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你喝過板藍根了嗎

 我以前是個膽子很大的女生,但是經歷了那件事后就變了。 這次我要說的是個真實的故事。膽子小的最好不要看。 我所在的中學處于郊區,由于學校是封閉式管理,所以我們必須要住在學校,那時侯我們一個寢室要住8個人,但是一些寢室不一定能夠住滿,就象我們寢室,一共只有5個人。 剛被分到411寢室的時候大家都很不開心,因為411以前出現過集體服毒自殺的事,后來學校把411封了起來,直到我們這界擴大招生,學校只好把這個封了4年多的寢室重新打開。據說過去4年了,集體服毒事件都沒有查出個蛛絲馬跡,因為當時寢室里除了用血涂滿了嘆號,什么線索都沒有留下,學校為了息事寧人,只好對外宣稱學生心理素質差,由于心理壓力大,集體服毒自殺。 我和同寢室的張月關系最為要好,平時無話不談,她膽子也大的出奇,那時侯我們都說,也許我們住進411就可以查出懸了4年的案子,備不住能獲個好市民獎也不一定呢。
  記得那是個周六,同寢的女生都回家了,由于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了,所以我和月沒有回去,準備呆在寢室復習,可能是由于住的久了,沒有什么怪異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和月都忘記那件事了,如果我們當時膽子小一點的話,也不會大意到倆個人住在寢室里,也就不會改變我的現在了。
  “月月,這次考試你有把握全過嗎?”
  “開什么玩笑?我能全過也不至于現在不回家跟你這個丫頭同處一室,雖說我膽子不小,但是怎么也不否認這屋子曾經有過7具死尸啊!”
   …………
  “你個豬頭,少說兩句能死啊,大晚上你的你亂講什么啊!”月無意的一句話引起了我兩的恐懼,就像她說的,我們膽子再大,也不可否認發生過命案啊。
  “沒事啦,有我們兩個人在,不怕不怕!”月說著跑到我的床上來,“我們兩個睡一張床。”
   我們兩個早早的就睡了,希望能像平時一樣,一覺睡到天大亮。
  
  “大家把板藍根喝了,我媽是醫生,說這段時間流行感冒很厲害,叫我從家里拿些藥給大家預防一下。” 我迷糊中聽到一個陌生女孩的聲音。
  “是嗎?可是板藍根好難喝的,我還是不要喝了”另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喝吧喝吧,再難喝也比毒藥好哦!~”
  “真的好難喝”
   我覺得好奇怪,同寢室的幾個女生不是出了我和月外都回家了嗎?怎么還有別的女孩子的聲音?我睜開慢慢的睜開眼睛,天啊!幾個穿著厚厚衣服的女孩子圍在窗前的桌子邊上聊天!怎么可能??現在是夏天,天氣熱的即使穿一件睡衣都汗流浹背,更何況,我睡前不是把門鎖好了嗎?而且……這屋子里的布置也不是這樣的……
   一個穿紅衣服的漂亮女孩拿著一盒板藍根,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對面的長頭發女孩,我甚至可以聽到她發出的笑聲……
   “啊----好難受!怎么會這樣---”先是長頭發女孩發出凄慘的叫聲!接著一個屋子里的女孩都大聲呻吟起來,我拼命控制著自己不叫出聲來,我隱隱約約知道了點什么,但是我真的想這只是個噩夢,等我醒了,什么都和原來一樣了,我想握住月的手,但是……天啊,月呢??她不是剛擠過來說和我睡的嗎?她去哪了?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這時候,那紅衣女孩向我望來!我趕緊閉上眼睛!當我偷偷睜開眼睛時發現她就貼在我臉前,我大叫一聲往后滾了過去,我清楚的看到她的七竅中流出血來!!天啊!我真的希望我馬上就死去,我也變成鬼,這樣我就不會害怕她了。
  “你怎么會看的到我??”紅衣女孩問我,她發出尖尖的笑聲,陰森的綠光籠罩這她流血的臉!
  “我……我不知道……你是……誰?”
  “我是誰?哈哈哈---我是你學姐,你沒聽說過這屋里有7個人集體服毒的嗎?”
  雖然我已想到可能是碰到鬼了,可是從她流血嘴里說出來的時候,我還是覺得我身上的每一顆汗毛都站了起來……
  “你不用害怕,我是不會害你的,哎,四年了,整整四年了,每年的今天我們都會集體服毒一次,前兩年我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就開心的不得了,她活該!!!她怎么能把他從我身邊搶走!”
  “你……說的‘她’是誰”我覺得她好象真的不會傷害我,大著膽子問她。
  紅衣女孩楞了一下,隨即我看到她眼里流出紅紅的淚水,就叫那是淚水吧!“她……”她望向那個長頭發女孩,長發女孩嘴里已經吐出好多白沫,時不時的身體抽搐一下,“她,就是她,我最好的朋友啊!你說,她能這么做嗎?她知道,我和小豪的關系,她怎么能……” 我看的出她很激動,我試著平撫她的心情,“你慢慢說,讓我聽明白點。”我現在已經不怎么害怕了,因為我看到她痛苦萬分的臉還有她紅色的淚!
  紅衣女孩說:“我叫張楓,那個長發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叫李芳芳,小豪是我青梅竹馬的鄰居,我和芳芳情同姐妹,自 然他們也就認識了。我和小豪認識十多年了,從小學到初中,直到進了高中,我們兩個才真正在一起,我為了他付出了所有東西,該付出的和不該付出的!可是他卻又和芳芳在一起!!我恨他們!!我不忍心殺了小豪,我能殺了她們!!!哈哈哈----”張楓瘋狂的大笑起來,她的臉扭曲著,嚇的我不敢看她,“你喝過板藍根了嗎?”突然她不笑了,盯著我問,她手里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杯子,直覺告訴我這杯子里的板藍根一定有問題,“我……喝過了,不是剛喝過嗎?” “你喝了??太好了,你們都喝了,那……我也要喝了吧。”我不知道怎么的猛的把她的杯子打翻,那板藍根沖的水散了我一床,“你再干什么?你喝了又怎么樣?你們都已經死了!”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對著張楓喊了起來,“就算你要毒死芳芳,那你同寢室的人為什么要一起拉下水?她們有什么錯?” “我……我怕她不喝,再說!她們也有錯,她們知道芳芳和小豪在一起卻不告訴我!!”
  “你這么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的父母,芳芳的父母?還有這些無辜的人的父母呢?”
  “爸爸媽媽?我……我對不起他們啊!!”她突然哭了起來“我不該把放了鼠藥的板藍根給芳芳喝,不該給她們喝啊!我好后悔,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啊!” ……
  “你喝板藍根嗎??你喝不喝??她們都喝了,你也要喝!!你也要死,你不該看到我們的!!”她拿著杯子往我嘴里放,我不是把杯子打撒了嗎?怎么又滿了?
  “小楓---不要!是我對不起你,不關別人的事啊,我欠你的由我來還,你不該害死這么多人啊!”
   “芳芳?我……”
   我幾乎就喝下那有毒的板藍根了,要不是芳芳,我恐怕……
  “是我對不起你,饒了不相干的人吧!”
  “不!是我對不起你啊!我怎么都不該害死你們,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害死我自己的好朋友啊……”
  “算了,我們走吧,你嚇壞學妹了,希望她明天醒了后就忘記這一切了!”
  “靈兒,該起了!”
  “我這是在哪?”我不敢睜開眼睛,我怕又看到那張七竅流血的臉!
  “當然是在寢室啦,都早上9點了,該看書了!”是月的聲音!
  “天啊!月月,你昨天夜里跑哪去了?你看到什么了嗎?”我坐起來拉著她的手,似乎又怕她不見了。
  “當然是在寢室了,我能去哪?你做噩夢了?”
  “也許是我做噩夢了吧……”
  “天啊,你--你尿床了??”月指著我的床 ,真的是濕了,我猛的想起昨天夜里我弄灑的板藍根……
  
  “你喝過板藍根了嗎?”張楓的聲音似乎又響在了我的耳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