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正文第九章九層妖樓

我們跌進的這個山縫,又窄又深,手電筒的照明范圍之外都是漆黑的一片,受到能見度的限制,不知道遠處是什么地形。

  大個子用手探了探劉工的鼻息,一抖落手說:“完了完了,氣兒都沒了。”

  我爬過去一摸劉工的頸動脈,確實是死了,心跳都沒了,于是嘆了口氣,對大個子說:“咱們把劉工埋了吧。”

  我取出工兵鏟想挖坑,尕娃在一旁把我攔住,指了指地下:“蟲子,火。”

  尕娃這一提醒,我才想起來,在山谷中就是因為想挖坑埋掉摔死的工程師,結果挖出只魔鬼一樣的瓢蟲,小分隊一共十四個人,在那驚心動魄的幾分鐘之內就死了十個,看來這里的土地不能隨便挖掘,天曉得下面還有什么鬼東西。

  我有種直覺,那種古怪的蟲子,不是什么神秘生物那么簡單,它燒著了兩個人之后,就由一只分裂成了三只,這只是巧合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但是總不能把同伴的尸體就這么擺在外邊,只能采取折衷的辦法了。我用手電筒照明,尕娃和大個子在附近撿了些碎石塊蓋在劉工的尸體上,算是給他搭建了一個簡易的石頭墳墓。

  在這個過程中,洛寧始終坐在地上一動不動,靜靜的注視著劉工的石頭墓,最后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壓抑在心頭的哀傷,如決堤潮水般釋放了出來。

  我想勸勸她,但是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說,被她的哭聲觸動,也是鼻子發酸,心如刀鉸,想起昨天晚上,小分隊還圍在營火前高唱軍歌,那嘹亮的歌聲似乎還回響在耳邊,然而今天大部分戰友都永遠永遠長眠在了昆侖山的大冰川下。

  我扶著洛寧站起來,一起為劉工和其他戰友們默哀。那時候不管什么場合,都要引用毛選,我帶頭念道:“漫天皆白,雪里行軍情更迫。”

  其余的三個人也同聲應和:“頭上山下,風展紅旗過大關。唯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隨后眾人舉起右拳宣誓:“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祝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身體健康,永遠健康。戰友們,同志們,請放心走吧,有些人的死輕于鴻毛,有些人的死重如泰山,為人民的利益而死重于泰山,你們就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而犧牲。我們一定要繼承革命先烈的遺志,踏著你們用鮮血染紅的足跡,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最后的勝利永遠屬于我們工農兵。”

  當時我還是個新兵蛋子,從來都沒參加過戰友的追悼會,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只是記得別人開會時都這么說,在那種情況下,也沒什么合適不合適之分了。

  許久許久,眾人從痛苦中平靜下來,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口,好在都是輕傷,不影響行動。隨便吃了幾口壓縮餅干,聚攏在一起,商量商量下一步該怎么辦,從被雪板壓住的山谷出去是不可能的,我估計整個山谷可能都被雪崩填平了,現在只能另找出口。

  尕娃拍了拍自己身上空空的子彈袋,示意子彈不多了,我們進山的時候由于要攜帶很多裝備,所以彈藥配備都是最低限量,每人只有三個步槍彈匣,畢竟不是戰斗任務,這一帶也沒有什么土匪,所以提前考慮的有些大意了。雪崩的時候又扔掉了一部分彈藥,現在每人只剩下平均二十發左右的子彈,總共還有兩枚手榴彈。地下應該沒什么野獸,子彈多了也沒有用,夠防身的就行了。

  干糧是一點都沒有了,能吃的剛才都吃了,必須想辦法在兩天之內找到出口,否則餓也會活活餓死在這地下了。不幸中的萬幸是洛寧身上竟然還有一個指北針。

  山隙的深度超乎想象,向南走了一段之后就走到了盡頭,大地的裂縫翻轉向北,憑感覺象是走到了大冰川的下面。

  我們在黑暗中向前走了十幾個小時,越走地勢就越低,地下的空間也越來越大,洛寧用氣壓表測了一下,氣壓的數據換算成海拔高度,竟然只有四百多米,跟四川差不多,遠遠低于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青藏高原,再這么走下去,怕是要走到地心了。

  最后地勢終于平緩了下來,耳中聽見水流聲湍急,似乎不遠處有條地下大河。我見不再有下坡路,就以手電四處探照,想看看有沒有向上走的路,忽然發現手電筒照出去的光芒,在巖壁上產生了很多微弱的反光,象照在無數鏡子的碎片上一樣。

  洛寧驚呼一聲:“是云母!”

  其余三人聽她說什么云母,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聽他語氣很驚恐,以為是出了什么緊急狀況,急忙把洛寧擋在身后,以最快的速度從背上摘下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嘩啦嘩啦幾下拉開槍栓,準備射擊。

  洛寧奇道:“你們做什么?”

  我一邊持槍戒備一邊問洛寧:“什么母的公的?在哪?”

  洛寧說:“不是動物,我是說這周圍都是結晶體,云母和水晶通常生長在同一地層中,啊,果然也有水晶。”

  洛寧雖然主要負責的是地圖測繪工作,但是經常同地質勘探隊一起工作,對于地礦知識也知道不少,我們周圍出現的象玻璃薄片一樣的結晶體,是一種單斜晶系的結晶,只有在太古雙質巖層中才能出現,河北的地下蘊藏量很大,但是這里的云母顏色極深,呈大六方柱形。品質遠遠超過內地河北靈壽縣所產,從云母顏色的深度這點上看,我們所處的位置已經深得難以想象了。

  洛寧被周圍罕見的大云母所吸引,看看這塊又看看那塊,我隨手撿起一小塊看了看,也瞧不出有什么地方值得希奇。

  這時忽然聽大個子對尕娃喊:“拉木措你干啥呢?趕緊起來。”

  我用手電一照,見尕娃正在地上按藏民的方式磕頭,整個身體都趴在地上,這小子干什么呢?給誰磕頭?我又照了照他前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地下竟然聳立著一座用數千根巨木搭成的“金”字形木塔,塔身上星星點點的有無數紅色閃光,借著那些微弱的閃光觀看,木塔的基座有將近兩百米寬,用泥石夯砌而成,千年柏木構筑成了塔身,一共分為九層,每一層都堆滿了身穿奇特古裝的干枯骨骸,男女老少皆有,每棵大木的木身上都刻滿了藏族的秘文,這是墳墓嗎?規模如此巨大,是誰在地下修建的?

  我過去把正在地上磕頭的尕娃拉了起來:“雖然我黨我軍尊重民族政策,你個尕娃子也是藏族人,但是你穿著軍裝的時候,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員,既然是共產主義者就不要玩那套唯心主義的哩格楞,不允許別搞宗教迷信這一套。”

  大個子在旁邊笑道:“行啊老胡,這家這小詞兒整的,有當指導員的潛質啊。”

  洛寧一直在看云母,聽到我們三個爭吵,也過來走到近處觀看。

  我對大個子搖了搖手讓他別打岔,繼續問尕娃:“這是什么塔?上面寫的字你認識嗎?”

  尕娃一個勁兒的搖頭。

  我說:“這娃子,不認識你磕什么頭啊,看見這么多尸骨,就把你嚇傻了?”

  尕娃滿臉都是驚慌的神色,用不太流利的漢語說:“胡這尕熊,哦讓你把哦來說,偏把哦來拉,拉爾拉多斯,九……九層妖樓。”

  他前半句我沒聽明白,后邊四個字聽得清楚,什么九層妖樓?干什么用的?不就是埋死人的嗎?

  還沒等尕娃說話,洛寧就從塔邊聶手聶腳地跑了回來,對我們做個不要出聲的手勢,她指著身后的塔對我們悄聲說,千萬別出聲驚動了它們。

  我見她神色鄭重,知道可能有麻煩了,但是不知她所指何物,于是壓低聲音問:“驚動了什么?塔中的死人?”

  洛寧極其緊張的說:“不是,是那種帶火瓢蟲,都在死尸身上睡覺,多得數不清。”

  聽了洛寧的話,我才察覺到,那座木塔上密密麻麻的紅色閃光,原來都是那種透明瓢蟲身上發出來的。

  雖然說我身上多少具備那么一些革命軍人大無畏的氣概,但是一想起那種古怪的瓢蟲,心里就覺得恐慌。這種超越常識的生物太難對付了,山谷中那慘烈的一幕恐給我留下的恐懼感太強烈了。

  我打個手勢,四個人悄無聲息的向來路退了回去。還沒走出幾步,尕娃腳下忽然踩空,跌入了一條溝中。

  這條溝很隱蔽,又和我們行進的路線平行,所以來的時候我們都沒發現。那溝雖然只有一米多深,尕娃還是被摔得悶哼了一聲,我趕緊跳下去扶他,見尕娃正捂著腳,滿臉都是痛苦的表情。

  這時洛寧和大個子也分別下到溝里,用手電筒一照,發現尕娃的叫上被一跟尖銳的白骨刺中,連鞋帶腳被串了個透明窟窿,血流如注。溝里滿地都是層層疊疊的各種動物白骨,數量太多,難以估算。看樣子這條溝應該是牛、馬、羊、狗之類的動物殉葬坑。

  為了不驚動附近木塔中的瓢蟲,大個子用手捂住尕娃的嘴,不讓他叫出聲,我一把拔出了插在他腳上的白骨,洛寧用隨身急救包中的云南白藥灑在他傷口處,又拿出白繃帶幫他包扎上止血。

  我手上沾滿了尕娃腿上的血,隨手在自己的軍裝上胡亂抹了幾把,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這座牛馬殉葬坑挖得好生古怪,不是方形圓形,而是挖成長長的溝形,長溝直通那座安放尸體的木塔,這種形狀正好和《風水秘術》中提到的一種名為“懾”的布局相似,如果真是完全一樣,那么在平行的位置上還應該有一個規模相同的殉葬溝。

  兩條殉葬溝相互平行夾住木塔結構的墳墓,構成二龍吸珠之勢,照這么推斷旁邊的那條溝應該是墓中主人生前所用的一些器物。只是不知道這兩條殉葬溝是人工的,還是天然形成的,看來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這附近河水流動聲很大,從河水激流的聲音上判斷,是在西北方,也就是九層妖樓的后邊,有一條地下河,因為龍是離不開水的。

  如果真是我預想的這樣,那么這個地下世界的地圖早就在我的腦子里了,只不過需要找到另一條殉葬溝才能證實我的推斷。

  大個子推了我的肩膀一把:“老胡,整啥事兒呢?。”

  我剛才想得出神,被他一推這才回過神來,我問洛寧:“洛工,你能估算出來咱們現在的位置嗎?大概在地圖上的什么地方?”

  洛寧用指北針參照著地圖計算了一下,沉吟片刻說道:“咱們在地下是一直不停的朝北走了十幾個小時,按照咱們的速度推測,早就過了頭上的大冰川,應該快出昆侖山了。”

  我把我剛才的想法說了,這時候要是往回走,只能回到被雪崩覆蓋住的山縫,如果我估計的沒錯,咱們沿著地下河走,應該可以有路出去。但是這么做就要冒險穿從九層妖樓的下面經過,這是個死中求活的方案。

  四個人合計了一番,覺得這么做雖然充滿了危險,但是值得冒險一試,不過我決定先去旁邊找到另一條殉葬溝證實一下。

  行動前,我問尕娃,到底什么是九層妖樓?

  尕娃漢語說得很吃力,講了半天我終于聽明白了一部分,在他的老家血渭,也有一座和這座九層妖樓完全一樣的遺跡,相傳這種“九層妖樓”是古代魔國歷代君王一族陵寢的殯葬形式,魔國滅亡的時候,那座墓已被英雄王格薩爾王摧毀,在藏地高原只剩下一堆爛木頭架子,以及牧民口中傳承下來的敘事詩歌,在世世代代歌頌著格薩爾王象太陽一般無與倫比的武勛。

  藏族牧民經過這些遺跡的時候,都要頂禮膜拜,吟唱史詩。這倒不是懼怕魔國君王的陵墓,而是為了表達對格薩爾王的尊崇。尕娃還說了些宗教方面的事,我就聽不明白了,那種鬼火一樣的蟲子是不是墓中的安息的亡靈也就不得而知。

  我把洛寧等三個人留在原地,自己葡伏前進,在與牛馬殉葬溝隔了一百多米的地方,果然是還有另一條殉葬溝,里面都是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古蒙古族文木牘、彩繪木片及金飾、木碟、木翅,木鳥獸、銅器,糧食和大量絲綢等陪葬物品。

  看來我推斷的沒有錯,九層妖樓后面的地下河肯定與外界相聯,于是潛回動物殉葬溝招呼另外三人行動。

  我當先開道,大個子端著槍在我身后,其次是尕娃,他腳上的刺上不輕,洛寧在后邊扶著他行走。

  九層妖樓的規模很大,地下空洞本來極為廣闊,但是塔樓和兩邊的大片云母把向北去的道路近乎堵死了,兩側只有很窄的地方勉強可以通行。

  我們提心吊膽的從木塔下經過,見到塔中那些閃爍著火焰氣息的瓢蟲,覺得心臟都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塔下兩百米的路程中,每一步的距離都顯得那么遙遠。

  好不容易蹭過九層妖樓,向前走了不到兩百步,忽然腳下一軟,象是踩到了什么巨大的動物,我用手電筒一照,在我腳下是一只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行動物,它吐著長長的舌頭,膚色和地面的顏色十分接近,樣子有點象是巨蜥,外形又很象鱷魚,但是沒有那么粗糙的表皮,而且前吻沒有蜥蜴那么尖銳,長得比較圓,舌頭象蛇一樣,又紅又長,前面分個叉,全身皮膚漆黑,長滿了大塊的白色圓癍,單從外貌上形容,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只有條長尾巴的超大型青蛙。

  我這輩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比較怕這種惡心的東西,嚇得我一下縮到了大個子身后,大個子也看見了這只奇特的動物,他的感受可能和我差不多,也嚇了一跳,可能軍人唯一可以依賴的伙伴就是步槍,他出于本能的反應舉槍就打,啪啪啪一個點射,那只爬行動物扭動了幾下,就此死去。

  這時走在最后的洛寧走了過來,看了看地上的動物死尸,吁了口氣對我們說:“這是生活在地底的蠑螈,吃昆蟲和蜉蝣為生,不傷人。”

  我倒不心疼打死一只動物,我擔心的是大個子冒冒失失的開槍,會不會驚醒塔中的蟲子,他娘的,人要是倒了霉,喝口涼水都塞牙,“九層妖樓”里的瓢蟲顯然是被槍聲驚動,無數盞明燈一般的藍色火球亮了起來。

  整個地下空間都被火光映成了藍色,木塔也被點燃了,火勢越燒越大,幾百團火球朝我們撲了過來,這么大的火,我們卻感不到一絲熱氣,反而覺得寒氣逼人,牙關打顫。

  大個子見狀不妙,掏出武裝帶上插著的兩枚手榴彈就要拉弦扔過去炸那些火球,我趕緊一把按住他的手:“扔一顆,給咱們留下一顆光榮彈,我可不想讓那鬼火燒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