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消失的十三層

多年以前,古墓中學的墻壁一側就貼滿了全校各個老師的照片。平時不怎么覺著,可自打這些照片貼出以后,每個老師的人緣顯而易見。在不出一個月的時間里,像是被下了詛咒一般,大多數老師的照片被或多或少的毀了容,不是挖眼,就是挖鼻,再有就是往臉上劃道,這些都是小兒科。最讓人震驚的是,一向以最和藹可親的老好人著稱的張老師竟然被毀得最厲害,不光整張臉被毀的面目全非,旁邊還用圓珠筆寫了一行小字: 三年后,你要從十三層的樓頂跳下,永世不得回生。 這是誰呀?我看到后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人真無聊。不過也難怪,張老師身兼數職,接觸的人多,得罪的人自然也多,可能是他那天批評了誰,哪個學生因記仇而搞的惡作劇吧,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三年過去了,當年那個下詛咒的學生大概已經畢業了吧!沒有人再關心這件事,大家都習慣地把這看成是一個無聊的玩笑,都不以為然了。況且,當年的大多數人都已離開這個學校,只有我和少數人還留在這里的高中部。一天中午,我和同學吃過飯溜達,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張老師的照片底下,只是無意中的一瞥,卻猛然發現那行小字后面赫然寫著當時的日期:2001年9月10日。那不是教師節嗎?等等,今天不就是九月十日嗎?天哪,三年后的今天,就在今晚!難道說……雖然不太相信,可還是被嚇了一大跳。不知為何,總有種不祥的預感。于是,我決定留到晚上看個究竟,幸虧有小紅陪我,真夠朋友! 想想也覺得可笑,大教師節的,沒事跳樓干嗎?這不是有毛病嗎?而且我們這個學校最高也只有五層,拿來的十三層呢?真是的,疑神疑鬼的,有毛病!想到這里,我便覺得輕松了,甚至忍不住想笑。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我再也笑不出來了…… 遠遠望去,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想必只剩張老師一個人了吧!他總是那么忙,忙得連教師節學校組織的活動也沒空參加,還真是辛苦呢!我正想著,斷電了似的,樓里的燈突然滅了,緊接著便聽見辦公室的電話在響,尖銳而急促的聲音,充斥在黑暗而寂靜的校園里。我的心“咯噔”一下。一旁的小紅拉住我的手說:“別怕,有我呢!”這我心里才稍微平靜了一點。幸虧有這個好朋友陪我,不然我真要嚇死呢!她初中就和我一個班,關系好得不得了呢! 電話,一直在響,沒有人接。燈,再也沒有亮過。我始終凝視著那個窗口,卻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見。當我的眼睛逐漸適應黑暗之后,猛然發現小紅已不再我的身邊。她,是什么時候走的?為什么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呢?她是不是害怕先溜了?一連串的疑問縈繞在我的心頭,以至于我根本沒注意到,電話鈴聲是什么時候消失的。 遠處廟堂里傳來了不祥的鐘聲,一聲又一聲,一共響了十二聲,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就在最后一響鐘聲散去后,突然間,教學樓里的燈,開始從一層,一層一層地往上亮,一直亮到十三層就不再亮了。可我清清楚楚地記得,這樓,明明只有四層呀!老天,怎么回事?我早就嚇了一身冷汗,就在崩潰的邊緣。就在這時,只聽“啊——”一聲慘叫,一道黑影從天而降,墜落在地上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此后便是長時間的死寂。我立刻奔了過去,掏出隨身的手電就照,那樓,只有四層。 第二天,張老師果真沒有來學校,據說往他家打電話永遠占線,可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他,究竟去了哪里?再到學校的那面貼滿照片的墻壁去看,愕然發現,所有的痕跡都消失了,所有不堪入耳的話都不見了,所有照片干凈如初,如同嶄新。只是沒過多久,有人發現教學樓后的荒地上有一個很大很深的坑,像是無底洞,怎么填也填不平…… 我把這一系列的怪事告訴了小紅,她的臉上綻放出一個絕美的笑容,她說:“誰都逃不掉的……”我吃了一驚,猛然發現自己一身在十三層的窗邊。一切都模糊了,只有斷掉的樓梯邊那個血紅的數字告訴我,這里是十三層。我還沒回過神來,只聽一聲“你也下去吧!”一直大手狠狠地推了我一把,我站立不穩,隨著熟悉的一聲“啊——”的慘叫,我最后只看到小紅那張猙獰的面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