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生死窟

命運之神曾告訴我們,沒有什么是永恒,沒有什么是不變,世界時刻在變,生與死不再重要,恨可以毀滅正義,有愛就可以沖煞邪惡,信念一變世界就變……
              一、封閉病房中的圣誕節
  今天是圣誕節,盧卡斯#8226;尼克爾卻生了一個怪病,,只要一入夜他的手就疼得受不了。這個怪毛病從他小時候就有了。醫生為他做呼吸測試、胸腔檢測等等,就是查不出結果。手上出現了一個火焰印記
  在病房里,尼克爾覺得十分孤單,也難怪,他的父親出差了,母親照顧完他后又匆匆上班了。留下的,只有尼克爾一人。還好,尼克爾在這并不是沒有朋友,剛剛轉來的米切兒就在他床位旁。她藍眼睛、巧克力色皮膚、雪白的牙齒,表情一直顯得十分嚴肅,那樣子似乎是冰島上一朵火焰的鮮花。
  尼克爾嘗試著說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來和米切兒套近乎,老實說,從尼克爾第一眼看見她時,他就對米切兒有了幾分好感。但是,米切兒似乎對他這個陌生人一點興趣也沒有,一直沒搭理他。
  尼克爾有些喪氣,只能躺在自己的床上隨手翻著無聊的明星周刊。米切兒似乎進入了夢鄉,尼克爾偷偷看了她一眼,心情就變得緊張,但卻覺得很舒服。
  正在這時,窗戶打開了。闖進了一只貓,它全身黑毛油油,碩大的身軀似乎能壓爆陽臺。貓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尼克爾,雖有有些遲疑,但還是一點點地靠近米切兒。它的瞳孔在一點點地放大,呼吸越來越急促。“喵!”那只貓的眼睛突然變成了深藍色,瞄準米切兒的脖子就要咬去。米切兒被聲音驚醒,連忙用手護住了自己的脖子。 
  那黑貓似乎憤怒了,咬住了她的手。它的力氣驚人的大,大得連尼克爾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黑貓拖著米切兒一點點靠近窗戶,尼克爾知道它想把米切兒拖出窗戶摔死她。尼克爾急中生智,抄起水果刀沖上去就是一戳,可是黑貓好象一點也不知道痛似的。黑貓被尼克爾多管閑事的行為惱怒了,放開了米切兒,轉身就向尼克爾飛身撲來。尼克爾本能地一揮手,水果刀就直直插進了貓的腹部,流出了金黃色的液體。但是,黑貓沒有要退卻的意思。它一口就咬住了尼克爾的手,它的牙很銳利,也很長,咬到他的骨頭了。
  還好此時,病床下熟睡的狼犬阿耳奇被吵鬧聲驚醒,看見黑貓正在攻擊自己的主人,一下子就撲了上去,咬住了黑貓的尾巴。阿耳奇眼睛發紅,勢如破竹的樣子確實有些驚人,也許是貓天生怕狗的天性還是被狗的氣勢嚇到了,黑貓松開了尼克爾,一下子就躍上了陽臺,從十幾層的高樓就這樣跳了下去。黑貓落地后,回過頭望了望尼克爾,又舔了舔自己的尾巴,似乎心有不甘。
  “謝謝你!”這是米切兒入院來第一次和尼克爾說話。“你沒事吧?”
  “我沒事!剛才那只貓……”尼克爾有些受寵若驚。
  “沒什么拉?我累了,你睡吧。”
  米切兒似乎不愿多提這件事情,她的出奇鎮靜讓尼克爾疑惑不已。尼克爾還想說什么,但是米切兒卻自顧地睡覺去了。尼克爾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那只貓肯定不是一只普通的貓,米切兒一定不簡單,她有著怎樣的生活背景呢?……
  狼犬阿耳奇“嗚嗚”低嚀幾聲便酣睡過去。想著想著,尼克爾也累了,迷迷糊糊也進入了夢鄉。
              二、夢境內外的虛擬世界
  尼克爾迷糊之中似乎聽見了某個人再說著什么:
  “曾經有夢見這樣無邊無際的月下的水域么?
  無聲起伏的黑色的巨浪,
  在地平線上爆發魔幻力量。
  吞噬著你我的靈魂,邪惡力量總會蘇醒,
  愛是否能喚起正義?
  回望前塵,愈加感覺今是而昨非。
  漫長的時光像一條黑暗潮濕的悶熱洞穴。
  所愛的人又在何方?”
  迷糊中,尼克爾似乎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的背影是那樣的熟悉,紫色迷霧使得尼克爾看清那個人的容貌。
  但,那個人卻對尼克爾漏出了美妙的笑容。她的笑洞穿了尼克爾的五臟六腑,是那樣的舒服和快樂。
  她婀娜多姿的曲線讓尼克爾陶醉,淺淺的白光從她水靈的眼睛反射回來,讓人覺得是如此的溫柔。突然,她舉起她那纖纖素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心,淡金色的光芒立刻彌漫開來。尼克爾聽見她溫柔地對她說:“跟上那束光,快,你就能看見你的前世。”尼克爾聽話地向前跑,跑著跑著,穿過迷霧叢林,他第一眼見到是古老的城堡和羅馬時代的街道。
  “這是哪里?”
  “你前世出生的地方。你曾是貴族王子。”
  “你帶我來這個地方干嗎?”
  “因為我要讓你知道你前世還沒有完成的使命!”
  “使命?為什么?”
  “沒錯,你曾經欠了一個人的情。這世你必須償還,因為你背叛了她。”
  “你能說清楚一點么?”
  “你的前世是個王子,那時你很英俊,有一個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