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感人愛情_靈異) 今天以後,不要再偷拍了...

外,陰霾密佈、風雨飄搖。此刻的心情,和窗外的天氣一樣,灰朦朦的一片。
故事,一遍又一遍在腦海中浮現,再幻化成匕首,一次再一次地,刺痛了心窩。



(一)
亞進是一家電腦公司的程式員,這份工作對他來說,是最適合不過的,因為他本來就比較害羞內向,不善與別人溝通。他的生活圈子很窄,基本上是沒有甚麼社交活動的。每天下班後,他的消遣節目,就是乘坐地下鐵路回家,與家人共進晚飯,之後,就躲進房間,利用電腦上網。

別看亞進平日靦靦腆腆的樣子,當他一關上門,開啟電腦之後,立刻就會化身成為野馬般馳騁於網絡的世界,論壇上各大小版塊,幾乎都有他的蹤跡,他常替網友解決形形色色的疑難,故此,深受網友愛戴,在此虛擬的世界中,幾乎是無人不識的。

剛踏進人生第三十個年頭的亞進,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這個女孩子,可能命中注定了就是他的終身對象;這是造物主刻意給他安排的另一半──起碼,亞進是這樣認定的。他更向自己起過誓:要一生一世,令到這女孩子得到無窮盡的幸福和快樂。

每晚,亞進回家之前,都要做一件事,他不直接乘車回家,而是先拐一個大彎:他要先「護送」女孩回家,之後,才乘車返回自己的家中。

半年了!半年來,除了假日,亞進每晚都要見過女孩和護送她歸家。

奇怪的是,亞進和那個女孩卻從未交談過一句說話,更有甚者,亞進連女孩的名字都不清楚!事實上,這個女孩,祇是亞進朝思暮想的暗戀對象,女孩根本就不認識他,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一切,都不過是亞進的一廂情願而已。

女孩年紀大約二十開外,個子嬌小玲瓏、長髮及肩、明眸皓齒、不施脂粉,經常愛穿一些碎花襯衣和及膝裙,偶爾也會配以牛仔短裙,散發出另一種青春的氣息。女孩形象永遠斯斯文文的,活脫脫是亞進心目中的女神模樣,難怪令他一見傾心。

每一個晚上,亞進都會在車站月台上守候,等待女孩的出現。而女孩亦會準時在六時一刻到達月台的同一位置,進入同一節車箱。亞進會從另一車門進入,遙遙偷看心中的女神,女孩子的一舉手、一投足、一顰一笑,也足以令到他神魂顛倒。曾經,他刻意地在女孩的身旁來回走過,但是始終不能喚起女孩的注意。

亞進會尾隨女孩下車,直至回到她所居住的大樓門口為止。大樓的門外,每晚都有一位老太太在那裡等候她歸家。遙望女孩進入大樓後,亞進才會帶著不捨的心情離開。

這晚,亞進如常地來到地鐵站等候。等呀等,六時半了,他心中開始焦急:「今天又不是假期,一向準時的她,為何仍未出現?」

時鐘已經搭正八時,但女孩仍未出現,亞進實在很擔心,「會不會出了甚麼意外?」他心裡想。沒辦法,祇好先回家。

第二晚,同樣地,等不著女孩,他有點茫然若失。

兩星期過去了,亞進每晚地等,每晚地失望。他嘗試到女孩居住的大樓附近徘徊,卻依然找不著女孩的蹤影。他開始懷疑:「女孩子是不是已經轉了工作?還是已經遷到別處居住呢?」

事情實在令亞進十分沮喪,他整天沒精打采,不單止是工作,就連平日最喜歡的上網也提不起勁兒,他任由那些電子郵件和短訊堆積如山。

他後悔沒有拍下女孩子的照片,現在的數碼相機這般風行,要偷拍也著實容易,若然拍下了她的照片,縱使見不著真人,也可用來解解苦悶,想著想著,更加難過。



(二)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亞進已經心灰意冷了,正當生活逐漸恢復正常之際,一天,回家路上,忽然有人在亞進的身旁擦過,險些兒把他碰個正著。這突如其來的一驚,卻又令他眼前一亮!原來正正就是那個令他日思夜想的女神。女孩急步衝進了列車,亞進連忙趕了進去。車程之中,他細意觀察那女孩,除了衣著顏色素了一點、面容有點兒憔悴之外,還是一樣的舉措、一樣的美。

到達女孩的家樓下了。這次,老太太沒有在門口接她上樓,「可能是老太太出了甚麼問題!」亞進心裡猜想。

心目中的女神再度出現,實在令亞進歡喜若狂,興奮之情,久久不能平復過來。這夜裡,他作了一個決定。

第二天大清早,他向公司請了假,拿出半個月的薪金,買了一部相機電話和一台打印機回家,準備展開他的大計──他要偷拍那女孩!拍下她的美態,好在家中慢慢的欣賞!

晚上,亞進攜了電話,帶著耳機,裝作打電話一樣,在車站等待。事情進展很順利,他以不同的角度,對準了女孩偷拍了很多的照片。回到家中,就用印表機不停地印,再把相片貼滿了睡房,他躺在床上,看著相片,他很滿意,這一夜,他睡得很甜。

第三晚,他再次出擊,繼續偷拍、繼續列印、繼續貼相,他已再沒有空閒上網瀏覽網友的問題了。

第四晚,他仍舊帶著相機,尾隨著女孩,不停地偷拍她。離開了車箱,在女孩歸家的路途上,亞進剛舉起相機,準備按掣之時,忽然女孩停了一停,眼睛向亞進這邊望了一下,把他嚇了一跳。他慌忙放下相機,不過,女孩沒有怒目相向,反之,她向亞進微微一笑。亞進大著膽子,舉了一下手中的相機示意,她輕輕地點一點頭。

這下,亞進真的樂了。他可堂堂正正的替女孩拍照了。可是,他始終拿不出勇氣走上前與她交談一句,他與她,仍然維持著一前一後的方式前行,一直回到女孩家的樓下。女孩轉身過來,向著亞進報以笑靨,並且站定了任由亞進替她拍照。她的笑容很嫵媚、很燦爛、很美。亞進心裡撲撲地跳,他的心,差點兒從口中跳了出來,他把握時機,再替女孩拍了很多特寫照片。

女孩向他揮手道別,他,還是不敢上前說話,祇是面紅耳赤地回了一下微笑,再向女孩揮揮手,便頭也不敢回地,直奔向回家的車站。

女孩轉身,依然笑得很燦爛,然而,這一刻,亞進看不到,她的笑,帶著了幾分苦澀,一絲光影在她的眼角閃動,是女孩的淚。

回到家中,飯也不去吃了,急不及待的捧出印表機,當下就把女孩的照片列印出來,特別是那些特寫照片,更被放大至A3的尺碼。亞進整夜就是把弄著這堆照片,「值得的」亞進望著照片想:「總算不枉這大半年的苦心了」。他對著照片看著、笑著,天快亮了,他才睏極而睡。

睡不了多久,亞進就被鬧鐘的聲音吵醒了,他伸一下腰,下床後,不自覺地又向照片望去。.突然,他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照片那裡去了?」他大驚,「媽,媽,您拿我的照片那裡去了?」他叫道。

母親走進來,答道:「你知我一向都不會動你房間的東西的啦,那些相紙還不是仍貼在牆上!啊,對了,你這幾天廢寢忘餐的,晚飯也不吃,究竟有何事?還有,看!你把相紙東黏西貼的,真不知你在弄甚麼鬼。」

甚麼?相紙?亞進看看牆上,的確,全都是白紙。怎麼回事?那明明好端端的相片,為何都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慌忙開啟相機一看,照片仍在──但祗剩下一些很模糊的輪廓,電腦內的備份檔案也是一樣。

亞進心中嘰咕著,「早知道就是多花些錢,也要買高級一些的?**驉A現在就被這麼的鬼東西,拿我的心血泡湯!」不過心想,晚上又可以見到女孩了,況且她對自己也沒有抗拒,有了這好的開端,還怕將來沒機會拍照嗎?心裡盤算著,也就不以為然了。

這天下班後,亞進到花店買了一束鮮花,準備作為開啟話端的道具。他心底裡,已經預備了一串串的情話,要向女孩子一一表白。他的心情很美,不知不覺間,口中哼起了蔡楓華那首『倩影』的旋律來。他站在月台上,等了一整夜,可是,女孩沒有出現。不過,他今次不太緊張了:「可能她有事情要辦吧。」

往後幾天,女孩子仍舊芳蹤杳然,她又再一次失蹤了!



(三)
自從上次女孩的嫣然一笑,亞進的自信心已是大大的增強,這次他不願意再守株待兔,他知道女孩住的大樓,所以,他決定去找那她。

亞進去到女孩居住的大樓,Ц鷋P大樓的管理員攀談,終於套得了女孩居住的門牌。亞進來到了女孩的家門口,「叮噹」,他按動門鐘,心情很是緊張。不一會,一個老太太應門,正是那個每晚接女孩上樓的老太太,她先是一陣愕然,接著,微笑地說:「請進來。」

老太太不問來由,就讓他進屋,這點令到亞進感到奇怪。老太太倒了一杯水給亞進,對他說:「很多謝你來看我,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聽了,更令他如墮雲霧之中,「難道老太太知道自己跟蹤女孩子的事情?」,正想向老太問明,她又說:「來來來!我帶你到小雯的房間看看。」

啊!終於知道女孩的名字叫做小雯。他想:「會不會是小雯身體有病,不能起床,所以叫我進去見面?」心裡正想著,口中已經答道:「好哇!」想到快要見到小雯,心裡又泛起了一陣漣漪。

老太太親切地拖著亞進,來到小雯的房間,入到房間,他環顧一週,不其然問了一句:「沒有人?」

「當然沒有人,這屋祇有我和小雯居住,自從她走了之後,這房間除了我進來打掃之外,就沒有其他人進來了,你是這裡的第一位客人。」

「小雯走了?她去了那裡?」亞進心中疑問再度響起。

「你是小雯的男朋友嗎?」老太太單刀直入的問道。.

「不知道算不算。」亞進回答.

「唉!我這個孫女,就是這個樣子,甚麼事情都藏在心裡,怕我擔心,不肯告訴我,真是傻女!」原來老太太是小雯的祖母。

房間擺設十分精巧雅緻,很配合主人的外形,梳妝台上放了一張她的照片,相中人的燦爛笑容,任何人看到,都會感到賞心悅目,窗旁的書桌上有一台電腦。亞進走上前看,老太太見狀就對他說:「小雯愛靜,平日除了看看書,有空也喜歡上上網。」

亞進的目光被書桌上一件物件吸引著,那是一本相冊,他很想拿起來看看,卻又感到不好意思。老太太似乎猜到他的心意,就叫他自己打開來看,那是小雯的個人相冊。「實在是美!」亞進打從心底發出一聲讚嘆。相冊內任何一張照片,都是那麼的明媚動人,叫人看得心動!他繼續看,到了最後幾幀照片,卻令到他感到一怔。照片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傳入眼底,照片中人竟然就是亞進自己!

(待續)


返回列表