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小紅樓

這座大學坐落在重慶南岸長江邊的山坡上。
  校園內雖不是很平坦,倒也錯落有致。校園是由以前的老房子改建的,據說解放前曾住過外國人,其中有一幢兩層木制的西式小洋房造型挺別致,樓上是寬闊的回廊,可憑欄眺望長江兩岸旖旎的風光。一間間寬敞的房間卻沒人住,空落落地泛著久遠的氣息。
  在學校的最高處,綠樹叢中也有一幢小樓,被稱為小紅樓。聽說以前是國民黨高級官員的住所。曾經在這里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不過時間久遠,前塵往事已都漸漸淡了。
  小紅樓里有幾間房總是鎖著,似乎很久不住人了,平時也很少人去,小紅樓因此披上一層神秘色彩。小紅樓孤寂的身影,常引起人們無限地遐想……
  學校后面不遠處便是南山。南山有一座觀音寺。寺廟不大,但環境清幽,住持清風和尚把這里管理的井井有條。一進寺院便有清心脫俗之感。
  這天傍晚,學校的張老師來到寺院。他是這里的常客,與清風和尚素有交情,兩人聊天、喝茶、下棋……甚為融洽。
  今天張老師一跨進院子,清風就覺得他有心事。果然,他有些心不在焉。兩人下棋,下著、下著,他就拿著棋子入定了,半天都放不下來……
  清風敲敲棋盤,他才恍然醒悟似的,忙把棋子放入棋盤。清風一看,笑起來:“老兄今天出怪招呀。”
  他仔細一看,也笑起來,干脆把棋子一推:“算了,算了,不下了。”
  清風問“遇到什么事了?”
  張老師若有所思地說:“真怪呀!真是不可思議!”
  張老師接著就講述了學校發生的一樁怪事:
  這是一個美麗的黃昏,一輪如血的落日,映照在江面;遠望長江大橋,在薄暮中如柔紗中的少女,現出朦朧的倩影。
  楊娜獨自坐在江岸邊一塊黑黑的石頭上,靜靜看著長江。周圍靜悄悄的,偶爾有江輪的汽笛聲打破靜默。這里有一片較寬的沙灘,長滿了蘆葦,此時,雪白、輕柔的蘆花在風中飄舞,一片迷茫……
  楊娜性格內向,平時不愛說話,加之身體不太好,給人的感覺總是柔柔的、弱弱的,惹人愛憐。她喜歡這里的清靜,喜歡沿著曲曲彎彎的、長著綠苔的青石板路,閑逸地漫步,讓思緒在風中飛揚。
  今天,她還想坐坐,朋友們就先走了,走時叮嚀她早些回去。
  楊娜忘我地沉浸在無邊的寧靜中。天漸漸黑了,“嘩、嘩”只聽見江水拍打著岸邊。江對面高樓上華燈初上,霓虹閃爍,映照江面,有一種夢幻的美。楊娜有些癡迷了……
  但理智還是告訴她該回去了。她緩緩起來,依依不舍地轉身……
  “往哪走?”忽然一個低沉的男聲厲聲喝道。
  楊娜嚇了一跳,左右回顧卻沒有看到人。
  “看什么?轉過身來!”接著一種無形的力量使她轉過身來。
  “把鞋脫了,給我跪下!”她只覺得腿被人踢了一腳,不由自主地跪下去。
  這時,她神志有些恍惚,朦朧中似乎應該站起來回校,但腳并不聽使喚。她就這樣跪著,面對著長江……
  天已經完全黑了,江面也更美了,五彩繽紛,令人目眩……
  “起來,跟我走!”一聲令下,她便起來,恍忽中她并沒有看見什么人。
  她不由自主地離開江邊,踏上潮濕的石板路,她記得這是回學校的路。
  小路蜿蜒向上延伸,到學校了,迎面走來一人,楊娜張口喊,可出不了聲,手腳也不聽使喚,只直直往前走。
  一會兒,班上的兩位同學遠遠見到她,朝她喊道:“楊娜,你去哪?她們在找你呢。”
  楊娜心里急得不行,又說不出話,夜幕中他們也無法看清她的表情,她只能無奈地看著他們離開。
  慢慢她感覺這是去小紅樓的路。月亮出來了,路兩旁濃密的草木黑黢黢的、靜悄悄的,讓人不安,似乎隱匿什么,隨時都可能撲出來……
  她上了小紅樓的木梯……
  走到小紅樓的頂樓,一股陳舊的氣息夾雜著濃厚的霉味撲面而來,她一激靈,恐慌萬狀,“天,怎么到了這兒……”但不由她多想,那聲音又吼起來:“想什么,還不給我進去。”話音剛落,她只覺得背后被人猛一推,她一趔趄進了房間,站立不穩,摔倒在地,厚厚的灰塵飄揚起來,嗆得她直咳嗽。
  涼涼的月光使屋子放出幽藍的光。她略定定神,抬起頭來,“啊!”她尖叫一聲,極度的恐懼讓她差點昏死過去,原來她周圍站著一群骷髏,月光清晰地勾勒出它們的輪廓,它們仿佛有生命似的,正圍著她七嘴八舌地說話:“喲,她來了!”“喂,今天我們來教教你。”……
  她一下子從地上被抓起,它們擺弄著她做各種練功動作,象擺布一個活玩具,一會兒哈哈大笑,一會兒又惡狠狠地說她不好好學習,做的不標準,對她拳打腳踢,一陣折騰……她昏昏然,身體與意識已經分離,不知身在何處。
>  有時睜開眼,只覺得天旋地轉,那些丑陋的、恐怖的身影在晃動,濃濃的塵埃在月光中飄浮,她仿佛到了地獄或是惡魔的魔窟,可是世間怎么會有這樣的事呢?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呀。她想喊救命,可出不了聲,她奇怪,為什么其它人聽不到,她絕望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只聽見有人說:“改天再教你!”便覺得被人從房間里推出,從樓梯上滾下來,她跌跌撞撞跑出小紅樓,涼風吹來,她打了個寒噤,卻顧不了許多,使勁跑,象后面有人追趕……
  她一頭撞在幾個人身上,只聽見驚呼:“天啊,你跑哪兒去了?”接著吱吱喳喳的聲音此起彼伏:“我們見你還沒回來,就去江邊找你,誰知只有你的鞋在沙灘上,沒見你人。”“是啊,把我們嚇壞了,我們和張老師到處找你呢。”……
  她似乎沒聽見,只一個勁地往前走,大家簇擁著她回到宿舍。宿舍明亮的燈光讓她的心稍穩了些。然而,大家卻很吃驚,她的模樣異常嚇人!頭發散亂、兩眼發直,秀美的臉龐青一塊紫一塊,腫得變了形,滿身的灰塵,雪白的手上還有幾條血絲……
  張老師關切地問:“楊娜,發生了什么事?”
  她抬頭看著老師,“哇”一聲哭出來,“別急,慢慢講。”張老師溫和地說。
  楊娜斷斷續續講述了剛才發生的事。
  他聽了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不好說什么,就安慰她幾句,叫其它女生照顧楊娜休息,便懷著疑惑離開了。
  第二天,他特地到小紅樓去查看,他總覺得這事蹊蹺。
  小紅樓掩映在一片綠蔭中,頗為雅致。張老師平時也很少來。頂樓的房間一直都是鎖著的,并且貼了封條。
  小樓里靜悄悄的,踏在陳舊的木梯上,腳步的聲音顯得異常沉重。張老師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說不清、道不明,涼森森的讓他腳底發麻、心里發慌。
  他狠狠罵了一句,挺了挺腰板,步履輕捷地到了頂樓。卻一下子傻眼了,頂樓的房間鎖得好好的,封條依舊,沒有動過的痕跡。難道楊娜說謊,轉而又想,看昨天的情景,不象是假的,況且楊娜平時是個乖女孩兒,不會說假話。那是她的幻覺?
  他沉思一會兒,不如打開門看看再說。暗紅的門上一把大黑鎖已經銹跡斑斑。他拿著一串鑰匙一把把試,找到了開門的鑰匙,好容易插進去卻擰不開,他只好來回旋轉,又用勁搖動鎖柄,費了大勁,才打開了。他抹抹汗,把門一推,一股涼氣讓他打個顫,霉味沖鼻,仔細一看,卻目瞪口呆,屋子空蕩蕩的令他發怵,地上厚厚的灰塵凌亂不堪,是新鮮的印痕,看來楊娜沒有說謊,也不是幻覺,她昨晚的確到過此處。可她是怎么進來的?難道是穿門而過或是穿墻,真奇了!
  按照某種說法,鬼屬于陰性物質,它是一個虛存在,看不見、摸不著,可以穿透一切障礙,就象電波一樣,這倒還可以理解,但楊娜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那!平時,一個人撞在墻上是個什么狀態,三歲的孩子都知道。不過,傳說中倒有穿墻術、隱形術之類的說法,如嶗山道士的故事,雖說是個笑話,但無風不起浪,從這件事看,這些說法看來也不是子虛烏有。還有,為什么她會被無形的力量控制而不能自控呢?為什么只聽見聲音沒見人呢?……
  一串串疑問讓張老師陷入沉思,這件事給他強烈的震撼,動搖了他對世界的看法。就象一陣狂風吹動天幕的一角,讓他瞥見世界另一面。他陷入深深的迷惑,很想弄個明白……
  說完話,張老師看著清風和尚,似乎想從他那里得到答案。
  和尚嘆口氣:“六道眾生,五濁惡世。苦呀!那女孩子怎么樣?你要注意,多關照著點,這事恐怕沒完。”
  “當然,我是她的班主任,這是我的職責。”
  楊娜變了。
  同學們心情復雜地給張老師講述近兩天來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些莫明其妙的事。
  “她有時很正常,就跟以前一樣;有時看著看著就不對了,從她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來,說話也不對勁。”
  “昨晚半夜,我被搖動的床弄醒。看見上鋪的楊娜正準備出去,以為她去上廁所也沒在意。可是去了好一會兒也不見回來,想著她這段時間有點不對勁,便不放心地起來去找她,誰知廁所里沒人。我一下子急了。便拉上同室的阿梅來到外面,看見她正在操場上不知干什么。我們跑過去,她口里念念有詞,眼光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我覺得有些害怕。后來我們把她拉回宿舍。”
  ……
  張老師聽著,心里嘀咕,他也覺得楊娜不對,是不是上次受了刺激,神經不正常了?!可他又打消這樣的想法,他不希望這樣的結果,楊娜是多可愛的女孩呀!去找她談談心了解一下再說。
  張老師來到女生宿舍。楊娜正一個人癡癡地坐在床上,懨懨的,象打蔫兒的花朵。張老師一陣心疼,他走過去,輕輕地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楊娜,楊娜”他溫和地叫道。
  楊娜驚了一 下,看見他就驚恐地往床里縮:“別碰我,別碰我”。
  張老師楞了一下,又說道:“是我呀,我是你的張老師呀。有什么事你就說出來,好嗎?我們會幫助你的,你別怕。”
  “可他不讓我說,我害怕。”楊娜還是瞪著驚恐的大眼睛。
  “別怕,有我們大家呢。你要知道,正氣在身,邪不可干。正氣一定會戰勝邪惡。要有自己的毅志,才不受他人控制,你一定不要屈服,要有勇氣……”他也不知說些什么,只是想讓楊娜擺脫困境。
  漸漸,她安靜下來,輕聲說:“張老師,我給你講講昨晚的事吧。”此時,她已完全恢復正常。
  昨天半夜,她突然醒過來,又聽見江邊那低沉的聲音:“快起來!真是豈有此理!不準你對別人說這事,更不準對那個姓張的說。聽見沒有。我要收你為徒,以后就跟我學。起來,到操場去,我教你!”還是只聽見聲音,不見人。
  她不想起來,但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強迫她起床,來到外面的操場上。操場上黑黑的,天空中籠罩著厚厚的云層。
  “就教你‘撥云見日’吧。這可是高級功夫。聽著!”
  那聲音念著口訣,她就跟著念,不一會兒,果然云開月現,皎潔的月光散發著柔和的銀輝,如水一般傾注在楊娜的身上。她有些驚奇,竟忘了恐懼。
  “看來你的慧根不錯,我要正式收你為徒。”那聲音有些自得。
  “可我不愿意。”楊娜有些倔強。
  “不愿意不行,三天后我來收你。”那聲音狠狠地說。
  張老師聽完,也不知該怎么辦。心里有些不以為然,覺得太玄。他決定放楊娜幾天假,回去調養一下,興許離開這個環境會好一些。好在楊娜家就在市里,來去也挺方便。
  “楊娜,老師放你幾天假,回家休息休息,如何?”
  “真的!太好了!謝謝老師,我真的想爸爸媽媽了。”楊娜天真地笑著,酒窩兒深深的,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
  這天晚上,張老師做了個夢,夢見一個男子,男子的面目模糊,醒后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模樣。但他說的話卻非常清晰:“姓張的,你少管閑事。我要收她為徒。你以為放她回家我就找不到她了,哼,做夢!”說完便對他拳足交加。他疼得驚醒過來,原來是做夢,但他不解的是全身都疼,真的象被打過一樣。想想夢中說得話,不免倒吸一口冷氣。
  第二天,他竟然疼得起不來了,整整躺了一天。
  這天傍晚,張老師又踏上了去觀音寺的小路。
  起霧了,小路上白霧繚繞,穿行在霧中,張老師覺得心里也盤繞著一團霧,氤氳纏綿……
  一跨進觀音寺,心似乎安定了些。清風笑呵呵地問他:“老兄,近來如何?”
  張老師嘆口氣:“唉,一言難盡,一言難盡呀……”
  聽完張老師的話,清風沉吟片刻,突然抬頭問:“三天后……今晚就是第三天,是吧?”
  “對。”張老師有些疑惑。
  “不好。”清風一臉緊張,張老師還沒見過他這樣,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清風在屋里來回踱了幾步,斷然說:“我們必須馬上趕到她家,快走吧!”
  坐在車上,張老師還茫茫然。車外萬家燈火,溢彩流光,山城的夜景非常美麗,可張老師卻無心欣賞。
  清風正閉目養神。一會兒,他睜開眼說:“老兄,你知道收她為徒意味著什么?”
  “不知道。”他搖搖頭。
  “她會氣絕身亡。”
  “這么嚴重。難道這事是真的。”
  “當然,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清風看他一眼,“現在我們休息一下,今晚有的熬。”
  敲了好一會,一位中年男子來開了門,他急急地問:“你們是……?”
  “哦,我是楊娜的班主任,我姓張。這位是我的朋友,我們來看看楊娜。”
  “唉呀,您就是張老師,娜娜常說起您。快進來吧。娜娜晚上突然神色反常說什么要來了。我們有點莫明其妙,沒太在意。誰知她一下子鬧騰起來,象神經出了毛病,臉色蒼白,剛才一下子昏迷過去,神志不清……”他急急地說著。聽得張老師心里一陣發毛。清風卻神情自若,很認真地聽他說著。
  來到楊娜的房間,她躺在床上,頭發散亂,氣息奄奄。她媽媽守在床邊,含淚看著她:“這孩子不知怎么啦?好好的……”
  清風安慰他們說:“沒事,很快就會好了。”
  聽了清風的話,兩人安靜下來。
  清風又說:“現在夜深了,你們也有些累了,去休息一下吧。我和張老師守在這里。有什么情況再喊你們。”
  兩人點點頭,去了。
  他又對張老師說:“你守在她床邊。不管發生什么事,不要離開,不要說話。”說完,便自己找個地方,閉目盤腿而坐。
  時間悄悄流逝,房 間里出奇地安靜,張老師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那里,只覺得腦子里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這幾天發生的事,一幕幕象放電影似的,如果說剛開始他還能問幾個為什么,現在他不知從何問起了。等楊娜的事過了以后,再慢慢探究吧。
  他默默想著,眼皮漸漸沉重起來,他強打精神,努力睜開眼睛。一會兒,眼睛不由又閉上了,正朦朧恍忽之時,突然聽見一個低沉的聲音:“哼,姓張的,你有種,還請了一個臭和尚,看我怎么收拾你們。”張老師驀地一驚,使勁掐了一下大腿,疼得他直咧嘴。這聲音就是夢中的聲音。
  他緊張地看著清風,見清風沒動,也不敢動。空氣中彌漫著一種不安的氣息。突然,他見清風的眼皮跳動了幾下,接著,他的臉色也變了,一會兒發白,一會發青,一會兒發紅……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腦門滾下來。他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忽然,他雙手合在胸前,用洪亮的聲音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忽的一道金光,象閃電一樣,只聽一聲怪叫。房間又恢復了寧靜。
  張老師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清風睜開眼,微微呼了口氣,微笑地看著張老師:“過去了。女孩子沒事了。”
  這時,夫婦倆也聞聲而來,聽了這話,再看楊娜,見她呼吸均勻,臉蛋兒微微泛紅,已睡熟了。
  走出家門,東方已露魚肚白,一輪紅日噴薄欲出,彩霞滿天,絢麗多姿。
  清風大笑:“老兄,今天是個好天氣呀!”
  “是啊,下棋去,我們好好殺一把。”
  陽光普照大地,他倆淋浴在一片金光之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