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Ominous的過去

每個人都應該知道百元商店的故事吧,但是有人知道,百元商店的店員Ominous的過去嗎?


以前有位小男孩,他叫做『銀心』,銀心擁有令女孩子羨慕的娃娃臉,漂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膚,還有那一頭天生耀眼的金髮,令她們忌妒又羨慕,每個人看到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位女孩子好可愛喔】,但是當銀心身高到了14X公分後就不再長高了。

雖然銀心對自己天生的外表不在意,但是和他同校的女孩子們卻非常忌妒,並想出了種種方法來對待銀心,絕不讓他好過……

而百元商店也從這件事情之後的幾天開啟了……屬於Ominous的過去……



在XXX國中,有位女孩跑進了教室,喘著氣走到了銀心的位子。

「銀心,凌瀨學姊有事情找你,她在操場上等妳。」女孩───麟說著,但誰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只有他……

「好的,謝謝妳。」銀心一向有禮貌的說著,這是他一慣的作風,雖然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銀心順從的照著麟說的地方走了過去,雖然知道一定又是這種事情,但他還是赴了約。
一到了操場,便看到了以前會聚集許多人的操場,現在是空無一人,在仔細看,
發現操場中央佔了三到五位學姊,惡狠狠的鄧著他,但是嘴上卻多了邪惡的笑容,中間站的就是麟說『凌瀨』。

「學姊請問您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銀心還是很有禮貌的問著她們,但這卻惹火了這些學姊,沒錯,她們就是看不慣他這麼禮貌,長的比女孩子還美,算什麼男人?

她們互看一眼,打著暗號,便走過去將銀心架住,帶到校園不起眼的角落,就像許多校園漫畫中所出現的圍毆,對!就是圍毆,以大欺小,一定要將他打的遍體鱗傷才肯罷休。

「哼!看了就不爽,走了拉!」凌瀨帶著大夥兒走了,留下了倒地不起的銀心,他全身都是傷痕,尤其是臉部,更是傷痕累累,但在他眼裡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連老師都不敢管,有哪些老師想丟了飯碗,去得罪董事長的女兒阿?

(女人的忌妒心真強。)銀心從地上爬了起來,擦擦嘴角上的鮮血,看著她們的背影離去,嘴上也出現了不輸她們的邪惡笑容,也多出了詭異的氣氛。

之後銀心彷彿剛才的事情只是場夢似的,若無其事的走回教室。

放學後,又是一陣毒打,像是發洩一樣的打著銀心,而他只能像個垃圾筒……應該說是人肉沙包比較恰當吧,默默的承受那些攻擊。

但是說也奇怪,每到隔天再次看到銀心,卻發現昨天的傷都消失了,一點傷痕也沒有,還是以前的他,毫無傷口的他,這令大家難以相信,每當有人問他,銀心總是笑笑的不回答。

之後每當新的傷口出現,隔天便會消失,這也令大家害怕,唯有凌瀨和幾個人不相信,依然天天去找他的麻煩。
有天,在空無一人的教室,由於銀心擔任今天的值日生,所以留下來關好門窗,打掃教室,凌瀨看好時機,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叫人打昏他,將他帶走,打算好好凌虐他一番,她決定……讓他從人間蒸發。


當銀心醒來時,發現自己的手腳被手銬銬著,形成了個大字,前面站了幾個人,手拿著不是鞭子就是棒球棍、小刀等,一些小混混所拿的武器,但銀心臉上並沒有任何驚訝或恐懼,還是一慣的笑容,面對她們。

既然他醒了,就表示她們的遊戲已經開始了……每個人拿起手上的武器,打向無法動彈的銀心,打到銀心血都吐出一大攤的時候,凌瀨拿起一把刀,往銀心心臟處刺,但是當刺到後,後面卻突然出現了銀心的
聲音。

「請問妳在刺哪裡?」

凌瀨驚訝的看著眼前原本銬著銀心的地方,現在竟然是『麟』而她刺的人就是她,見麟的皮膚和肉一一掉落,白骨竟然變成了五把小刀。

「不是告訴過她一天不要用超過五次嗎?」牆壁突然出現一扇門,走出來的是銀髮帶金的年輕人,他慢慢的走向化為小刀的白骨,撿起了它們。

「早在妳們凌虐我的第十天時我就已經死了,現在……妳們也得和她一樣」銀心笑著說,「我也不再是銀心,我是Ominous……」

在銀心……不應該是Ominous說完後,她們的皮膚和肉漸漸的脫落,白骨變成了小刀、鞭子和棒球棍。
兩人默默的撿起地上的【貨物】便走進了牆壁的門,消失在這間木屋裡……

Ominous走進門裡時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對著那隻乾枯的右手笑了笑,便走進門裡不再出現……






【歡迎光臨百元商店,這裡的物品應有盡有,但是要聽我們的勸告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