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三國白話演義 (譯者:能陽)[原創長篇小說]9/12更新至第5回(9)

三國白話演義 第一回 (1)



楔 子



        話說東漢末年,當皇室和百姓們過慣了安祥平和的生活,皇帝往往會忽略危機的存在,而在皇帝忽略危機存在的狀況下,往往會寵信一些奸臣以及宦官,造成天災、人禍以及天下百姓的痛苦,都無法到達皇帝的耳中。

        忠臣的直言忠言,經過寵信的奸臣和宦官的解釋,常常使皇帝失去判斷的能力,只相信奸臣和宦官的報告才是真實的,所以一些直言忠言和掌握職權的忠心大臣們往往被陷害致死、或被貶官、或辭官歸隱、或逃離、或遠離到各地拓展自己的霸業,進而造成皇室的衰弱。


        想拓展霸業的大臣們在各地招兵買馬鞏固自身的實力,加上原本就擁有勢力範圍的各地太守,這些人便成為各地的諸侯;於是權勢分散於天下各地,亂世也因此而展開序曲。

        各地的諸侯盡心盡力治理自己的領土,加上遠近人民的投靠,於是人口急增人才倍出。兵力強大的諸侯,會平定自己領土內以及鄰近盜賊們所佔據的地方,平定盜賊之後,進而發動戰爭攻打鄰近諸侯的領土,使他們歸順自己,而兵力薄弱的諸侯,只有被併吞的機會,沒有反擊的能力。往往只有自殺、被殺、投降,這三條路可以走。


        當朝的皇帝因為無能又經過不停的戰亂,名義上雖是皇帝,但卻沒有實際的兵力、財力以及諸侯們的進貢,到最終只有選擇勢力強大的諸侯來依靠,而讓皇帝依靠的諸侯就順勢威逼皇帝,假藉皇帝的名義來命令天下所有的諸侯......。




第一回 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



臨江仙 (明 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漢朝自從漢高祖劉邦斬白蛇發起義兵,推翻秦朝暴政。最後在垓下擊敗項羽統一天下而登上皇帝位,建國號漢,史稱西漢。

        西漢傳承到平帝的時候,平帝的外族親戚王莽偷偷下毒害死平帝,迎接劉氏宗族中僅兩歲的劉嬰立為皇太子。

        多官請求王莽的姑姑,也就是平帝的母親太皇太后,強烈的建議讓王莽輔佐皇太子管理朝政,太皇太后無法阻止,只有同意,王莽便自己冊封為攝皇帝,食、衣、住、行與皇帝無異。

        過了兩年,王莽就強迫皇太子劉嬰,把皇帝位置讓給他,並建國號新。

        十四年後,淮陽王劉秀與哥哥劉縯發起義兵,隔年與王莽大戰於昆陽,最後終於打敗王莽,復興了漢朝。

        劉秀因此而登上帝位,續建國號漢,是為漢光武帝,史稱東漢。

        東漢傳到獻帝,由於天下大亂,各地諸侯紛紛自立,在互相拓展領土、勢力範圍的戰事中,到最後只剩下三位國力強大的諸侯各霸一方,史稱三國。

         追朔起朝政漸漸敗壞、忠臣一一被陷害,或被監禁、處死、或被辭官、離開拓展霸業。

        最終,連各地太守也紛紛自立。

        然而引起不停戰亂的原由,要從桓帝和靈帝兩位皇帝開始說起……。

        因為桓帝對宦官非常的相信與尊崇,所以宦官的權力比皇帝的外族親戚權力還要大。

        宦官們以及宦官們的親戚,四處對平民百姓們斂財,導致民不聊生,四處怨聲不斷。

        而桓帝又聽信了宦官們所說的謠言,把忠言反應朝廷,建議朝廷消滅宦官、改革朝政、多為百姓平民著想的忠臣李膺、杜密以及兩百多位太學生,關進監牢。

        最後在大將軍竇武以及太傅陳蕃的幫助之下,桓帝才釋放他們,但命令他們終生不能為官,而且不准從事所有的政治活動。

        桓帝過世之後,靈帝登上帝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兩人一起輔佐靈帝管理朝政。

        在當時有一位宦官曹節,因為曾經參與迎接靈帝登上帝位的原因,而得到靈帝萬分的寵信。

        曹節和一些宦官們,使用靈帝所賦予的特權,不斷的對朝廷百官和平民百姓們斂財、勒索,而引起很多的抱怨的聲浪。

        竇武、陳蕃兩人看不過去,於是祕密的計劃籌備,準備消滅朝廷所有的宦官。

        後來因為消息不小心走漏,讓曹節等人知道,反而被曹節等人冠上不實罪名,假藉靈帝的名義,下詔書派宦官王甫起兵攻打竇武、陳蕃,並殺死他們兩人。

        曹節等人自從殺了竇武、陳蕃之後,反而越來越無視平民百姓們的痛苦,行事更變本加厲,而朝政也因為如此,加速敗壞。

        建寧二年四月十五日,靈帝在溫德殿召集百官共同討論國事,靈帝才剛坐到帝位上,宮殿的角落突然刮起一陣狂風。

        就在狂風颳起的同時,一條大青蛇,莫名的從屋樑上面,像飛的的一樣掉了下來,然後蟠旋在一張椅子上。

        靈帝看到之後,受了莫大的驚嚇,馬上昏了過去,靈帝身旁的侍衛和從事看到靈帝昏倒,趕緊抱起靈帝去找御醫急救。

        百官們看到這種情形,也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跑就跑躲的躱。

        過了一會兒,大青蛇消失不見,宮殿外突然下起大雷雨,然後大雨轉變成冰雹,一直下到半夜才停止,這場冰雹把很多房屋都打到破爛不堪。

        建寧四年二月,洛陽發生大地震,沿海地區又發生海嘯,造成海水倒灌,沿海居民大多數都被海嘯捲入海中而喪命。

        光和元年,有些母雞突然變成公雞。

        又於同年六月初一,有一條很長的黑色煙霧,從溫德殿的殿門口直接衝進去殿裡。又同年七月,在長安西漢宮殿的遺址內,發出異樣的光芒。

        這些異變之後,四處各地皆有地震的災難傳出,種種不吉祥的警告,連續不斷而來。

        靈帝百思不解,於是發出詔書詢問百官,災難接續不停的原由。

        議郎蔡邕向靈帝進呈奏章直言不避諱的寫說:「臣認為,長安舊宮殿發出異樣光芒及母雞突然變成公雞的原因,是因為宦官干涉朝政所導致的........。」

        靈帝看了蔡邕的奏章之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從龍椅上起身去更換帝服。

        曹節在靈帝背後聽到靈帝長嘆了一口氣,感覺不太對,於是就在靈帝離開的時候,趁機偷看蔡邕的奏章,然後把奏章內容一字不漏的告訴所有的宦官同僚。  

        於是所有的宦官聚集起來討論,眾人商議之後,曹節等人直接晉見靈帝,並且在靈帝面前虛構了一些對蔡邕不利的事情來陷害他。

        靈帝因為欣賞蔡邕的才學而不忍心處死他,但是又相信了宦官所造的謠言,無奈之下只有把蔡邕罷官貶為平民。

        後來張讓、趙忠、封諝、段珪、曹節、侯覽、蹇碩、程曠、夏惲、郭勝十個人彼此勾結,互相掩飾罪過,號稱『十常侍』。

        靈帝又非常尊崇張讓,對張讓就像對自己的父親一樣百般尊敬,而且尊稱他為『阿父』。

        最終宦官們不斷的干涉朝政,讓國法失去平衡,朝政越來越敗壞,導致百官、平民百姓的向心力完全失去,很多盜賊因此藉這個機會紛紛起來造反。


三國演義 白話文 第一回 (2)

        在當時的鉅鹿郡有一位書生名字叫張角,他有兩個弟弟,一位名字叫張寶,最小的名字叫張梁。

        那張角原本是一個仕途不順遂的秀才,直到有一天,他去山上採草藥,偶然經過一個山洞,看到山洞口有一位眼睛炯炯有神、臉色紅潤,頭髮、鬍子像雪一樣白的老者,他用左手握著一把用藜莖做成的柺杖,撐住地面。

        那老者忽然開口叫住張角,要張角跟他一起進去山洞裡,然後馬上轉身往山洞裡走去,張角非常好奇,於是就跟在老者背後一起走進了山洞。

        當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山洞裡時,老者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面對張角,然後從懷中掏出三本書來拿給他。

        「這書,名叫太平要術,共有三卷。」老者口氣平緩的說。

        張角將書捧在手上,兩眼直盯著書皮上寫的『太○平○要○術』這四個字,張角看了許久,實在看不出這四個字的意思,便隨手將書翻開。

        「你今天得到這三本書,要好好用心鑽研學習。」老者突然嚴肅起來,張角也就停止翻書的動作。

        「當你學成後,要用書中學會的本領,拯救天下受苦的平民百姓。」老者提醒張角,帶著告誡的語氣接著說:「如果你用學到的本領來做壞事,必定會得到不好的下場。」

        「老前輩贈送太平要術,小生真是不知道要如何謝謝您!」張角一聽,高興的馬上跪下來感謝,隨即將雙手合掌畢恭畢敬的參拜老者,滿臉興奮的問:「請問老前輩尊姓大名?」然後就將雙掌著地,彎著腰俯跪在地上。

        「我是南華老仙!」老者報了名號,隨即哈哈大笑。

        「原來是……」

        張角才剛開口,只感覺到一陣清風從頭上順著背部吹過,於是張角將頭抬起,眼前的老者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宏亮的笑聲還在山洞裡迴響著,並且隱約的聽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切記!切記!」

        張角自從得到太平要術之後,不論白天、晚上還是半夜,都在努力用功鑽研,讓他感到非常訝異的是,這三卷太平要術竟然有呼風喚雨的本事,因此更加努力的去鑽研其中的奧妙。

        張角學成之後便開始行善,幫助生病、有困難的平民百姓,因此得到不少信眾的支持,這群信眾們稱呼他為『太平道人』。

        中平元年正月時,有很多地方都在流行傳染病,張角便用碗盛水,然後拿黃紙畫上符文,燒了化在碗水裡,稱之為『符水』。

        之後張角就開始廣用符水,四處幫人治病。說也奇怪,生病的人服用符水之後,都沒吃其它的藥,病就自然好了。

        於是太平道人的聲名逐漸傳開,遠近前來求醫、拜師的人連續不斷,人數越來越多。

        張角原本只有徒弟五百多人,這五百多位徒弟分散各地,而且都有畫符唸咒的本領。

        張角在門徒、信眾持續不斷增加後,為了方便管理,於是把門徒、信眾們劃分為『三十六方』,大方一萬多人,小方六千到七千人,每方選出一位領導人,稱為將軍。

        張角也自稱為『大賢良師』,創建教派『黃天泰平』或稱為『太平道』。

        中平元年剛好是甲子年,張角便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為教派的宣傳口號。

        並且命令所有的門徒、信眾用石灰土在自家大門上面寫上『甲子』兩個字以表示該戶是太平道的教友。

        在青、幽、徐、冀、荊、揚、兗、豫這八個州,幾乎家家戶戶的大門上都有『甲子』這兩個字,每戶人家都侍奉大賢良師張角的名字。

        張角知道後非常高興,於是派遣洛陽那『方』的將軍馬元義,私底下帶著金銀財寶賄賂十常侍之一的封諝及宦官徐奉,請他們在朝廷內部接應,以便起兵造反時來個裡應外合。

        過了不久,馬元義派人回報,洛陽方面的事情已經辦好了,張角一接到消息,非常興奮,立刻找弟弟張寶、張梁前來商議。

        「統治國家,最難得到的就是民心。」張角站起身來做出結論:「而今天,我們太平道已經擁有國家一半以上的人民支持並且信任我們,如果不把握現在這個機會,積極攻打朝廷而取得天下,真的是非常可惜。」

        張寶和張梁聽了之後都非常認同張角的看法。於是張角兄弟三人,一方面命令教眾製造黃色的旗幟,訂在中平元年三月五日起兵造反。

        另一方面,張角派遣教中弟子唐周,帶著書信通知封諝等人,日期一到馬上配合馬元義裡應外合。

        張角萬萬沒想到,這個唐周竟然帶著書信直接往中書省去,密告太平道要起兵造反。

        靈帝知道後非常生氣,馬上下詔命令大將軍何進緊急調遣兵將,先捉拿馬元義以及太平道同黨,然後捉拿封諝、徐奉以及同謀的人。

        馬元義所率領的太平道洛陽教眾,如何打的過朝廷精銳的軍隊?所以沒多久就被何進攻破,馬元義以及沒戰死的教眾全部被抓。

        太平道被捕的教眾全部被處死,馬元義更被處五馬分屍極刑。之後封諝、徐奉等人也被抓進監牢。

        張角得知事情已經洩漏出去,於是自封為『天公將軍』,封張寶為『地公將軍』,張梁為『人公將軍』,提前聚集教眾起兵造反。

        一切準備就緒後,張角在起兵造反前,對著教眾大聲喊話:「現今的朝廷不知道體恤平民百姓,國家即將滅亡。大聖人已經出現,你們大家都必須順從天意,追隨我推翻漢朝,讓天下平民百姓過和樂太平的日子!」

        「我們誓死追隨大賢良師!」聽完張角這一番話,教眾們一時歡呼雷動,口中不斷的吶喊。

        隔天張角、張寶及張梁,分成三路軍馬往洛陽前進,四處的平民百姓,額頭上包著黃色頭巾跟隨張角造反的人,總共四十到五十萬人,朝廷稱他們為『黃巾賊』,史稱『黃巾之亂』。

        由於太平道人多勢眾,經過的地方,駐守的官兵一聽到風聲,連打都沒打,就急急忙忙的逃走。

        大將軍何進得知消息,緊急趕去皇宮內殿,奏請靈帝火速下詔。

        何進得到詔書後,一方面命令各地太守,準備抵禦黃巾賊;另一方面派遣中郎將盧植、皇甫嵩以及朱雋,帶領朝廷精銳部隊,分三路攻打張角、張寶、張梁三路軍馬。

三國演義 白話文 第一回 (3)

        由張角帶領的軍隊,由於聲勢非常浩大,一路經過的地方,駐守的官兵一聽到黃巾賊來了,就緊急逃命離開。

        當張角一軍快到達幽州州界的時候,幽州太守江夏竟陵人,漢朝皇族魯恭王的後代劉焉,一聽到黃巾賊即將到達,馬上請邀校尉鄒靖前來,共同討論抵抗黃巾賊的方法。

        「黃巾賊聲勢非常浩大,我們的兵力和他們實在差太多了!」鄒靖人還沒到,聲音已經先到。

        「聽鄒校尉這麼一說,應該是想到什麼好辦法了吧!」劉焉請鄒靖就座後,緊急的問。

        「太守您必須火速招募民兵來抵禦黃巾賊。」鄒靖馬上回答。

        「你說的很有道理!」劉焉點頭深表認同,並即刻派人發出官方榜文,招集民兵。

        當榜文發到涿郡的時候,引來一位英雄來觀看榜文。

        『這位英雄身高七尺五寸,耳朵長的很像佛耳,而且眼睛能看到自己的耳垂;雙手的長度超過膝蓋;嘴唇如同塗口紅一般,容貌長的英俊瀟灑。』

        『他不怎麼喜好讀書,但心胸卻非常的寬厚,而且個性溫和。為人話不多,無論非常高興或生氣,臉上的表情都不會有很大的轉變。胸中一向抱著很大的志向,並且很喜歡和行俠仗義、為鄉民著想的人做朋友。』

        『這位英雄是漢朝皇族中山靖王劉勝的後代,漢景帝一脈的子孫,姓劉,名備,字玄德。』

        『在漢武帝的時候,劉勝的兒子劉貞,官封涿鹿亭侯,後來劉貞因為繳不出要付給皇室的稅金,而被削去侯爵,貶為平民,所以漢朝皇族留了這一脈在涿郡。』

        『劉備的爺爺名字叫劉雄,父親是劉弘。劉弘因為孝順父母、為人清廉,所以地方官吏推薦他出來當官,但是早早就過世了。』

        『劉備從小就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對母親卻是非常的孝順,家住在涿郡的樓桑村。他家裡非常貧窮,只能靠母親和自己編織的草鞋、草蓆拿去市集販賣,維持家中的生計。』

        『在劉備家的東南方,有一棵高度五丈多的大桑樹,樹葉茂密,遠遠的看過去,很像馬車上的傘蓋。』

        『曾經有一位算命看相的人,偶然經過看見這顆桑樹,馬上下定語:「這一戶人家,將來一定會出顯貴的人。」』

        『劉備小時候,和鄰居的小朋友在樹下玩耍,大家都開心的玩著遊戲,只有他挺胸站在樹下,拍著胸脯很有志氣的說:「我如果當皇帝,我的車子一定要有和這大桑樹一樣大的傘蓋。」』

        『他的叔叔劉元起剛好經過聽到這番話,非常驚奇的說:「這孩子長大一定會有所成就。」』

        『劉備的叔叔,因為看到劉備家裡很貧窮,所以常常出錢出力,幫助他們母子倆。』

        『劉備十五歲時,他的母親要他到外地去讀書,求學當中,曾經當過鄭玄和盧植的學生,和同學公孫瓚等人成為不錯的朋友。一直到看見劉焉發榜文招募民兵的時候,劉備已經二十八歲了。』

        當天劉備看到了招募民兵的榜文,又想到自己的年齡,於是非常感慨的長嘆了一口氣。

        「男子漢大丈夫不為國家出力,反而在這邊看著榜文嘆氣!真真讓俺看不過去。」背後傳來一陣粗獷宏亮地聲音,並且夾帶著罵人的口氣。

        劉備聽到聲音,馬上回頭看著這位出聲的人:『身高八尺左右,容貌長的非常威猛,眼睛非常有神,而且睜的非常大,鬍子像老虎的鬍鬚一般;講話的聲音就像打雷一樣,轟隆作響。』

        「在下冒昧的請問尊姓大名?」劉備看他的體態、容貌異於常人,於是溫和的拱手作禮詢問:「不知兄台台能否告訴在下。」

        「耶!什麼能不能的?」那個人好像很怕劉備聽不到的樣子,加大音量回答:「俺姓張名飛,字翼德。俺的祖宗從以前就都住在涿郡,一直傳到俺,有不少的莊田。」

        張飛拉高嗓門繼續吼著:「俺是做酒和殺豬的生意,專門結交行俠仗義的人當朋友,剛才看到你看著榜文嘆氣,因此非常生氣,才會出聲罵人。還請問你為何嘆氣?」

        「我本來是漢室宗親,姓劉名備,字玄德。」劉備嘆了一口氣後回答說:「今天看到榜文,才知道黃巾賊作亂造反的消息。」

        張飛一聽,雙手盤在胸前,睜大眼睛下看上看的繞著劉備。

         劉備接著說:「身為國家的一份子,卻無法讓百姓們平安的過生活,深恨自己能力不夠,所以才在這裡無奈的長聲嘆息。」

        「這個還不簡單,」張飛馬上停下腳步,高興的大笑:「俺從開始做生意到現在,賺了不少錢,再加上老祖宗一代一代留下來的,俺通通都拿來招募咱們的士兵,這不就得了?」

        劉備聽了之後非常高興,才剛想回話,就已經被張飛強拉著手,在村中找了一家客店,一起坐下來喝酒。

        正在喝酒聊天的時候,看見一位身材高大的人,推著一輛板車停在店門口旁邊,快步的走進店裡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店小二,快快拿酒來喝,我喝完還要趕到城裡去投軍,快快快!」這位大漢一坐下,便放聲大喊。劉備被這喊聲吸引,於是轉頭看著這大漢:

        『身高九尺左右,鬍鬚很長,大約兩尺;臉比紅棗的紅色還要深紅,非常有精神。眼睛如同丹鳳的眼睛形狀,眼角稍微往上翹,眉毛就像蠶停住休息時的體形,尾端向上揚;看上去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這位兄台,小二現在忙的很!」劉備站起來走向那大漢,拱手作禮:「如果兄台不嫌棄,在下的桌子就在後面,有現成的酒菜,不知道是否有榮幸邀請兄台同桌飲酒?」

        這大漢倒也瀟灑,嗯了一聲立刻站起來,跟著劉備過去一起坐下來。
  
        「俺姓張名飛!」張飛灌了一杯酒聲音如雷:「字翼德!」

        「在下先自我介紹,我姓劉名備,字玄德。」劉備拱著手帶著笑容詢問:「請問兄台怎麼稱呼?」

        「我是河東解良人,姓關,名羽,字壽長,後來改字雲長。」那人用手攬著鬍鬚,正氣凜然的回答:「因為當地的富豪,仗著勢力欺壓良民,我因為看不下去,所以動手殺了那個富豪。後來擔心那富豪的家眷報復,而我又不想濫殺無辜,於是四處流浪,算到現在有五、六年了吧!今天看到榜文,知道官府要招募民兵,共同抵抗黃巾賊,特地要趕去投軍報效國家。」

        「哈哈!關兄原來也是一條漢子!」張飛開心的大笑:「今天遇到二位,真是俺的老祖宗有眼睛,來來來!喝酒!今天通通算俺的!」

        三人高興的相互敬酒後,劉備便把自己的志向告訴關羽,關羽聽到劉備這麼一說,便叫店小二拿碗來,三人就這樣拿著碗敬來敬去,互聊心事。

        「我們三人既然那麼有緣,那就到俺家繼續喝!你們認為如何?」張飛哈哈大笑的建議。

        「也好!在這邊討論事情也實在不太方便。」劉備笑著同意。

        「那就把這一碗乾了一起走!」關羽說著說著就單手捧起酒來。

        三人喝完後就一起回到張飛的家中,共同討論要如何招募民兵,以及加入官府抵抗黃巾賊的事宜。







您的回文是我的動力^_^"

我的無名~歡迎踢館^_^
請注重翻譯者的辛苦~需要轉載請註明出處~謝謝~
若有覺得翻譯不妥的地方也歡迎留言指教~感恩!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