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奈何橋上三生三世

既不回頭,何必顧忌。既然無緣,何需誓言。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題記       (一)   相傳,黃泉路上會經過一座橋,叫奈何。橋尾,有一個叫孟婆的女人候在那里,給每一個經過的路人遞上一碗濃湯。日復一日,孟婆的湯便有了另一個名字--忘情水。凡是喝過忘情水的人就會忘卻今生所牽絆,了無牽掛地進入輪回道開始下一世輪回。   她站在橋頭,眼神茫然,一襲青衣羅裙像凋零的樹葉,在寒風中隨風搖曳。   她蒼白的臉,單薄的身子,還有眼里那分若有若無的哀怨都給那絕世的容顏平添幾分凄憐。   一個個面無表情的人從她身邊經過,都是一樣的白色長衣,一樣的足不觸地。   惟一的不同就是他們當中有的垂首而過,有的不停回頭,有的健步如飛,有的足上卻套著腳鏈。   她看著他們過橋,發現這是一座只能單向而行的橋。上了橋主不能再回頭,沒有后路可退。   “過了奈何橋,喝過孟婆湯,就會忘記塵世間所有的一切,忘記自己。”她記得三百年前當她還未化成人形時,姐姐告訴過她關于奈何橋的故事。   那日,風和日麗,春意正濃。她和姐姐在斷橋之下嬉戲纏綿,她一度認為在這個世間上再也沒有什么橋可以比得上斷橋。后來姐姐告訴她有一座叫做奈何的橋可以讓人忘記所有的悲傷痛苦。遺忘,總是讓人覺得幸福的。   于是,這座美好的的橋百年來就一直在她的記憶里徘徊,久久不去。   而今,奈何橋真的主在她眼前了,她卻躑躅不前。踏過去,所有的回憶煙消云散,千年的等待付諸一空。 踏,那些記憶的片段逐漸清晰人,拼湊出一曲悲歌讓她肝腸寸斷。   終于決定要過去了,就像姐姐說的,遺忘才能換來幸福。   只不過一動念,她青色的身影便已躍到橋尾。低頭,面前坐著一個半老的婦人正在用勺子把一鍋濃湯攪得沸騰。   她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孟婆吧。   孟婆遞湯給她的時候手突然一顫,一滴混濁的淚便滑落碗中。   聽說孟婆只為經過三世情動的淪落人掉淚,而她的淚可以讓其看到前世今生。   重溫那些回憶是極其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沒有徹底的痛又怎能徹底地遺忘?   她聽到孟婆重重地吧了一口氣,接著意識就逐漸模糊,陷入了千古的幽冥之中。      1   西漢末年,匈奴為患。   樓蘭國迫于匈奴的兇猛,抵抗無益,只得采取和親策略,凡隔十年就送上一名公主和親。   樓蘭后宮一處。   紅木所雕刻的宮闕,白玉所堆砌的走廊庭院。奢侈而浮華,卻又隱隱透露著空寂和凄涼。宮廷樓閣、錦衣玉食絲毫不能讓她快樂。錦繡宮中,只有這潭天然的湖水為她獨愛。   她在湖面凌波而舞,休態婀娜、霓裳縹緲。身后,卻竟是水過無痕。   她是樓蘭王數之不盡的女兒之一,她是整個樓蘭最美的女子,同時她也是樓蘭國里地位最特殊卻不討樓蘭王歡心的公主。   她叫錦繡,她的母親是樓蘭的王后。   若不是母親對她仍然寵愛,或許她這個公主早就被驅逐出樓蘭,哪能在此凌波而舞。   凌波而舞?是,在水面上跳舞是她惟一喜歡的一件事。   她自小與眾不同。三歲,當她失足掉進錦繡湖里時,在宮女和母后的呼救中她居然安然無恙地飄凌在水面之上,向眾人露出天真而甜美的笑容。   自此,宮中眾人看她的目光多了一種恐懼,父王認為她是不祥的妖人,避而不見。而母后雖然時常來錦繡宮給她添置一些綾羅綢緞、翡翠珠釵,但是仍然掩飾不了眼神里的懷疑和畏懼。   十六個春華秋實,她就在錦繡宮中黯然度過,陪伴她的只有足下的這一潭湖水。   昨夜,父王這么多年來第一次踏進錦繡宮。她受寵若驚地行了跪拜之禮后,父王就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來意。   原來與匈奴的十年之約又到了,在必須派送一名公主和親的情況下,她這個皇后所生又極不受寵的錦繡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人選。 在一些形式上的封授儀式后,她便成了和親公主。   無意中聽一些多嘴的宮女談論過關于匈奴的種種。匈奴好像是一個極其殘暴的民族,歷代的匈奴王都荒淫無道,尤其是現在的王--渾邪單于更是兇殘淫褻。   她想罷,淡然地笑了,其實嫁與不嫁對她來說并沒有什么分別,不過是換了個牢籠,換了個囚禁的方式。   母后淚流滿面,摟著她直呼:“我可憐的女兒。”宮女們竊竊私語,大有幸災樂禍的成分。   她盯著父王,想從他眼睛里看到點什么,可是得到的卻是他的解脫和惶然離去的背影。 漫無人煙的荒漠,可聽到遠處風卷狂沙的呼聲,如歌如泣。   快要到匈奴的都城了,她掀開車簾再一次眺望這荒涼的大漠。   今次是她第一次遠行,卻也是最后的一次。   她是個注定活不過十八的女子。當她會凌波起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