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妳從前那個呆頭鵝

那時,妳奇怪五尺高的他下雨天總是帶著一把直徑五尺的大傘。二十年後,等妳為人妻母,常常嚕嗦瀟灑的丈夫兒子出門要帶傘的時候,妳才想起,當年就是那把呆笨的大傘為善忘的妳擋風遮雨。
    那時,妳笑他的專長是做家務。二十年後,等妳為家事疲於奔命的時候,妳才體會到,原來被細心的人照顧是一份多大的福氣。
    那時,妳說他從來都不時髦。二十年後,等妳看遍了時勢潮流的變遷、等妳感到追逐潮流的男人有多孩子氣,你才發現,他從來不時髦,是因為他從來不脫節。他追求的是一份長流的感覺,而當時的妳在乎的只是剎那的觸動。
    那時,妳怪他從來不會製造浪漫永遠欠缺驚喜。二十年後,等妳為情聖的本領感到麻木、被浪子傷遍身心後,妳才瞭解,原來他的悶蛋是因為他每天也為妳做那麼多。
    那時,妳埋怨他總愛彈沈悶的古典琴曲。二十年後,等妳發現流行曲的動聽原來多麼短暫,妳才明白到,他追求的是一份timeless的美感,一種永恆心動的感覺。
    那時,妳以為他並不是適合的一個人、輕輕放開了他。他一聲不響,也沒有挽留。二十年後,等你感受到原來沈默竟是那般溫柔、放手竟是多麼傷感,妳才發現,那天深沈的他獨自承受了那麼多。
    二十年了。二十年來,妳嚐透了美男子的輕狂、成功男人的驕傲、高大壯男的愚昧、聰明人的沈鬱、藝術家的放浪。離過兩次婚的妳發現妳現在那平凡丈夫有外遇,妳想起了妳二十年前那個呆頭鵝,枕頭靜靜被沾溼了。妳後悔了嗎?不。妳知道的,人總是要失去過痛過才懂得珍惜﹔妳明白就算多活一次,沒有放棄過他妳還是不會知道他有多好。那妳想起他又是為了什麼?不知道---也許,只是因為一個失落的夜晚需要一個失落的故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