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晚上千萬不要談鬼喲

在我讀中專三年級的時候,住在宿舍415 ,宿舍里有六個人,經常三更半夜吹牛,內容當然是不離女人和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了。   一天半夜,我們照常躺在床上吹牛。巡視的學生會頭目是我們宿舍的老四,當然不會來干涉我們了。一點多的時候,大家都有點睡意,老二突然說,“你們知道為什么我們學校南宿舍五樓和女生宿舍六樓都有一個宿舍是沒人住的?”   “我們班女生不就住六樓嗎,問她們就行了。”老六說。   “她們也不知道。我還是前幾天聽四年級一個師兄說才知道的。”老二的聲音有點詭秘。   “說吧!你聽到了什么?”我有點不耐煩了。   “聽說是這樣的。八九屆,我們電算專業有一個班,有一個上海的女生和同班的一個陜西的男生談戀愛,到四年級快要畢業的時候,因為兩個人畢業后不可能分配在同一個地方,所以不得不分手了,那個女生受不了刺激,有一個晚上半夜,穿了紅衣服和紅色的高跟鞋,在舊教學樓,也就是現在技工班的那棟樓上跳了下來,死了。”   為什么要穿紅色的衣服和紅色的高跟鞋,我們都很明白。   “人死后的第七天,靈魂就會回來,人說叫回魂。因為她是晚上半夜死的,所以回魂的時間是半夜。”老二繼續說。   “什么是回魂?跟這空房子有什么關系?”老五有點奇怪的問。   “回魂就是死后七天之后,如有什么未了之事或者有什么想見的人,就回來辦完或者看一看。如果是正常死的,就由鬼差押解,如果是枉死的,就一個人回來。”   “不會吧?你怎么知道的?”   “老人都這么說的。到了第七天晚上半夜,聽說先是女生樓那邊出現了怪事,那個原來和她住一起的五個女生中有一個還沒睡著,聽到樓梯那邊傳來了腳步聲,‘篤,篤,篤篤’,一直到她們的門口,然后就有人敲她們的門。她以為是學生會查夜的,于是就說,‘我們都睡了,還敲什么呀,敲!’可是那人還繼續在敲,那個女生就開門出去看,結果什么也沒看見。”   老二的聲音有點陰森,我們不由的緊了緊被子。停了一下,他繼續說:“她躺下后,有聽到有人在敲門,于是她把另外幾個女生喊醒,就在這時候,門外那個人說,‘開門呀,小玲,是我呀,我回來收拾東西的呀,開門呀’那幾個女生一聽到那聲音,嚇得摟在一起顫抖。過了好大一會,那個叫小玲的女生大起膽來,對門外喊,‘你,你的東西不在這里了,你,你的家人拿走了。你還是走吧!’門外就沒有聲音了。”   “那男生那邊又是怎么一回事?”老六撮了撮鼻子,問。   “據那幾個原來住在那個宿舍的男生說,那天晚上大概也是差不多時候,他們正在點了蠟燭打牌,也聽到腳步聲,一直到他們門口。過了一陣,有一個女生在門口問,‘xxx在嗎?我要找他。’陜西的那個男生一聽,馬上兩眼發直,慢慢站了起來,又慢慢開門走了出去。另外的幾個人好象被什么捆住一樣,動也動不了。xxx開門出去的時候,他們看見門外什么都沒有。第二天早上,五個男生五個女生一起到學生科要求換宿舍。到下午,有人發現xxx穿一條短褲,坐在學校的花園里,兩眼直直的,瘋掉了。從此以后那兩間宿舍就沒人住了。”   沉默了一陣,老五說,“我以前聽老鄉說,我們上海的確有一個女生在這里自殺了,不過他沒告訴我這個故事。”   突然,老六舉起手來搖了一搖,示意我們仔細聽。我們屏住呼吸,果然聽到走廊的那邊傳來一陣慢慢的腳步聲,“篤篤、篤、篤”越來越近。“媽的,不會那么邪門吧?”老二輕輕的罵。   過了一陣,腳步聲在我們門外停了下來,“睡覺吧,兄弟,別再說了。”老四的聲音在門外傳進來。
恐怖鬼故事--她!她!再次出現了!
  4月30日,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課,年級組長帶著一個中年男子來到教室和正在上課的老師打了聲招呼,便把我叫出去了。這時我才知道,這位中年男子就是一年前我們學校去體驗農村時那位已經去世的老村長的兒子。   他向年級組長說了幾句后,年級組長就出去了,辦公室里就剩了我們倆。他對我說,村長死了,是死在那個魚塘邊的,已經是第4個人了。我看到他一副痛苦傷心的樣子沒做回答。他繼續說著,他說我是唯一見過那個東西,而且還活著的人。這下我全明白了,他要我回去找那個一年前我見過的鬼。我沉默了,我不想再回去,再去回想那段恐怖的經歷。忽然他跪在地上求我,乘5.1大假,和他回去。我一直搖頭,我真的不想再去承擔那份恐懼的心情了。他見這樣,傷心的扭頭走了。走之前他對我說:你是逃避不了的,她會來找你的。   回到家中我一直想不通,村長兒子干嘛要來找我,我可以做什么嗎?但我真的不想再回想那段經歷了。嘟,嘟,嘟電話響了,是俊。俊是我們班神鬼方面的專家,他看過很多鬼書,和恐怖影片,一年前要不是他給我帶上佛珠,恐怕我已經不能在這里對大家講這個故事了。俊直截了當的對我說,今天那個來找我的人是一年前那個恐怖村村長的兒子,關于那個女鬼,他已經調查過了,她是在5年前,因為家人反對她嫁給一個窮青年,在山上和家人吵嘴,失足滾下山跌 進山下的魚塘后死的,后來變成了女鬼,聽村子里的人說凡是見過那個女鬼的人都死了,只有我還活著。他接著說到,4月30日正是她的忌日。同時我一陣心慌尤然而生。俊最后說到,村子里的人還說,每逢她的忌日,她最有可能出來。我心里慌了起來,我大叫著叫俊不要說了,俊聽到這副聲音再掛電話前最后說到,他馬上趕過來。我掛上了電話。打開房門,奇怪的事父母不知都到那里去了,家中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一看時間9:57了。我莫名的一陣一陣的心慌起來,害怕再看見那個不該出現在我生活里的鬼。我氣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為何如此害怕。我慢慢坐到書桌邊,想讓自己冷靜一下。   其實我根本冷靜不下了,我坐在椅子上,呆了好長時間。忽然間我的直覺告訴我我這個小房間里似乎多了一個人,她就在我的背后,我似乎聽到了她的呼吸聲。一滴豆大的汗珠從我頭上順著我的臉落了下來,我已經知道,她來了。我告訴自己不要在逃避了,也不能在逃避了,也逃避不了了。   ………………   我強迫著自己轉過頭去,一點一點的,慢慢的,頭上的汗珠不停地一滴一滴的落下,頭也開始有點想抽筋式的抖動,房間里似乎都變暗了,只有我的周圍可以看的到,像電影里所用的幕布,把我籠罩在一篇黑暗之中。   ………………   沒有,什么都沒有,還是一片黑暗,但不知道為什么,我還是感覺到有一個人就在我的身邊,而且已經很近很近了,她的呼氣聲,似乎還帶有十分陰森的嘆氣聲。但我什么也看不見,這才是最可怕的,我害怕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怕那樣我……我不敢再想下去。   沒等我有什么時間思考,一只極其蒼白帶有很長指甲的手從我的眼前從下方伸上來,我的臉又開始不爭氣的抽筋起來,非常不正常的大幅度抖動,讓我的視線都收到了影響,剎那間,我的左腳,似被人的抓了,有指甲狠狠地掐如了我的皮肉之中。我忍住疼痛,頭順這那只恐怖的手向下方看去。   啊!我大叫,那個女鬼就在我的腳下趴著,一只手狠抓住我的腳。我本能性逃脫著,椅子一翻,我整個人摔到在地上,但她的手還是抓住我不放,我大喊大叫并拼命地掙扎著。她說話了:為什么,我不能嫁給他。她的話有點模糊,并且帶著陰森恐怖的顫音。我用盡最后的力氣繼續掙扎著,她凌亂的頭發把她的臉徹底蓋主了,比我第一次見到是更恐怖,更害怕她抬起頭來的樣子。   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東西還是讓我看到了――她漸漸的把那張恐怖的面孔換了面孔。臉上那道大口子里面開始有蛆蟲在爬動,和上次一樣,還是一只眼睛翻白。她陰森地向我笑著,手抓的更緊了,我的左腳開始有血流出,我已經無力繼續掙扎了。她向我爬了過來,一邊還說著:為什么,我不能嫁給他;為什么,他不能娶我;你能幫我嗎?接著又跟著一連串的嘿嘿嘿嘿的陰笑。我知道我是不可能逃脫了,雖然自己極其的恐懼,但我還是大膽地開口對她說:事情都過去了,那個青年已經結婚了,希望你不要在害人了,回陰間吧!   不知道為什么,回陰間吧我說的特別大聲。她的表情突然變了,是傷心嗎?一邊搖頭一邊帶著仇恨的臉色說到:他會后悔的,你不會和他一樣對嗎?你會絕對忠心你的愛人直到永遠對嗎?接著又是一陣嘿嘿嘿嘿的陰笑。   漸漸地,她的樣子開始模糊,開始消失了,馬上一切回復了平靜。我坐在我房間的地上,面前是一灘水,腳腕上的傷痕歷歷在目…………   12點半左右,俊和我的父母一起進了我的房間,然后問東問西,我只是傻傻地不作聲。這樣大約一周的時間我才回復正常,我現在只希望那個女鬼不要再害人了,安心回陰間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