7 _  ^9 j: H+ C% d6 f
3 K& W7 `& g. b- j5 @, s/ D. `
「我父母親在嗎?我是說黎康和方榛。」
7 z* i: p6 H% W% H- Z
) [8 e0 x, B. g! ]$ ~; ~+ N1 P6 o「你是黎伯父和黎媽媽的小孩?」是他!那個差點兒和她指腹為婚的男生。8 I' F; r% C+ p+ j+ a

$ G3 b0 \1 U1 z「黎儇,貿然拜訪。」他的濃眉拉住她的靈魂,她動彈不得。: ]- R! k  u# G* u9 G4 ~! ]

) S1 Q) n8 Y! c  ]' r8 q. W「你……不好意思,你請進,我去請他們出來。」她回過神,為他脫下大衣掛上,端來新泡好的薰衣草,就忙上樓請來黎家父母。# ]* J, u* E3 f0 Q8 p

% T1 k4 a- M, u$ c在一陣喧嚷後,熱絡的人聲讓屋子裏有了暖意。她和黎儇彼此認識了,僅僅一眼,她知道自己愛上他,無法自拔。' `. b5 g' |9 Y

# Q% [, I5 n% ~: M# h3 A. N那夜,黎媽媽教會她煮黎儇最愛吃的皮蛋瘦肉粥,她靜靜地坐在桌子一角,看他吃的滿心愉悅,她的心幸福滿漲。5 h4 R; C% I' H: F7 r5 }

- P" g( C% u% h8 w第二天,他們一起離開秋家,她也收拾起心情,回到大學裏念書。( Y" ?$ n  a+ y  i8 c- E9 G
7 e" |1 [, e- j& S) Z8 g
這期間,她不斷寫信,向黎媽媽收集起有關他的資訊,他的興趣嗜好、他喜歡的食物、他的穿衣哲學、他的處世態度,她要自己習慣他、適應他、配合他,要自己成為另一個他。4 V& g3 A0 Y; C' x; k

9 a" b% A- u6 |' P2 U她開始學習玩具設計,雖然這和她念的哲學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她夢想著有一天能在他身邊工作,朝夕相處,說不定他會愛上她。
* t  z$ t0 t! Z$ L& Q% N7 A4 z3 ~6 P6 y
四年後,黎伯父退休定居加拿大,她也從大學裏畢業,收拾行囊,她第一站拜訪的人就是黎伯父和黎媽媽。
3 S$ c$ M7 c- d$ \/ n! c; S1 `* R7 Y. R2 l. g; k4 T' E  G. x
本想請他們引薦她進入旭暲,沒想到居然撞上他們家中的一團混亂。黎儇想娶一名大學同學為妻,但那名女子早已結婚生子,這在父母眼中簡直匪夷所思,畢竟他有足夠的條件尋求更好的女子為妻 誰想得到……於是,固執的黎儇和堅定立場的雙親僵持不下。6 X9 Y% N- |* J6 A; M
" f' G, y5 E2 C4 p" G
在這時候,秋繪藍的出現對黎家兩老而言,無異是救星。她成了打破僵局的最好人選,她愛黎儇,在初見同時,她性格柔和但態度堅韌,他們都認定她能軟化態度強硬的黎儇……8 f3 ]' P# x4 ^- |. Q6 k2 u' u2 H

% [# F, x& D7 e, |1 w鍋中稀飯滾了,繪藍彎下身把火關小。
* [. Q3 R6 l" R2 O3 P. M$ g  n/ H, S* {' c0 q2 X1 m
他是挑嘴的,很不愛吃青菜,小時候黎媽媽……不,是婆婆,她都要把菜切得稀爛,才能拐騙他把菜吞下肚子,幸好,他還肯吃幾項水果,不然,肯定要鬧消化不良。
: p" M1 m5 ~3 j: ]5 r; E( N1 l0 k5 y1 ]
4 |4 P6 p0 l7 M. G6 B4 t笑著搖頭,她把紅蘿卜和木耳切成絲,再剁成小小顆粒和進稀飯裏,稀飯加上了紅色和黑色,看起來更可口,他會喜歡吧!就像她的愛情,她放進了耐心和等待,期待他能真心接受。/ n' H/ I8 d$ m
' @+ n5 Y9 \$ Y& u, Z& P5 X4 A
蒸蛋、肉松、翠玉卷和一大盤切洗好的哈蜜瓜,她一一將它們擺入食盒,走回房問,拿出一套淺灰色西裝,從皮包裏拿出婆婆交給她的地址。, R- z! m% e; G% ]/ \5 O# n

; T# V5 i$ H( H9 n# ]7 R! {! d他會在「那邊」,在他心愛女子的身邊吧!4 s& l' V, N' A
( F9 B$ _" ~6 ]6 B* |
深吸口氣,她坐入自己的紅色小奧斯汀,插上車鑰匙,調整後照鏡,她(缺一頁)9 d$ p$ w& @2 ^( E

2 }: L. Z" M: h; P5 F請教你,假若,他住這裏期間我過來照料他的日常,像送送餐飯、整整他的房間之類的,會不會影響你們的生活步調?」
0 y* N) J' O( f$ b1 W
. d9 G2 d3 r) Q; X& a% z「當、當然不會。」季昀錯愕於她的態度。
2 ~9 b! {  Z1 `# v! v9 a) _/ J+ U: g3 q) f' m: s0 X5 D
「謝謝你,那往後我可能會常常來打擾了。」一欠身,繪藍鞠躬致意。& H# ~" h+ F0 Y

; z; ~; x! H8 E& ?# f/ J「你別這樣說,我……我想,該說抱歉的人是我。」她還能說什麼?黎儇結婚了,他們的曖昧不明仍然持續,雖不想當第三者或狐狸精,但事實擺眼前,再解釋全都是贅言。
% T2 X2 z# \/ u
$ {  c4 V8 X8 e9 n( K" x0 t# P「不要,千萬不要,很多事……似乎不是用勉強就能得到答案,但是……我仍然必須努力,不努力就說放棄,對我自己、對公公婆婆都是不負責任。」
1 y9 D' s' V& d6 y6 q" V
/ Y* B8 c0 S! a搖搖頭,她到底在說什麼?對黎儇、對這個婚姻,她為的不只是責任,還有愛情啊!她怎能……算了,她的立場不僅尷尬,還是……無可無奈。# ]% e2 }& T5 e! c6 N) Y+ j, q
5 e- S4 z  m+ ^+ ~
嚴格算來,她今天是來探敵情、施下馬威,讓對手知難而退。可是,她一向不是態度強勢的人,想演個敢說敢當、敢表明態度的正牌老婆,她注定要失敗。. H& E" t) |. E& Z% J

& j0 i+ H' U3 O& t$ o「繪藍,我可以這樣叫你嗎?你和我想像中有很大的出入,我不能不承認,我喜歡你。」季昀的落落大方教人激賞。
3 a% H  k/ r2 l  m& q
8 V% i" m2 A1 W對別人的友善,她應感覺快樂的,但是友善來自於季昀,她該怎樣認定?她想和自己共效娥皇女英?她想表達,她並不想和她搶奪丈夫,只不過出於愛,只能無奈?
0 i& G7 d' }  Q% z' i- C. a: e, ^, W2 R
但無論如何,繪藍的觀察沒錯,她是個好女人,一個值得天下男人喜愛的女人。對手是她……繪藍咬咬唇,她的贏面微乎其微。
8 H5 m$ r- n# S; o' k* h7 s5 p' J$ p$ W& z# k
要是在婚前就見上季昀一面,說不定她會打退堂鼓,把這份不曾見過天日的愛,壓回內心深處妥切收藏。可是,現在米成炊,她能做的只有盡力而已。  x/ G; e0 Y( x$ f( ]/ b7 ^* T

8 f8 o: `+ K! _2 t' y+ [* J「謝謝你的喜歡,說不定你可以透露情報,告訴我他喜歡吃什麼、他的小嗜好等等。」她把話說得輕松,不想讓尷尬繼續在兩人當中凝重。3 f% M+ m, z: }! ]
0 f  ~3 t3 x3 q( r) ^  E& W- q
「這點我很抱歉,你恐怕問道於盲了,我對他的習慣嗜好一點都不清楚。」. y$ o& E2 d7 l: |
5 m+ l$ g6 ?0 e6 u5 y9 A
是不是很不公平?季昀不了解他,卻得到他全心全意的愛,她花盡心思收集他所有習慣態度嗜好,換來的卻是他的不屑一顧。愛情世界的不公,在這裏又獲得一證。
# E, |3 w6 N+ }/ g* \: |+ M, u+ R# d3 Z6 h9 e
「沒關係,你不明白,換我來提供你資料。來,這裏是你們的早餐,吃過後你把碗盤放在食盒裏,等我帶來下一餐時,我會把餐盤帶回去洗。」
0 w5 S: J+ u3 I8 T3 |3 |! C
. f# J/ F, f# W. F- w7 ~6 M「這怎麼好?我會把它們清洗乾凈。」季昀不好意思。2 f! r6 m* u" D
, P1 z& U! t2 W6 L7 y% v
「不可以哦!你答應過,讓我來照料他的日常,你不能搶去我身為妻子的責任。」她笑著說,態度卻是堅持的。( Q0 E# _" O0 b* Q- H! R0 ?

6 O, @+ `) k$ @# j5 \「好吧!你堅持的話。」季昀聳聳肩,這個帽子扣得太大,「身為妻子的責任」這話太沉重,她擔不起。  X2 `: L, H3 `4 m$ M
# L0 @- R/ S3 w  x- N5 l, S
「就麻煩你了,另外……」繪藍話沒說完,黎儇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
( d5 C5 Z( \& I( R+ X/ O' P7 A
  d/ s( o4 ]  ~「季昀,是誰?你出來好久……」話在乍見繪藍時戛然終止。「你來做什麼?!」他的臉色瞬地變得冷凝,嚴肅氣氛插在他們之間。
2 X3 [5 N+ W3 y& |4 s% j* ^
. ]0 m5 g, Q+ j; a# U「別這樣,繪藍是送早餐來給我們吃的,你不是說你吃膩了我的果醬土司嗎?正好換換口胃。」季昀在他們中間打圓場。
% z' b  D- H: g1 B$ A
, U. d, V2 `4 W5 D  W2 l0 X) ^+ v繪藍對她感激一笑,她的確是好女人,她同黎儇一樣,不能不承認自己喜歡她。
3 V& t* Q2 X5 K7 g7 _, I' b9 Z3 D7 M# S- |7 D' P0 t% ~4 z
「你先進去,揚揚在找你。我和她談談,馬上進去。」黎儇柔和地拍拍季昀肩膀,一路目送她進屋。季昀一進屋,他又恢復冷峻。「你說話。」0 y3 c! Y- h9 _0 Y  ?, X+ G7 t
* X, h* d$ S  T9 g
說話?要說什麼?繪藍一頭霧水。最後她找到一個不甚合適的話題。「你會一直住在這裏,不回家去嗎?」7 h& [- a, }9 h2 d: H
5 P- z* r" i' K% O* F# M
「是的!」他回答得篤定。5 V# @  F7 f2 I: t, d% w
7 o9 _( Y. d( Q2 T- r7 v
本來沒這個打算,可是他要在她臉上看到難堪,所以,他說了,讓她明白知道,就算她在他身分證上佔住黎太太位置,在他心裏,季昀是他唯一選擇。
" }( P. N: k" D1 g
  {) `' U$ [% c, x9 [繪藍再次為自己強調,有她的地方不是他的家。「我知道了。」轉身回車上,她拿出帶來的西裝。「你昨天走得匆忙,我想你沒衣服可換,所以幫你送來……」" ?2 U- W- N1 @/ v: e

$ v) m* q* L$ A$ O. b1 U9 W「不用!我的事我會自己處理。」又是拒絕,他是不想和她有任何關係吧!; G" Y0 {# P* `2 u' d7 a- F
" N  L9 F) [1 J0 N5 p3 o. x
「我懂……如果我做了你不喜歡的事……」6 }: w' U7 f- o" T' q% v* y" B! c; r
6 G9 l) d4 B/ }
「我不喜歡你幫我送衣服,不喜歡看到你,不喜歡你插手我的生活,我說得夠不夠清楚?」他雙手橫胸,對著她的是憎惡表情。; {+ {0 l# A5 F. ]/ W/ Q

. [+ V( g; {3 _. k1 z9 y; m; u9 z「我不會再幫你送衣服,也會努力不讓你看到我,但是……昨天的婚禮,已經讓我插手你的生活,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很抱歉。」
+ @! N6 j* p8 X6 g* L. p" [1 }0 A  {( P* D  ^
「留著你的抱歉,不用對我惺惺作態,我受不了女人的虛偽。」再次拒絕,他實在很懂得傷人。
9 `* i+ F8 P" G8 n  b& A0 X/ j! ?% Q4 Z8 G# {2 A9 X7 W
「那……先走了,打擾你,我很抱……」她突然想起,她的抱歉在他眼裏是虛偽。一點頭,她笑笑,坐進車子裏,離開他的視線。
0 V% @6 m* B# {1 W! x5 I$ x) x, R* g! U8 w
☆     ☆     ☆
; e% v& v! f$ C, u( ^( R5 W  O9 f! a/ |- T  z/ L  \
各色鮮傃在飯盒上鋪出用心,那是繪藍用心細細烹煮、用愛精心調味,想調出一種不鹹不膩,讓他不厭倦的愛情滋味。8 A* {" X3 \5 b  Z% w4 o: e( {
# R" V' v6 J- L7 |1 F% v& y6 {2 C
手捧住飯盒,她看著自己剝了半小時的去籽葡萄,在盒內滾來滾去,它們在冷凍庫躺了兩小時,現在有點退冰,不硬不軟正好吃,婆婆說,他最喜歡吃葡萄,但懶得剝皮,便不去碰它。3 e8 \5 V$ I/ Q
, O8 k1 w" t( C) T* \" @) J$ G0 V
他會喜歡吧!這些菜……她真的用了心。
6 a7 x+ B# p0 x. k# V+ @7 a  h* v! a6 e5 d7 |' S% V& H
走進他的玩具王國,有人認出她是董事長的新婚妻子,她對他們點頭微笑,很順利地一路走到他的辦公室外,沒人阻擋。
: c; p7 I/ ~9 l7 @6 q0 S  N9 r9 \) N: V  k/ A. ?
「你好,我是秋繪藍,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把便當送進去給董事長?」
6 F, M4 r$ ]2 {6 W0 Z9 w2 {* ]  V/ ]- c1 D. L: l
乖覺的秦秘書認出她,她清靈慧黠的眼睛繞著她轉。「夫人……你不親自送進去嗎?這是愛心便當耶!你應該走進去陪著董事長把菜吃光光。」! c; {: l+ h: @
; z8 H; S. @" _- q! s
「不了,他忙,我不打擾他工作。」; X* x# l$ Z" \- y9 n8 X
. R6 s; z% L' f: A$ ]% G; ]
「那麼請你等一下,我馬上送進去。」/ U$ f9 H0 y6 r$ W( R3 Q! @
( P  X) ^- A' r% i5 B! ]
「謝謝你,辛苦你了。」她目迭秦秘書走入辦公室裏,繪藍倚著桌邊,想像他的反應。, i8 {) H9 P5 V* w- }
2 ^: i6 s  l% y1 g( M
他會喜歡她做的菜肴嗎?說不定他會一肚子氣,可是看到那一顆顆圓滾滾的葡萄,就忘記對她的憤慨。婆婆總說葡萄是撫平他怒火的好東西。
* u+ s8 z8 Q9 |- _+ p1 G" P) e
* F% V& |" N" s* X6 g+ T沒一會兒,秦秘書走出來,對她笑說:「我就說請您親自送進去,董事長不會介意你幹擾他的。」+ u! J) ^1 h1 G7 h
- a+ e6 L  d. L: f1 |
「他……」他沒生氣、沒大怒?那些葡萄真讓他放下對她的憤怒?
3 f) n. w5 h. M0 k  N& N8 E8 {( c% Q# c3 `/ R, F9 y, g, G
「董事長請您進去。」秦秘書把話再重復一遍,笑著將她推往門邊,為她打開那扇又厚又重的門。# j6 N" m4 K5 v2 K; k

) u  K1 D3 q$ M0 X2 E沒有退路地,她走到他面前。% B. S$ P$ B3 ^) W" N3 N! ]
) u! D8 \2 @" D5 ?
「有勇氣送便當,為什麼沒勇氣進來面對我?」他臉上帶著譏諷。
( H, B7 c1 o5 R( I9 h
0 {  O. ^# e$ ~  l. J' S「我想你並不希望看到我。」
4 [$ H: X5 s/ S# ]8 t/ p* s3 `  Z: ~1 o$ e7 k  ~
「不錯嘛!你還記得我的話,我還以為你記憶力不佳,早上的事到現在就忘得一乾二凈。」他往後仰躺,瞪住她的雙眼凈是譴責。# A3 H6 P+ d6 w. Y

8 L6 A. R, `# b" E7 O" O望著他的眼、他的眉,即使他是那麼討厭她,可是她仍無法不愛他,怎麼辦?管不住白己的心,管不住愛他的情,她的未來會變成怎樣?5 g/ U) X; u* _3 q* q/ M% d8 h

0 N* ^- V0 Y% O+ w' |「我沒忘,剛剛……我並沒打算出現在你面前。」3 Z3 x) M: c# S" [; P' E
, j, n$ I0 K+ Z2 C6 r' l2 N
「是我讓你送便當?」
& l( G8 f+ ^; a7 T2 j" a6 A: K4 e2 ~* ~/ l) ?& x+ \  x0 F
「沒有,但是我必須善盡人妻的責任,我答應過爸媽。」
: P! d; T4 C8 c, X5 D7 ~* Y
# j  t9 Y4 \, e8 f「你不用拿爸媽來壓我,答應娶你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其他的我一條也沒答應。」他講明事實,想斷去她的癡人說夢。
* ^+ m1 _- Q) E0 |. V
: G' ^* f1 G& Z8 }3 z6 E$ z& d  y「我並無意讓你們父子鬩墻,等你用完飯,我收了便當盒馬上離開。」' h# Y- I+ x0 w( o- c& N
8 }& q) M* T( a
看著她的堅持,他挑釁地用手一推,把便當盒推到辦公桌底下。菜掉了一地,幾顆葡萄在地上滾。+ R( K: K" f( z
; D1 \. n4 e0 O8 ?3 c% f
預料之中、預料之中!繪藍拚命說服自己,他的反應在她的預料之中,彷佛這麼一說,她的心就會少痛一點點,他的行為就會變得容易接受。$ {, U( q0 R& p' ^. Y9 r5 C
$ c  |7 g& x! ]1 b! u, c2 e, G/ i+ {
但是……這並不在她的預料中啊!她以為葡萄直一能安撫得了他,是她太天真,還是婆婆太樂觀?
. j) @$ u4 H) F/ E: u: F% R
' V5 R6 n* p) e: x( I; W* ]低下身子,她尋來垃圾桶,把一整個早上的心血送入桶中。  Z& K1 q5 O2 [) l! ]( Q
) \* c; k' |; @7 p. q: t4 I5 g/ i
淚在眼中滾了兩圈,固執的她硬是把溼氣咽回肚中,會改變的,只要她夠堅持,只要她不畏失敗,他會欣賞她、會愛上她!
/ [% `9 b* ^  f" S" E
: Y7 S& V$ U. x2 ]! v; }7 ]走到這個地步,除了自信,她不能再有其他想法。
$ J6 x+ _7 x/ ^( u$ P) l: F
# d2 d  m0 A. A0 o- ^+ G" Z! a繪藍咬住唇,跪在地上擦拭油污的身影,讓他興起一絲不忍。不忍?不!他沒有不忍,他要繼續對她「故意」,他要一寸寸謀殺她讓媽媽覺得得意的耐心。" e' |: T- e1 Y7 b  T9 A1 W

* g& j1 M+ j# R, S「我想你應該懂了我的意思。」0 ~3 L4 g- [; x- p5 H
+ }/ m7 ?% [1 w) W2 Q4 l: B; j
「我懂。」對上他的眼神,她輕輕一笑,用面紙把手上的油漬擦拭乾凈。「很抱歉,今天的菜色讓你不喜歡,明天我會繼續努力。」
3 z+ _* l8 z! r4 h1 k) d' x: q% |# ^( \. C
說著,她像個雄心勃勃的小戰士,挺直腰桿往門外走去。7 w' \3 p6 n' j) `, P
* v9 a0 G7 k, A" A
「她居然向我挑戰……」他不敢置信地望著她的背影。在商場上,誰都知道跟黎儇挑戰的下場只有一個字——慘,沒想到那樣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竟敢對他宣戰。' @6 d  U9 v' b1 a2 J% N- m, \. ^

. e* J! J- d7 M1 o# A「好!我等你!」* C3 d6 C5 g) E! H, m/ A

& u  G: Z+ a) A. h5 h: X; a$ U( T0 @5 |: h他對著早已關上的門喃喃自語,沒注意到,一抹欣賞的眼光偷偷地自他眼角流洩出來。
- E& r6 Y- `. G, x4 g. b, q: Q: P, J7 U. E4 m# g$ h
[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