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拒絕隨夫姓 日本老婦狀告政府

「我已經75歲了,我希望至少在我死的時候,能用我自己的名字。」

  1月6日,75歲的日本退休教師塚本協子如此對媒體表示。就在不久前,塚本協子和另外4人一起,將日本政府告上法庭,她們希望改變日本百餘年來妻從夫姓的傳統。

  政府首因「妻權」吃官司

  「日本憲法規定夫妻雙方享有同等權利,但日本民法卻不承認夫妻擁有各自的姓,這是違反憲法。」5人在起訴書中稱。她們指控日本政府在修改民法方面存在不作為,給她們帶來「苦痛」,要求給予每人一百萬日元(約合7.96萬人民幣)、共計五百萬日元的國家賠償。

  這是在傳統的妻從夫姓問題上,日本政府吃到的第一起「民告官」官司。「這可能將在全國範圍內激起相關討論,」日本媒體說。

  妻從夫姓制度,在日本已有百餘年的歷史。在19世紀60年代明治維新以前,擁有姓和名是日本統治階級才擁有的特權。直至1870年,當時的明治政府才頒佈政令,允許普通國民有名有姓。在婚後夫妻姓名問題上,1898年,日本明治時代民法出台,該法規定,妻子一方是因為婚姻進入丈夫家庭,因此必須夫婦同姓,且妻隨夫姓。

  1947年,戰後日本民主改造並沒有撼動妻隨夫姓制度的根基。當年出台的新民法雖不再強制規定女方須從夫姓,但家族仍須同姓。至於婚後跟誰姓,則由夫妻協商。新民法看似平等,實際上罕有男性會跟隨妻姓。2008年的統計數據顯示,當今日本仍有超過95%的已婚女性選擇改隨夫姓。

  根據日本傳統,女性在婚後大多辭去工作,成為全職家庭主婦,改姓並不會帶來太多麻煩。因此這一制度在戰後很長一段時期並沒有引發太多非議。但是,隨著日本上世紀末泡沫經濟崩潰,越來越多的女性不得不在婚後繼續工作。這樣一來,婚前婚後不一樣的姓氏,就給她們帶來諸多麻煩,不滿日益增多。直至2011年初,塚本協子等5人,終於決定採取法律的手段,將日本政府告上法庭。

  為索「姓名」選擇離婚

  「我和我的丈夫依然相愛,但這和我的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問題。」這名退休的女教師說。從1960年結婚以後,塚本協子迫於民法規定,只得從夫姓,但這讓塚本一直很壓抑。「我想本應該讓自己習慣用丈夫的姓,但這麼多年我一直做不到,我從內心感到一種強烈的失去自我感。」

  塚本曾經離過一次婚不是因為不愛她的丈夫,而是希望「要回」自己的姓。在與「前夫」有了第三個孩子以後,為了孩子,塚本只能選擇復婚。但此後的她依然忍受不了「失去自我」的煎熬。當他再次向丈夫要求「離婚換姓」時,丈夫拒絕了。

  由此,塚本才最終想到聯合其他與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人,狀告日本政府,希望能擺脫「夫姓」的枷鎖。

  「現在我已經75歲了,今年我才意識到自己老了,去年能做的事,今年就已經有心無力。這時我也強烈感到塚本協子才是真正的我,我希望死的時候,是塚本協子,而不是其他名字。」

  與塚本協子一起狀告政府的加山惠美也有同樣的心境。作為39歲的自由撰稿人,加山2000年用丈夫姓氏登記結婚,但仍保留舊姓。由於在日常辦理各種手續時均需確認是否為本人,繁瑣過程令加山忍無可忍,遂為保留舊姓而申請離婚。

  實際上,與塚本和加山一樣感受的日本女性並不少見。在日本各地,這些追求平等權的女性成立了各種民間組織。總部位於仙台的「夫婦別姓思考會」便是其中的代表,這個成立於1991年的組織一直致力於向更多日本女性宣傳婚後不改姓的意義。近20年來,該組織通過發行刊物、組織請願活動、派遣講師,以及直接與國會議員接觸等方式,努力爭取更多社會和政治支持。在東京、大阪、橫濱這樣女性婚後從業者居多的大城市,則有更多反對夫婦同姓的民間組織活躍。

  「更有自我的生活難道不會更幸福嗎,我們都有珍惜自己的權利,我們都生而自由!」在「夫婦別姓思考會」網頁上,該組織如此大聲疾呼。

  百年傳統短期難撼動

  不過,紮根日本上百年的婚姻傳統文化,並非如此輕易地就能撼動。去年5月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就是否接受夫婦不同姓,僅有4成的被調查者選擇了接受,反對者超過5成。

  在日本,代表保守勢力的自民黨及支持該黨的選民是反對夫婦不同姓的主要力量。該黨認為,夫婦不同姓將失去家庭的紐帶,可能破壞家庭團結,甚至導致解體。日本國家基本問題研究所負責人櫻井良子認為,夫婦不同姓是對日本傳統文化的背棄,「在如今許多社會問題大多與家庭破裂有關的背景下,更應該努力構築牢固家庭……夫婦不同姓,只會加速家庭破裂,讓日本社會變得更加鬆散。」

  32歲的高橋亞紀代至今未婚,她日前對記者表示,她身邊的女性朋友結婚後大多選擇了改姓。高橋認為,儘管有男女不平等的因素,但很多日本女性家庭觀都很強,「她們也大多把夫婦同姓視為家庭的象徵,尤其在結婚以後。在個人權利與家庭之間,多數都會選擇後者。這可能也是多次民意調查支持同姓者均佔上風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過,高橋認為,儘管塚本的行動可能不會給日本妻隨夫姓的文化帶來很大的撼動,但這一行動本身值得肯定。

  「至少,這樣的行動有利於喚起日本國民的權利意識,不僅僅是在婚姻方面。」高橋說。本報記者 百千

  左派政黨努力多年無功

  近十多年來,日本傾向左派的政黨一直為修改妻隨夫姓制度而不斷努力。

  據統計,為修改民法條款,先後有20多個提案被提交到國會,但均無功而返。1998年,當時在野的民主黨與日本共產黨、社民黨聯合向國會提交議案,要求修改夫婦必須同姓的有關法律,但因自民黨的反對而成為廢案。隨後的十多年間,儘管民主黨等在野黨連年提出此議案,但每年都鎩羽而歸。

  2009年,民主黨執政後,再次提出允許女性在婚後保留原姓的議案,但由於國會保守派的反對,這項議案至今仍被凍結。



新京報漫畫/林軍明


75歲的塚本協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