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正文第一章白紙人

  我的祖父叫胡國華,胡家祖上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大地主,最輝煌的時期在城里買了三條胡同相連的四十多間宅子,其間也曾出過一些當官的和經商的,捐過前清的糧臺、槽運的幫辦。

  民諺有云:“富不過三代。”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縱然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敗家子孫的揮霍。

  到了民國年間,傳到我祖父這一代就開始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國華也分到了不少家產,足夠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可是他偏偏不肯學好,當然這也和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先是沉迷賭博,后來又抽上了福壽膏(大煙),把萬貫家財敗了個精光。

  胡國華年輕的時候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到最后窮得身上連一個大子兒都沒有了。人要是犯了煙癮,就抓心撓肝的無法忍受,但是沒錢誰讓你抽啊?昔日里有錢的時候,煙館里的老板伙計見了他都是胡爺長,胡爺短的,招呼得殷勤周到,可是一但你身無分文了,他們就拿你當臭要飯的,連哄帶趕,驅之不及。

  人要窮瘋了,廉恥道德這些觀念就不重要了,胡國華想了個辦法,去找舅舅騙點錢。胡國華的舅舅知道他是敗家子大煙鬼,平時一文錢都不肯給他,但是這次胡國華騙舅舅說要娶媳婦,讓舅舅給湊點錢。

  舅舅一聽感動得老淚縱橫,這個不肖的外甥總算是辦件正事,要是娶個賢惠的媳婦好好管管他,收收他的心,說不定日后就能學好了。

  于是給他拿了二十塊大洋,囑咐他娶個媳婦好好過日子,千萬別再沾染那些福壽膏了,過幾天得空,還要親自去胡國華家看看外甥媳婦。

  胡國華鬼主意最多,為了應付舅舅,他回家之后到村里找了個扎紙人紙馬的匠人,就是燒給死人的那種。這個扎紙師傅手藝很高明,只要手你說得出來的東西,他都能做的惟妙惟肖。

  他按要求給胡國華扎了個白紙糊裱的紙女人,又用水彩給紙人畫上了眉眼鼻子、衣服頭發,在遠處一看,嘿,真就跟個活人似的。

  胡國華把紙人抗到家里,放在里屋的炕上,用被子把紙人蓋了,心里想的挺好,等過幾天舅舅來了,就推說我媳婦病了,躺在床上不能見客,讓他遠遠的看一眼就行了。想到得意處,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溜噠進城抽大煙去了。

  沒過幾天,舅舅就上門了,買了一些花布點心之類的來看外甥媳婦,胡國華就按照預先想好的說詞推脫,說媳婦身體不適,不能見客,讓舅舅在們口揭開門簾看了一眼就把門簾放下來了。

  舅舅不愿意了,噢,你小子就這么應付你親娘舅啊?不行,今天必須得見見新媳婦,生病了我掏錢給新媳婦請郎中瞧病。

  胡國華就死活攔著不讓見,他越攔越顯得有問題,舅舅更家疑心,兩下里爭執起來。正在此時,里屋門簾撩開了,出來一個女子,長得白白凈凈的,大臉盤子、大屁股小腳,胡國華心里咯噔一下,哎呦,這不就是我找人糊的紙人嗎?它怎么活了?

  女人對舅舅施了一禮說近日身體不好,剛才沒出來迎接舅舅,失禮之處還請恕罪,現在突然又覺得身子大好了,今天就留舅舅在家吃頓便飯,說完就轉身進去做飯。

  胡國華的舅舅一看樂壞了,這外甥媳婦多賢惠,又生得旺夫的好相貌,我那死去的妹子泉下有知,看見他兒子娶了這么好的媳婦也得高興啊。舅舅一高興又給了胡國華十塊大洋。

  胡國華呆在當場,心里慌亂,也不知是該慶幸還是該害怕,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到了晚上,白紙人做了一桌飯菜,舅舅樂得嘴都合不上了,但是胡國華卻無心吃喝,他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女人,就覺得心里跟吃了只蒼蠅似的惡心。她的臉很白,一點血色沒有,臉上的紅潤都是用胭脂抹上的。

  舅舅老眼昏花,也沒覺得那女人有什么不對頭,七八杯老酒下肚就喝得伶仃大醉,胡國華借了輛驢車,把他送回家中。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覺得害怕,干脆也不回家了,去城里的花柳巷中過了一夜,連抽帶嫖把舅舅剛給的十個大洋都使光了。

  最后又因為沒錢付帳被趕了出來,無處可去,只能硬著頭皮回家。到家一看屋里黑著燈,那個白紙人一動不動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蒙著被子,之前的好象一切根本就沒發生過。

  胡國華一想留著她晚上再變成活人怎么辦,不如我一把火燒了它干凈。把白紙人抗到院子里,取出火摺子,就想動手燒了紙人,這時紙人忽然開口說話:“你個死沒良心的,我好心好意幫你,卻想燒了我!”

  胡國華嚇了一跳,深更半夜中只聽那白紙糊的女人繼續說:“我是看你可憐,你雖然吃喝嫖賭,但是心地還不算壞,我想嫁給你,你愿意嗎?”

  胡國華拼命的搖頭,問那紙人你到底是妖還是鬼?白紙人說我當然是鬼,只是暫時附在這紙人身上,不過你個窮棒子還別嫌棄我,我生前很富有,陪葬的金銀首飾夠你抽十輩子大煙的,你豈不聞富死鬼強似窮命人百倍?

  一提到錢胡國華就有些心動,因為最近實在太窮了,就連衣服都給當光了,不過他可不想有命取財無命花錢,他曾經聽老人們講起過女鬼勾漢子的事,一來二去就把男人的陽氣吸光了,那些被鬼纏上的男人,最后都只剩下一副干皮包著的骨頭架子。于是他對紙人說:“就算是你真心對我好,我也不能娶你,畢竟咱們是人鬼殊途,陰陽阻隔,這樣做有違天道。”

  白紙人說你既然如此鐵石心腸,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將來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你記住了,如果你的日子真到了窮得過不下去的時候,你就到十三里鋪的荒墳來找我,在那片墳地的最中間有座沒有墓碑的孤墳,里面的棺材就是我尸身所在,棺中有得是金銀珠寶,只要你敢來,那些財物就盡管隨意拿去花用。

  說完,白紙人就一動不動了,胡國華壯著膽子,點了把火將白紙人燒成了灰燼。

  后來有幾次窮得實在沒辦法了,就想去十三里鋪挖墳,但是到最后還是忍住了,東借西湊的把日子混了下來。兩年以后他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終于去了那片墳地,不過那是后話,咱們暫且不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