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靈異鬼故事 二

之前介紹過「第三類接觸」之監、所「靈異傳奇」故事。此次擬續予「接力棒」:

話說一九九○年前,東部某「技能訓練所」,前身還是軍方管理的「職訓總隊」時。

有一天,官拜副指揮官的少將副總隊長,巡視到該營區西北角臨「警閉室」旁之「汽車保養場」時,巧遇一位情緒不穩的流氓感訓之收容人,手持私自於汽車取下之廢汽油,併囤積於一罐1000c.c.保特瓶裝內,該犯突然對靠近巡視的這位少將副總隊長身上潑下汽油,灑其全身,頓時在旁戒護警衛一片嘩然,並予團團圍住,該犯手持「打火機」,不斷「歇斯底裡」似喊叫:「別靠近!別用槍!否則即予點火,燒死這位少將長官!」,而聞訊趕至的營區憲兵,正擬以瓦斯槍暨噴水槍予制服他時,一剎那間,該犯情緒緊張,卻把「打火機」就近丟往「少將」身上,一時熊熊大火,燃燒全身,少將哀嚎,滾地慘叫,未久氣絕而死。

二年後,一九九二年七月一日法務部接收該「營」區,將原來之「警總職訓第某總隊」易名為「某某技能訓練所」,且在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一日改建後,正式落成啟用。在此之前,尚有前輩資深管理員,夜裡沿牆邊巡邏至該處時,隱約看過幾次該「少將」著軍裝,出現在現場徘徊,甚至有人瞧見彼「神采奕奕」的站在「警閉室」露台上,猶癡癡地凝視「出事現場」。一九九三年底,某日,整建工程需營繕到該營區之「汽車保養場」,當工程人員爬到牆上欲拆除作業時,奇怪的是,連續有人在同一現場摔傷。

更奇妙的是,當接收過後,該所第二任技訓所「陳所長」下令拆掉現場(即汽車保養場)旁邊之「警閉室」時,機械怪手每碰上該牆壁,即自然故障,如此臨時性的「機械操作不靈」,連番數次,屢試不爽。最後不得不放棄該項局部作業工程,而才能保留「警總」唯一遺留下的建築物「紀念品」---警閉室。

一九九八年七月,該技訓所第三任「吳」姓所長到任後,為落實考核較難管訓之受處分人,認為需要有一處專門收容「違規」收容人之「隔離捨」,遂將該「塵封」六年的建築物,重新啟用作為違規收容人之「專用隔離區」,併在每年農曆七月鬼月節「法會」上,予超渡「英靈」,鹹信該少將「地下有知」,亦贊同對受流氓感訓之違規者予以較嚴格管理之處遏,乃自該處啟用後,一切運作順暢,冥冥中似受彼之保佑。

二○○○年七月一日,該處位於警總的營區西南角炊事地區,改建為該所新建員工宿捨工程落成啟用,吳所長應用社會資源,將剩餘邊角四十坪空地,闢建為「眷區活動中心」兼「佛堂」,內置三壇,主壇為本師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藥師如來佛等,副壇左側為地藏王菩薩,右側為觀世音菩薩,中壇併供奉「土地公」。

奇妙的事又發生了。

同年八月,該所辦理花東等十一個單位之「機關組織學習」活動,特禮聘台北名師即世界級課程NLP神經語言,核心轉化課程「丁美月老師」(按:丁老師,女性,素食,未婚,約近四十歲,修持深入禪定功夫,轉化心靈,致外表以觀,令人訝異約僅二十餘歲而已。其著作有「無意識催眠技巧」、「生命的甦醒」等特異功能名著。)丁老師第一次蒞台東,在授課前一天晚上,即進住該所之「招待所」,是日晚,夜闌深靜,丁老師以「吉祥臥」入定;未久,即在「潛意識界」腦海裡,出現該「少將」事故之畫面外,更見該「所」後山不遠村落,烏牙牙的人潮,有騎機車的,有騎腳踏車的,有三三兩兩用走路的,約三十餘人猶洩洪人群,魚貫而下,紛紛向丁老師乞求「加被」與「解脫」超渡,丁老師向這一群孤魂野鬼開示道:「汝等何不就近寺廟,尋求解脫?本處係『流氓感訓場所』,感化機關裡亦建有佛堂,佛號不斷,可息汝怨,汝等可安心立命,循佛力解脫也。」片刻之間,這一群人影,化為烏有。

丁老師翌日晨,大惑不解。遂向該所資深員工請教:「貴所土地附近村落,過去有否發生過大量人畜死亡之天災人禍事變?」。

該所一位原在警總服役而留任的一位「陳」姓前輩同仁,遂娓娓道來:「約在一九七八年一次之大颱風,距本所西北方向四公裡處,有一小村落,是夜颱風猛烈,風雨交加,山崩地裂,併有大量土石流,流經座落在山谷處之該村落,致全村一半以上人口,約三十餘人,全遭活埋,另牛、羊、豬、雞、鴨之死亡,約數百餘隻,可謂慘絕人寰,而本所地理位置,原本亦為花東縱谷之山谷凹地,即是由該次颱風造成之士石流,流到本處覆蓋為一小盆地,目前該村已集體遷村,以是因緣,另適本所眷屬宿捨落成,且近加蓋一間大佛堂,對此事故,應可為正面意義,而逢凶化吉……」。

丁老師聞言,覺得太「不可思議」,其所謂:「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