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女鬼迷人事件

一些男人每當有說需要,便會啦開褲襠當街小便,無視於他人的尷尬和不便, 更美其名為方便,殊不知在時運不濟時這類不雅的舉止,就會惹禍上身,一如
本期真人鬼事的男主角--阿妙。
阿妙是一名受僱老闆,在pasar malam開檔的小販。

雖然名字有點娘娘腔,可是才剛滿23歲的阿妙卻是名副其實的男子漢,從十
餘歲起便翻滾情場,憑著時服食搖頭丸所引發的亢奮,以及高大英俊的外表,
他跟女人打情罵俏甚至上床是家常便飯。
沈溺著搖頭丸所帶來的醉生夢死,他往往迫不急待地收檔,然後興致勃勃地跟
一群朋友到Disco花天酒地,常常鬧到零晨三四點才返回宿舍。
對於這樣的生活,不願意去想明天。一直到出事的那個夜晚。
猶記得,出事的那一夜,是公元2000年12初。那一夜,他如從往常般,拖著
疲累的身軀回家。他看一看手錶,已是半夜三點鐘,身體雖然很累,但腦子裡
卻極度的興奮…
他抱著頭,剛剛在disao吃下的 "丸仔"藥力還未散去,腦海一直不受控制的出
現剛剛和他瘋狂玩樂的女子們,卻記不起她們的樣子,因為英俊而深受女性喜 歡的他,受到太多太high女孩的包圍了。 突然,阿妙感到跨下漲卜卜的,尿液上湧。不理三七二十一,他張開兩腿,嚓的一聲啦下褲鍊就在路邊解決。
解放完畢,阿妙覺得整個人像是輕了不少,人也比較清醒。他繼續跨步,朝著宿舍的路上趕。

呼呼~~~ 呼呼~~~
突然,一陣冷風由他身後吹拂過來,就在他前後左右盤踞不去,有意無意間, 風兒更多次觸及他耳後,讓他有了那種心煩意躁、心癢也難騷那種感覺。那段
短短的路程,不止一次,他彷彿覺得自己整個都包圍在冷冽的夜風之中。 「奇怪,怎麼會突然刮起風來?」
在找不到答案之下,阿妙也懶得想,繼續開步走。 痛苦的呻吟聲。
阿妙有氣無力的喊著,半夢半醒的阿妙感覺到下半身的某個部分,不斷傳來陣
陣的快感,好像有個人用舌尖弄著…

『它第一次來的時候,我不知道是哪一種東西,好厲害喔!』阿妙想要扭動身子,抖掉那種感覺,可是他卻發覺無法動彈,呻吟也越來越大聲…

一陣震動,阿妙終於驚醒,無暇細想,換件內褲再繼續睡。
又來了!阿妙迷迷糊糊中,感到那一條"肉蟲"捲土重來,這一次它在阿妙的頸 部游走,一伸一縮的,都緊緊牽扯著阿妙的神經,它從頸部慢慢往下移,到了阿妙的胸部。

阿妙緊張地喘大氣,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空氣在他鼻孔中急速的進出,引發
出可怕的嗦嗦聲。就這樣,阿妙的情慾再度迸發。

『它總是在我睡的時候來,當我醒來,它又停止了。但我一睡時,它又來…任

由那股感覺覺彷彿泰山壓頂般騎坐在身上,而自己卻仍舊無法動彈…只能讓它
肆意地為所欲為。』
打開眼睛時,太陽早已經昇上頭頂,對自己昨天的"春夢"回味無窮。只是這一
個夢實在太真了,讓阿妙懷疑是迷幻藥的作用。『直到清醒的時候,會覺得…
有啊!每天來啊!弄到人不自在,好像每天來強姦你。』
第二晚,阿妙也同樣在酒吧中玩了一輪才回家,同樣的這一次他也啪了丸仔, 回到家後馬上倒在床上。
突然一陣風從門外吹進,他的身體一涼,慢慢的在他的耳邊,有一陣陣的幽氣
吹向他的耳朵,越吹越近,吹得他身上全都出了雞毛蒜皮。
--
可是,這種感覺卻又是這般的刺激,阿妙情不自禁的興奮起來,想用手撫摸這 個一直引誘他的人,但待到此時他卻赫然發覺,自己連舉起手來的力量都沒有
,只有乖乖讓它愛撫。
『它一來時,它摸你囉,你以為是真的呀!真正的人一樣的呀!』它好像不甘
只對阿妙上下其手,也會有一條長長的舌頭,在他全身上下都舔一遍。
『它用舌頭來吻我全身,同時手也跟著來了,它沒有脫我的衣服,只是我感覺
得到罷了。它每天都來… 那種感覺跟真人做愛沒有分別!』
『久會再來,有時會搞到我連射幾次精。覺得自己像是被人強姦!』阿妙苦惱地說。
這種情形一直維持了一個月,今天阿妙終於頂不住了。他想知道這到底是一個
春夢,還是真有其事。如果是真的,那名床上功夫了得的女生又是誰,為何
對他苦苦糾纏不肯放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這一個月裡,阿妙的健康明顯的越來越大不如從前。 『人在太陽底下曬一個鐘頭多,身體還是冷的呀!很累,每天都感覺累累的!』

為了找出真相,今夜,他破天荒地不出去玩,不吃『丸仔』,一大早就躺在床上,等著綺夢女主角的現身。等著等著,阿妙的意志開始迷糊了… 突地,從窗外拂來一陣冷風,阿妙知道是素未謀面的它來了,但他決定閉上眼
睛,等它真正靠近時才看清楚它…
『為什麼又這樣子的東西?我就是覺得奇怪,所以我特地把眼睛蓋著,偷偷看是什麼東西來的。』同樣的,它先從耳朵開始舔他,到臉部,再到頸部…
苦候多時的阿妙終於忍不住了,就在這個時候,將眼睛一睜…
『嗚呀!又鬼... ...』淒厲、慘然、撕心裂肺的叫聲從房中傳了出來。
『是鬼,一定是鬼來的!』阿妙說的咬牙切齒。會如此憤慨,是因為他堅持自
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事實。
『我看過它一次,我以為是什麼東西來搞我嘛,所以就特地把眼睛蓋著等它來
囉… 等它來到我面前,我一開眼睛就看到它整隻狐狸精的樣子。嚇死… 嚇壞我…。』

他說,當他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呆滯木無表情的臉吊在空中,離自己只有
十多公分。那張呆滯的臉配著一雙無神的眼睛。四目交投時,這對充滿血絲的
眼如影隨形地瞪著阿妙,大大的眼球半突在眼眶外,彷彿要跌了出來乍看之下
,阿妙整個人都傻悼了。
最可佈的是,它的口水一直要流出來似的,但總滴不到阿妙的身上。它的肌膚 是黑色的,但卻把嘴巴和臉塗得紅紅,再加上它一頭亂髮的長髮及白色的衣服
,阿妙第一個念頭便想到狐狸精奪命來了…
『我看到它的臉,它像個狐狸精,是馬來人,年齡大約二十多歲,大我一點點
,化妝化得很恐怖… 穿白衣… 它化妝化到像個狐狸精,膚色是黑色的,臉上
卻塗到紅紅,穿著一套連身白衣裙子。』

阿妙非常害怕,但它還是不停止,繼續挑弄他的敏感部位。阿妙的心中一百個
不願意,但生理反應卻由不得他控制。阿妙把頭一轉,避免與它正面相對,但
它依舊壓在阿妙的身上,吻他的臉…
他大聲的叫了出來,心中的害怕去到了極限,淚水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來。那
一夜是個漫長的夜…
『這個絕對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呀!』對著記者的詢問,阿妙終於憤怒地喊叫起來。
自此之後,阿妙的夜夜綺夢,就變成了晚晚驚魂。形體可佈的女鬼,食髓知味
之後更是變本加厲,不僅是在晚上,就是光天化日之下也現身"色誘"阿妙。即使是宿舍中密密麻麻地睡滿了其他同事,只要它興之所致,它也可以如入無
人之境,大搞阿妙。

『我有跟同事講過,可是他們全部都說我神經!當然囉,它只是搞我罷了,其
他人又看不到動不到,我自己也是動不到,它來時都沒辦法叫救命!』
講起朋友們對自己的不信任,阿妙不是沒有生氣的。

『每次它一來,我都感覺到有人壓著我,那種感覺真的跟做愛一樣,同時也摸
不到它,只有它摸你。它強姦我的時候都不一定,一直到它爽了,它就走掉。』

『很厲害的呀那個傢伙,你們睡到幾點它就弄到幾點。起先我都不知道,但到我清醒時會想為什麼這樣子?它來時你,那個床就會一浮一沈的…』意識到同
房的同事們都救不到自己,阿妙見事態嚴重,便收拾行李回老家。它開始害怕
而不敢獨睡,硬硬叫媽媽來陪著自己睡。可是都沒有用,女鬼就像隻飢餓的八爪魚,緊緊地纏著他,只要興之所致,它還是照樣出現,如常地催殘他,讓他在短短的一個月內迅速地消瘦憔悴。

『她壓我的時候,我怕嘛…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不敢睡覺了!』阿妙也因為如此而跑到朋友的家裡睡,但它卻死追不放,阿妙去到哪裡,它就跟到那裡,比
吊死鬼還要纏身。

『我在其他地方過夜,它也同樣來找我。不管我在白天睡覺或是晚上,他一定來,只要我睡在太陽曬不到的地方,它就會來。不管何時何地它都跟著我,
只要我一睡覺,它就來,害到我不敢睡。』
長期的睡眠不足,導致阿妙陷入歇斯底里。最後,他拿著把冷刀坐在椅子上等
它來,要跟它同歸於盡。『有時候我氣不過,我真的拿東西亂亂掃,不過掃不到它,它是鬼來的嘛!』

疲憊的阿妙,言無倫次地講述著他的經歷。『很辛苦了,真的不耐煩,我的
朋友叫我去問神。問了神,好了一點點,可是不久再來,我又去問另一個神,
又好了一點點… 然後又不行了,不可以了,他們就帶我去見丘師父。』
阿妙口中的丘師父,芙蓉太白真君壇傳人邱偉光,亦是我國道壇上鼎鼎有名的抓鬼大師。
『我見到神像的時候,會腳軟,全身沒有力,面青青,整個鬼樣。』
當時的阿妙,只要一接近神壇,就會全身不舒服,心中一直有股力量要把他啦 走,更嚴重的是,他一到神壇腳就軟,全身無力。『它跟著我,在嚴重的時候
一走到神廟,我的腳會軟掉,還有,曬太陽一個鐘頭多,身體還是冷的呀!』

『見到丘師父之前,我看過兩次神,它們有同樣說我遇到骯髒東西,它們給我
吃符。見了神後,我會比較好一點,見到太陽沒有這麼辛苦。』為了這件事,
阿妙求過兩次神,雖然可以暫時脫離女鬼的淫威,可是事情卻一直沒有得到徹
底的解決,女鬼往往在銷聲匿跡三五天後,又捲土重來,一逮到機會,便日
夜不停地強姦阿妙,搞到他幾乎精神崩潰。

『丘師父說,它跟著我很久了,幸好我早來,不然我真的被啦下去了!最近
它還是有來,就好像昨天晚上都有來。只是師父幫我弄了一些東西,所以它傷不到我。師父為我做了幾次法,叫那個傢伙不要再來騷擾我,那個傢伙不肯, 所以師父就給了我兩件法寶帶在身上,讓它不可以靠近我囉!你知道嗎,我是
洗澡也不敢把它們脫下來的!』
問起這次被鬼姦的原由,阿妙十分扭捏。『哎呀,好像是說我在街上小便的時
候給它看到,所以它喜歡上我,死命地跟著我囉!』

嘿嘿嘿,原來如此,各位男士們,請記得前車之鑑,切忌無論在怎樣的情況之下,切莫當街小便,省得惹禍上身。

後記: 邁入2001年之後,阿妙在遵從法師的指點後,他的生活已經恢復正常,而女鬼也已經消失 無蹤,不再出現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