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支豬血糕

每天下午這個時候,這對父女就會出現我的攤子前,爸爸用顫抖的手交給我25元,當我把豬血糕交給他時,他很有禮貌的向我道謝。妹妹看起來應該讀小學一年級了,她飢餓的盯著爸爸手裡的豬血糕吞口水。
  小女孩穿著一件粉紅色的洋裝,裙襬的蕾絲已經磨破了,整件衣服沾滿黑色的灰塵,她綁了一個馬尾,可是沒拉好,頭髮不平整的襯著她瘦弱的臉龐。我注意到她的指甲該修了,這位爸爸的指甲也是黑色的,手指彎曲而粗糙,他黃著臉,頭髮蓬鬆雜亂,身上發出一股酸味。

  『請加香菜。』

  小女孩用怯懦的聲音,偷偷的瞄了我一眼。我點點頭,對著她笑,可是她的眼神馬上就閃躲開,似乎在畏懼什麼。

  爸爸將豬血糕交到小女孩手上,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接過,仔細的咬一小口,然後把小手伸高,想要餵爸爸,爸爸也輕輕的咬一小口,然後說:

  『爸爸飽了,你吃,你吃。』

  那一小口豬血糕在那父親的嘴裡,細細的咀嚼著,好像捨不得嚥下去,那小女孩也是。

  原本我對於他們這對父女,沒有特別的在意,直到一天看見那個爸爸和小女孩在路上,撿著寶特瓶與汽水罐。小女孩抱著滿懷汽水罐,跑向她父親,接著父親會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去商店換錢。

  我想這是他們一天裡唯一的一餐吧。漸漸的,我期待著他們的到來,我會挑出最大支豬血糕,然後舖上厚厚的香菜,笑容滿面的交給小女孩,並且拍拍她的頭。

  有一天小女孩接過時,不小心整支豬血糕掉到地上。她不捨的看著地上的豬血糕,嚶嚶啜泣,不敢哭出聲來。我看了很心疼,連忙向她道歉:

  『妹妹,對不起喔!都是婆婆不好,馬上換一個給你。』

  我正要重拿一個,沒想到被小女孩的爸爸制止了。他告訴小女孩不可以哭,沒有把東西拿好是自己的錯,並且謝謝我,然後拿起地上的豬血糕,牽著小女孩要走。

  兒子看見了,便過去說:

  『這豬血糕髒了,別給孩子吃。都是我媽沒拿好,所以我們賠一支給你們吧。』

  那父親拗不過兒子,只好答應。就在我拿出另一支豬血糕的同時,他把手中那支豬血糕上的土拍一拍,然後放入嘴中,我和兒子都不知該如何阻止。

  小女孩接過豬血糕,對著我咧開嘴,飄來一股腥味,第一次燦爛的笑了。我看著她黑黑黃黃的牙齒,心裡想著,他們住在哪?晚上又睡在哪裡?

  『謝謝阿姨。』

  聽到小女孩的道謝,我的心暖了起來,在有這個小攤子前,我們一家也苦過,兒子也常吃不飽。看著那位父親牽著小女孩離去的背影,小女孩又回過頭對我揮揮手,我也對她揮揮手。兒子走到旁邊,幫我整理香菜,我忽然有感而發,嘆了口氣,兒子看著我:

  『你知道媽媽最愛吃的是什麼嗎?』

  『雞屁股啊。』

  兒子理所當然的回答,彷彿他能記得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我微笑著,看了兒子一眼。

  再過幾天就是母親節了,兒子每年都送我張小卡片,然而我最珍惜的,還是他剛進小學時,親手做給我的那張卡片。上面有他稚氣的孩子話,歪歪斜斜的筆跡,也讓我想起他第一次將卡片交給我的樣子。他站在門口,似乎在猶豫什麼,然後衝向我,勾了我脖子一下,把卡片交到我手上,就一溜煙紅著臉竄出房門。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會甜甜的笑,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沒想到時間已經過了20年了。

  又想起那對瘦弱的父女,小女孩的模樣惹人疼愛,不知道她有沒有上學?每天只吃一支豬血糕營養嗎?想著想著,遠遠的又看見那對父女向這走來,我連忙拿出兩支豬血糕合在一起,弄上香菜與花生粉,裝進袋子裡。等他們走到攤前,直接交給爸爸。那父親有些錯愕,但是付了錢,就牽著小女孩走出巷子。

  就當是我送的母親節禮物吧!兩支合在一起的豬血糕,可以讓他們吃的更飽一點吧?

  晚上家人為我辦了個母親節晚宴,只是小小的慶祝一下。

  『媽,你看。滿桌子都是你喜歡的菜喔。』

  兒子夾了一塊雞屁股給我,剛出嫁的女兒也把魚尾撕下來放在我的盤中,甚至提醒憨直的女婿,夾些我最愛吃的青江菜給我。那些是他們還小時,我最愛吃的東西。

  由於家裡難得吃肉,於是我不喜歡吃肉,最愛吃菜;雞頭和雞肉對孩子們好,因此我愛吃雞屁股;魚尾巴不吃可惜,所以我總搶著吃魚尾巴。此時我想著,重要的不是他們知不知道,而是他們記得,於是我笑著,笑著,從心裡笑出來...

  自上次給了他們兩支豬血糕後,就再也沒看見那對父女了。我不由的擔心起他們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還是發生意外?就在我擔心憂慮的時候,他來了...

  這天,當我遞給一個客人豬血糕時,發現對面巷子走出一個人,是那個爸爸。他一個人慢慢的走向我,還不等我疑惑小女孩在哪?他伸出手,將25元放到攤子上,然後閃避我的眼神,轉身離開。我看著他的背影,發現巷口那小女孩正探出頭來。

  剛來接班的兒子走過來問怎麼了?那瞬間我似乎了解了,然後對著兒子說沒事。

  就在兒子放下東西時,我又開口:

  『你知道嗎?媽媽其實不喜歡吃雞屁股和魚尾巴。』

  永遠,都只作最真的自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