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可愛的靈貓

大好春光的四月,陽光燦爛的讓人不由得露出微笑,剛剛長滿新葉的梧桐在陽光下綠的透明。這樣的好天氣,每個人都心情愉悅,腳步也分外輕快起來。N大的學生宿舍旁邊,一陣喧鬧聲卻不應景的破壞了這份難得的春天的愜意。    “不要攔我,讓我死!我不要活了啦……嗚嗚嗚……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我要死,你們別攔著我!”有如殺雞般凄慘的女生的尖叫和號哭,讓趕著湊熱鬧的人還沒看清楚發生什么就已經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小茜,不要啊!”     “小茜,想開點,天下不止他一個男人啊!”     “小茜,我們明天幫你抓一個更帥的帥哥,你快下來吧!”     一群女生站在四層的宿舍樓下,焦急的沖站在樓頂的披頭散發的女生叫喚。     我真是夠歹命啊!為什么這么好的天氣我要從這個臟不拉唧站著鳥便便的小窟窿爬過去?陸小茜啊陸小茜,你可是真不給426的姐妹們爭氣。不就是被甩了么,至于嘛。這已經是你老先生第N次被甩了,自殺的把戲也玩了N回,下次換你殺別人成嗎?我大大的ft!算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就犧牲這一次吧。     反正洗衣費找陸大小姐要是一定的。要我說不去拉她也不會有事的,小茜恐高的事實我們都清楚。看她站的離樓邊八丈遠就知道她還沒有跳下去之前一準先給嚇暈嘍。     我一邊心里嘟嘟囔囔一邊在眾姐妹的掩護下向小茜摸過去。“55555,你們別勸我。我就是不想活了。那女的哪里比我好?”小茜還在嘮叨,“她個子沒我高,皮膚沒我白,連bra的罩杯都比我小一號半……”    我咣嘰!陸大小姐連這都清楚啊,我開始不明白大家讓我上來是把她拉上來的還是把她踹下去了,看起來后者可能更救國救民一些。嘿嘿,小茜,我來了……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小茜身后。和該我跟她有緣吧,上次她要用我的水果刀割腕,我搶下來的;上上次她用我的背包帶上吊,我解下來的;上上上次她用我的zippo自焚,我潑的水;上上上上次……我趁小茜把那“狐貍精”的左腳第二個趾頭有灰指甲都嘟囔出來的時候,從后邊死死抱住她的“大蠻腰”。     “放開我!放開我!”丫頭吃了一驚,裝模作樣的掙扎著。     “得啦,等會中央6要演《黑客帝國》,你最喜歡得基洛李維斯,別折騰了大小姐。”我邊說邊往下拉她。     “放開!放開!”呵呵,她這次還使挺大的勁。不過,她一個一頓只吃半兩米飯(難為她怎么計算)得瘦猴子,怎么是堂堂跆拳道部的風雷的我的對手。我拉住她雙手手肘往后輕輕一扭,她就立馬沒聲了。得了,回去大不了我搭上我那瓶紅花油。我開始拉著小茜往回走。老實了一分鐘不到的她,突然發飆,大喊:“別攔我!”就往樓下竄。我一個沒拉住……     樓下眾人齊聲尖叫起來,我也給嚇住了,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嗵!”重物落地的聲音。事實再一次證明了牛頓老人家的睿智。     “啊!”伴隨著眾人高度厚薄不同分貝的尖叫,把附近樹上看熱鬧的小鳥都嚇跑了。     我從突發事件的眩暈中迅速清醒,馬上張開眼睛。咦?小茜這個是什么表情?她直勾勾的往樓下看,然后……她恐高!等她終于回味出這個事實后,恐高癥忠實的讓她兩眼一翻,暈倒在樓頂上。看吧,我就說了,不拉她都沒關系。她一準得先嚇暈在樓頂上吧。我為了陸小茜同學再ft一次。     等……等等!小茜沒有掉下去,那么掉下去得是……我?!不可能,這個絕對不可能!我不是好好得站在這兒么,還目睹了樓頂上陸小茜同學得暈倒?不對,那我怎么下來的啊?掉下來的又是誰?我簡直要ft致死了。不管她,先去看看那個不幸的人吧。我飛快的擠進人堆里去,睜大眼睛沖著那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家伙瞧。破爛的仔褲,白T恤,破球鞋,嘖嘖,還有人跟我的口味一樣啊,莫非是我的崇拜者?我剛要得意,突然想起來--我今天就這么穿的!再看那人流血不止的腦袋--亂七八糟的短發,清秀的五官……ftftftft,我摔死了? 我站在亂哄哄的人堆外,腦袋一陣一陣的發懵。既然那個摔的滿臉血的是“我”,那看起來我要么死了,要么至少也是個重傷昏迷,那現在在這腦袋發懵的又是誰?既然這個發懵的是“我”,那那邊受傷的又是哪位?……     我的腦袋從來沒有這么混亂過。等到躺著的那個已經被亂哄哄的人群抬走以后,我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我死了。抬走的那個是我的身體,在這兒懵的是我的靈魂!"     這個結論對我的打擊一下子很難說清楚,除非你也去試試,否則說了你也不明白。     唔啊啊啊啊!我不要死啊!我仰天長嘯。我,趙慕琳,20歲,正是女孩子如花似玉的青春年華,就為了就一個腦容量比山頂洞人還小的花癡摔死了?陸小茜你還我命55555555555……我還沒有穿那件剛買的pp的裙子呢!我還沒有化過妝呢!我還沒有參加全國跆拳道比賽呢!我還沒有看中國隊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