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難忘酸菜湯

楔子:酸辣湯---顧名思義,又酸又辣,許多人對它愛不釋口,尤其在寒冷的冬夜來上一碗,直是人間極品享受;我對它熱愛,迄今未減絲毫,只不過我不再享受它了,以免勾起年少時,那段不快的回憶,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我們專三,下學期剛開學沒多久,也是住宿生涯的最後一學期。一間宿舍住八人,其中一位是臺中二中的轉學生,長得黑黑壯壯,所以我們稱他"山地仔"。為人很四海,常常在晚上跑到學校對面一間老芋仔的子,一面喝酒,一面幫他賣酸辣湯,有賣不完的,常常帶回來跟室友分享。在那種寒夜之中,享受著熱騰騰、貨真料實的酸辣湯,不知羨煞多少同學!
  那天晚自習結束,大家頂著剌骨的寒風跑回宿舍,床好、宵夜吃完就準備早早上床ZZZ了!後來山地仔回來了,帶著一大袋的酸辣湯回來了,可是大家都已吃飽,實在吃不下去,他很失望地將湯倒在鋼杯中,然後坐在桌上,邊吃邊說起笑話來,那晚笑話很是精彩,笑得大家東倒西歪。很快地,熄燈哨音響起,我趕快沖到洗手臺刷牙洗臉;回來時,大家業已躺平,我也迅速就位了!由於我每晚睡前一定喝一大杯牛奶,所以十二點前必然會起來上個WC,那天也不例外。解脫完回到房間,看到他蚊帳掛了起來,奇怪!夏天睡覺他不掛蚊帳;沒蚊子時反而掛起來,本想掀起蚊帳開他玩笑,可是天氣實在太冷,還是睡覺吧!
  第二天起床,大伙忙著整理內務,他老兄卻不知去向,蚊帳沒收,棉被卻端正地就定位。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有回寒流來時,他凌晨四點獨自一個人脫光衣服在打籃球,把送報生嚇得半死;我想,他大概又跑去打籃球吧。外頭的雨要大不大的,不用早點名直接進餐廳。教官不在,大家鬧哄哄地吃完早餐就回宿舍了。在回宿舍的路上,陣陣冷風從海面上吹來,我們七人躲在一頂八百萬大傘底下,瑟縮而行,只見教官滿臉憔悴,淋著雨迎面而來.....當教官看到我們時,腳步停了下來,頓了一下,有氣無力地說:你們回宿舍後,幫忙把xxx的東西收拾一下,中午他的家長會來,再交給他們吧!什么!他不念了?怎么都沒說!室長問著教官。教官很吃驚的說:他走了,沒人通知你們嗎?昨晚睡覺寢室少一人,室長都不知道嗎?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呢?我們很著急地問著。教官說:昨晚九點四十幾分,他穿過淡金公路,要進校門時,被一臺小貨車撞得飛到路旁,送到淡水馬X醫院,傷重拒收,後來轉送臺北,拖到凌晨二點多才斷氣。
  聽完教官的話,一路上,眾人無語,三月的春風,吹來格外的剌骨。進入宿舍之後,相對於其他班的打打鬧鬧,我們這幾間寢室顯得特別冷清,全班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之中。關上房門,清理他的遺物時,意外發現他的鋼杯竟然乾乾凈凈,沒有用過的痕跡,他的鋼杯向來是不洗的!開了個寢室會議,一致決議不將昨夜的事說了出去,說了人家也以為我們在話虎卵。(我現在用打的應該不算吧!)
  他的床位空放了好久,期末時靠東側樓梯有四間寢室要整修,於是有一位機械科的同學就睡了那個位置,當然啦,我們也不可能告訴他有的沒的。我們這兩個班都是很瘋游泳的,他們班更是多名校隊廁身其間。期末考的前二天,是個炎熱的周末,寢室內只剩他和室長沒回去,其他五個住臺北的全回家了,他便和幾名游泳好手一起到學校旁的海邊涼快一下。在風平浪靜的夏日,忽然來了一陣怪浪,眾人見狀紛紛潛到海底避之,浮起來之後,少了一位,發現他已在數十公尺之外,四個人游過去拉他,竟然拉不過一股莫名的拖力,掙扎了將近百公尺,四個人力竭之後,只有放棄了.....。被漁民撈起後,旋即送到殯儀館,全身僵硬冰冷,見到教官來時,血水瞬時從七竅流出,和著泥沙.....。
  發生了這樣的事,大家的心情大壞,也不想再住在那間寢室,於是有的搬到其他寢室去,有的在淡水租到房間,有的乾脆通車。期初期末都發生這種事,讀書、考試的興致大受影響,收到成績之後,兩個人當了出去,我們剩下的五人,也都念了六年才畢業。往事歷歷在昨,不勝唏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