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嗜血之愛

已經是第三天了,我老是覺得有雙眼睛在跟著我。
  最近學校里發生了很多事,兩個月前貝妮死在學校的人工青湖邊。
  貝妮是我的同宿舍同學,很漂亮而且溫柔如水,大家都很喜歡她,她的死讓我很難過。為此警察專門調查過同宿舍的同學以及一切有可能有嫌疑的人,但是毫無結果。學校里人心惶惶,議論紛紛。有很多猜測,甚至有人認為可能是貝妮的男朋友亞軍干的。
  亞軍比我大一歲,是我的哥哥,我們先后考入同一院校。他不喜歡說話,性格古怪,和我也很淡漠。貝妮生前常常和亞軍冷戰,有時候半夜窩在被子里哭泣,大家都勸她和亞軍分手,但是他們時好時壞,早上還看見他們一起去食堂吃飯,中午就有可能誰也不理誰,而到了晚上卻發現兩人在學校的青湖邊手挽手散步。
  如同三月天,娃娃臉,說變就變。
  貝妮死了之后亞軍更沉默了,每次看見他總是獨來獨往,大家都在下意識地疏遠他。他好象一個朋友也沒有了。
  誰也想不到,在貝妮死了一個月之后,學校里又有個同學死了,這次死的是個男生,名字叫方華。
  我記得他曾在學校的圖書館做義工,戴一個大黑框眼鏡,有次還為了一本定期借閱的書和我鬧過不快。
  后來我才知道他和貝妮是老鄉,和亞軍同是建筑系學生。
  方華死在操場旁邊的一堆雜草之中。據第一個發現他的男生說,方華臉色慘白,脖子上赫然兩個血洞。關于第一點,我相信每個死人的臉色都是差不多的。至于第二點,就眾說紛紜了,有人說是被蛇咬傷,更有人說是被吸血鬼所咬。
  每個學校總是有很多寢室怪談,不知道是因為學生業余生活太單調而想象力過剩,還是這個世界真的有鬼。
  如果真的有鬼,那現在這個鬼是不是盯上我了?
  我從10歲開始就一個人睡一層樓。除了對母親有所畏懼,根本不知道害怕為何物。而母親在我13歲那年猝然逝世。父親忙于工作,一直沒有再婚。亞軍和我雖然是親生兄妹,卻形同陌路。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我明白他和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喜歡熱鬧,有很多朋友,他恰恰相反。
  “亞雪,這里太不安全了,還是退學吧。”父親憂心忡忡。
  年紀越大膽子越小。
  “很多學校都有謀殺案,都這樣要有多少人退學呀,”我鎮定自若,“我無論如何不會提早結束學業的。您還是擔心擔心亞軍吧。”
  亞軍一臉沉默,眼神怪異。
  第五天,我越來越強烈地感覺到那雙眼睛在若隱若現地注視著我。我想我需要幫助,但是彼時學校里每個人都忙于關注和猜測兩起謀殺案的進展,誰也無暇顧及我。
  衛云甚至勸我不要疑神疑鬼,這些只是心理恐懼,據警察局可靠消息,兇手早就逃往外省。
  第七天,我甚至能感覺到那雙眼睛越來越冰冷的詭異微笑,步步近逼,已經近在身側。
  這種壓抑延續到晚上,我去找了亞軍。
  這是我入學半年以來第一次去找他。
  晚上的月亮很大,照得黑夜如晝,青湖上籠罩著一層薄霧。
  我想起貝妮,她常常在這里散步。這里真的很美,可惜現在已經變成了血腥地。
  不知道亞軍是不是也在想她。
  “你覺得兇手還在校內?”亞軍淡淡地問,“而且在跟蹤你?”
  “是的。”我看著這個人,我的哥哥,他背對著我,但是我能感覺到他在微笑。
  霧氣在周圍彌漫。他轉過身,我們之間的霧漸漸稀薄,但是我覺得越來越冷。夜深了。
  “也許……,”亞軍的口氣有點柔和了,“也許我早該殺了你。”他異常溫柔地說出這句話來。
  我猛然一震!站在我面前的,我的哥哥,亞軍,他說話時露出了兩側尖利的獠牙!
  一陣風襲來,冰冷冰冷,我突然意外地冷靜:“跟蹤我的原來就是你。你什么時候變成吸血鬼的?”
  亞軍的聲音開始黯淡:“我一降生到這個世界就已經注定了是吸血鬼。”
  “我居然一直沒有發現,”我冷笑著說,“是你殺了貝妮和方華?為什么?”
  “貝妮和方華為什么會死?是因為他們背地里有幽會。”亞軍的表情突然古怪得無以復加,一字字說道,“其實這些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我的腦子突然一片混亂,一些已經丟失的片段重新涌回來,我的身體幾近崩潰。
  貝妮和方華,在這個青湖邊,擁抱著,他們擁抱在一起。
  貝妮喜歡在這里散步,她的頸真美。
  我吻了她。
  ……
  “怎么會這樣。”我想嘶叫,然而聲音沙啞。
  “為什么,”亞軍的聲音柔和里透著詭異,“為什么你每次殺了人都會不記得。這也許是你的幸運。”
  他冷冷地說:“我們的父親,本來就是一個吸血鬼,他愛上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我們的母親。他們結婚之后父親就不再嗜血。接著生下了我們兩個,日子過得平靜而幸福。直到有一天,我們因為偷了父親的零錢而被母親責打。你突然變形,殺了母親。可是之后你一點都不記得了。”
  “我殺了母親?哈哈哈哈,你在講天方夜譚吧,你以為我是小孩子嗎?”我狂笑不止,步步后退至青湖岸邊。
  月光如晝,我看向湖中,湖面平整如鏡,竟然沒有我的影子!而嘴角獠牙卻逐漸爬出!
  我失力跪地,淚如雨下:“亞軍,你要救我,你要救我……”
  “你已經無藥可救,你根本沒辦法控制你的嗜血,已經死了三個人了,是時候結束了。”亞軍淡淡地說。
  他走近我,俯身向我。
  在他的唇碰觸到我的剎那,我平靜如水。
  “哥哥,我一直是愛你的。”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叫他哥哥。
  他的淚輕輕滑落在我臉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