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正文第三章荒墳兇尸

  從那以后胡國華就當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個時代,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拉上百十人的隊伍就能割據一方,今天你滅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沒有幾個勢力是能長久生存下去的。胡國華所追隨的這個軍閥勢力本來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搶地盤的戰斗中被另一路軍閥打得七零八落,部隊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國華的那位軍閥頭領也在混戰中飲彈身亡。

  兵敗之后,胡國華跑回了老家,這時他家里的破房子早就塌了,又逃得匆忙,身上沒有帶錢,連續兩天沒吃過飯了,煙癮又發作起來,無法可想,只好把手槍賣給了土匪,換了一些煙土糧食,以解燃眉之急。

  他一尋思,這么下去不是事啊,這點糧食和大煙頂多夠支撐三五天的,吃光抽凈了之后該怎么辦?這時他想起了那個附在白紙女人身上的亡魂說的話來,等到窮得過不下去了,就去十三里鋪的荒墳中找一座沒有墓碑的孤墳,她說那里邊有她陪葬的金銀首飾。

  此時的胡國華當過兵打過仗,膽子比以前大多了,胡國華在軍隊里曾經聽個老兵油子說過很多盜墓的事,盜墓在民間又叫“倒斗”,能發橫財,但是抓著了也是要掉腦袋的,所以他沒敢在白天行動,把心一橫,在一個毛月亮的晚上點了盞風燈,抗了把鐵鍬,就去了十三里鋪的墳地。

  (那位看觀問了,什么是毛月亮?就是天上沒云,但是月光卻不明亮,很朦朧。當然現代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氣象現象,學名叫做月暈,表示要變天刮大風了,可是那個年代的農村里誰懂這些科學的解釋?有些地方的鄉下人就管這種月亮叫長毛毛的月亮,還有人說這種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夜鬼最愛出來轉悠的時刻。)

  等到了地方,他先喝了身上帶的半斤燒酒,以壯膽色。這天夜里,月冷星寒,陰風嗖嗖的刮著,墳堆里飄蕩著一片片磷火,不時有幾聲嘰嘰吱吱的怪鳥叫聲響起,手中的風燈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可能熄滅。

  胡國華這時候雖然剛喝了酒,還是被這鬼地方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回可好,那半斤燒刀子算是白喝了,全順著汗毛孔出去了。

  好在這是一片野墳,誰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附近完全沒有人煙,大喊大叫也不怕被人聽見,胡國華唱了幾段山歌給自己壯膽,但是會的歌不多,沒唱幾句就沒詞了,干脆唱開了平日里最熟悉的“五更相思調”和“十八摸”。

  胡國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到了這一大片墳地中央,那里果然是有一座無碑的孤墳,在這一片荒墳野地之中,這座墳顯得是那么的與眾不同。

  這座墳除了沒有墓碑之外,更奇怪的這墳的棺材沒在封土堆下面,而是立著插在墳丘上,露出多半截子。棺材很新,锃明瓦亮的走了十八道朱漆,在殘月的輝映下,泛著詭異的光芒。

  胡國華心中有些嘀咕,這棺材怎么這樣擺著?真他娘的怪了,怕是有什么名堂。不過來都來了,不打開看看豈不是白走這一遭?沒錢買吃的餓死是一死,沒錢抽大煙犯了煙癮憋死也是一死,那樣還不如讓鬼掐死來得痛快,老子這輩子凈受窩囊氣了,他奶奶的,今天就豁出去了,一條道走到黑。

  打定了主意,掄起鐵锨把埋著棺材下半截的封土挖開,整個棺材就呈現在了眼前,胡國華是個大煙鬼,體力很差,挖了點土已經累得喘作一團。他沒急著開棺,坐在地上掏出身上帶的茯蓉膏往鼻子里吸了一點。

  大腦受到鴉片的刺激,神經也亢奮了起來,一咬牙站起身,用鐵锨撬開了棺材蓋子,里面的尸體赫然是個美女,面目栩栩如生,只是臉上的粉擦得很厚,兩邊臉蛋子上用紅胭脂抹了兩大塊,在白粉底子的襯托下顯得象是貼了兩帖紅膏藥,她身上鳳冠霞披,大紅絲綢的吉祥袍,竟然是一身新娘子的妝扮。

  這具女尸絕不是兩年前曾經見過的那個大臉盤子女人,而且那個紙人是兩年前讓他來挖墓,過了這么久,就算當時那女尸剛入殮,到這兩年之后也該腐爛了呀,難不成她變成了僵尸?

  但是此時,胡國華早就顧不上那么多了,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那棺中女尸身上的首飾,這些金銀寶石在風燈的光線下誘人的閃爍著,還有放在她身旁陪葬的那些用紅紙包成一筒一筒的銀元,并有許多的金條,簡直數都數不清。

  這回可發了大財了,胡國華伸手就去擼女尸手上配戴的祖母綠寶石戒指,剛把手伸出去,那棺中的女尸突然手臂一翻,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量奇大,鋼鉤一般的長指甲,有一寸多陷入胡國華手腕上的肉里,掙脫不得。胡國華被她抓得痛徹心肺,又疼又怕,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女尸睜開雙眼,從二目之中射出兩道陰森森的寒光,胡國華被她目光所觸,冷得全身打顫,就象掉進了冰窟窿,連呼吸都冒出了白氣。

  女尸冷笑一聲說道:“你小子果然是個財迷心竅的,象你這種下賤之輩只要有錢是不是什么事都肯做?我看你長了心肝無用,我先替你收起來吧。”

  胡國華一聽對方想要自己的心臟,那如何使得,急忙道:“不可……不可……”女尸不容他多言,扯去他的衣服,用長長的指甲當胸一劃,一顆鮮活的人心從胡國華的胸膛里蹦了出來,女尸伸手抓住,血淋淋的一口吞到嘴中,嚼也不嚼就囫圇個兒的咽了下去。

  胡國華大吃一驚,低頭一看,自己的胸口上有個傷疤,也不覺得疼痛,只覺得意識越來越模糊,心中空空如也,想不起來剛才發生了什么事,趴在地上對那女尸連連磕頭。

  女尸坐在那口豎著的棺材頂端,冷冷的對胡國華說道:“你現在做了我的傀儡,我不會虧待你,一定會給你榮華富貴,你替我引八八六十四個女子到這處墳地,讓我吃了她們的心肝,若出了半點差錯,就先要了你的狗命。”

  此時胡國華哪里敢不聽她吩咐,書中代言,原來那女尸是個百年尸魔,她自己被為了躲避劫數,暫時離不開這片藏身的墳地,就設計騙胡國華這樣見錢眼開之徒來挖墳,再威逼利誘的讓他去抓來無辜女子供她活吃人心,待她吃滿了六十四顆女子的心肝之后,就算神仙下界也受她不得了。

  胡國華屁滾尿流的離開了十三里鋪墳地,剛才被嚇得屎尿齊流,回去之后先偷了鄰居家晾曬的一條褲子換上。心想這回可麻煩了,我自己連個老婆都沒有,可上哪里給這妖怪去找女人,又想到自己好象是有什么重要的東西被那怪物取走了,究竟是什么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反正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找不到女人送給她吃,自己這條命就保不住了,這可如何是好?

  腦中胡思亂想,忽然手中摸到剛才換下來那條臭褲子口袋里的兩根大金條,正是那女尸主子賞給他的,胡國華眉頭一皺,想出一個餿主意來,唉,為了活命,只能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了,一想到良心二字,就覺得怪怪的,不過現在想不了那么多,最重要的是好死不如賴活著,缺德就缺德吧。

  第二天一早,先到縣城里把金條兌成現大洋,找了間煙館吸了個痛快,又花了十塊現大洋,在一個窮山溝的村子里買了個十七八歲的大姑娘,民國初年,雖然明令禁止人口買賣,但是老百姓窮得活不下去了,賣兒賣女的事屢見不鮮,政府也禁止不住,這條法律形同虛設。

  買走了這大姑娘,在路上,胡國華告訴她自己是買了她回去當媳婦的,讓她不用擔心,咱倆回去好好過日子,你跟了我,日后讓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銀的。大姑娘名叫小翠,鄉下女子臉皮兒薄,紅著個臉也不敢抬頭看他,一聲不吭的任憑他帶著走路。胡國華就牽了頭小毛驢,馱著小翠,當夜趁著月黑風高,直奔那十三里鋪的荒墳。

  山路崎嶇難行,胡國華怕誤了時辰,加緊趕路,途中迎面遇到一位姓孫的風水先生,這位孫先生是全省有名的法師,他天生的陰陽眼,不僅能看風水算命,而且還會遁甲五行的奇術。

  孫先生一見胡國華,就發現他面上隱隱約約籠罩著一層黑氣,掐指一算,真是大吃一驚。急忙攔住他問道:“這位爺臺,這么匆忙是趕著去做什么?”

  胡國華不耐煩的說我有急事,你別擋著路。孫先生突然厲聲喝道:“我只問你這行尸走肉一句話,你的心肝哪去了?”

  此言一出,胡國華如遭當頭棒喝,急忙跪倒在起,拜求孫先生救命。

  孫先生把他攙扶起來:“你雖然德行敗壞,但是并無大過,你須曉得回頭是岸,讓我救你不難,不過你要先拜我為師,并且戒了煙癮。”

  胡國華聽他說要讓自己戒掉大煙,那還不如要了自己的小命呢,不過仔細衡量,還是性命比煙土來得重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先求他救我擺脫了那女尸的糾纏,日后趁他不備,我接著吸我的茯蓉膏去,還怕他發現不成?心中盤算已定,就在山路上給孫先生磕了八個頭,行了拜師之禮。

  然后諸事由孫先生安排妥當,吩咐胡國華依計而行,自己則遠遠的跟在后邊保護。

  月至中天之時,胡國華帶著小翠,趕到了十三里鋪荒墳,那女尸早就等候多時,罵了胡國華幾句,迫不及待的把小翠抓起來,伸出利爪掏出她的心肝,吞了下去,女尸忽然怪叫一聲,一把將小翠的尸身扯成碎片,此時小翠已經現出原形,原來孫先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個假小翠也是個紙人,真的小翠早就被孫先生留在別的地方了。

  女尸所吃的心臟是個裝在紙人里的黑驢蹄子,此物最是僻邪,尤其克制發生尸變的僵尸之類妖怪(盜墓的分若干流派,江南一帶的盜墓賊干活的時候懷中要裝上兩只黑驢蹄子,此法出自茅山秘術,其中情由容日后再說,在此不做詳細交代)。那魔頭吃了黑驢蹄子,知道著了對方的道了,狂怒之下也想把胡國華撕成碎片,可是胡國華早就遠遠躲開,女尸仰天長嚎,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化為灰燼,肉體都變成血水,沒過多久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倒在地上。

  孫先生在遠處瞧得清楚,急匆匆地趕將過來,在骨架中找出一枚雞卵大小的赤紅色丹丸,命胡國華吃了下去,胡國華的心肝總算是又回到老地方了。

  兩人合力把地上的白骨裝進那口大紅棺材,剛要把棺材蓋上,冷不丁那骷髏頭躍了起來,張開大口向孫先生吐出一股黑霧,孫先生有些大意,這一下是瘁不及防,被噴個正著,只覺一陣陰寒的尸氣嗆得胸口氣血翻涌。但是他久經險惡,此刻絲毫也不慌亂,用力一推把那棺板合上,取出長釘釘得死死的,又用墨斗在棺材上縱橫交錯的彈滿了墨線,墨線如同圍棋棋盤的格子一樣形成一張黑色大網,把棺材封得嚴嚴實實。

  孫先生方才中了僵尸的陰氣,受傷不輕,這一番忙碌之后,坐在地上動彈不得,于是讓胡國華堆些枯柴,把那口朱漆大棺焚毀。胡國華遵命而行,點了把火將棺材付之一炬,火焰熊熊升騰,一股股的黑煙冒了出來,臭不可聞,最后終于都燒成了一堆灰燼。

  胡國華這才想起,那棺中還有許多金銀珠寶,跺腳嘆息,悔之晚矣,只好攙扶著師傅孫先生,接了小翠,一同到了孫先生家中居住。

  此后孫先生用秘方治好了胡國華的煙癮,傳授他一些看風水測字的本領,胡國華在縣城中擺個小攤,替人測個字看看相,賺些小錢,娶了小翠為妻,他感念師傅的救命之恩,從此安分守己,日子過的一天天好了起來。

  然而孫先生自從那次被尸氣噴中,尸毒寒氣透骨,就一直沒能痊愈,過了幾年就一命歸西了。

  臨終前,孫先生把胡國華招至身前,說道:“你我師徒一場,只是為師并未來得及傳授你什么真實本領,我這里有本古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此書是殘本,只有半卷,只是些看風水尋墓穴的小術,你就留在身邊做個紀念吧。”說完之后一口氣沒喘上來,就此于世長辭。

  胡國華安葬了師傅,無事之時就研習孫先生留給他的這本殘書,日積月累,也窺得些許奧妙,在縣里到處給有錢人選些墓地佳穴,逐漸有了些名氣,家產也慢慢的富裕了起來。

  小翠給胡國華生了個兒子,取名胡云宣,胡云宣在十七歲的時候,到省城的英國教會學校讀書,年輕人性格活躍不受拘束,同時又接觸了一些革命思潮的沖擊,全身熱血沸騰,天天晚上做夢都在參加革命暴動,于是離家出走,投奔了革命圣地延安。

  此后胡云宣參了軍,一直到建國時,淮河戰役之時,已經當上三野六縱的某團團長,渡江戰役之后隨部隊南下,把家也安在了南方。

  再后來就有了我,我生得時間很巧,正趕上八一建軍節,父親就給我起名叫胡建軍,結果上幼兒園的時候一看一個班里就七八個叫建軍的,重名的太多了,于是就給我改了個名“胡八一”。

  我祖父胡國華說:“這名改得好,單和(胡)八萬一筒。”

  在我十八歲的時候,家里受到了沖擊,首先是三野野司的那些頭頭腦腦先倒臺,再逐漸牽扯了下來,又加上我父母出身不太好,他和我娘兩口子都被隔離審查了,祖父也被拉出去當牛鬼蛇神批斗游街,他年歲大了,老胳膊老腿的勁不住折騰,沒斗兩回就去逝了。他給別人看了一輩子的風水,為人選墓地,自己臨終還是給火葬的,世事就是這么的無常。

  我家里一共被抄了三遍,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抄走了,祖父生前喜歡收藏古董,這些古玩不是被砸就是被抄,一件也沒保全。最后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本我祖父留下的殘書,他讓我把書用油布包了藏在公共廁所的房頂上才得以幸免。

  文革時的年輕人畢業之后有三個選擇,一是參軍,這是最好的去處,一是鍛煉人,二是將來轉業了能分配工作。其次是留在城里當工人,這也不錯,可以賺工資。最倒霉的就是那些沒門路,沒關系,或者家里受到沖擊的,這些年輕人只能上山下鄉去插隊。

  你要說我選第四條路,哪都不去,我就跟家呆著行不行啊?那也不行,當時沒有閑人這么一說,人人都是社會主義的螺絲釘,都有用處。你要在家呆著居委會的、學校的、知青辦的就天天走馬燈似的來動員你,不過有些人堅持到了最后,就不去插隊,你能把我怎么著?最后這樣的人也就都留在城里還給安排工作了。中國的事就是這樣,說不清楚,越活越糊涂,永遠也不知道規則是什么,而潛規則又不是每個人都明白的。

  當時我太年輕,也不知道上山下鄉具體是怎么回事,反正我這種家庭出身的想參軍是肯定沒指望了,留在城里也沒人管安排工作,不插隊也沒別的地方可去,我一想插隊就插隊吧,我就當是廣闊天地煉紅心了,反正是離開家,要插就插得越遠越好。

  我們這里的大部分人都選擇去云南新疆插隊,我選擇了去內蒙,跟我一樣的還有我一哥們兒王凱旋,他比平常人白一些,胖一些,所以外號叫胖子,我們插隊去的地方叫崗崗營子,這地名我以前連聽都沒聽過,直到他們告訴我是去這崗崗營子的那一刻,我才剛知道世界上原來還有這么個地方。

  坐火車離開家的時候,沒人來送我們,比起那些去部隊參軍的熱烈歡送場面,我們這些知青離家的情景有些凄慘悲壯。我隨身只帶了那本藏在公共廁所房頂的《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我不知道這是本什么書,只不過這是我家里唯一一樣保留下來的東西,我想帶在身上,等到想家的時候拿出來看看也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