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嘉義大林and清泉崗~親身經歷

先說我是空軍給陸軍代訓
我當初到大林時~抱者緊張的情緒面對當兵
我被分到四營一連~寢室3寢在3樓
當時連上規定10點就寢新兵要輪站寢室門口一小時~起初也許是我神經大條吧
或者是想睡覺的緣故~面對很多事都沒想太多
某晚當我突然起床想撇尿~我一個人走到寢室旁的廁所
一進去感到一震寒意.....當時我認為天氣冷的緣故吧
就在爽完準備收起武器的時候廁所最後一間突然想起衝水聲.......>"<
我的第一直覺有人半夜起來上大號~~就不管他洗完手閃人趕緊去睡覺
隔幾天輪到我站夜哨~我個人是屬於隨性的人~所以我不是用站的是用坐的
快輪哨的時候~廁所又傳來衝水聲~我想幹什麼時候有人去廁所....心理毛毛的
也沒有對人家說~~某天我們班的同梯~跑過來說我聽班長說我們隔壁那廁所有東西
當時大家聽了之後都沒說什麼話~之後大家似乎都有默契~半夜一起去2樓廁所拉屎或撇尿
就在快結訓~大家都很開心的時候~就聊到廁所的事情~原來大家都有聽到都不敢說
當晚又輪到我站哨~於是跟隔壁寢室也站哨的同鄉聊天~聊到一半我們偷跑去廁所抽煙
........................................此時衝水聲又響起了~~我想幹加足馬力
跑出廁所~同鄉的他跟我說~他不怕而且他知道那是什麼..........
他說他有陰陽眼~看多了沒啥感覺~他詳細的說出那個東西是各女性長頭髮....>"<
他第一次看到那東西~是那東西緊貼者另一各同梯的身後站者~知道之後
我不敢太多想像~他告訴我說其實大家互不侵犯~我的感覺好多了
--------------------------------------------------------------------------
其實當兵還有另一種東西很邪門~~那就是"槍"~我聽班長說子彈真的會轉彎
剩至有一個實例發生在當時新訓的時候~那就是每人六發子彈~當同梯六發子彈打完的時候
執行清槍就是還會有一顆在裡面~此時班長也沒多說什麼~對於槍這種東西還是有他的禁忌
--------------------------------------------------------------------------
當我結訓到清泉崗當長官駕駛的時候~我跟兩個差我八天的學弟和一個學長同住
寢室有冷氣有電視外加電扇2支ps一台~長官駕駛的差別待遇~
我的其中一個學弟睡覺被鬼壓~當他說出來的時候~學長沒說什麼
那位學弟到也是不怕~只是他總覺得是從一尊雕像跑出來的~因為他以前也是看得到的後來被關了~後來那位學弟被調走~~事隔半年後學長也快退伍了~~某晚喝酒的時候學長終於說出這間寢室的情況~他說其實這間寢室有那個東西~當時聽到晴天霹靂........>"<又來了
他也說出那一尊雕像的由來~他說那是一尊土地公~是他以前的學長帶來鎮壓的
因為那位學長遇到~退伍之後也沒帶走~那尊土地公看起來價值不斐木雕品~應該是黑檀木之類的~某個禮拜六我們在打掃寢室~因為太久沒整理學長也退了~大家搬床位
我跑去睡之前學弟遇到的那張床~當時土地公的雕像被移位了~當晚...................
我聽到牆壁傳來敲牆聲~我以為是隔壁的隊長用出來的~可是當我看錶發現是凌晨~
也沒想太多就繼續睡~接者牆壁傳來說話聲~有人一直在叫我和推我~我當時沒想到那去
又加上我老兵了~管他去死~繼續睡後來發現不對~幹~我的手被人家緊緊抓住~
第一次掙扎~沒掙脫~第二次掙脫一隻手~接下來的反應用掙脫的那隻手往抓我的手捶過去
因為老兵又想睡覺~想說哪個白目學弟敢鬧我~真他媽的不知死活~捶過去的時候
此時又要幹了~我的手捶到牆壁~痛到差點哭出來..............>"<
不過我的手總算是掙脫了~當我坐起來的時候~發現整間寢室的人都在呼呼大睡
我便跑去休假的學弟床上睡~也沒想太多也不敢想~早上七點半了起床也沒說太多
傍晚5點多我把土地公的雕像移回原位~平安到退伍~
事後想起我當時手是放在枕頭上面~那面牆不可能有人可以從那邊抓我~而且還想拖我
遇到的那各學弟~張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就是那尊土地公~在來看到的是黑影跑出去
至於土地公的原位~我也發現他的眼睛看起來就是直視者我那張床~
就再我放假放到退伍收拾行李準備離開的那天~我說出這件事~那張床沒又學弟敢去睡
直到現在~~~~~~~~故事結束
忘了說我們寢室附近有一棟寢室整個被拆除~聽說sars期間有人進去隔離發生一些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