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正文第六章一百張美女皮

 先遣隊的任務是找到合適的施工地點,隨行的還有兩名工程師和一個測繪員、一名地質勘探員,棄車之后在山里行進了整整兩天,第二天的黃昏大家扎了帳篷休息,鉛云密布的天空上飄起了零星的雪花,看來到晚上會有一場大雪降臨。

  那四名工程技術人員都是戴著眼鏡的知識份子,其中還有一個是女的,他們還遠沒有適應高原的惡劣環境,趴在帳篷里喘著粗氣,聽那聲音都讓人替他們的小身子骨擔心。

  領隊的連指導員和班長衛生員三個人忙著給他們倒水發藥,勸他們吃點東西,越不吃東西越會覺得缺氧。

  士兵們身體強壯,入伍的時候都經歷過新兵營每天五公里武裝越野的磨練,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這時候基本上都已經稍微適應了缺氧的環境,用特制的白煤球燃料點燃了營火,戰士們圍在一起取暖,吃煮得半熟的掛面和壓縮餅干,因為海拔太高,水燒不開,掛面只能煮成半熟。

  和我混得比較熟的幾個戰友是東北黑龍江的“大個子”,藏區入伍的藏族兵“尕娃”,年齡只有十六歲的吉林通信兵“小林”。我們幾個三口兩口吃完了面條,喘著粗氣休息,感覺在高原上吃一頓飯所使的力氣,簡直都超過了在平原上的武裝越野行軍。

  小林休息了一會兒對我說道:“胡哥,你是城里參軍的,知道的事多,給俺們講幾個故事聽唄?”

  大個子也隨聲符合:“哎呀我說老胡,太稀罕聽你嘮了,賊拉帶勁,反正一會兒還得整哈玩意兒班務會,也不能提前休息,先給同志們嘮一段唄。”

  尕娃漢話說的不利索,但是能聽明白,也想說什么,張了半天嘴,楞是沒想起來該怎么說,干脆只對我一揮手,我估計他那意思大概是,你講吧,我也聽聽。

  我吐著舌頭說:“空氣這么稀薄,你們怎么還這么大精神頭?得了,既然同志們想聽,我就先白話一段,等會兒開班務會時班長給我穿小鞋,你們可得給我幫忙說情啊。”

  我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我們班長看我不太順眼,他是從農村入伍的,跟小媳婦似的在部隊熬了五年才當上個小小的班長,他特別看不慣我這種高干子弟的“后門兵”。班里一開會他就讓我發言,抓住我發言中的漏洞就批評我一大通,幾乎都形成固定的規律了,把我給氣的呀,就別提了。

  但是我講點什么好呢?我看過的書加起來不到十本,其中毛選四本,語錄一本,字典一本,《紅日》算一本,《青年近衛軍》也算一本。可是這些都給他們講沒了,還有本《風水秘術》我想他們也聽不明白。

  我搜腸刮肚的,總算想起來上山下鄉時從田曉萌借來看的一本書,那是一本在當時很流行的民間傳說手抄本,這本手抄本的內容以梅花黨的事跡為主,也加入了不少當時社會上的奇聞異事,其中有段一百張美女皮的故事,給我留下印象特別的深。

  這個故事的開始,是發生在一輛由北京開往南京的列車上,女大學生趙萍萍回南京探親就是搭乘的這趟列車,坐在他對面的乘客是一名年輕英俊的解放軍軍官,兩人有意無意之間就聊了起來,趙萍萍被這位年輕軍官的風度和談吐傾倒了,在交談中還得知他家庭環境很好,受過高等教育,趙萍萍甚至開始幻想著自己嫁給對方。不知不覺之中火車就抵達了南京站,軍官請趙萍萍到火車站附近的飯館里坐一坐,吃飯的時候軍官去打了個電話,回來后拿出一封信,托付趙萍萍幫忙送到他在南京的家里,因為他自己有緊急任務要先趕回部隊,所以先不能回家了。趙萍萍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隨后二人依依不舍的分別。

  第二天趙萍萍去軍官的家里送信,接待她的是一位老婦人,老婦人把信取出來讀了一遍,然后熱情的把趙萍萍請到家中,給她倒了杯茶。趙萍萍喝了幾口茶,和老婦人閑談幾句,突然感覺眼前金星亂轉,一頭暈倒在地。一桶冰涼刺骨的冷水澆醒了趙萍萍,她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的被綁在一條剝人橙上,墻壁上掛滿了人皮。周圍站著幾個人,正是那老婦人和她手下的幾名彪形大漢。她把那封信拿到趙萍萍眼前讓她看,信上只有一句話:“送來第一百張美女皮,敬請查收。”老婦人冷笑著說道:“你死到臨頭了,讓你死個明白,我們都是潛伏的特務,剝女人的人皮是為了在里面裝填炸藥,一共要準備一百張人皮,今天終于湊夠數了。”說著取出一把剎利刀交給其中一個手下,讓他動手活剝趙萍萍的皮,剎利刀是專門剝皮用的特制刀,那大漢用刀在趙萍萍頭頂一割,在她的慘叫聲中……

  我剛說到興頭上,就被走過來的二班長打斷了:“都別說咧,都別說咧。胡八一,你又在胡編亂造咧,現在咱們班開班務討論會咧,你那小嘴兒不是喜歡說嗎,咱們這次,就讓你先發言中不中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