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正文第七章大冰川

  我站起身來一個立正,學著班長的口音回答他道:“不中,不中,咋又是俺咧?輪也該輪到拉木措那個尕娃子說一回咧,人人平等才是社會主義的原則咧。”

  二班長說:“小胡同志,咋就你怪話多咧?俺讓你不要學俺說話,俺是班長,俺讓你說你就說咧,不要談啥絕對平均主義中不中咧?”

  我看了看周圍的幾個戰友,他們一個個都一本正經的坐著等我發言,尕娃趁班長不主意,還沖我吐了吐舌頭,這幾塊料,太不仗義了。現在只能自己給自己找臺階下了:“報告班長,今天咱們討論什么內容?你還沒說呢,你不說讓我們怎么發言?”

  這時指導員走了過來,指導員李健三十多歲,中等身材,是很斯文的一個人,是十多年的老兵,他對待官兵很好,沒什么架子,走過來對大家說:“同志們在開會呢?我也來聽一聽。”

  二班長趕緊給指導員敬了個禮,指導員擺擺手說你們繼續,別因為我別影響了你們的討論。

  二班長水平很低,見指導員在旁邊就顯得特別緊張,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可能覺得唱歌比較簡單,于是就對士兵們說:“同志們,俺們一起唱個革命的歌子來鼓舞斗志,中不中咧?”

  戰士們異口同聲的答道:“腫”。指導員聽得在旁邊差點樂出聲來,趕緊假裝咳嗽兩聲進行掩飾。

  二班長卻沒聽出來有什么可笑的,一臉嚴肅的把雙手舉起來,做出音樂指揮的動作:“同志們,我先起個頭啊,二呀嘛二郎山,預備,唱。”

  “二呀嘛二郎山,哪怕你高萬丈,解放軍鐵打的漢,下決心要闖一闖,不怕那風來吹,不怕那雪來飄,要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天空的雪越下越大,十幾名戰士的合唱聲回蕩在昆侖山漫天飄飛的白雪之中,也不知道是蒼茫的群山飛雪襯托了軍歌的雄壯,還是軍人們的歌聲點綴了昆侖山的蒼涼寂寞,一時間就連另外一座帳篷中的幾名工程師也都被歌聲吸引,忘記了高原反應,在歌聲中望著遠處無盡的山峰思潮起伏。

  最后指導員給大家講了幾句話:“我和你們大家一樣,也是第一次到昆侖山,這里的條件確實是非常艱苦,環境非常惡劣,我們面臨的是最嚴峻的考驗。但是我的同志哥,咱們不是普通的部隊啊,咱們連的稱號是“拼刺英雄連”,這個榮譽是六連的前輩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給這面旗幟摸黑,現在黨中央毛主席把這個光榮的任務交給了咱們,是對咱們六連巨大的信任,我們一定要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軍人作風圓滿完成這次任務。同志們,大家有沒有決心?”

  我們一齊答道:“有”

  指導員滿意的點點頭繼續說道:“今天早點休息,咱們小分隊明天就要過大冰川了,大家要提前做好準備,好了,解散。”

  進山的第三天早晨,小分隊抵達了大冰川,傳說這附近有一個極低洼的小型盆地,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處盆地。由于是機密任務,所以不能找當地的向導帶路(其實也沒有人認識路),只能憑著制作粗糙的軍用地圖,在亂草一樣的等高線中尋找目的地。

  大冰川是由三部分組成的,落差極大,坡度很陡峭,最高處海拔超過六千米,積雪萬年不化,中見一段最長,全是鏡子面一樣溜滑的寒冰,冰層厚度達到了上百米,最下邊又低于青藏高原的平均海拔,象裂痕一般深深的陷進大地,這里地氣偏暖形成了一個罕見的綠色植物帶,在最低的地方,高原反應也減輕了,要是想繼續往昆侖山的深處走,就必須要經過大冰川下的山谷。

  出發前工程師曾警告大家,在冰川下邊行軍不能發出任何太大的聲音,否則引起山頂的雪崩,就得被活埋在下邊。

  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結果半路上還是出了事故,在從冰川上下到山谷里的這個過程中,有一位北京來的工程師失足跌下了冰川,我們在冰川下面的綠洲中,找到了他摔得稀爛的尸體。女地質勘探員洛寧和他是一個單位的同事,見此慘狀,忍不住就想放聲大哭。

  一個姓王的地質專家趕緊用手把她的嘴捂上,小聲說:“別哭出聲來。”

  洛寧把頭深深埋的在王工懷里,痛苦的抽泣著。指導員帶頭摘下了帽子,向同伴的遺體默哀告別,隨后我和尕娃兩人把他的尸體收拾到一起,裝在一個袋子中掩埋。這位工程師和我們在一起不到三天,我只知道他是北京的,甚至還來不及知道他的名字,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死了。

  大個子用工兵鏟輕輕的挖掘地上的泥土,挖了沒幾下,忽然從他挖的土坑中,飛出來一個藍色的大火球,個頭有籃球大小,在半空盤旋兩圈,一下子就沖進了人群里,小分隊的成員們急忙紛紛閃避。

  火球落在地上,藍色的火焰逐漸熄滅,原來是一只奇形怪狀的小瓢蟲,全身都象是紅色的透明水晶,翅膀更是晶瑩剔透,可以通過它那透明的甲殼,依稀看到里面的半透明內臟,其中似乎隱隱有火焰在流動,看上去說不出的神秘詭異。

  大伙對望了一眼,都想問這是什么蟲子?但是誰也不可能給出答案,大概是尚未發現的物種,王工好奇的靠了過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深度近視眼鏡,激動的用兩只手指把象紅色火焰一樣的瓢蟲捏了起來,小心翼翼的仔細觀看,然而就在此時,他手指和瓢蟲接觸的地方被一股藍色的火焰點燃,頃刻間,雄雄烈焰就吞沒了他全身。

  王工的全身都被藍色的火焰吞噬,皮膚上瞬間起滿了一層大燎泡,隨即又被燒爛,鼻梁上的近視鏡燒變了形掉在地上,他也痛苦的倒在地上扭曲掙扎。

  我們想救他已經來不及了,他被火魔焚燒的慘叫聲響徹山谷,聽得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而且看樣子一時半會兒還不會咽氣。

  有人想用鏟子鏟土撲滅他身上的火焰,但是他全身燒傷面積已經達到了百分之百,屬于深度燒傷,就算暫時把他身上的火撲滅了,在這缺醫少藥的昆侖山深處,怕是也挨不過一兩個小時,那不是讓他活受罪嗎?

  這種活人被火焚燒的情景太過殘酷,洛寧不敢再看,把頭扭了過去,她的表情凝固住了,捂著耳朵,張著嘴,也不知道她是想哭還是想喊。年齡最小的小林也嚇壞了,躲在大個子身后,全身抖成一團。

  二班長掏出手槍想幫助他結束痛苦,實在是不忍心看他這么受罪,而且再由著他喊叫下去,非引起雪崩不可。

  指導員按住了二班長正在拉槍栓的手,對他低聲說道:“不能開槍,用刺刀,讓我來。”

  山頂有數萬噸的積雪懸在大冰川之上,任何一點響動都可能引發災難性的后果。現在我們唯一能幫到王工的,就是給他的心口窩上來一刺刀,讓他痛痛快快的死去。

  刻不容緩,指導員從一個戰士手中接過上了刺刀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輕輕說了聲對不住了同志哥,一閉眼把軍刺插進了王工的心臟,王工終于停止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倒在地上不在動彈,而他身上的火焰還在繼續燃燒。

  指導員剛想把刺刀從他心口抽出來,那股妖異的藍色火焰猛地一亮,竟然順著刺刀,從步槍的槍身傳了上來。

  火焰傳導的速度實在太快,甚至連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人們還沒看清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指導員的全身就已經被藍色的烈焰吞噬了。

  指導員也和王工一樣,痛苦的掙扎著慘叫著,大家平時都太了解指導員了,他絕對是個硬漢子,雖然外表文弱,但是他的忍耐力和毅力都夠得上最優秀的職業軍人標準,不知道被那種怪火焚燒是何等慘烈的痛苦,才會讓他發出這樣的悲鳴。

  二班長含著眼淚舉起了手槍,現在管不了是否會引起雪崩了,實在是不忍心看著指導員再受苦了,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一剎那,全身是火的指導員忽然開口說道:“我命令……你們誰都不許開槍……快帶同志們離開這里……”

  指導員身上的痛苦雖然難以承受,但是神智還保持著清醒,他意識到了自己的慘叫可能會引起雪崩,為了不再發出聲音,他反轉燒得通紅的刺刀,插進了自己的心臟。過了許久許久,他的身體被燒成了一堆細細的灰燼。

  小分隊中剩下的成員們,痛苦的注視著這壯烈悲慘的一幕,每個人都緊緊的握著拳,咬著牙,想忍住在眼眶里打轉的淚水,有些人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了。

  山谷里靜靜的沒有半點聲音,頭頂湛藍的天空映在大冰川的冰面上,讓人有種錯覺,這世界上似乎是有兩個相同的天空,分不清楚哪一個在上,哪一個在下,仙境一樣的瑰麗美景,卻充滿了詭異恐怖的氣氛。

  地上有兩堆灰燼,就在幾分鐘前,他們還都是活生生的,現在卻變成了小小的一堆灰燼,燒得連骨頭渣滓都沒有剩下。如果不是有人目睹了這一切的經過,誰能相信世界上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忽然從王工被焚燒后剩下的灰燼中,飛出一個藍色的火球,它面對著眾人懸停在半空,似乎是在選擇下一個目標,它的速度奇快無比,在它的攻擊范圍以內,任何人都沒把握能逃得脫。空氣中傳來一陣輕微的振動聲,應該是這只古怪瓢蟲抖動翅膀飛行所發出的聲音。

  現在小分隊的已經失去了三個人,都是最主要的成員,做為領隊的指導員,還有兩名工程師都犧牲了,剩下的兩名工程師,一位是測繪員洛寧,還有一位是上海地勘院的劉工,看來這次的任務是無法完成了。

  指導員不在了,讓士兵們心里少了主心鼓,但是幾乎所有人在面對這團妖異的藍色火球時,心中都產生了相同的想法:“寧愿被雪崩活埋,也絕不想被這鬼東西活活的燒成灰。”

  有幾名沉不住氣的戰士已經舉槍瞄準了半空中的瓢蟲,二班長突然搶上一步對大家說道:“同志們,指導員犧牲咧,現在俺是隊長咧!俺命令你們全都得給俺活著回去中不中咧?”

  我明白了二班長想做什么,他是想犧牲自己給其他人撤離爭取一點寶貴的時間。我拉住他的胳膊哽咽道:“不中,你又不是黨員,憑啥你去咧?要去俺去。”

  二班長一把推開我的手:“你個小胡,你連團員都不是咧,俺讓你別學俺說話,你咋個就不聽咧。”話音未落,他已經頭也不回地沖向了那團懸在空中的火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